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狼行三国 > 正文
  假设大汉也有后世的福布斯排行榜,那么涿郡赵家赵海十之**会成为大汉首富,至少也不出前二T大善人当年的纨绔之名天下皆知,但其后却显示出了极为出色的商业才能,对于刘毅那些来自后世的理念他不但接受的极快更能举一反三,因此在朗生心中,自己这个当世好友亦是一个顶尖的人才,领域不同而已。

  如今大汉有言,七海见赵,赵涸己都有言他的名字就是为了航海起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性康五岁就跟着父亲出海,六岁可识海图,七岁便定风向,在大汉十六岁的男子之中,他怕是在海上漂泊最多的了。

  “呦,给我说说,都带了什么好东西。”看着赵康得意洋洋的样子,甘定伸手过去在他肚子上抓了一把问道,那种软软的弹性手感极好。

  “天竺疟疾和寒症的草药,还有给马用的药饼和十几名兽医!”赵康丝毫不以为忤的言道,他们是童年好友,甘定和赵统平常可没少摸他的肚子。

  “我去,厉害爸子,要是有效的话你这一来就是大功一件,来来,我和统弟敬你一杯。”甘定闻言双眼一亮道,那里赵统配合默契的便给赵康倒酒。

  “子隽远来,一路可好,这都说什么如此开心。”此时一把声音传来。

  赵康一听也顾不上喝酒了,立刻起身,用桌上的丝巾擦干双手之后熊着迎了上去,那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两腮的胖肉也都挤在了一起极富喜感。

  看着赵康屁颠颠的样子甘定不屑的一笑对赵统言道:“这个马匹精”不用说又是拾得大伯的牙慧,刘毅那些话就数甘定学的多。

  “很好啊,二哥就是让人佩服。”赵统却是认真的道。

  甘定闻言只能无奈的再翻白眼,当然他也只是玩挟语,兄子还是很够朋友的,当年自己偷了爹的双短发戟出去练武,最后就是赵康顶的雷。

  “二哥,赵康见过二哥,好久不见,当真想念。”带着一身肥肉的颤动,赵康几步就到了刘信面前,直接双膝跪倒言道,那言语之中是情真意切。

  刘信见状急忙一把将他托住,顿时就觉得双臂一沉,好在这是鲁王天生神力,换了个人怕是托不住,由此亦可见赵康的实诚,一来是对二哥极为尊敬,二来父亲一直便告诉他这是他的主家,上下之分不可有半点的逾越。

  “康弟你这可是又重了不少啊,少吃点吧。”亲热的怕打着赵康的肩膀刘信笑道,用的也全是居家的口气,这赵康亦算是他从写到大的。

  “多谢二哥关心,可小弟就是管不租张嘴啊,二哥快来,我给你留了玉珍液。”赵康说着话就拉着刘信入席,随后居然从桌子下面摸出了一个酒壶。

  “胖子你厚此薄彼,有好东西不拿出来有福同享。”甘定见状是大声出言。

  “哎,二哥是我们的老大,好东西用给老大用啊。”赵康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再从桌下翻出一个通体圆润的玉杯为刘信慢慢倒上了一杯美酒。

  更令甘定气结的是赵统也是一脸认可的不停颔首,他也只能曳表示抗议。

  眼前此景可说并不出奇,汉末中人对于义的看重远胜后世,这才有后人写出桃园三结义,又后续赵子龙,英雄豪杰缺什么都绝不能缺了这个义字!

  比如关羽就是为友杀人而亡命天涯,徐庶亦是为友复仇,却都得到了称赞和重用△为一个现代人刘毅对此是不认可的,这不能成为破坏律法的理由,但就连他的圣旨都被言官给抗了,且还是很多人反对,那种道德观念早就根深蒂固。

  甘定,赵统,赵康,还有很多大将大臣之子都极为尊重刘信,不排除其中会有一些用人,但鲁王那种亲和的魅力的确非同猩!此亦是刘毅极早之时便和刘信明说的原因,放眼天下,也只有鲁王刘信四个字拿出来,无论是名望还是实力才能对抗太子刘桓,即使刘信没有此心,但却始终是一种威胁!

  如今刘桓刘信兄友弟恭,鲁王在此事上更是谨言慎行,不过他倒清楚赵康绝不会故作姿态,那种从小到大的感情不会变质,赵叔父更是义气深重之人。

  刘信也不客气,坐下就把赵康为他倒的玉珍液一饮而尽,果然是齿颊生香,待的赵康再倒他却拦住了:“如此好酒当要与诸位将军共享,多谢康弟了。”

  说起这玉珍液现在可比蜀中百花酿极品更要珍惜,特供皇家与两位王爷,当然以刘毅赵云的脾气自然会与群臣共享,至于甘宁不是不够豪气,而是嗜酒如命。因此玉珍液在黑市能叫到百两黄金的高价,还是有价无市!

  “这有什么,二哥要用尽管拿去,何谈谢字,我带了三瓶,原本定哥和统哥一人一瓶,等会儿全部给二哥吧。”赵康摆摆手豪气干云的道,钱对他只是数字。

  “哎,我错了,我错了,不该说你拍马屁,给我和统弟留一瓶,一瓶。”甘定身为甘宁之子,酒缸里泡大的,听了赵康此言是急忙言道,还给对方作揖。

  “二哥,康弟,我却不用,给定哥留半瓶吧。”赵统一旁说话了,他一直就是如此,不管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信甘定赵康等人。

  “好兄弟,好兄弟!”甘定一旁笑道,到底还是赵统最靠的住。

  刘信摆摆手,却对赵康笑道:“四瓶玉珍液,康弟你莫不是”

  “呵呵,还是二哥厉害,一看就知道我翻了爹的酒窖,不过爹要是知道我把酒给了二哥,他就一定不会揍我!”没等刘信说完赵康这里已经接上了话。

  刘信闻言微笑曳轻叹,放眼看去,除了赵统,那些名门之后就没一个老实的,自己幼时又岂不是如此?想到此处却是心中一暖。

  “好,等回去二哥跟叔父说,不过也不能白拿你的,说吧,你要二哥做什么?”

  “二哥看你说的,赵康就是敬重二哥为国杀敌,神勇无匹”

  “别来乱七八糟的,给我说事”刘信早就看出赵康藏着什么事了。

  “哦,我想要二哥给我一个军职,这样我在闭月阁就更有面子了,搞得跟谁没打过仗一样!”赵康接的更快,在刘信面前更是没有一丝半点的隐瞒。

  说话时赵康的眼神一直看着刘信,见他面色微微一沉又急忙双手连摇道:“小弟在二哥面前不敢说假话,知道二哥治军极严,但我大汉有军规,对作战有贡献者便可给与军职,小弟这次带了三船草药,还有十几名兽医,两日就到。”

  刘信闻言这才面色转缓,随即苦笑不已,军法是绝不能拿来开玩笑的,即使是至亲好友也不行。赵康从军的目的居然是要在青楼中出风头,怕也只有他敢当自己的面说。不过想想赵叔父与父亲倒也不足为奇,再言他带来的东西的确是军中所需,汉军万里而来水土不服,短时间还好,现在人马都有些症状出来了。

  “你倒记得住,但你是赵叔父之子,自然与旁人不同,这些物资若都有效给你个朗将都不过分,可你与定弟统弟在我眼中都是幼弟一般,倘若给个高位不但有违为兄心意更与叔父名声有损,康弟可知?”鲁王面色一正问道。

  “兄长说的是,说的是”赵康垂首受教,态度诚恳之极。

  “二哥,康弟带来的物资肯定有效,再说我爹都说过,就凭康弟那份看风向天气的本领,在飞虎军当个校尉都不过。”甘定此时出言道。

  “对,二叔说过。”赵统言简意赅但相助之意也是溢于言表。

  刘信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甘定赵统立刻不说话了,他们在阵上面对千军万马都毫无惧色,可鲁王主要一认真,心中当真敬畏。

  “二哥我错了,不要了,不要了。”见二人如此赵康急忙言道。

  “好了,我又没说不给,只是军法之事不可拿来如此玩笑的,待会儿回营我与副帅商量一番,给你个司马之职与统弟定弟并列如何?”说道最后刘信面上方有笑颜,赵康带来的东西当然信得过,更是急需,按军法亦绝不过分。

  “多谢二哥,多谢二哥,只是,只是”赵康闻言兴奋的脸色红润。

  “只是什么?说啊?”刘信见状讶道。

  “二哥,他说他胖,做军服废衣料。”甘定一语赵康连连点头,刘信亦是莞尔!

  “对了二哥,我泪无痕大哥了。”赵康此时却是问道,怎么今日不见泪无痕?

  “大个子受了点伤,这段时日要安养,过几日再让你见。”刘信答道,泪无痕与阿里纳斯一战两败俱伤,伤势非同猩,即使有毒王灵药也需静养。

  “啊?泪大哥受伤?什么人能伤泪大哥?”赵康闻言满脸的讶异之色,二哥与泪大哥形影不离,泪无痕在他们心中亦是犹如战神一般的人物,更和赵家有着很大的渊源,听说他受伤,赵康自然心急,不由就看向了甘定赵统二人。

  读啦小说网 www.dududu.la(读读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