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柯南金沙在线娱乐官网里的巫师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上午十点半,莫斯科电视台。

    某间休息室内,萝莉傍在沙发上,无聊地和幻狐做着游戏,眼角余光时不时地瞄向那面可疑的镜子,轻声嘟囔道:“小白,你说除灵师他们怎么那么慢?不就是去砸个秤嘛,居然要这么久”

    “你说他是不是早就完事儿了,实际上正躲在什么地方偷窥我?”

    萝莉哀话落,幻狐“喵呜”了两声,萝莉哀立刻煞有其事地点头:“果然,你和我的想的一样——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喵?”幻狐眼神灵动,表情疑惑,萝莉哀则伸手拿向旁边的水杯,想要喝口水,但是端起水杯时才发现,水杯又空了——

    话说起来,她都已经喝了四杯水了。

    一想到这事儿,萝莉哀忽然觉得鱼想上厕所,目光在休息室内一打量。

    好吧,这休息室里面居然连个厕所都没有

    “小白,我要去外面上个厕所,你要不要一起去呀?”萝莉哀看向幻狐。

    “喵喵喵!”幻狐摇了曳。

    “唔,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会陪我一起去!”

    萝莉哀微微一笑,抓起了幻狐,往衣服兜里一揣,开门走了出去,幻狐则“嗖”的一下,头从衣服兜里钻了出来,“喵”了一声,一脸迷茫——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明明是曳的呀!

    厕所里面味道怪怪的,我根本不想去的好不好?

    “你是说,鲁邦大叔他现在在莫斯科大都会酒店附近吗?”

    电视台内,格蕾丝的休息室里面,格蕾丝听着电视台工作人员的话,一双冰蓝色的眸子闪闪发光。

    看着格蕾丝的样子,工作人员微微一笑道:“没错。鲁邦先生他刚才确实在大都会酒店附近,至于现在在哪里,那就不清楚了——对了,对了9有那位优雅的怪盗基德,他也出现在了酒店里面”

    工作人员话没说完,格蕾丝兄一挥道:“什么怪盗基德?一听名字就很猥琐,我还是喜欢猴子脸的大叔!”

    格蕾丝说着,目光看向身旁的艾德琳,期待地问道:“艾德琳,你不是说,今天下午的拍摄有可能会塞吗?要不你现在就和节目组沟通一下,让他们直接塞算了——我现在想去找猴子脸的大叔”

    “呃这怎么可能?”艾德琳被格蕾丝的提议吓了一跳,“这样太失礼了!”

    “啊s求你了,艾德琳,我们明再来吧——我保证明天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不可以!”

    “”

    格蕾丝和艾德琳“巴拉巴拉”地吵吵了一会儿,格蕾丝眼珠子一转,沮丧道:“好吧,我听你的——我现在想上厕所洗把脸,可以吧?”

    “没问题,不过我得陪你一起去!”

    “唔,好吧!”格蕾丝无奈点头,提起自己的小包包,在艾德琳的陪同下走到了卫生间前,然后开口道,“艾德琳,你就在外面等我,我马上出来——不要跟我一起进去,你这样做,会让我觉得我是个犯人!”

    “OK!”艾德琳微微一笑,“那你快点出来。”

    与此同时,卫生间旁边的走廊内,莫斯科黑手党的几个人盯着卫生间门口,目光凶狠:“那个叫格蕾丝的挟孩儿进卫生间了,附近也没有警卫,只有她的经纪人这是个机会!”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把那个经纪人解决掉吗?”

    “不行G样动静儿太大了!我们想个办法,把她暂时引开,然后把人绑走就行了”

    莫斯科电视台,某个卫生间内。

    某个隔间里面,萝莉哀解决了问题,起身走了出来,正准备洗手,忽然发现旁边的换气窗口前,一个身上披着黑袍的娇小身影踩着一个凳子,胳膊上圈着普拉达的新款小包包,憋着劲儿地往上爬。

    看到这一幕,萝莉哀“唔”了一声,慢悠悠地走了过去,好奇地问道:“喂,你在干什么?”

    凳子上,正扒窗户的格蕾丝吓了一跳,“哎哟”一声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小包包也摔到了地上,然后恼怒地揉着楔屁,不满地说道:“真是的,你是什么人,真是吓死我”

    格蕾丝话没说完,看清了萝莉哀的长相,“嗯”了一声后,一脸的错愕:“你是什么人?”

    话说,这张熟悉的脸怎么会跟我一毛一样?

    格蕾丝话音落下,萝莉哀同样也看清了格蕾丝的长相,嘴巴张的老大,一副“震惊.jpg”的表情:“唔我还想问你呢是什么人?”

    难道说,坑货明美姐姐真的是抱养的,这才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可是这年龄未免也太小了吧?

    “我?你居然不认识我?我是格蕾丝·艾哈拉啊!”格蕾丝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啊”了一声后,惊惧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恐,“等等,我记得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孝儿和父母一起生活到七岁以后,就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克洛出现,替换掉那个孝”

    “呃”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萝莉哀被格蕾丝的脑洞惊个够呛,无奈地解释道:“我不是克洛,我叫灰原哀我想,我们应该只是长得很像吧”

    “是这样吗?”格蕾丝的脑洞依旧爆炸,“那你就是我的撞脸怪咯?”

    撞脸怪神特么撞脸怪?

    萝莉哀眼皮子跳了两下,也就在这时候,厕所外响起了艾德琳的声音:“格蕾丝,你好了没有?”

    “啊等我一下,马上就好!”格蕾丝连忙回应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萝莉哀道,“你叫灰原是吧?你帮我个忙好不好?我现在有要紧的事情要出去一趟,可是外面那个女人却不让我走,你和我长得这么像,就暂时扮成我的样子,帮我蒙混一下怎么样?”

    “嗯,不好!”

    萝莉哀摇了曳,格蕾丝则毫无节操地“啪叽”一下跪倒在地,迸萝莉哀的大腿,苦苦哀求道:“我真的有要紧的事情,拜托你了,请你务必帮帮我”

    看着格蕾丝抱大腿的样子,萝莉哀“呃”了一声,嘴角抽搐——

    话说,这货为什么会长了一张跟我一样的脸?

    咱明明是高冷的画风,结果现在硬生生地被这货给演成了逗比风,不习惯就不说了,重点还恶心的要命!

    萝莉哀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情况,哆嗦了一下后,皱着眉头道:“好了,别嚎了,我答应你了”

    “是吗?真是多谢了!”格蕾丝两眼一亮,立刻爬了起来,把身上的黑袍脱了下来,“你待会儿穿着这个,和艾德琳一起回去,然后过个十分钟左右,跟艾德琳说清楚情况后,自己离开就行了——等到那时候,我肯定已经从换气窗口这里爬出去了”

    格蕾丝话落,萝莉哀沉吟一声,诧异地看向格蕾丝——

    话说,这个格蕾丝是不是脑阔有问题?

    咱都已经跑卫生间外把人给引走了,你光明正大地从卫生间出去不就得了?还爬什么窗户?

    萝莉哀心中吐槽着,不过也懒得提醒格蕾丝了,点头道:“好吧,我知道了。”

    “哈哈真是太好了!”格蕾丝眼睛笑成了月牙状,然后目光一扫地板,开口道,“该死!我刚才摔下来的时候,包包里的东西都掉出来了”

    格蕾丝说着话,弯腰捡起了东西,萝莉哀愣了一下,也放下了自己的同款普拉达包包,弯腰帮格蕾丝捡东西,然后整个人都无语了——

    话说,你包包里面装着棒棒糖、巧克力神马的,咱完全可以理解,可是香烟、打火机是个什么鬼?

    还有,这儿为什么还有两盒杜蕾斯啊?!

    萝莉哀眼皮子跳了两下,然后捡起一盒杜蕾斯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这是杜蕾斯啊!”格蕾丝立刻回答,抢过杜蕾斯塞进了自己的包包里面,“虽然不太懂,但是我看电视里面说,这是大人用的东西——我已经是大人了,所以就从老妈的床头柜里拿了两盒”

    “唔”

    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熊孩子!

    萝莉哀撇了撇嘴,帮格蕾丝收拾好了包包以后,外面又传来了艾德琳的声音。

    格蕾丝慌乱地应了一声后,扭头一看换气窗,把手里的包包往萝莉哀手里一递,然后求助道:“灰原,这里鱼太高了,我爬不上去,你帮我一下吧!”

    “嗯,好吧。”

    萝莉哀点了点头,帮忙把格蕾丝推上了换气窗。

    格蕾丝道了声谢,从萝莉哀手中接过包包,萝莉哀则披上了黑袍,走出了卫生间,紧接着便看到了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俄罗斯大汉堵在厕所门前。

    萝莉哀眉头一颤,本能地察觉不对,往后退了两步,其中一个大汉已经把脸凑到了萝莉哀跟前,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萝莉哀道:

    “格蕾丝秀您好,我们老大让我们来请你回去,所以请你不要大喊大叫、让我们难做,好吗?”

    格蕾丝?

    这些人是来抓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吗?难道说,那个叫格蕾丝的挟孩知道自己会被抓走,所以故意摆了我一道、让我替她挡灾不成?

    萝莉哀心中冒出了这个念头,紧接着微微皱眉——

    等等b情况似乎有问题!

    她只是出来上个厕所而已,居然就在厕所里遇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不说,而且这一出厕所门,居然还遇到一群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绑架绑错人

    这剧情,未免太狗血了一点儿吧?

    难道说,这一切实际上都是那个坑货除灵师和坑货姐姐安排好的,目标就是想看看我是什么反应?

    萝莉哀想到这里,自认为看破了真相,一双冰蓝色的眸子扫来扫去,寻找着摄像头。

    萝莉哀的衣服兜里,幻狐察觉萝莉哀遇到危险,张牙舞爪地跳了出来,想要反击,萝莉哀则把兄轻轻按在幻狐的脑阔上,开口道:“小白,不要动手!”

    “喵?”

    幻狐诧异地看向萝莉哀,犹豫了一下后,收回了小拳拳,萝莉哀则微微一笑,看向跟前的那些俄罗斯大汉道:“好的,我跟你们走!”

    坑货舒允文,你一定是想看我惊慌失措、惴惴不安的样子吧?

    你们套路已经被我看穿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

    萝莉哀话落,跟前的大汉们“哈”了一声,鱼诧异:“什么?你愿意跟我们走?”

    “对啊!没错!”萝莉哀点了点头,“需要绑绳子吗?我会配合你们的。”

    “呃”几个莫斯科黑手党的人彼此对视一眼,鱼搞不清楚状况,几秒钟后才开口道,“你如果愿意配合的话不绑也没什么”

    哼!连绳子都不绑,这算什么绑架?

    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萝莉霸觉看穿了一切,跟着几个俄罗斯大汉出了电视台、上了一辆面包车,坐在了车后座。

    车子后座上,亚历山大看到萝莉斑了上来,诧异地看向自己的几个手下,奇怪地问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怎么不把她绑起来?”

    “亚历山大大哥,她实在是太配合了,绑着反而不合适。”

    一个手下委屈的回答,亚历山大“哈”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开车,然后神情凶恶地看向萝莉哀道:“格蕾丝,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嗯除灵师这是又加了新的设定了嘛?

    “唔,你好啊!”萝莉哀心里吐槽、脸上淡定地打了声招呼,看着缠着绷带的亚历山大道,“这位先生,你受伤好像很重啊!”

    “废话!我当时中枪的时候,你不是就在旁边看着吗?”

    亚历山大咆哮着,萝莉哀则淡定地挖了挖耳朵——这群演嗓门儿真大!

    萝莉哀撇了撇嘴,然后抬起信,朝着亚历山大缠着绷带的腿踹了一脚:“你这是真的枪伤吗?”

    萝莉哀话落,亚历山大立刻“嗷”地叫了一声,咆哮道:“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好奇而已”萝莉哀说着,看到被她踢过的位置居然重新渗出血水来,不由得伸手摸了一把,然后一看,瞳孔不由得一缩——

    等等b个感觉这好像真的是血!

    萝莉哀心中隐空旷,约觉得不妙,连忙扭头看向窗外,只见附近的街道非常空旷,只有他们这一辆车在行驶着。

    “除灵师的幻术影响范围,最多为二十米远现在,四周却只有这一辆车,除灵师自然不可能跟在附近,影响我的感知。也就是说”

    萝莉办角抽搐了两下:“嗯,我好像真的被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