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道门法则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五雷神霄符发出后,可当法师境修士全力一击,如果发符的时间点恰到好处,甚至直接轰杀法师境修士也不在话下。

    佛门修士中,对应法师境的是比丘僧,如果这两张五雷神霄符打的是比丘境的老僧,很有希望一击杀之,只可惜,对面的广真是个罗汉境的高僧,以他的修为,赵然推测,应当已经到了审查随观智的地步,高于道门炼师境修为,接近大炼师的水平。

    而且很显然,这位高僧还非常擅于斗法。

    赵然是用这两张五雷神霄符杀广真的吗?很显然不是,他的用意在于逃跑!

    五雷神霄符沟通上天,役使雷法,威力极强。此“五雷”并非五种雷法,依洛书五行之数,北方为一,南方为二,东方为三,西方为四,中央为五,这是所有大数之祖源。因雷法行天地之中气,所以称为五雷。

    两张五雷神霄符在广真身上爆开,顿时雷鸣声大作,凶猛的火焰浪闻降三世明王金身法相燃烧,气浪自他头顶生成,席卷而下,随即向四周蔓延,巨大的冲击力撕扯着广真的身体各处,十数道电蛇在金身上纠缠侵蚀。

    赵然曾经使用五雷神霄符打过罗汉境的佛门修士,对方若是开了金身法相,五雷神霄符是无帆其重创的。

    因此,趁广真的金身法相被雷法环绕阻挡之际,赵然于百眯伸手一招,将八枚子阵盘收入储物扳指之中,脚尖一点,跨上了飞驰而来的老驴,向着屠夫和沈财主大吼一声:“分开跑啊!”同时伸手抓向离自己最近的常万真:“上来!”

    常万真右手反转,抓自然伸过来的手腕,左手探出,提起老驴一条后腿,将老驴和赵然整个举了起来,用尽刚才积攒的所有法力,向着松林外抛了出去。

    常万真炼师境修为,积攒下来的法力虽然不多,但力道何其凶猛,老驴“昂”了一嗓子,连同背上的赵然一起,眨眼就被常万真扔出去数十丈远。

    忽见五雷神霄打出的火焰雷团中飞出一张透明轻纱,却是广真发出的无相水障。这层轻纱兜兜转转、似飘似飞,看上去极慢,却又转眼追上了空中被抛落的赵然。轻纱倏忽间化作一只透明的佛掌,重重拍在赵然身上。

    一掌之下,赵然即遭重创,连带着老驴被横着击飞出去,直接落向松林外。

    却听雷法火焰中的广真轻轻“咦”了一声,赞道:“果然好物件!”

    松林旁就是折耳山南坡下的百丈深谷,老驴两只前腿猛地向前踢出,将将踩到悬崖边,想要勾住身子。

    火焰中的广真向着赵然又“呵”了一声,赵然耳边听得真切,只得将手中最后一道秉符箓打出,却是当日在君山庙贺宴之上蓉娘送的五阶符箓——烈阳丹火符。

    烈阳丹火符与广真老僧这记“呵”声撞击在一起,于赵然身前爆开。赵然只觉身体剧震,离火法神袍再也抵抗不住,瞬息从赵然身上解开,化作一团惨淡的幽幽之火,缩回了羊脂玉匣。

    吃了这一记,老驴踩踏不稳,终于栽下了深谷。

    赵然气海曾被广真的无相水障侵入,当时法力被消磨一空,虽然以朱火灵果补充,但极短时间内又能补充多少?他扳指内还有大量灵草,甚至还有一枚疗伤圣药苦参果,但这些灵药功效各不相同,不能如朱火灵果一般立时“回血”,此刻连遭两记重创,气海中那点刚恢复的法力转眼又化为乌有,只觉背部、连同胸口处烦闷到了极处,眼前金星直冒,昏昏然好似不见天日。

    这也算赵然命大,身上一直穿着离火法神袍,这件华云山镇山之宝当真不赖,倏忽之间连续两次薄了赵然的性命!

    再加上荣娘所赠的烈阳丹火符相抗,抵消了广真最后一句真言的大半攻击,否则赵然此刻已是身死道消了。

    一驴一人从百丈高处摔落下来,在近乎垂直的陡坡上连续翻滚,也不知撞断了多少棵树、压塌了多少块岩土。这一路摔下来,早摔得七荤八素。

    赵然和老驴在空中分离,从十多丈高处相继砸入深谷下湍急的河流中,赵然已经感受不到浑身的伤痛了,只觉四肢无力,在水中挣扎不得。神志迷糊间连灌了不知多少口河水,终于昏迷过去。

    南坡之上,借了赵然挣出来的机会,屠夫和沈财主分向两头狂奔,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常万真却并没有逃跑,反而是将剑抽了出来。

    五雷神霄符的威势转眼过去,广真自雷光中迈步而出,望着赵然坠崖之处出了会儿神,赞了句:“好宝贝!”继而看向面前的常万真,问道:“你不跑?”

    常万真叹了口气:“不跑了,再跑下去不知还会还死多少人。秃驴,你这计策当真厉害。”

    广真道:“可惜来的都不是正主,枉费了一番苦心。”

    常万真道:“若真来了,你怕转眼就得死。”

    广真道:“既然找上了你,贫僧便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看了看常万真手中的长剑,问道:“莫非你还想打?”

    常万真道:“不打了。”

    广真口诵佛号:“阿弥陀佛,常施主愿意认输就好,现在可以告诉贫僧了么?”

    常万真道:“且陪我在这里等一个时辰。”

    广真想了想,微笑道:“常施主放心,只要常施主愿意说出来,贫僧必定放过他们几个。”

    常万真曳:“信不过你这秃驴,先等一个时辰再说。”

    广真点头道:“也好,便陪你等一个时辰,若是一个时辰之后,常施主还不说怎么办?”

    常万真道:“若我还不说,愿受万剑穿心而死!”

    于是,二人对坐于松林之中,各自无语。

    白云悠悠、松涛阵阵,日影西移,广真忽然睁开眼帘,道:“常施主,一个时辰已至。”

    常万真笑道:“广真秃驴,你知道我现在最高兴的是什么?能斩断你一条胳膊,此乃我之幸事。”

    广真面无表情,八字眉微微颤动,道:“一条臂膀而已,连皮囊都是空的,少条臂膀又算得了什么。现在时辰也到了,便请常施主示下吧。”

    常万真道:“你想报师门之仇,想来是个重情义的老秃驴。”

    广真道:“了却因果罢了,出家人四大皆空,谈什么情义?”

    常万真懈广真:“秃驴,你老大一把年纪了,却言不由衷。”

    广真道:“常施主,你到底想说什么。”

    常万真道:“我只是想告诉你,连你这个出家的和尚都那么重情义,何况是我?”

    广真皱眉:“常施主,你可是发过毒誓的。”

    常万真剑光忽然分散成万点星芒,猛然间刺入胸口,遗牙吃吃道:“不错我履行誓言”

    这一下有些出乎意料,广真伸手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常万真胸口被万点星芒击穿,破出如同筛子办糜烂的大洞,心脏早已被星芒化为灰烬。

    星芒穿过常万真胸口之后,重新化为长剑,在空中滴溜溜乱转,被广真伸手一招,收入袍袖之中。

    望着常万真卦静坐的尸体,广真摇了曳,起身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