读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着迷 > 正文
    这个圣诞节韩涔过的很冷清, 不是没人记着给她礼物, 爸妈, 爷爷, 还有哥哥嫂子都给了她礼物。

    可她再也没法像以前那样, 收到礼物就能开心半天。

    她恍惚意识到, 自己老了, 心态老了。

    好像也应该老了, 卸子已经两岁, 都会喊她女神哄她开心, 方慕和也已经做了准爸爸。

    就她, 孤家寡人一个。

    再见到方慕和她已经能坦然面对, 他跟赵曼迪结婚那天,在圣诞节前,那天下着大雪, 晚上时, 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痛快的放声哭了一场。

    自那之后, 她觉得自己彻底解脱了。

    这两年, 唯一让她欣慰的是,她过了司法考试。

    去年她回到万禾总部上班,在法务部。

    不忙,可也闲不下来。

    她粗心的毛怖旧不小,不过在裴烨的变态式惩罚下,她改进不少。

    裴烨也在今年年底从纽约调回总部, 担任万禾的执行副总。

    她还是归他管,鸡毛蒜皮点事他都管,不过他从不亲自找她,都是他的秘书找她的顶头上司,而她依旧没有资格直接见万禾的执行总裁。

    已经晚上十点,韩涔还在办公室,一点都不想回家。

    把文件收拾好,刷了刷手机,猝不及防就被哥哥喂了一嘴的狗粮,差点撑死。

    叹口气,关掉电脑离开。

    现在这个时间点,情侣大都吃过饭,她准备去觅食。

    韩涔刚出电梯,隔壁专用电梯走出个人,她脚步微顿,没想到是裴烨,看样子他也刚忙完。

    裴烨穿深色衬衫,黑色大衣,整个都给人一种距离感。

    裴烨也看到了她,略惊讶,而后也没任何表情,大步走了出去。

    韩涔反应过来后,熊着跟上去,“裴总。”

    “有事?”裴烨转身。

    “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儿?”韩涔实在不想再手抄法律条文,这几年下来,她右手中指都磨出了老茧,鼓出一块。

    还不等她说什么事,裴烨开口:“谈公事,你越级了,谈私事,咱俩不熟,没事可商量。”

    韩涔:“...”差点被他给噎死。

    裴烨转身离开。

    韩涔气的心口起伏,她再次追上,已经出了万禾大厦,外面那叫一个冷,她直打寒噤。

    “裴烨,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其实她知道这一定是哥哥授意的,可她找她哥也没用,韩沛那个挫人死不承认,她只好找裴烨。

    不管了,撕破脸就撕破脸。

    “你等等,把话说清楚再走。”韩涔挡在他身前。

    被风吹的,真想到他怀里取个暖。

    裴烨望着她:“你有什么话听不懂?秘书发给你们部门的邮件都是汉字,而且是常用汉字,你真要不懂,查字典去,比我解释的要清楚。”

    “...”韩涔一再吃瘪。

    “我先走了,失陪。”裴烨侧身,想从她身边绕过,结果韩涔往那边移了一步,还是挡住了他的去路。

    裴烨无奈,“快说。”

    韩涔一不做二不休,为自己的自由时间而斗争,“裴总,都两年多了,从纽约到北京,你一路追着我,不时为难我,你要再这样下午,我会误解的。”

    其实她知道他不是那意思,可她实在没招了,谁让他油盐不进。

    她都已经这样说了,他应该放弃为难她了吧。

    裴烨一直盯着她看,似笑非笑,“误会什么?”

    他是明知故问,真要傻到连这个都不理解,也做不到执行副总这个位置。

    韩涔轻咳两声,豁出去了,“误会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你不好意思拉下面子追我,所以就这样做,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她第一次这么自恋,虽然是扯谎,可说完后,她耳根竟然不由泛红。

    裴烨:“...”

    顿了几秒,“嗯,就是暗恋你,不然我会一直让你抄写法律条款?”

    韩涔懵了,怎么是这个套路?

    不应该是他以后再也懒得多管闲事?

    裴烨:“该说的我已经说清楚,圣诞快乐。”

    她还在发愣,他从她身边绕过。

    等裴烨都走到汽车前,韩涔才回过神,“裴烨。”她直接喊他名字。

    裴烨手扶着车门,刚要坐进去,韩涔竟然又跑了过来。

    “还不够清楚?我喜欢你,所以你继续接着抄。”

    韩涔平复了下呼吸,“既然你喜欢我,都跟我表白了,我想了想,我还是接受你吧,不然我怕你走不出来,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不急,感情慢慢培养,我相信我应该会喜欢上你的。”

    她笑了笑,很假:“今天正好是个好日子,我们确定关系的第一天,得好好庆祝一下。”

    跟她玩,她玩不疯他!

    哪天他不再让她抄写法律条款,她就‘分手’,不然缠不死他。

    她觉得前几年太傻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手抄本的法律条款,已经快有一大箱了。

    人善被人欺,一点都不假。

    韩涔冷的直打哆嗦:“我冻死了,先上去了啊。”拉开副驾驶的门,径自坐上去。

    裴烨:“...”对着夜色望了好一会儿。

    等他坐上去,她已经系好了安全带,一副乖巧的样子。

    “我不挑食,去哪儿吃随你。”她浅笑着说,看着他那张抑郁的脸,她心里乐开了花。

    裴烨没再说话,发动车子。

    十点半的大街上,异常热闹,都是庆祝平安夜的虚侣。

    汽车开的很慢,他一直盯着前方的车尾看,不时走神。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两年半了,他除了关心自己,大概最关心的就是韩涔,不管被动还是主动,她成了他最关注的人。

    每天她的名字都会出现在他生活里。

    她时常会发内部邮件给他,除了抱怨还是抱怨,虽然从没回过,可每一封他都看了。

    只要不出差,每次散会,韩沛就会问他最近韩涔怎么样了。

    最开始在纽约时他的确是敷衍,因为刚换到新公司,需要他熟悉和操心的事太多,他没一丁点精力分出来给她。

    后来慢慢上了轨道,休息时,他就会主动问问法务部负责人,她最近怎么样。

    久而久之,成了一种习惯。

    她比他回国早半年多,其实就算同在纽约,同在一栋办公楼,他们也没见过面,除了韩沛婚礼那次。

    可等她调回总部,回了北京后,他总觉得哪里好像少了点东西。

    后来每次深夜加班,一个人发怔时,他不自觉会想到她这个时候在做什么,每天的必修课有没有完成。

    有时他自己都被自己吓一跳,他怎么就想起她了?

    他不应该会对这样一个不思进取的女孩有不一样的地方,之后,他极力避免自己去想跟她有关的事情。

    特别是最近两个月,他从纽约回到北京,他把跟她有关的所有事宜都交给了秘书全权处理,不再多问一句。

    哪想到今晚这么巧就遇到了她,她胡搅蛮缠坐上了车,他竟然也任由她胡闹了。

    裴烨收回思绪,侧眸问她:“想吃什么?”

    这一瞬,他恍然,有毒的不是韩涔,是韩沛。

    用两年多的时间给他挖了一个无形的坑,他跳进去就没出来。

    韩涔手肘抵在车窗上,狐疑的看着他,思忖半秒:“我真不挑食,有吃的就行。”

    裴烨瞥她一眼,没再说话。

    他好像还记得她喜欢吃什么,当时在韩沛婚礼,忙完后一帮人一起吃了顿饭,菜有一半都是她点的。

    裴烨看了眼倒车镜,并入左拐道上。

    准备调头回去,那家餐厅刚才已经错过。

    接下来的一个月,韩涔跟裴烨吃了两顿饭,每次她都是有目的的约他,裴烨只要不忙,倒是都会赴约。

    她明显感觉自己每天要抄写的东西少了,以前得有十来张a4纸那么多,现在顶多五张。

    可工作量还是不小,她几乎没了去夜店玩的时间,就连瞎想的时间都没有。

    每晚回家就是看书,抄书。

    她要是不及时交上去,一个部门都受牵连。

    所以再累,她都坚持完成。

    不仅要抄,每隔一段时间还有测试...逼得她不得不认真用心对待。

    再接再厉,等她磨到一个字都不用再抄,她就主动‘分手’。

    想想美好的日子就要到来,她一时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今天有点忙,一直加班到八点多,要手抄的部分一个字也没写。

    韩涔叹口气,拿上书跟纸笔,直接去楼上找裴烨。

    没有门禁,她进不去那楼。

    直接拨了裴烨秘书的电话,秘书还在加班。

    一如既往,秘书说抱歉,没法让她进来。

    韩涔直接给裴烨发了信息:我想去你办公室找你,进不去。

    两分钟后,韩涔直接进了裴烨的办公室。

    韩涔在他对面椅子上坐下,趴他办公桌上,裴烨的视线一直没落在她身上,专心看文件。

    “我想你了。”韩涔硬着头皮说出这几个字。

    裴烨的呼吸一滞,没吱声,继续看文件。

    韩涔继续道:“想你想到没心思干活,今天要抄写的部分一个字都没着落,你说怎么办?”

    裴烨看她一眼,依旧没说话。

    沉默了许久。

    韩涔收起玩笑,认真跟他说道:“要不,以后你也别再替我哥管我了,他问你什么你就挑好听的说,我肯定也积极配合你,不会穿帮,等你有女朋友了,他大概就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你问。”

    她很真诚的眼神,“裴总,我以后保证会认真对待工作,其实你应该感觉出来,我这两年的变化,你要是不放心,我给你立个军令状,如果我还是像以前那样敷衍工作,不服管,你罚我抄写的内容翻倍。”

    裴烨跟她对看片刻,问她:“今天累了?”

    韩涔赶紧点头,“嗯,一点都不想抄了,可明早要是交不出来,我们老大会被罚的。”

    裴烨伸手:“拿来,我给你抄。”

    韩涔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大反转,裴烨已经拿过她手里的东西,翻到她折页的地方,开始抄写。

    韩涔也没阻止,这样正好,他抄一次就知道她有多辛苦,以后大概就不会再为难她。

    今天有点累,韩涔趴在桌上没一会儿就睡着。

    后来是裴烨叫醒了她,“涔涔,回去了。”

    韩涔习惯了别人喊她涔涔,裴烨这么喊她,她没意识到哪里不对。

    摁摁眼角:“抄完了?”

    “嗯。”裴烨整理好给她,关上电脑,“回家吧。”已经十一点。

    密密麻麻抄了六大张,手都酸了。

    韩涔看了看他抄写的内容,字特别漂亮,她的字瞬间被秒杀。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她们部门老大懒得看,每次她直接放档案袋,老大交给裴烨秘书。

    她抄写的内容最后到底有没有人看,或者谁看了,她也不清楚。

    韩涔收拾好,随他一起离开,随口问了他句:“我每天抄的东西,有人看吗?”

    “嗯。”裴烨指指右边那个书橱:“都在那。”

    韩涔都还没看清,裴烨就关了办公室的灯。

    锁上门,裴烨直接抓着她的手攥紧,牵着她朝电梯走去。

    韩涔浑身一颤,心跳漏了好几拍。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了,撒个花~

    下一本一颗两颗星,可能八月开,也可能九月开,看我存稿状态吧。

    好友橙墨沫的刚好有点甜暑假开文,喜欢的可以先去收藏下~

    感谢猩女们这两个月的陪伴和支持,么么~

    希望下本我们依旧有缘~~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