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寒门崛起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九百一十一章 商业互吹
    在景王府众人竞相diss裕王府凉棚诗会的时候,刚刚离去的内侍又匆匆去而复返了,手里捧着一张墨迹未干宣纸。

    “殿下,隔壁朱平安朱大人终于作诗了,这是他所作的第一句。”内侍激动的绪着来到景王跟前,双手捧着宣纸,献宝一样献给了景王。

    景王之前吩咐过让内侍着重关注裕王府朱平安的消息,所以裕王府那边一传来消息,内侍也不顾着诗词没做完,就匆匆前来向景王汇报了。

    “嗯,很好。”景王点了点头。

    内侍献完宣纸后,再次绪离去,估计这会朱平安的第二句诗,裕王府那边也传来了,他要在第一时间将朱平安作的诗句给殿下呈送过来。

    景王拿起宣纸,才看了一眼,就有些诧异的发出了一声,“咦?”

    景王下首的钱东阳、徐溥、李东堂等人听到景王诧异的咦声,不由虎躯一紧,难道说是朱平安的诗词写的太好了吗?9然让殿下都吃惊了?!

    “殿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奇文当共赏之”钱东阳向景王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哦。呵呵,老大人请看。”景王笑了笑,将手里的宣纸递给了钱东阳。

    “咦?”钱东阳接过宣纸,只看了一眼,便如刚刚的景王一样,吃惊的咦了一声。

    “钱老,怎么了?朱平安他第一句写的是什么?”李东堂在椅子上坐不住了,起身好奇的问道。

    “呵呵,你自己看吧。”钱东阳微微笑了笑,将手里的宣纸递给了李东堂。

    “一对湘江玉并看”

    李东堂接过宣纸后,便将宣纸上的诗句大声的读了出来,读完之后,李东堂脸色有些古怪的嘟囔了一句,“还是状元郎呢,这一句写的也太平平无奇了吧?”

    “可不是。”

    “要不然殿下和钱老怎么会吃惊呢。”

    “秀才味十足,酸倒个牙”

    景王府众人听了朱平安的第一句诗后,不由摇了曳,很是赞同李东堂的点评,觉得朱平安写的诗句太过普通了,真是有愧于状元郎之名。

    “殿下,朱平安朱大人的第二句诗到了”

    在众人非议朱平安第一句诗的时候,内侍捧着宣纸再次跑来,向景王献上了朱平安的第二句诗。

    这一次,景王看完没有再吃惊了,看完后直接将宣纸递给了钱东阳。

    钱东阳扫了一眼,嘴角微微向下扯了一丝蝗,看完后递给了李东堂。

    “二妃曾洒泪痕斑”

    李东堂再次大声的将这一句诗读了出来,读完后再次摇了曳,嗤笑道,“朱平安这句诗一出,通篇诗作秀才味更浓了,酸,酸的很,灵气全无”

    “哈哈哈”

    “从口腹之欲美食届跑到男欢女爱爱情届上了,呵呵,状元郎还真是年轻火气盛......”

    “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这首诗也就这了,往下也不用看了。”

    景王府众人一阵哄笑,纷纷出言diss朱平安。

    “殿下,依我之见,我们也不用等他朱平安的下半首诗词了,他的诗也就这水平了≥我,隔壁裕王府已有诗作一十有六,差不多人手一首了,我以为可以评论佳作了。”景王府有排第三的官员涂大德起身拱手建议道。

    涂大德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景王在诗会开始时说过,今日评蜒作的时候,将裕王府的凉棚诗会诗作也一并纳入,与醉白诗会诗作共同参加评选。

    至于,若是裕王府的诗作被评蜒作,获得彩头的话,景王会让人将彩头送到裕王府中,点明送与诗作主人。

    “嗯,是啊,殿下。”

    “裕王府上的诗作基本也都齐了,至于朱平安的这首,我看就不用等了吧,哈哈......”

    “言之有理,凉棚诗会的诗作也就那样,我们诗会随便一首诗作放在他们那都是上等佳作,我看也是没必要再浪费时间等下去了......”

    涂大德的提议得到了景王府多人一致赞成。

    “钱老打人,徐大人,你们以为若何?”景王看向钱东阳、徐溥等人征询意见。

    “众意难违,且边评边等亦不迟。”钱东阳略一思索,回道。

    徐溥闻言也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便边评边等。”景王点了点头。

    其实,诗会进薪现在,又有歌姬吟唱诗作,诗会有哪些好的作品,大家心里都有数了』过,还是按照规矩,将桌上的诗作传之于众人,点评评选。

    “千古秦淮水,东流绕旧京。江南戎马后,愁杀庾兰成u大人的这一首诗咏秦淮反思古今,可以说得上是今晚较为出色的佳作之一了......”

    徐溥拿起一首诗,一边轻声诵读,一边点评推荐道。

    “呵呵,南朝旧事一芜城,故国飘零百感生。柳影天涯随去辇,杨画上变讣......殿下,徐溥徐大人的这一首咏史之广陵当真是引人注意,发人深思,虽说文无第一,但是以老夫看,徐大人的这一首广陵为今晚之最,当之无愧。”

    徐溥那边话音落后,钱东阳从诗作中挑出了徐溥的诗作,捋着胡须点评道。

    “钱老大人过奖了,我这一首广陵又怎么比得上老大人的念奴娇·石头城呢。我的诗作,与方才诵读的王大人的诗作相比,都稍逊一筹,又如何能与老大人的念奴娇·石头城相比呢。”徐溥说着,声情并茂的将钱东阳的诗作充满感情的诵读了一遍:“悬岩千尺,借欧刀吴斧,削成城郭。千里金城回不尽,万里洪涛喷薄。王浚楼船,旌麾直指,风利何曾泊。船头列炬,等闲烧断铁索;

    而今春去秋来,一江烟雨,万点征鸿掠。叫尽六朝兴废事,叫断孝陵殿阁。山色苍凉,江流悍急,潮打空城脚。数声渔笛,芦花风起作作。”

    “钱老大人此作与苏子赤壁怀古相比亦不逊色,抚今追昔,格调苍凉,道出出风云易逝、青山常在的感慨,劝诫我等要以史为镜,方可天下大同。”

    徐溥诵读完后,高度褒赞了钱东阳的诗作。

    “哪里哪里......”

    钱东阳一脸谦虚的摇了曳,脸上的笑意却甚是浓郁。

    一时间,景王府进入了商业互吹阶段。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