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柯南金沙在线娱乐官网里的巫师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随着声音落下,舒允文也看清了草丛里的人,不由得“爸”一声,把枪口放低,奇怪地问道:

    “御手洗秀?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没错b个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瑟瑟发抖萌妹砸,正是人类观察节目组的御手洗遥!~

    草丛里,御手洗遥见舒允文放下了枪口,连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站在车子前争吵的春日二人,压低声音道:“允文大人,请您小声一点儿,我们正在”

    御手洗抑做了个拍摄的手势,舒允文恍然大悟,缓步走进了草丛里面,好奇地问道:“你们不是已经在旅馆里装好摄像头了嘛?怎么还在这儿偷拍?”

    “没办法,我们为了节目效果,总得拍一些艺人到了旅馆外的镜头吧?”御手洗遥低声解释着,指了指躲在旁边草丛里的摄像,继续说道,“我们本来以为只需要五分钟,没想到他们两个忽然吵了起来,害得我们在这里蹲了十五分钟了”

    “吵?话说起来,他们两个为什么在吵?”舒允文随口一问,扭头看向了春日二人的方向,紧接着瞳孔一缩,用力地揉了揉双眼——

    我勒个去b是个什么鬼情况?

    那个叫春日的人手里的袋子里,怎么那么浓的阴气、鬼气以及尸气?难道说

    舒允文心中冒出了一个荒唐的猜测,御手洗遥根本没有发现舒允文的异状,继续低声回答道:“他们两个是为了春日手里袋子里的肉在争吵。”

    “肉?”

    妈蛋G里面还真是肉?

    舒允文眼皮子跳了两下,御手洗遥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肉!我们躲在这里从头挺到尾,大概搞清楚了情况——为了方便观察春日先生在遇到暴力团成员时的真实反应,我们和事务所联手把春日先生蒙在鼓里,骗他说这是私人邀请的商业表演,而我们约定的时间是在十一点半,春日先生却因为种种缘故,现在才到”

    “因为自己迟到、让邀请人久等的缘故,春日先生就想用袋子里的肉给大家做个肉汤,可是经纪人却极力反对,因为袋子里的那块儿肉,是春日先生在半路上捡到的”

    “呃”

    袋子里的肉是捡到的?而且他还打算用袋子里的肉做肉汤?

    话说,那块儿肉要是真的被做成肉汤,事后被发现是什么肉的话,那些演黑社会的群演分分钟变成真正的黑社会,把春日当场打死啊!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冢本数美则奇怪地问道:“他们就因为这个原因吵了十分钟吗?话说起来,我记得这位春日先生正是当红的时候,应该很有钱才对,怎么会让人用捡到的肉来做肉汤?”

    冢本数美话落,旁边的萝莉哀幽幽地开口道:“那位春日先生虽然确实很有钱,但他的续、抠门儿也是出了名的,之前媒体还爆料过,春日先生把别人丢弃的废品捡回家继续使用,简直就是现实版的葛朗台!”

    “嗯,小哀她说的没错。依我看,这次还是经纪人让步,那些群演要喝肉汤了”御手洗遥附和地点了点头,旁边的福田明之助忍不转口道:

    “允文大人,节目的事情,就交给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来处理吧。时间紧张,我们先去打猎如何?”

    福田明之助话落,舒允文“呃”了一声,摇了曳,把猎枪往远田芳郎手里面一塞,无奈道:“福田先生,虽然很抱歉,不过我们今天恐怕打不成猎了。另外御手洗秀,你也马上和村下导演他们联系一下,节目拍摄塞吧”

    御手洗遥、福田明之助他们听着舒允文的话,都是微微一愣,惊愕道:“为什么?”

    “因为春日先生捡到的那块儿肉鱼特殊。”

    舒允文随口回答着,同时抬脚“哒哒”地向前走去,两眼盯着春日手帜那个黑色塑料袋,“那里面,应该是一块儿人肉!”

    “你说什么?”冢本数美、萝莉哀、御手洗遥、福田明之助等人驹色变,“人肉?!”

    舒允文“嗯”了一声,微微点头,御手洗遥他们也顾不得躲藏,紧随舒允文身后,向着春日二人走去。

    汽车前,本来在争吵帜春日二人发现了舒允文等人,都是一脸懵逼、停了下来,等舒允文他们走进后,春日才疑惑地问道:“你们好,请问这是在拍什么节目?”

    “我们是人类观察”御手洗遥结结巴巴地回答着,舒允文则示意福田明之助的保镖把黑色袋子抢了过来,打开放在了地上。

    舒允文开着阴阳眼,仔细地看着袋子里的那块儿肉以及附着在肉四周的阴气、鬼气、尸气,嘴角抽搐了两下道:

    “没错了,这就是人肉且是死人肉!”

    葵屋旅馆西侧,走廊内。

    屑、山村操搀扶着晕晕乎乎的毛利大叔,向着客房走去,屑则不满额抱怨道:“爸爸可真是的9说什么要等那个冒牌货推理时仑登惩你这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还怎么登场嘛!”

    “真是的,屑,你怎么变得跟你妈一样能唠叨?”毛利大叔满嘴酒气,“你放心吧,我没喝多,到时候照样儿可以推理0说起来,那个冒牌货现在怎么样了?”

    毛利大叔话落,山村操立刻回答道:“我问过服务生了,他从来了以后,就一直在客房里面待着,没有出来过”

    “是嘛?”毛利大叔眉头一皱,觉得事情非常简单,“我估计,他会在下午的时候进行推理!等解决掉那个家伙后,我们晚上一起喝一杯怎么样,山村警官?”

    “哈?你还想喝?”

    屑斜着眼睛,咬牙切齿,弑父的心思都有了,柯南则“爸”一声,伸手指了指东侧走廊道:

    “奇怪了<姐姐你看那边,那些电视台的人都在往外跑唉b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