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道门法则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的议事,玄元观监院李云河作了近两个时辰的讲话,赵然依旧在座位上端坐着认真倾听。 .

    八年的白马山大战算是告一段落了,因为白河天险的阻拦,明军攻不上去,夏军也打不回来,所以今后的主要任务是关于战后川省道门如何恢复人员建制,如何重新将主要精力放到稳定地方、增强信众信力上来。

    作为一个小的庙祝,赵然能做的,也只是认真听而已,将这些李云河提出来的要求记录下来。

    这两天,赵然跟在宋致元身后,和都府景寿宫$州青羊宫、嘉定州罗浮宫、顺庆府北极宵宫等诸府道门高修们聚会,当然,他执的都是晚辈弟子礼,在旁边忙着张罗茶水和酒菜。

    虽说这些都是各宫三都以上的高道,但赵然馆阁真修的身份倒也可以堂而皇之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要换一个的庙祝,甚至县院监院来,恐怕坐下的资格都没有。

    这天晚间,宋致元带赵然参加渝府建极宫刘监院召集的聚会。到了外城,进入酒楼包厢后,刘监院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这位刘监院原本在潼川府紫阳宫为监院,是个老好人,不爱掺和别人家的争斗,反而喜欢替人调解纷争,是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性子♀也算是一种谋生之道,时间久了,自然得了无数人情,不知不觉间,在同僚间说话份量就重,也就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想要做点什么事情,大家都要卖他面子。

    宋致元是这四、五年才从县院监院火速提拨成一府道宫的监院,根基不稳,接到刘监院的邀请后,欣然赴宴,顺便还把赵然也带了来″府是川省大府,刘监院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四年,在川十八位道宫监院中属于实力派。

    刘监院无愧“老好人”的称号,笑眯媚紧握赵然双手,将他拉入座中,道:“早听说过谷阳县有位真修庙祝,今日能得一见,也算我的福缘。将来辞道归乡后,也好跟家中后辈夸夸口老道我可是和馆阁真修一起吃过饭的,哈哈!”

    几句话下来,令人如沫春风,赵然对这位刘监院的好感也立马飙升,应道:“老监院说笑了,什么真修假修的,我师父曾经说过,馆阁和宫院都是修道,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身份之别,一切都是为了道门大业∠监院是道门前辈,长期执掌一府之地,偌大渝府数十万黎民的幸福安定都在老监院的顾念之间,哪里是我这一个修士能企及的。”

    “哦?贵师是哪一位高修?”

    “家师华云馆长老江,讳腾鹤,如今是炼师境。”

    刘监院冲宋致元道:“原来是华云馆的江炼师,早有耳闻。好一句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身份之别,能得贵师此语,也不枉我等辛苦几十年。”

    寒喧几句,宋致元道:“听说刘监院喜好收藏字画,我特地将赵致然带来,给老监院写幅字,以壮今夜酒兴。”

    刘监院笑道:“原来性庙祝还雅善书法,今日倒要开开眼界了。”

    宋致元见他不识赵然山间客的“真面目”,也不说破,吩咐酒家却笔墨纸砚,亲自上阵为赵然研墨。

    见他如此举动,刘监院对赵然的书法倒是多了几分期待,心道看来这赵致然字写得应该是不错的,待会写出来看看,若是真好,不妨帮着捧一捧,帮这年轻人成名。

    赵然用不惯别家的笔,自从储物扳指中取出自己在夏国重金购买的阿尔泰山巨狼毫,笔尖沾满墨汁后,略一沉吟,刷刷刷抖动手腕,在纸上一书而就。

    业无高下,品有尊卑。道法自然,有容乃大。

    才写了几笔,刘监院就愣住了,等赵然写完,忍不住“咦”了一声。等赵然写了落款、盖了勇,刘监院才吃惊的笑道:“闹了半天,赵庙淄是山间客,山间客就是赵庙祝”

    宋致元笑道:“刘监院不知,我这师弟正是山间客。”

    刘监院一边啧啧称奇,欣赏着字幅,一边懊恼道:“亏了,亏了,亏大发了!”

    宋致元忙问究竟,刘监院拍着头叹道:“前个月刚花六百两银子入手了性庙祝的一幅书法,尺幅还不及此作,早知如此,便不用花那许多银子了,直接把性庙祝请过来写一幅更大的,岂不大赚!”

    三人大笑,又闲谈几句,刘监院让人换了新茶≡然早看见桌旁还空着张椅子,知道还有一位客人没来,果然听刘监院道:“今晚请老宋过来,是我鱼心思在里头,就看老宋能不能顾及我这面子。”

    宋致元道:“刘监院请讲,但凡我做得到的,一定尽力,绝不推辞。”

    刘监院道:“老宋如此痛快,我这里先谢过了,不瞒二位,今日我还请了潼川府紫阳宫的景监院,还望老宋和性庙祝给我这个面子,一起吃顿饭,好不好?”

    宋致元和赵然顿时沉默下来,宋致元道:“刘监院,这个恐怕不是我等能决定的,景监院那边,对我们误解颇深”

    刘监院摆手道:“无妨,他那头我来说,你们先应承我,坐稳了吃顿饭,行么?”

    赵然看了看宋致元,宋致元回望过来,眼中同样满是疑惑。宋致元想了想道:“既然刘监院开了口,那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卖这个面子,也罢,就看看他怎么说。”

    刘监院喜道:“多谢了!”

    三人便在厢房中喝着茶,谈论谈论玄元观监院李云河这两天讲话帜内容。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酒楼的跑堂玄敲门,引进一个人来,正是景致摩≡然眼尖,一眼就瞥见他鬓角的白发,人也感觉憔悴了许多,与当年西真武宫相见时的那份自信和英锐不可同日而语。

    景致摩进来顿时愣住了,刘监院起身刚打了个招呼,他转身拔腿就走。

    刘监院向宋致元和赵然道了声歉,快步追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刘监院将景致摩追了回来,将他按到自己左首的椅中坐下,然后高声吩咐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