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行三国 > 正文
    万里之外的天竺战场传来消息,一众蝎都建立功勋,刘毅等人亦是极为欣慰,说道理武将的价值还是要在两军阵上方能体现出来,此次大战对大换血之后的汉军也是一次检验,唯有真正经历战争,部队才能成熟,那是再多的演习也比不上的。当然此时刘毅还不知汉军各大主力的精彩表现,否则还将更为欣然。

    “好了大哥,咱们也别在这猜了,听着他们的消息我的手都痒了,要说还是先去三清宫吧,反正随后还会有讯息传来。”一番言语之后甘宁首先言道,看着别人建功自己不能上阵,对身经百战的众人而言也未必不是一种折磨。

    “行,就依二弟,匡胤准备一下吧,马上出发。”刘毅点头笑道。

    有赵大善人安排一切,自然极为妥当,不光刘毅等人,蔡琰甄宓风若曦和王欣然也皆随行,有着毒王妙手,众人自然不会担心太多。况且汉末也没有照片,画师们亦绝不会将天子的样貌画的太清,按照宫规那可是犯忌讳的事情。因此百姓们对天子的样貌也只是知道大概,只是蔡琰他们需要费些心思罢了。

    三清宫在临潼以西十余里的焦山之上,刘毅一行乘坐马车到了山脚之下,便都下车步行,一路之上都是络绎不绝上山敬香的百姓,或一人而来,或三两成群,更有甚者全家出动,不由让刘毅想起当年陪着母亲一起上山求神的景象,可惜太后此时已然过世,天子固然照顾极为妥当,可毕竟母亲年青时亏损太多。

    “夫君,生老怖人之常情,不必想太多了。”多年的夫妻根本不用说话,蔡琰一见刘毅的样子就知道丈夫在想什么,因此靠在丈夫身边轻声言道。

    “夫人说的是,生老怖,皆有天定,我只求一生安乐。”刘毅微微一笑抓住了爱妻的玉手轻声言道,蔡琰挣了两下哪里挣得开,又听他说的情真意切,夫妻对视一笑,一切都沮不言中,又何必在乎任何人的眼光?

    一行继续上山,焦山并不高,刘毅等人皆是脚步轻快,而蔡琰等人多年来也得王欣然传授养生之术,虽是不通武艺却也身轻体健,至于秋月夜风若曦马云禄那都是武艺高强之人,区区一点点山路当真不算什么。

    最后到山顶有一百多阶套,都是信徒们帮忙建造的,此时抬起头已经可以看见高达四层的三清宫。鼻尖一阵香气传来,半空则是香烟缭绕,颇有点神仙洞府的气象,这宫中据说光是道人便有五六十人,此外杂役一葱百人之多。

    如此规模的道院在大汉还有十几处,最大的则在京师郊外玉泉山以及汉中祖庭,其实以此时道教的信众还能建筑更大规模的道馆,但刘毅和张鲁有过约定,凡事不可太过铺张,大汉刚刚一统,当以蓄养民力为先。因此很多道馆都有自己开垦的良田,让那些无田之人耕种,更有不少信众也会主动前来为道馆种地。

    如此一来除了香火之外,道馆也有了额外的收入,不时为各地修桥筑路,名声也越发的好,如此一来形成良性循环,百姓也都有了正确的导向。

    大殿之前的广承数十丈方圆,显得气势恢宏,广承间那个大铜鼎乃是各地大家捐款所赠,不但重达三千余斤,更是造型精美,人物,花鸟,皆是栩栩如生H体现了大汉精致的铸造工艺和雕刻技术,也体现出了昌盛的国力!传说大禹铸造九鼎奠定华夏江山,这鼎亦是重器,唯有官府宫中和宗教可用。

    “二弟,三弟,看看这庙楼殿宇,再看看眼前的广场,以往怕要在六大家才能看见。”刘毅等人自然不会和百姓争着上香,看看眼前的嘲他便对甘赵言道。

    “大哥说的不假,哦,还有匡胤的庄园,我看六大家也比不过他,尤其是那一圈铁轨和铁车,厉害啊。”甘宁颔首言道,随即便看向了赵海。

    “好说,好说,二哥夸奖了。”赵海闻言讪讪笑道,甘宁所说的铁轨正是当年器具所设计出来用于煤矿之中的,还是刘毅提议他在庄园修上一圈。

    后来赵海真这么干了,铁轨闻庄园修了有二里地之多,等到器具所研究出压笼动车,赵大善人也近水楼台先得月,后来有什么天下豪富到此,赵海也不需要如何,就带着他们坐上一圈车别人就再无法可说,不敢与他相斗。

    不过这都是赵海年青时的事情了,现在匡胤时越来越有名士高人的风采,以往的比富争斗都成了鱼虫之争,时而想想就会有些惭愧,故才会有些讪讪。

    “对对对,我差点忘了这个茬了,说起来怕是只有我没坐过了吧,匡胤,这一趟回去路过涿郡我可得去坐上一回。”刘毅一听就来了兴趣,那等若是后世的火车了,他和赵海一提也就忘了,没想到赵大善人还真把他做了出来。

    “兄长不要开小弟的玩笑了,以往种种,现在想起来很是后悔,小弟早已不为那些争斗之事了。”赵海正色言道,一来的确是内心真实想法,二来现在那还有人敢和赵大善人争,七海赵家什么拿不出来,也可谓不争而争了。

    “匡胤此言差矣,以如今匡胤的心境有什么不能争?再争亦非争的意气,档次不一样,为兄和你说的可是正事,那车我是非座不可,我要在皇宫修上一纫不说要花多少钱,那些言官还不烦死我。”刘毅靠近赵海耳边轻声言道,是他自己提倡不要铺张浪费的,自然要以身作则,说起言官,刘毅都怀疑自己搬石砸脚。

    “大哥,我,我也是言官”赵糊了刘毅之言却更是尴尬,回答起来也有些结巴,他不正是涿郡言官?

    “对对对,你也是言官,那刚才有些话当我没说,你也没有听见。”刘毅笑道,听得众人也是莞尔不已,也唯有在此刘毅才能彻底放开自己。

    “要不大哥你把我这个言官给撤掉算了,动不动就有人上门拜访,还无法拒绝,烦啊!”见刘毅神情轻松,赵海笑道,这句话一半是为了和大哥逗趣,另一半也是真情实感。

    如今赵大善人名满天下,又是大汉言官,说起风头绝不在张虎郭嘉两大名士之下,如此一来拜访的人还能少了?要依着赵海之前的脾气肯定闭门谢客,但现在年岁见长,胸怀亦增大了许多,更因此发现了不少可造之材。只是一天到晚迎来送往他可受不了,所以这一次刘毅提议秘密出游赵海是第一个大力赞成。

    “那可不成,你现在多厉害,把你免了,言官排队要排到正阳门,我得罪不起。”刘毅连连言道,一句不罪言官,他这几年可是受了不少罪。

    “哈哈哈哈,匡胤,要我说现在还是你最威风,上次说的事可得好好准备,十几丈的大鱼,甘某怎么也得见识一下。”甘宁一旁笑道,这一路听赵海说起大洋见闻,所有人都是兴趣十足,恨不得立刻就能去见识一番。

    说话间便见后面有几个孕妇在丈夫的陪伴下到了广场,刘毅等人连忙让开道路,看那些妇人的年纪用都不是第一胎了,估计是来三清宫求神保佑的。

    看见刘毅等人让道,男人们都露出了友善的笑容,最高的那人还出言问道:“看各位的样子不是本地人吧,今天观主杨道长会亲自主持法会,各位来得可巧。”

    “这位兄弟是冲着法会来的?”一旁管亥笑问道。

    “我想请道长给三娃取个名字,这次本周童学首名榜都是道长给起的名,他上面两个姐姐,老三一定是个男孩,要好好读书识字。”男子信心十足的言道。

    “兄弟,我听说咱们蜀中生到三个娃的州府县府都给粮食酒水,足够养娃儿,真的假的?”刘毅微微一笑来了兴趣,汉末之时女性的地位并不低,但重男轻女在民间始终如是,似他这般将女儿当做贴身小棉袄的可谓绝无仅有。

    “当然是真的,我大哥生了四个,第三个每月一斗精粮一壶酒,第四个除了这些还能免费上童学,千真万确!大哥,你过来。”男子连忙言道,也许是怕这些外乡人不相信他的话,还特地喊来了大哥。

    “天子恩德,张将军坐镇蜀中,咱们州府县府说话算话,各位大哥,就上次大雨东西迟发了三天,后来还补了一辈了。”大哥是一脸自豪的说道。

    刘毅当然相信,因为所有的政策始作俑者都是他,所谓犬于民用之于民开元皇帝算是做的最好的了,当然这也和如今大汉的富强有关,国库府库都是极为充盈z史上大唐极盛之时库中穿钱的绳子都能烂掉,大汉可不会。

    一来仓库环境好,绳子质量好,更重要的还是大汉商业发达,货币流通极为流畅,十年以来大汉的铜钱银两早已席卷周围各国,成为硬通货!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