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乱清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慈禧万没想到的一句话,她的心猛地被什么东西狠狠扯了一下,力道是如此之大,以致全身上下的神经都随之颤动。

    关卓凡清晰地感触到,怀中的酮体剧烈地一抖,然后微微地战栗起来。

    思绪如潮,卷入慈禧的脑海,掀起狂涛。

    可能吗?!可能吗?!

    极自然地,她就想到了国初的孝庄文皇后和老睿亲王多尔衮的那一段秘辛。孝庄文皇后和多尔衮有私情是无疑的,但是否有过“太后下嫁”,国史不述,密档不载,永远没有人知道其事的真伪。

    就算是真的,国初制度粗疏,关外遗风犹在,“太后下嫁”,勉强说的过去≈在两百年过去了,文明制度齐备,再说什么“太后下嫁”,那不是梦话吗?

    太难了难了!

    可是,这几年天翻地覆,又发生了多少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怎么想得到天朝上国,万园之园,被红头发、绿眼睛的夷人一把火烧掉?

    怎么想得到三年之后,即兵发万里之外,打垮了另外一拨红头发、绿眼睛的夷人?

    怎么想得到这个世上有不需人抬马拉、便可自行奔走的“火车”?

    就是“垂帘听政”,也是“祖宗家法”从没有过的。

    慈禧的心,真的是乱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

    良久良久,慈禧低低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还是什么都没说。

    关卓凡想:有点意思了。

    又过了良久。慈禧终于开口了。声音很低:“我回去……该怎么和她说呢?”

    这个就……太有意思了。

    不再追问关卓凡“三个妞儿里面涯一个”——就是说。她对关卓凡的那句“我要娶你”,是真的动心了!

    现在想的,是如何搪塞慈安了。

    再聪明的女人,**之后,**在心爱的男人怀里,也会变傻吧?

    像慈禧这种从来不知道真正的“恋爱”为何物的女人,在情关失守之际,也许会更加无以措手足?

    这位治国理政、杀伐决断的第一流女政治家。说到谈情说爱,对手不幸是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男人。在感情的战争中,后者之于前者的“不对称优势”,犹如硕儒之于蒙童。

    慈禧也许不久后会醒过味儿来,但就糊涂这么一会儿,对关卓凡也“够用”了。

    关卓凡沉吟了片刻,说道:“看看这么说行不行?我晓得两位太后是要我在荣安公主、敦柔公主中间挑一位,不过她们两个年纪都还太小,形容未足,按西洋医学的说法。女子总要十五六岁之后,才好生育。才算母子皆宜。所以,这个事情,放个一、两年再说,更加恰当,也不算耽误两位公主。”

    慈禧扑哧一笑:“你倒想得美,选了两个涅最好的来挑——偏把大骧你!”

    嘴上虽这么说,但其词若有憾焉,其实则深喜之。慈禧明显对关卓凡编的这个理由感到满意:关卓凡笃行西法,事关关家的子嗣,慈安可没有话说!

    她不晓得的是,这个理由,可不是“编”的。

    慈禧提到“大妞”,关卓凡的脑中浮现出荣寿公主后来那张著名的照片,心里不由滞了一滞。其实荣寿公主容貌端庄,长得绝不难看,那张照片是她长年寡居,老迈之后所摄,绝不能代表年轻时候的形容。可关卓凡没见过荣寿公主,第一时间“代入”的,自然就是这个形象。

    于是心想,太后你太调皮了,要给个处分才行。

    此念一起,身下的某个器官也跟着起来了。

    关卓凡柔声说道:“我都说了‘要你’,你还说什么大妞小妞?——要罚!”话音一落,翻身上马。

    身下的“马儿”轻轻一声惊呼:“你要做什么……你……哎呦,你怎么这么快又……你还要?你……哎呦……”

    圣母皇太后回銮的时候,容光焕发,甚至可以说“艳光照人”,和来的时候,颇有不同♀一点,钟王、李莲英等呆在圣母皇太后左近的人,都留意到了。只是个中原由,除了太后贴身的玉儿,没有第二个人想得到。

    关卓凡扶着太后的大轿,送到了胡同口,然后,一直在那里呆到銮驾远去视野之外。

    叶赫那拉杏贞没有想过,站在柳条胡同口的这个男人,还是不是她上一次临幸贝子府时候的那个男人?

    有什么变化发生吗?发生在什么时候?

    有的东西,一旦变了,再变回来,很难,很难。

    嗯,补充一句,关卓凡已经弄清楚了一个他原先颇感兴趣的问题:慈禧的本名,到底是“杏贞”,还是“兰儿”?

    是“杏贞”。

    “兰儿”源于她的“兰贵人”的封号,就是说,是专属于咸丰的一个昵称。

    话题先拉回来。

    真要“太后下嫁”,难度太高了。狮子不晓得关卓凡那句“我要娶你”,几分真,几分假?只是替关卓凡瞎想:和太后保持“特殊关系”,比较现实的路子是做多尔衮——不对,说是韩德让更恰当一些。

    还得低调,不能像多尔衮和韩德让那么招摇。

    多尔衮于孝庄文皇后和清世祖,韩德让于承天皇太后和辽圣宗,情形仿佛。但多尔衮身后被残酷清算,韩德让却生荣死哀,根本原因在于,多尔衮做为皇位继承人选之一,时刻都对他辅佐的世祖构成致命的威胁,而韩德让一个汉人,就算后来也像关卓凡一样,混进了宗室的队伍,但在法统上,永不会对辽圣宗构成威胁。

    到目前为止,眼瞅着关卓凡和韩德让走的路子,确实有几分相似。

    今后呢?

    先不管今后路在何方,关卓凡这个大龄青年,终究还是要结婚的——要么娶太后,要么娶公主。他叫慈禧转告慈安,“放个一、两年再说”,所用的理由倒不能说是编造的,两个公主年纪确实还太小,不适合生育;还有,关卓凡毕竟从现代穿越而来,老婆十四岁不到——心理上的这个坎,叫他怎么过得去?

    不过,更重要的是,关卓凡要为实现更大的目标争取一个缓冲期。

    更大的目标?是太后,还是其他的什么?

    如果,结婚的对象最终还是公主,那么,荣安公主和敦柔公主这两位,关卓凡属意于谁呢?

    关卓凡娶敦柔公主,最乐见其成的,一定是文祥、曹毓瑛这一班“亲关”的恭系大将。关、敦联姻,会被他们视作两派建立血亲、甚至合二为一的标志,对国家,对王爷和贝子,对他们自己,都是最佳疡——他们自己,再也不必在关、恭之间摇来摆去,忍受良心的不安了。

    可以说,娶敦柔公主,是关卓凡收编“恭系”的捷径。

    可是,关卓凡判断,“恭系”中唯一未必中意这桩婚姻的,很可能是恭王本人。

    一派政治力量,有两位地位并尊的领袖,不算一个稳定的“体制”。关系、恭系一旦合流,就是恭王本人被边缘化之始。

    别的不说,军机处里一对翁婿,这算一种正常的情形吗?是不是有一个要“回避”?

    例外正出在恭王本人身上。关卓凡入直军机,正是顶恭王的岳丈桂良的缺。桂良、恭王翁婿同直军机,背景是恭王举手遮天、一力把持政府——可是,这正是恭王被黜,关卓凡取而代之的最重要的原因。

    同样的情形再来一遍?只是恭王从“婿“换成了“翁”?就算旁人不说,当事人自己也别扭吧?

    可是,恭王愿意“退居二线”吗?

    答案明摆着,他才三十三岁。

    当然,如果是太后赐婚,恭王本人对女儿的婚姻基本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但说不上话不代表乐意;不乐意,收编“恭系”的努力就未必顺遂。

    关卓凡屁股底下的位子刚刚坐热,他现阶段的任务,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中国的工业化开个好头,为国家未来的发展,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短时间内,政坛最好不要再兴什么大的波澜。

    所以,敦柔格格这锅饭,虽然香甜,现在就吃,却还有点夹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