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

    卢矜环球巡回演唱会收官之作,终于华丽登场。

    这一晚圈内圈外名人云集,林轻舞、杨秋夫妇带着女儿靳瑞一起出现,夫妻三人和睦温馨,羡煞旁人;梦梦和赵雨哲等一干单身女明星耀眼登场,派对女王性感短裙包臀,几年如一日的**四射;而更让现场媒体瞬间乱作一团的是,城中企业排名第一的梁氏,六位叱咤风云的高层,竟然一气来了二、五、六三少,容岩和秦宋一风流倜傥,一俊秀无双,温文尔雅的李微然挽着倾国倾城的妻子秦桑,这四人的出现,比之前那群花红柳绿的明星还要轰动;跟着陈晓云和胡轲低调现身,两人从侧门悄悄进场;最后就连C&C如今的当家黎靳辰也挽着美丽的新婚太太,双双到场支持。

    这一场,前排的贵宾区破天荒的几乎坐满。

    卢矜的开场穿着裙摆长达数十米的白色长礼服,没有伴舞没有伴唱,她孤身一人站在舞台中央,清唱。

    那如同人鱼一般的美丽,让这一幕在往后的数十年里都一直被奉为经典,无人能超越。

    容岩坐在第一排,叶沐得空时悄悄过来,蹲在他前面,递给他一瓶水。

    前方舞台上卢矜正劲歌热舞,身后观众席人山人海的都兴奋的站了起来举臂高呼,唯独这两人在声与影的剧烈变幻中,一个坐着一个蹲着,默默无声的对望着,一个递水,一个接过喝一小口,他笑意温存,她眉眼弯弯。

    演唱会最高*潮的时候,那位卢矜一直不肯透露的神秘嘉宾,乘着升降台从舞台底下缓缓升起。

    那时和开场一样没有音乐伴奏,很安静,大家都好奇的盯着升降台位置,翘首以盼。

    只见那人穿着简单的黑T牛仔裤,坐在一张高脚椅上,怀里抱着吉他,面前竖着话筒,大屏幕上她的特写镜头:妩媚的长发简单扎起,脸上脂粉未施,如果不是那份动人心魄的美丽,真的就像一个普通的清纯大学女生。

    “又是夜晚风习习撩起我长发

    我无助时还像以前一样仰头望星空装作优雅

    如今没有你在我身边了呀

    所以我有眼泪也只好自己擦

    从小我就跟在你身后长大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你说过你是一棵树

    而我是你荫凉遮蔽下肆意开放的花

    离开那天你问我以后一个人会不会怕

    我当时摇头不敢答

    也想假装坚强免你带忧伤入永恒黑甜梦乡

    可又决定最后任性一次不回答

    成为你永世不放下的牵挂

    你笑容永恒固定在那一刹

    如今又是一个夏

    我孤单行走海角天涯

    ……”

    张琳带来的歌是《姐姐》,她当年的成名之作,由C市第一才女作词、作曲、包揽制作,叶沐捉刀宣传、策划、推出。

    好快,三年了呢。

    叶沐愣在导播室的大玻璃窗后,这旋律她实在太熟悉,一别三年,此刻台上自弹自唱的那个美丽小女孩,好像穿越了时空隧道,一下子从这三年里,跳脱了出来。

    “叶子姐……”助理小晴怯生生的递来纸巾,“真没想到卢矜邀请的是她。”

    叶沐擦掉眼角的湿意,笑了笑,“我猜到了,只是没想到……她会唱这首歌。”

    这时一曲已经结束,张琳站起来,笑着挥手,向着叶沐所在的导播间:“……谢谢。”她只说了这两个字。

    第八十二章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番外之宝宝

    “豆豆看,这是一只小猪,”顾意把容誉抱在膝盖上,指着手里漂亮的童话动物画册,给她讲故事,“这是一只小马,这是一只小狗,还有这里,一只小兔子,一只小斑马,一只小猫……”

    梁越这时蹭啊蹭啊蹭的过来,飞快的伸手,拽了容誉的头发一下,然后迅速的装作若无其事。

    容誉正听的津津有味,被他这么一拽,很不高兴,嘟着嘴指他:“这是一只小人!”

    顾意“噗”的笑出来,梁越顿时嘴角抽搐,双手伸过去,在容誉脑袋上好一阵的蹂躏。

    “啊啊啊啊啊!”容誉尖叫,细细的麻花辫被梁越扯的散开了一边,掩在红扑扑气呼呼的脸蛋上,小姑娘很生气,挺着肚皮从顾意腿上蹦跶下来,追着梁越要打他。

    梁越总算是招猫惹狗成功,这下高兴的跑来跑去,容誉追着他,闪闪亮的红色小皮鞋踢在地毯接缝的地方上,差点摔倒。

    容易这时正好从书房出来经过,一伸手捞起小堂妹。

    梁越听身后没了声音,回过头来又对容誉扮鬼脸。

    容誉在容易手里不断扑腾,见梁越还要招惹,容易呵斥表弟:“梁越!你怎么又惹豆豆!老实点!”

    梁越才不怕呢,做了个更丑的鬼脸,“Ew~容誉是只大笨蛋!啦啦啦~Ew~”

    容誉羞愤难忍,“哇”的一声大哭,声音之凄惨绝望,把在家午睡的大人都给惊动,一个个寻出房门来。

    容老爷子见宝贝重孙女哭成这样,心都碎了,白胡子哆嗦哆嗦,不知道要怎么疼她才好。容岩爸妈更是心肝啊宝贝的叫着。

    容家只有这么一个小公主,全家都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长到现在这么大了,吃饭都还是大人一口一口小心的喂,娇滴滴的比什么都金贵。

    这下顾明珠可为难了,她拧过侄子的耳朵,低声叱:“梁越!快去给豆豆道歉!”

    梁越身负顾烟的任性基因和梁氏飞凡总裁的霸道遗传,混世小魔王一个,哪能这么听话。

    顾明珠低声威胁:“你要是不去的话,以后姨妈再也不接你来这里玩,你就见不到小豆豆了哦!”

    梁越挑眉,这个也太狠了吧?他想了想,嘻嘻笑着闪开姨妈的手,跑到人群里容誉面前,“豆豆豆豆!你别哭,哥哥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说也奇怪,容誉平常和梁越最不对付,可常常梁越只要开口一哄她,她立刻就乖了。

    梁越清清嗓子:“从前啊,有个人,他去南极的时候呢,遇到一大群很快乐的企鹅。

    他就问领头的那只企鹅啊:请问,你每天都做些什么呢?

    企鹅回答他说:吃饭、睡觉、打doudou!

    这个人就觉得奇怪,又问另一只企鹅:你呢,你每天都做些什么呀?

    那只企鹅的答案和前一只一模一样:吃饭、睡觉、打doudou。”

    到底是世家公子,哪怕只有十来岁的年纪,正经起来还真是有模有样的,不止容誉,连容家的大人们都饶有兴趣的听着。

    “那个人问每一只企鹅,都得到了一样的答案。终于问到最后一只了:请问,你每天都做些什么?

    那只企鹅回答说:吃饭、睡觉。

    那个人当然就很奇怪啊,又问:你为什么不打doudou呀?

    最后那只企鹅就说——”

    梁越笑眯眯的靠近,小豆豆正听的入神,漂亮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奇的看着梁越,梁越捏着豆豆粉嫩的脸颊,笑的更坏:“那只企鹅说:我就是那只豆豆呀!”

    容豆豆愣了一会儿,看看自家爷爷奶奶,只见大人们纷纷假装看别处,避开她,捂嘴闷笑。容易低咳了数声掩饰,小顾意却早就笑翻在地上打滚。终于明白又被涮了的小公主,这回更加悲愤,扁着嘴努了几下,泪如雨下。

    *****

    容岩和叶沐回家吃晚饭时,心爱的女儿红肿着眼睛抽抽噎噎的扑上来,问家里人,一个个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什么也不说。容岩一看就明白了,转身把梁越揪过来提在手里,挑眉吓唬:“你怎么一天到晚往这里跑?说!是不是你又欺负我家容豆豆了?”

    梁越非常镇定,“怎么会?我最疼豆豆了!”

    容岩看向容易和顾意,两个男孩子都是但笑不语,他放下梁越来,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臭小子!别打我女儿主意!不然叔侄情分也没得讲!揍的你满地找牙!”

    “二叔,”梁越撇嘴,“到我真打定她主意的时候,你早就打不过我了。”

    容岩眯眼,一个扫堂腿袭向梁越,梁越反应极快,腾空跳起躲开,一个侧手翻躲的远远,哈哈的笑。

    容岩冷哼一声,就势抱起自家女儿,香香的亲一口,“容誉乖,爸爸把哥哥揍一顿,给你出气好不好?”

    容豆豆搂着爸爸的脖子,眼睛红红的,看看梁越,欲言又止的,“那爸爸你轻点打……别把哥哥打太疼了。”

    梁越愣了愣,一向嚣张跋扈的少年居然低了低头,挠了挠后脑勺,鼓着嘴不胜自喜的模样。叶沐和顾明珠正在摆碗筷,闻言对视一眼,都笑起来。唯独容岩看着女儿歪着头绕手指偷看梁越耍宝的娇羞模样,默默的泪流满面。

    *****

    晚上哄了女儿睡觉,回到卧室容岩正在床上滚来滚去。叶沐踹了他几脚把他赶过去一些,在他身边躺下。

    容岩扑过来,苦着脸蹭她,“老婆,”他唉声叹气的,“我真怕女儿一下子就长大了……到时候那些混小子全都喜欢她怎么办?!”

    叶沐忍俊不禁,“那就挑一个好的嫁了呀。”

    “啊啊啊啊!”容岩抓狂,“这叫我怎么舍得!啊啊啊啊啊!”

    他说完又是一阵翻滚,把张床弄的凌乱不堪,扑向叶沐:“老婆!来来来!我们再多生几个!嫁了一个还有一个嫁了一个还有一个……”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