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乱清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但是,在道理上——在乔纳森说的“流程”上,他的话,无懈可击。

    造船厂、闽江防,彼此独立,江山当然没有权力逼乔纳森缩短“流程”;而虽然毕夏普为乔纳森之顶头上司、张之洞又为毕夏普之顶头上司,可是,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两个,也没有权力逼迫下属缩短“流程”。

    目下的情形,当然不算什么“万不得已”——虽然,法国舰队盘踞闽江口,但“闽江防”专守防卫,并没有主动出击的责任,而“关门打番狗,瓮中捉洋鳖”,是用不着出动“仿制杆雷艇”滴。

    何况,毕夏普也没有任何意愿逼乔纳森缩短“流程”——没有毕总办的签字,“仿制杆雷艇”根本就出不了造船厂。

    想通了这一层,江山便放缓了语气,“乔主工,对你的勇气,我表示钦佩I是,这项任务,风险极高5的不好听些,不管任务完成与否,这个‘敌营’,进虽进的去,出却未必出的来!”

    顿一顿,“这一层,你想过没有?”

    “感谢江总镇的提醒!”乔纳森微微颔首,“不过,我想,作为‘仿制杆雷艇’项目的主管工程师,再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一层’了!”

    顿一顿,“这项任务的风险,一定是高的,不过,到底能高到什么程度,我另有一个看法,这就是——对‘仿制杆雷艇’的结构、性能愈熟悉,相关操作愈熟练,风险就愈低;反之,风险就愈高。”

    再一顿,“而是否可以成功完成是次任务,道理亦仿佛——对‘仿制杆雷艇’的结构、性能愈熟悉,相关操作愈熟练,完成任务的概率就愈高;反之,概率就愈低。”

    嘿,说的好像屠理啊!

    “你方才说,”江山缓缓说道,“两条‘仿制杆雷艇’,你和你的助手,一人一条——那么,这个风险,你的助手,也了解吗?”

    “当然!”乔纳森用一种略嫌夸张的语调说道,“我的助手——”看向毕夏普,“黄升铨——一个非常聪明、非陈敢的酗子!毕总办,衅——您是了解他的,是吧?”

    “呃是。”

    乔纳森转回头,“事实上,对于执行这样的任务,黄先生比我还要兴奋呢!”

    顿一顿,“而且,黄先生是闽籍人士,这个人地两宜!”

    再一顿,“江总镇如谓不然,我可以将他叫了过来,请江总镇当面问询。”

    江山一笑,摆了摆手,“这就不必了。”

    顿一顿,用很诚恳的语气说道,“乔主工,是次任务,若由你和黄工执行,那么,任务成功完成与否,尚在其次,最紧要的,是你们两位的安全——人不能出事,得全须全尾的回来!”

    哦?

    乔纳森心头大大一跳,眼睛放出光来:你的言下之意,是已经同意由我来执行是次任务了?

    “兵凶战危,”江山继续说道,“伤亡难免,若是军人,没什么可说的——斩头沥血,本就是我辈分内之事I是,你们两位,是非军事人员,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非军事人员——是两位工程师Z‘上头’的眼里,可都是宝贝疙瘩啊!”

    顿一顿,笑一笑,“说句实在话,如果你们两位回不来,即便任务完成了,我也是要背一个大大的处分的——功过是否可以相抵,谁也不晓得;如果你们两位既回不来,而任务也没有完成,我这个‘第二海防团团长’兼‘署建宁镇总兵’,那是一定是不用做的了!”

    乔纳森、毕夏普两个,心头都是微微一震,乔纳森虽然满脑子“建功立业、加官进爵”的热望,却也不由感动,他对着江山,深深一躬,直起身来,说道:

    “我晓得,这是一个非厂难的决定——江团长,我感谢您的信任!更敬佩您的常!”

    江山微微一笑,做了个“您客气了”的手势,然后转向张之洞,“香帅,您看呢?”

    张之洞点点头,“决定你来做,出了事儿,责任——当然是我们两个人的!”

    江山征求张之洞的意见,只是对他表示尊重,并没有任何请他分担责任的意思,赶紧说道,“不敢是军事主官的责任,怎么可以累及香帅呢?”

    “何言‘累及’?”张之洞“呵呵”一笑,“乔主工是造船厂的人,造船厂归船政衙门管理,而‘仿制杆雷艇’,拿乔主工的说法,又是我张某人‘顶关心的项目’——若出了事儿,责任不关我这个船政大臣的事情,那么,有了功劳,是不是也不可以‘累及’我呢?”

    江山一笑,再转向毕夏普,拱一拱手,“‘仿制杆雷艇’提前出厂,毕总办高抬贵手,我这里谢过了!”

    事实上,未经海试,便将“仿制杆雷艇”投入实战,毕夏普本来是不同意的,可是,事已至此,形格势禁,他已经没法子再打横了,这个“贵手”,不“高抬”也得“高抬”了——反正,真出了事儿,主要的责任,也是由江山和张之洞两个来负,并不会怎么“累及”他这个造船耻办。

    “不客气!”毕夏普微微俯身,以示回礼,“不过,我还需要船政衙门和‘闽江防’各出一份公函——联署也可以。”

    江山和张之洞都明白他的意思——我同意“仿制杆雷艇”不经海试、提前出厂,是迫于船政衙门和闽江防的压力,可不是我本来的意思啊,这个,咱们可得黑纸白字的把话给说清楚了——真出了事儿,这就是字据啦!

    江山立即答道,“好!”随即看向张之洞,张之洞点点头,“当然!”

    “好罢!”江山转向乔纳森,“乔先生,咱们再回一趟船政衙门,那儿有马祖岛的地图,我给你说一说,‘北京—东京’舰队‘第二批次’的舰船,都是如何分泊的?”

    乔纳森眼睛一亮,“法国舰队泊地的情形,咱们已经摸清楚了?”

    “当然!”江山说道,“咱们在马祖岛上虽没有‘驻防’,但是,不能没有‘驻人’呀N况,之前,‘北京—东京’舰队的‘第一批次’,在马祖岛,还很盘恒过几天嘛!”

    “好!”

    事情已板上钉钉了,乔安森心花怒放!哎,半空中,什么东西金光闪闪的,正向我飞了过来?是“骑都尉”的衔头?还是“云骑尉”的衔头?

    乔爵士,你好啊!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