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全职高手 > 正文
  巨大声响和魄之力的波动,别说是负责追击的聂让、余祭,便是更远一些的林柏英、吕沉风等人都感受到了。吕沉风第一时间跃向了高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眺望着,就见漫天飞舞着的冰晶混在风雪当中,弥漫在天地间。

  “也是难得的景象了。”吕沉风像是自言自语,晚他一步也跃上这高峰的林柏英,此时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可怕。

  这样声势的举动,将路平的位置暴露的一览无余,但他显然一点都不在乎这一点。林柏英这里远远的看着,而他的那些麾下距离更近,路平轰山的震颤,一度清晰地传到他们的脚底。

  “怎么回事?”

  聂让和余祭此时已经各领一路人分开行事,只能各找手下询问。那些占据高点一直观察路平一行人的部下,来到二人面前时都是面如土色。

  “挡他们的山,被路平三拳给轰没了”

  三拳不如一拳来得酷,但是轰没,这个描述却又让人觉得模糊不清。

  “什么叫轰没了?”聂让这边问道。

  “就是那山脉,中间那一段,全没了,轰成渣了。”部下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他站在高点做眼,基本是将全过程看在眼里了。一想到这位将是他们接下来的对手,心中便震颤不已。视死如归的死士,那终究只是极少部分,对大部分人来说,投靠林家做事,那都是抱棵大树好乘凉。可现在,遇到的是连山都可以轰成渣的力量,大树还算什么?

  消息很快传散开,全员的士气明显都受到打击,所有人都在议论着。

  而那之前那位信心满满给聂让、余祭二人推演路平一行人可能线路的部下,此时也在聂让队中,苦着脸来到聂让面前道:“大人,他们如果是这种前进方式的话,那属下之前的推演怕会有些出入。”

  “他们如果这样的方式前进,多久可以走出界川?”聂让问道。

  “这,大概只需半个斜。”部下说道。

  聂让马上掏出了一枚音轨,结果未等他去捏碎,那枚音轨自己就先碎了∴祭的声音随即从中传了出来。

  “看到了吗?”余祭说道。

  “只有半个斜了。”聂让说道。

  “此话怎讲?”余祭问。

  “用这样的方式,他们只需半个斜就可走出界川。”聂让道。

  “如果是这样的方式,界川的存在已无意义,走不走出,又有何区别?”余祭道。

  “这边至少有高点可做攻击点。”聂让道。

  “高点攻击?你问问身边熟悉地形的部下。”余祭说道。

  聂让扭头,看向先前那位部下。那位也听着两位大人的交流,此时苦着脸道:“路平他们这样的行进方式,我们怕是赶不及布置。”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界川中,他们的移动速度反倒比我们要快?”聂让说。

  “是。”部下点头。

  “所以说,眼下界川,反倒成了我们的障碍,他们的保护。”余祭道。

  “怎么会这样”聂让顿时有些傻眼。

  “为今之计,我们只能跟在他们后边。”余祭说道。

  “跟在他们后边?”

  “这样我们至少不会被甩脱。”余祭道。

  “然后呢?”聂让问。

  “等他们走出界川。”余祭道,“雪原之上,他们不会再有速度优势,我们再做大包围圈,以远程消耗。”

  “也或者到了那时,我们都无需消耗。”聂让心中念头也在急转,扭头又看向那位部下道:“他们若用这样的方式直冲出界川,前方共有多少道阻碍。”

  “这”这名熟练地形的部下显然从未考虑过会有人用这样的方式通过界川,免不要做一点计算,沉吟了一会道:“大概有9道冰山。”

  “9道冰山,加上刚刚这道,共10道,难道他的魄之力是用不尽的?”聂让说道。

  “事不宜迟。行动吧。”

  两人断了音轨的联系,各派了部下继续敝高点的监视,其余人手却被迅速召集,朝路平一行人走的路线合并而去。

  片刻后,两路人聚集在了路平轰开的第一道山口。那生生被剜去了一截的冰山,看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就在他们一路赶到这里的路上,又接连三次感受到了先前那股震颤。

  “已经冲过三道了”聂让对余祭说道。

  这可不是击败了三个敌人,这是轰碎了三座山。只这攻击力就已经足够骇人听闻了,更可怕的是还能连续发动这样的攻击。

  十道冰山,到底能将路平的魄之力耗去多少?聂让和余祭互看了一眼,并不敢抱太高的期待,毕竟,这位的境界就连魄之简史都是在用想象力弥补的,谁也不清楚他的真正极限在哪里。

  “敝速度。”两人吩咐着部下,以既定的速度走在路平开出的这条线路上。

  轰第四道。

  轰第五道。

  有高点观察到的消息传来,第一次路平破山,还是用了三拳,但那之后,都是两拳一座,再没用过第三拳。

  “声音和震动都是来自于第二拳,第一拳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动静。”由于观察的距离较远,也没有太清晰的感知信息,探来的情报大致就是如此的。

  聂让和余祭吩咐心行事,继续带队耐心跟随。却不知他们效忠的林家家主林柏英,在听着这一声又一声的轰然巨响,看着远处一波一波的地动山冶,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他甚至再次拉下面子,近乎哀求地恳请吕沉风能否出手,却被吕沉风意味深长地一忻之了。

  他站在高处发愣,甚至又有人来到此间都未察觉,直至听到山脚下唤声传来。

  “父亲。”

  听到喊声,林柏英低头望去,看到次子林天表正站在山脚。

  林天表实力稍显不足,但作为亲子自然也是林柏英足够信任的人,他纵身从山顶跃下,落到林天表身旁。

  “这是”林天表看向一旁古怪的镜转如林以及当帜三人,有些纳闷地问道。

  “我把此间交给你。”林柏英说道,跟着伸手入怀,竟是掏出了地落图,交到了林天表手上。

  “父亲!”林天表大惊,这家传的超品神兵他自然是认得的。身为家主的父亲竟然将这东西交到自己手中,这太有交托后事的意味了。

  “否则你不足以制?们,那个丫头身上有神武印。”林柏英说道。

  “那这里现在是?”林天表问道。

  “她用神武印巩固了镜转如林,即使用地落图也没办法破解,只能等异能消除了。你在此间守住,我会再调人来帮你。”林柏英吩咐着。

  “那父亲你呢?”

  “我另有要事。”

  “是。”林天表点了点头。

  “拿着吧。”林柏英再将地落图递来。

  “可这,该怎么用?”林天表问道。

  “你是林家的子弟,不需要问这个问题。”林柏英道。

  林天表有些不解,可当他手接到地落图时,刹那间便什么都明白了♀件超品神兵,赫然是与他们林家的血脉相连,手触到的那一瞬,有关它的用法信息,瞬间便在林天表脑中生出的记忆,他便是想忘都忘不掉了。

  “你是林家子弟,这一点毋庸置疑。”林柏英道。

  “我明白。”林天表点了点头,知道父亲这话有深意。因为太多事情瞒了他,甚至时至今日,林家做这么多事的用意他还是有些不清不楚。父兄没有向他解释,甚至连编造个说法来搪塞他都没有♀让他有些茫然。

  而现在,林柏英是在告诉他:清楚自己是林家人,这一点便已足够。其他没有告诉他的,那就是他不必知道的,不必为此诸多烦恼。

  “守好这里,守?们三人。”林柏英最终的交待便是眼前事,跟着身形一转,便已跃上冰峰离去了。

  林柏英看了镜转如林帜那三人一眼,又转身,看向一旁站着的严歌。在北斗学院时,林天表依着入院前父亲的交待,对严歌毫无保留地信任着,可等逃到此间后,林天表却发现双方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