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柯南金沙在线娱乐官网里的巫师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晚上十点半多,毛利侦探事务所三楼。

    餐桌旁,柯南、毛利大叔、屑一起吃着迟到的晚餐——杯面,毛利大叔、屑都吃的“哧溜哧溜”,柯南则是心事重重,食不下咽。

    毛利大叔很快吃完了一份杯面,奇怪地瞄了一眼柯南:“喂,小鬼头,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连东西也不吃?”

    “呃没、没什么啦”柯南干笑一声,屑则眯眯眼笑着,轻抚柯南狗头:

    “柯南你是不是不喜欢吃杯面啊?没办法,今天因为案子的缘故,我们没能在新出家吃上晚饭,回家也太晚了,所以只能吃杯面简单解决一下,等明天晚上,屑姐姐给你做大餐,好不好?”

    “唔,谢谢了。”柯南一脸幽怨——你都不要我了,还做什么大餐?伦家才不吃!

    柯南依旧一脸郁闷,毛利大叔倒是一脸不爽:“话说起来,屑你这段时间参加空手道社的活动次数太多了吧,最近的晚饭都没有认真准备”

    屑微微一笑:“没办法嘛,这几天的事情确实很重要”

    是啊\重要,每天都专门跑去学校看别的男人

    柯南叹了口气,筷子夹起面条想吃一口,闻了一下又放下了筷子——妈蛋!不吃了b面肯定过期了,闻着都酸

    柯南放弃了吃东西,无神地趴在桌子上,也就在这时候,一阵“滴滴滴”的声音响起——他的耳环式行动电话响了。

    柯南愣了一下,从衣服兜里拿出了手提电话,按下了接听键,紧接着便听到对面传来了舒允文的声音:“喂!鬼,你现在在哪儿?案子解决了没有?”

    “舒允文?”柯南扭头瞄了眼毛利大叔和屑,立刻站起身来,走进了卧室里面,无精打采地回答道,“是你啊!案子刚才已经解决,我们现在都到家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哈哈,没什么,我就是随口一问!~”电话另外一侧,舒允文笑了几声,然后立刻问道,“对了,小鬼头,咱们之前说好的,我帮你打听屑的事情,你就欠我一个人情,我现在想用这个人情,换你做一件事情”

    柯南微微一愣,然后心中涌出一种很不祥的预感:“你想让我做什么?”

    “也没什么啦,我明天会让灰原帮你带几件衣服,你随便穿一下、让灰原录个像、拍几张照片就行了”舒允文嘿嘿笑着回答。

    嗯?穿几件灰原带的衣服?拍照、录像就能还人情?这家伙有这么好心?

    柯南皱着眉头,然后回答道:“你让我的穿的衣服,不是那些孝子穿的玩偶服吧?”

    “当然不是,都是正常人穿的衣服,这个你放心!我就是随便录个像、留个纪念而已”

    “唔那好吧!”柯南因为屑的事情正在心塞,也没有再多想,随口答应了下来。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舒允文立刻扭头看向萝莉哀:

    “灰原啊,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喜欢的裙子啦、裙子啦、裙子啦之类的裙子,让我挑几件好不好?”

    “呃”萝莉办角一阵抽搐——

    好吧,舒允文你赢了!

    毛利家。

    柯南挂掉电话后,又走到了起居室里面,只见毛利大叔端着一份刚泡好的杯面,“哧溜哧溜”地吃着,屑则不见了踪影。

    柯南微微一愣,然后开口问道:“毛利叔叔,屑姐姐呢?”

    “她刚才拿着那件和新出智明要的毛衣,回自己的卧室去了。”毛利大叔随口回答,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柯南,“对了,小鬼头,刚才洗澡水也放好了,你去和屑说一声,让她赶紧泡澡睡觉啦!~”

    “好的,我知道了。”柯南应了一声,然后唉声叹气地走到了屑的卧室前,直接弄门把手,走了进去。

    卧室里面,屑正把织到一半的毛衣和新出智明的毛衣摆在地板上对比,听到开门的声音后吓了一跳,扭头一看,顿时佯怒道:

    “是你啊,柯南是的,进我的卧室要先敲门,知道吗?”

    “呃对、对不起”柯南点了点头,看着屑跟前的地板上的两件毛衣鱼懵逼,“屑姐姐,你在做什么啊?”

    “嗯这个”屑看看自己跟前的毛衣,连忙收了起来,然后微微一笑,低声道,“好吧,偷偷告诉你,我最近在偷偷练习织毛衣,你可不能跟别人说哦!”

    “爸?织毛衣?”柯南觉得脑子CPU不够用,然后一副北风萧瑟的悲催脸,“是给智明先生吗?”

    妈蛋<都开始给别人织毛衣了

    呜呜呜,不行!我一会儿就收拾东西,然后回家住

    “哈?”屑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道,“柯南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今天才和智明先生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给他织毛衣嘛b件毛衣”

    屑拿起那件织到一半的毛衣,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是给那个大笨蛋推理白痴织的”

    “什么?”柯南闻言,顿时又懵逼了——

    话说,屑嘴里面那个大笨蛋推理白痴好像就是他啊<在给他织毛衣?

    还有,屑刚才还说,她今天是和新出智明第一次见面

    柯南甩了甩头,心翼翼地追问道:“屑姐姐,你说的人是新一哥哥吗?”

    “是啊!除了他还能是谁?”屑的声音里面带着怨气,但也满是关心,“现在都冬天了,那个家伙天天就知道在外面破案,也不知道有没有准备什么新衣服,所以我就想”

    屑说到这里,忽然卡碟,看向柯南警告道:“柯南,这件事情要帮我保密,绝对不能告诉新一,我要给他一个惊喜,知道了吗?”

    “呃”柯南连连点头——话说,我就是工藤新一啊!

    柯南心里面嘀咕着,又问出了一个很关心的问题:“那屑姐姐你和智明先生你为什么要把他的毛衣带回来?”

    “因为他毛衣上的花纹很好看啊!”屑说出了自己的理由,然后把新出智明的毛衣展开,“你看看胸口这里的花纹,真的很棒哎!从下午开始,我就一直观察他的毛衣,想弄明白这些花纹是怎么织上的,结果一直没弄明白,所以只好跟他把毛衣借回来了”

    柯南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就是因为花纹?”

    “是啊!我也想在送给新一的毛衣上织上这种花纹”屑点了点头。

    “那你最近每天下午说是去学校练空手道”柯南继续追问。

    “抱歉抱歉!我说谎啦d实,我是去妈妈的事务所那里织毛衣去了。”屑微笑着,“毕竟我还是新手第一次织嘛,有不会的地方,只能请教妈妈,在她的事务所那里也方便一些你问这些干什么?”

    “呃没、没什么”柯南眼皮子一阵乱跳,想起了某位骗纸帮他打听的“真相”,一脑门儿黑线——

    挨千刀的舒允文,你特么又骗我,说好的节操呢?

    妈蛋,天天骗我一个孝子,真是补药碧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