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道门法则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宋雄居然也有资质,只是资质很差,蹿“若有若无”的状态之中,比普通人好一些,但想要踏入修行,已经不是事倍功半的问题了,简直是“事十功半”。如果要拿宋雄的资质跟曲凤和对比的话,就好比星光之于皓月,完全不在一个位面之上。

    再捏根骨,居然根骨极佳!

    赵然很是遗憾,心道难怪宋雄功夫很硬,但也只能混迹于江湖武林之中,他的资质和根骨正好颠倒了过来,道门能够正骨,但对资质的提升却无能为力,所以宋雄的修行之路等于是断绝的⊥算入了修行,赵然也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他过不了金丹一关,甚至可以百分之九十的判定,他丹胎无望。

    有了宋雄的例子,赵然继续去君度山中的猎寨搜寻“良才美玉”,但很可惜,一无所获。

    曲凤和很快便将父亲曲仲衡请到了君山庙。这位老乡宦随身带了一驾大车,车上满满都是各种年货。

    寒暄两句,曲仲衡直入正题:“当年轩尚六岁之际,我便带他去了都府,请一位仙师看过,那仙师说轩没有根骨,入不得仙道,除非正骨,但风险极大。其后我便将此事放下了◎日轩回家,说是赵方丈言道,他有了踏入仙门的机缘?”

    赵然道:“凤和资质极佳,实属难得。这一年半来,他的君山庙的表现也非常好,我是极为满意的,老乡宦有此佳儿,可谓教子有方啊。”

    曲仲衡苦笑:“哪里是我教子有方,是方丈管教有方才对。”

    赵然继续道:“我知老乡宦担心什么,可是因为正骨一事?”

    曲仲衡点头:“能入仙门,哪个不愿意,这是祖坟冒青烟的好事;是我听说,若要正骨,必先散骨,散骨一关很是艰难,搞不好就要出人命?”

    赵然连忙宽慰,说是现如今不比往日,对正骨的方法都有了改进,尤其是这些有资质无根骨的半缘体,正骨成功的机会极大。

    但他不敢百分之百打保票,说是肯定不会有危险,毕竟正骨经的改良也不过一年多时间,没有人敢承诺完全无忧。为了说动曲仲衡,他还把西真武宫白方丈的孙儿白羽正骨一事拿出来举例,希望能够打动曲仲衡。

    面对仙缘的诱惑,面对曲凤和期盼的目光,曲仲衡最终还是同意了——他既然亲自前来君山庙,其实内心中已经准备答应了。

    赵然立刻启程,带着曲家父子前往华云馆,和上次带白方丈祖孙俩回华云馆相比,他这次的心情不可谓不愉快,这次可是正经完成了老师和大师兄的嘱托,带来了楼观派的下一代。

    照例是在火德星君殿,主持升门法坛的是老师江腾鹤,参与法坛仪轨的则是楼观派四大弟子——这次赵然也没能置身事外。

    法坛结束之时,赵然立刻感受到一股极浓厚的功德力飞入气海之中,这是亲自接引他人进入仙门的功德,赵然知道,曲凤和的根骨正过来了。

    推开门出来,就见到了焦急等候的曲仲衡,赵然点点头:“老乡宦进去看看吧,成了。”

    “成了?”

    “成了∠师说,让曲凤和拜入我家大师兄门下。”

    “不能拜在方丈你的门下么?”

    “我的修为还不够格,哪里能够收徒?放心吧,我家大师兄修为精湛,凤和拜在我师兄门下,将来大道可期。再说,有什么事情我也必定不会推辞的,有时间一样会教导凤和。”

    曲凤和昏睡了一天之后便苏醒了过来,得知自己要拜入魏致真门下,他还有点不甘心,夜晚偷偷跑来找赵然。

    “方丈,难道我不用拜入你老人家的门下么?还是说方丈嫌我资质鲁钝,不堪造就?”

    赵然失笑道:“你想多了,我要真嫌弃你资质不好,怎么可能将你引入楼观?”

    “不是灵剑阁吗?”

    “都一样,对外的时候说灵剑阁,自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说楼观你的资质非常好,用点心,将来顺利的话,当为我楼观一派的顶梁柱。你的老师是我大师兄,他的修为远甚于我,正是最合适你的老师,你一定要沉下性子好好学,早日学有所成,才好出山帮我做事。”

    “明白了方丈,唔,师叔!”

    灵剑阁举办了一个简简单单的仪式,将曲凤和收入门楣,从老师江腾鹤到下面的四位师兄弟都算是松了一口气,楼观第三代终于见到人了,真是不容易啊。

    赵然陪着曲仲衡下山的时候,曲凤和在山门外跪了下来,向着曲仲衡磕了三个响头:“感谢父亲养育之恩!”

    又向着赵然磕了三个响头:“多谢师叔教导之恩!”

    磕完头,曲凤和在魏致真的拉扯下,起身退回山门之内。

    曲仲衡眼圈微红,长出了一口气,哽咽道:“这孩子”

    赵然拍了拍他的肩头:“老乡宦何必如此,这是孩子的大机缘,你我当为他高兴才是Y说又不是见不到了,过上几年,他修行有成,我就让他经常回家看看。”

    曲仲衡向赵然深施一礼:“多谢方丈,曲家感恩戴德!”

    一路返回,先将曲仲衡送回家中,在曲家吃了顿便饭,赵然回到了君山庙,刚一进庙,金久便找了过来,将一个小本子递到他手上。

    赵然一看,却是嘉靖二十年大明道门信众信力簿。先翻到道庙一篇,打头就看见了君山庙的名字,君山庙继续稳坐头名,以三十八万七千五百圭的信恋高居全省第一。

    第二名依然是青城庙,青城庙的信恋是三十二万五千八百圭,比去年略有增长,但和君山庙的差距增大到了六万圭。

    赵然又翻回去看谷阳县的排名,谷阳县依旧排在第十,信恋与嘉靖十九年持平,为八十六万多圭。董致坤是主政是上半年,赵然主政是下半年,一减一增,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水平了。

    不过谷阳三大工程都已经拉开了峄,赵然有信心在嘉靖二十一年的时候,有一个比较大的进步。

    大致翻阅完毕后,就见金久又递过来一封书信,看了看信笺,却是从黎州发来。

    赵然拆开后快速浏览一遍,顿时有些赧然——这都一年了,自己却因为各种琐事缠身,始终没有履行承诺,真是内疚啊。

    心中盘算一番,想来最近没什么事情,于是发符给老师:“弟子有事去趟黎州,一月便回,还请老师准允。”他是道门行走,出门一个月是要禀告的。

    老师很快给了回复:“去吧。”

    赵然吩咐金久:“去把宋雄叫来,我要带他出趟远门。”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