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道门法则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ps:又见大额打赏,恭喜悟性兄荣升堂主,贫道祝悟性兄炒股翻番!同时继续感谢道友们的月票鼓励.

    赵然在大宅中闲逛,但相对于上一回来说,这次看得却要更加仔细和认真得多。宅子已经被伙计们又重新洒扫过一番,有些剥落了漆的地方也重新粉饰一道,破损的窗纸也更换过了,看上去焕然一新。

    李老实跟随在赵然身边,手中攥着纸笔,将赵然的指指点点记了下来,需要置换什么、添购什么,下来之后他都要按赵然的要求准备。

    房契已经在开封府具了保,归入成记名下,这座宅子已经收入囊中,总的花费为六千两,其中还包括购买梁兴夏租缀的三百两。

    这笔生意是亏了还是赚了,李老师现在感到有些迷糊,明明梁兴夏答允五千两银子就可以拿下的宅子,东家却多花了一千两,这难道不是吃亏了么?可转念一想,自己和对方谈了半天,只将价码压到六千八百两就再也压不下去了,如今却少花了八百两,从这个角度而言,似乎又赚了——更何况余下的五千七百两银子到现在还没支付,梁兴夏说死也不收抵押的大明银票,他嚷嚷说绝对信得过自己这位兄弟!

    “让人将跨院收拾齐整,今后咱们就搬到跨院去住”

    “是”

    “这头一进正院要好好改一下唔,两侧的厢房拆掉房门,隔间打通正房也同样如此,全部打通打制一些木架子,钉在房中当货架,唔。这个我回头画个图样给你在轩承间搭个台子”

    “啊?台子?戏台子?”

    “嗯也可以这么说,你就当戏台子搭建就好了,背冲大门,对着三面厢房大的方面就这样,只有一个要求,衙的木料一定要好。至少不能比这宅子原屋的木料差。”

    李老实为难道:“东家,咱们现银不够,就算货出了手,也要还给梁兴夏,驶下多少,是不是我再跑一趟?这改建宅院差不多也要一个月,刚好我走个来回?”

    赵然想了想,点头道:“也好,咱们今后是要在兴庆府做长项营生的』比以往了,你回去安排安排,争取每个月能往这边发一趟货。伙计你带一半回去,给我留几个守院子就成,成七也跟你回去,这里是兴庆府,他们留着也没大用,真要出了事他们也帮不上忙。”

    赵然本来还想继续改造第二进、三进院子。以及后花园,但既然银子不够。便索性往后押一押再说。储物扳指中虽然有大笔金银,但公是公私是私,让他为东方礼垫银子,他的觉悟还不到这个地步。

    其实赵然来之前本是做好了打算的,悄悄建个商铺,然后埋头修炼就是了。压根儿没那闲心操持这些事情,把日子混过去后就专等和新人办理交接,然后安安稳稳返回大明。

    只可惜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不是想改就能改掉的,赵然就是忙碌的命,心里放不下事。真遇到了事情的时候,习惯性的就一头扎了进去,甭管对自己有益无益,先把事情做好了再说其余。

    就好比这一次,真到了建立商铺的时候就一门心思挑严适的地点,找到了合适的地方以后又琢磨着怎么讲价,讲价的时候觉得梁兴夏这人可交,便想办法去笼络。等房子到手以后,他又开始思考怎么把生意做好,把商铺的根基打好

    李老实和成七带着一半伙计离开了兴庆府,他们要赶回大明组织第二拨货源,同时想办帆供货渠道常态化,太多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做。赵然则留下来,继续和李老实雇来工头商议怎么改造这座大宅。

    等到第一进宅院改造竣工的时候,梁兴夏找上门来了,他实在是撑不住了,连本带利五千两银子的债是要限期归还的,可他变卖祖宅的银子赵然还没给他。

    “兄弟,不知唔那个”梁兴夏扭扭捏捏,臊着脸,就好象做了错事一般。

    赵然一听就知道他的来意,其实他不来,很多事情赵然回头也要找他帮忙,只是自己还没开始发卖货物,的确没有银子付给梁兴夏,所以才拖延至今。因道:“我这货物尚未售出,目前没有现银,梁兄你的债期是不是到了?”

    梁兴夏很失望,但磨不开面子催要,强笑道:“啊,是啊,呵呵,没事没事,兄弟发卖了货物给我就是,不急不急,还债的事我再想想办法。”

    能不急么?梁兴夏都快哭了。

    赵然察言观色,就知道梁兴夏这一关恐怕不好过,想了想道:“梁兄,你还从未说起过债主呢,不知你这债主是谁?”

    到了这份上,梁兴夏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当下一一告知赵然。

    梁兴夏这一支虽然衰败了,但他毕竟是后族中人,至今顶着个吕则的贵族帽子。而且父亲在世时也曾高居显位,提拔和关照过不少故旧。

    如今世态炎凉,就连梁氏本族都不搭理梁兴夏,这些故旧对他避而不见也不是什么湘事。只不过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有对梁兴夏冷言冷语的,有视之陌路的,有漠不关心的,自然也有记着好处愿意伸把手帮帮忙的——五千两银子就是从这些人那里借来的。

    如今借期已至,这些人虽说尚未开始催讨,但以梁兴夏的为人,怎么可能说不还?他比债主还着急,故此才想着变卖祖宅。

    按照梁兴夏的说法,其中最大的一笔借贷,就来自父亲的一位老部下,一共是三千两这位老部下正是如今主掌兴庆府的开封府尹高怀恩夏慕宋制,以开封府为国都兴庆的府衙之名。

    赵然思忖片刻,问:“梁兄与这位高府尹相熟否?”

    梁兴夏道:“高叔父是长辈,熟是熟的,只是他如今身居高位,事务繁忙,轻易不好相见。兄弟想求见高府尹?是有事要请高府尹相助么?那倒不一定非要见他,我愿做中,或可将高衙内请来,只要他愿意帮忙也是一样的。”

    赵然道:“正是为了梁兄这债银的事,有些话梁兄不好说,我来替梁兄解释。毕竟事因在我,是我银子不凑手便劳烦梁兄辛苦一趟,请这位衙内出来见上一见,不知方不方便?”

    梁兴夏松了口气:“兄弟愿意出面自然是好的,多谢兄弟了。”又苦笑道,“我家如今落魄至此,也不好去攀那份旧情,但约高衙内出来见上一面还是可以的。”

    “这位高衙内”

    “是高叔父的嫡子,如今在翊卫司马军左卫任职,幼时与我一道长大的。”

    赵然心中感慨,这梁兴夏为人忠厚是没得说的,但却有些迂了,放着那么大一个交情不去攀扯,真是守着金山不自知啊。

    两日之后,还是隔壁巷子里的酒楼,赵然和梁兴夏要了个雅间,点了满桌的好酒好菜,专门静候高衙内。

    高衙内比梁兴夏小三岁,比赵然长五岁,身形瘦削,显得十分精明。一进雅间,他就笑着向梁兴夏道:“三哥真是见外了,这两年也不来家里走动走动,家中大人今日还提起你,问你何时过府去吃个便饭。”

    梁兴夏叹了口气,道:“如今落魄至此,哪里敢腆着脸去见高叔父。”

    高衙内摇了曳:“三哥啊,你还真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也是我以前对三哥关心不够我刚刚听说,你做买卖折了本,要变卖祖宅还债是么?一点银子而已,何至于此?若非我昨日临时起意着人打听你的近况,便险些酿成大错了!”

    梁兴夏支吾道:“大郎,先坐下说。”

    高衙内冷着脸道:“三哥且慢”目光转了过来,盯着赵然:“就是你想买梁家祖宅?你是明国来的行商?我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罢,这宅子不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