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一九四三章 污染的炎精
    嗡!

    虚空一颤,在剑光乍起的那一瞬,天地似是静止下来,而后,虚空霍然被斩开,一道剑光划破了空间,一闪而没,贯入魔岩之鳄的头部。

    咔嚓!

    清脆响声传出,在安雷城三人震撼的目光中,狂月地阙剑穿过了那颗石头脑袋,秦墨也是与魔岩之鳄错身而过,落在其身后数丈之处。

    “人族的命运如何,不是你这样一头可笑的怪物能够评断的!”

    秦墨侧身,斜瞅向魔岩之鳄,后者庞大身躯猛地膨胀起来,如同是被刺破的皮球,而后迅速干瘪下来。

    那股恐怖冰冷的邪气,也是迅速消散,直至消弭无踪。

    “可恶的人族,这是什么力量,不仅是极道剑魂那么简单,仅凭极道剑魂之力,无法打断这种献祭”

    一个声音响起,如同从遥远的空间另一端传来,这并不是魔岩之鳄的声音,而是其体内那个存在的本体。

    虚空震动,似是要撕裂开来,那个存在似要跨越空间,降临这里。

    这一幕,让安雷城三人原本落下的心,一下子有提了起来,心神俱颤,那种无比邪恶的气息让他们附窒息。

    最终,那个邪恶存在终是未曾撕开空间,真正的踏足这里,只有诅咒般的恶毒声音在回荡。

    “渺小的人族,本座记足了,终有一天,要你付出刻骨铭心的代价”

    四周,大殿终是恢复平静,周围黑红之墙消散,安雷城三人纷纷瘫坐在地,虽是未曾经历大战,却如同脱力一样。

    这样的感受,对于这三人来说,实是许久未有过,想他们三人的实力,最差也是武主境后期,在外界大陆乃是顶级强者,何曾陷入过如此绝境。

    “幸亏,那个邪恶存在未曾真正降临,不让我们就完了。”那个老者说道,心有余悸。

    “墨先生,那个邪恶存在真是邪魔黑手么?”安雷城看向秦墨,问道。

    想及刚才的那股邪恶气息,秦墨冷笑道:“那家伙只是虚张声势,他根本没有那么强的力量,能够撕裂虚空,传入阴诡骨塔中。况且,那家伙也不是邪魔黑手,他的力量并不算是巅峰级的盖代强者。”

    人族圣灯对于这种邪恶之力,最是敏感不过,灯灵刚才就探查出来,那个邪恶存在固然强大,却远没有达到黑衣老者的程度,也不及晁破霄。

    若是邪魔黑手的力量,尚不及这样的盖代强者,又如何能掀起一场唱世风浪。

    要知道,在远古时代,晁破霄这样的战力固然强大,但是,尚不算是大陆最巅峰的强者。

    并且,灯灵还感应到,那个邪恶存在很虚弱,刚才只是盛怒所致,说些虚张声势的话语而已。

    不过,这一战实是惊险,抛开最后的那个邪恶存在,若是秦墨在进入阴诡骨塔之前,与魔岩之鳄的胜负实是难料。

    这一战,也给秦墨敲响了警钟,进入阴诡骨塔的许多天才,现在的实岭之前,应是不可同日而语,不可大意。

    此时,大殿帜诡异邪恶气息,终是彻底消散,在殿堂中央魔岩之鳄的尸体,也感应不到一丝邪恶的气息。

    秦墨走上前,检查这具庞大的尸骸,则是惊异的发现,这如同是一个空空的躯壳,无论是真罡之力,还是神魂,什么都没有留下,如同是一具人傀。

    “为了召唤那个邪恶存在,这个怪物耗尽了一切力量,包括他的神魂。那种召唤,相当于一种献祭,需要以其生命作为代价。”

    灯灵这般说道,也是附一阵后怕。

    若是刚才,任凭魔岩之鳄完成这种献祭,那个邪恶存在说不定会彻底降临,后果不堪设想。

    幸亏,秦墨那一剑奏效,一举斩杀了这个怪物。

    “打断那种献祭的力量,应是剑葫芦帜奇异能量,开天剑魂足以斩杀魔岩之鳄,却不具备打断这种献祭仪式的力量。”秦墨做出判断。

    凭借破霄主峰那件恐怖神器的增幅,开天剑魂之力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足以一剑灭绝魔岩之鳄的生机。

    但是,也仅此而已,秦墨的开天剑魂终究不完全,无法斩破空间,打断那种献祭之力。

    因此,打断献祭的力量,自是剑葫芦的那团奇异能量。

    “这种奇异力量,恐怕是天眷生灵独幽,可惜,不知具体的运用之法。”秦墨有些遗憾。

    不过,对于这团奇异能量,秦墨则是越发重视,能够打断那种献祭,说不定对那种邪恶存在,也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

    这时,魔岩之鳄的身躯开始燃烧,飘起青烟,其体内竟有岩浆一样的液体流出。

    这一幕,让秦墨等都是一呆,旋即反应过来,这是储存在魔岩之鳄帜炎精之液。

    “快E到石缎去。”那个老者急忙喊道。

    秦墨已是出手,将魔岩之鳄的尸骸,抛入之前的那座石缎,顿时,可怕焰气冲起,缎沸腾起来,一股股炎精之液流淌而出,将这个怪物的尸嘿烧殆尽。

    “果然,这个怪物并未吸收多少炎精之液,恐怕连三成都没有吸收掉。”老者欣喜不已,看向秦墨等,告知如何提炼魔岩之鳄帜炎精之液。

    炎精之液这种神物,对于邪气有着天然的克制,魔岩之鳄虽是强行吸收,但是,其体内的邪气,并未侵蚀这些神液。

    “只要以净化邪气的神圣之力,耗费数个时辰,就能将神液帜邪气祛除干净♀一鼎的炎精之液,并不会损失多少,能够保存原来的八成,甚至九成。”

    老者这般说着,目光微微闪烁,看了看身边的女子。

    这老者很精明,他相信秦墨、安雷城必定看出来,他的这位少主体内,蕴含有磅礴的生气,且是一种神圣属性的生机之力。

    这样的力量,用以净化邪气,则是再适合不过。

    不过,老者不想主动提出,让其少主来净化炎精之液。

    诚然,这少年乃是他和少主的救命恩人,但是,为了少主着想,老者还是想以此为交换,来获得一些炎精之液。

    秦墨、安雷城一愣,两人都是精通世故,自是看出这老者的心思。后者立时皱眉,觉得这老者不厚道,秦墨救了两人的性命,竟还有这样的心思。

    “庞老。”

    那女子瞪了老者一眼,她也是冰雪聪明,自是明白老者的想法,上前行礼,道:“这位先生,多谢救命之恩”

    对于秦墨相救之举,这女子诚挚感谢,并介绍自身来历。她的名字是木萝然,老者是她家族的庞管家。

    关于两人的来历,女子坦然告知,乃是来自一个隐世家族——森族。她们这一族的天赋,就是与生俱来的强大生机,也正因为这种天赋,才会被魔岩之鳄盯上,想要将之吞噬,以森族人的庞大生气,使之肉身进一步蜕变。

    不过,在擒下木萝然两人时,魔岩之鳄却是发现,她体内的庞大生机中蕴含着神圣之力,乃是他体内力量的克星,若是径直吞噬,则会有致命的危险。

    因此,魔岩之鳄才来到这处秘藏,想要吞噬炎精之液后,以这种至炎之力,来洗蜕她体内的神圣之力,再将之吞噬。

    之后的事情,就是秦墨见到的这样。

    “墨先生,净化炎精之液帜邪气,就交给我吧。”木萝然诚恳说道。

    闻言,安雷城暗帚头,相较于姓庞的老家伙,木萝然这丫头就通事理的多,从其言谈也可看出,这女子在森族地位很高,一言一行都透着高贵。

    秦墨微微颔首,对于木萝然请求净化炎精之液,却是不置可否。

    来到石栋,秦墨运转力量,周身立时发光,皮肤之上流转真罡之焰,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势升腾起来。

    (本章完)

    p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