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柯南金沙在线娱乐官网里的巫师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这一幕,高木涉、白鸟任三郎本能的抬起胳膊,抵挡着来自马路对面的热浪以及刺眼的光芒,几秒钟后,高木涉、白鸟任三郎、柯南、宫本由美他们一起看向了舒允文,都是一脸惊愕,紧接着白鸟任三郎最先回过神儿来,明白了一切:

    “允文大人,这、这是”

    “淡定一点儿,这些都是正迟作。”舒允文随意地摆了摆手,四周的人群也发现了爆炸的车子,骚乱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候,只听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呼,躲在角落里的佐藤美和子冲了出来,飞快地跑到了被炸成一堆废铁的车子旁边,双目无神道:

    “高、高木怎么、怎么会这样?”

    佐藤美和子说着,两手抓向炙热的铁门,大声喊着高木的名字。

    巡逻车前,舒允文看着这情况,有些懵逼地眨了眨眼,然后指着身旁的高木问道:“佐藤警官她这是怎么回事儿?”

    话说,高木涉这么大个人矗在这儿,她难道真的看不到嘛?

    舒允文一脸无语,宫本由美则拉开车门,从巡逻车上走了下来,看着好似疯了一样的佐藤美和子道:“不,美和子她应该是没有注意到吧?而且,我觉得,她真正想救的人,应该不是高木,而是那个人吧!”

    “那个人?”舒允文闻言一愣,“那个人到底是谁?”

    “那个人叫松田阵平,就是三年前意外被炸死的那位警官。”白鸟任三郎解释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高木涉道,“不得不说,高木这家伙伪装过以后,和他的样子真的好像”

    “唔松田阵平?”

    话说,这名字好耳熟啊\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舒允文心里面正琢磨着,高木涉开口道:“那什么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过去阻止佐藤警官更好一些?”

    高木话音落下,白鸟、宫本由美他们立刻快步跑了过去,把佐藤美和子从车子旁拉开。

    佐藤美和子剧烈挣扎着,说着“高木还在里面”之类的话,直到看到高木站在跟前后,神情才放松下来,瘫坐在地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高木,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高木“呃”了一声,然后才开口道:“我本来都快走到车子前面了,是允文同学拦住了我,救了我一命”

    “是允文同学吗?”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两手撑地站了起来,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奇怪地问道,“你说允文同学他人呢?”

    佐藤美和子话落,柯南从旁边“哒哒”地走了过来,伸手指了指前面的路口道:“就在刚才,允文哥哥和白鸟警官一起离开了——我本来也想一起去的,可是由美姐姐不让!”

    柯南说完,宫本由美微微笑了笑道:“没办法!白鸟警官都说了,他是发现了线索、追过去查案的,你个孝子跟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白鸟警官发现线索了吗?”佐藤美和子闻言两眼一亮,本能地就想追上去,高木涉目光落到了佐藤的手上,忍不住“啊”了一声,抓住了佐藤美和子的双手道:

    “佐藤警官,你的手”

    “唔没事,只是小伤而已,案子更重要”

    佐藤美和子看了看高木,想要抽回自己伤痕累累的手,高木则死死攥着,皱眉道:“你的手都成这样了,哪里是小伤?我们先去处理伤口,回头再联系白鸟警官,一起赶过去!”

    高木说完,也不等佐藤美和子答应,直接拖着佐藤美和子离开,与此同时,旁边的光彦“啊”了一声道:“真是可恶!刚才我的摄像机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抢走了!”

    “什么?”柯南闻言一愣,紧接着想到光彦刚才的拍摄过程——

    话说,光彦刚才摄像机,曾经有一段时间朝着高木警官的车子来着

    难道说,光彦拍到了什么东西,所以录像机被犯人给抢走了吗?

    柯南正乱想着,步美则一脸无奈道:“可恶!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嘛b么说来,我们连今天的留影录像都没有了”

    “呃这倒不至于。”光彦摇了曳,手里面掏出了一卷带子道,“刚才摄像机的带子凑巧用完了,我刚换了新的带子,摄像机就被抢走了”

    柯南闻言两眼一亮,立刻走到了光彦身旁,和光彦要走那卷带子,与此同时,宫本由美则头疼地看着高木那辆已经变成废铁的车,皱眉道:

    “真是的,车子被炸成这样,一会儿现潮查结束后,肯定还是得让拖车拖回去了”

    宫本由美说着,扭头吩咐身旁的女警道:

    “你联系拖车组,让他们在附近待命,随时准备出动!”

    “好的,由美秀!”

    下午两点半,杯户町四犊。

    某条略显偏僻的小路上,赤井秀一开着自己的雪佛兰,两眼观察着四周,目光还时不时地瞄一眼后视镜,看看车后座上波本的情况。

    忽然间,随着车子“嘎吱”一声轻响,雪佛兰停在了路边,然后赤井秀一走下了车,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然后拉开车后座,把波本从车上拖了下来,摆在了路边:

    “这里附近没有人,也没有摄像头,距离米花町大滨路那里很远,把波本扔在这里在合适不过了对了,他身上的伤虽然都不大,但是任由他倒在这里,似乎也不合适”

    赤井秀一嘀咕着,从波本的身上掏出了手机,播出了急救电话,故意变声联系好了救护车后,又思索了一下,打开了手机的发信框,“哒哒哒”地写下了一行字:

    “波本,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做的——黑麦威士忌”

    给波本留下了讯息后,赤井秀一又搜走了波本身上有可能暴露身份的物品,然后转身上车,把车子开到了附近的路口。

    约莫十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

    看着波本被救护人员抬上救护车后,赤井秀一发动着了车子,离开了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