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至高主宰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郭英卓面对外人再怎么冷酷,在面对谈论到自己儿子的话题时,也是免不了会多几句夸赞。

    更何况,秦易之前也是说过,郭英卓之前的废物,也不是真的废物,只不过是没用到好的开发而已。

    所以,他的这番话,倒也不算是过分吹嘘。

    至于他为什么对于秦易的功劳只字不提,原因还是和之前一样。

    而且毫无疑问,秦易也是更喜欢对方这样的回答。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对他非但没有好处,反倒是会招人嫉妒,到最后甚至很有可能会演变成十分危险的事情!

    所以在这方面,秦易宁愿低调一些,也不愿过多地将这件事宣传出去。

    不过,在听了郭英卓的话之后,萧落和熊裕却是提出了完全相反的意见。

    “新?郭兄,现在可不是什么谦虚的时候!”

    萧落的一句话,立刻就得到了熊裕的赞同:“没错!若是不让唐家吃点苦头,闹出一点笑话,只怕以后唐家这些人,就会越来越没规矩了!”

    萧落点点头,说道:“没错F家一直想跻身豪门之列,成为继我们之后的第九大豪门;旦让他们得逞了,我们以后就免不了要受唐霏那家伙的气了!”

    熊裕停着步,忽然间走到了郭英卓的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说道:“郭兄,在这件事上,我们三家可要密切合作啊;要我们拧成一股绳,他唐霏的阴谋诡计,就休想得逞!更何况,永逸贤侄现在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郭兄你也应该为他的未来考虑考虑了不是?只要郭兄你为他铺好道路,我相信日后他的道路,一定会平坦许多的。”

    郭英卓呵呵一笑,说道:“承蒙萧兄与熊兄关心,让我对这件事的本质多了几分了解。二位放心,这件事我也一定会慎重考虑的A于逸儿那边,我相信,只要他有一点本事,就不愿我这个做老子的,多为他操心这些事的!”

    萧落和熊裕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之间也是能够看得出对方脸上的不满。

    显然,这两个家伙今日和郭永逸如此要好交谈这么久的原因,就是想要让郭家加入他们的阵营,一起打压新锐家族唐家。

    只可惜,能够混到家主位置上的,谁不是千年的狐狸?这种事情,郭英卓怎么可能会没想过?只不过,他可不会蠢到现在就答应,白白做对方用来打压唐家的棋子武器。

    这两个是什么人,其实他也很清楚。现在如果轻易答应的话,以后一定会被对方算计死!

    虽然第一次劝说以失败告终,但这两人明显还没有放弃♀一路上,一行人虽然也有谈论过其他的事情,但绝大多数时间,还是一直在这个问题上勾心斗角!

    如果不明白事情真相的人,看到他们这般谈笑言欢的样子,一定会以为这三个人还真的是很要好的朋友。

    不过不得不说,郭英卓的智慧,以及在疵事情上的冷静与判断力,真的是相当出色。即便面对两人不断朝他抛来的各种糖衣炮弹,他仍旧能够敝淡定从容,丝毫没有动心的意思。

    而在这期间,秦易还真的是彻底被被人无视,成为了像是一团空气一般的存在,丝毫没有存在感。

    即便是这样,他仍旧是乐在其中,一边享受着不被人打扰的时光,另一边还时不时能够听到这三人的对话。即便是在勾心斗角,但在秦易的眼中,还是显得相当有趣的!

    就在秦易他们前往宣云山脉的同一时间,在百川域边境候的一块礁石上,两名身着白衣的女子,犹如踏云而来的仙子一般,飘然落在上面。

    尤其是站在前面的那个女子,在海风的吹拂下,显得更加倾城绝世↓常人看到她一眼,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道亮丽的风景了。

    “校,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牧蝉儿站在礁石上,漆黑深邃的瞳孔中,露出了一抹思索之色,最后又是用几乎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加了一句:“这里距离回家似乎越来越近了呢。”

    谈及“回家”二字,牧蝉儿的俏脸之上,竟是没来由地多出了一抹神伤。

    “秀,这里就是百川域了。”

    身后的丫鬟校拿出了一枚犹如灵石一般的东西,用玄力将其催动,然后在上面钢出了一副画面,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她又是补充道:“据神荒大陆图上的记载,这里面不但有药灵族,还有天神族呢!”

    “药灵族?天神族?”

    牧蝉儿木讷地重复了这两个名词,然后就不再言语了,似乎她的思绪此刻已经被拉到了很遥远的地方去了一般。

    “秀?”

    校见对方想得出神,试探性地喊了一句,见对方毫无反应,又是大喊了一声,这才将牧蝉儿的思绪拉了回来。

    “秀,我发现,自此云候出来之后,你就经斥样诶!”

    校看着牧蝉儿,忽然间双眼微眯,嘿嘿一笑,问道:“你该不会,是在想那姓秦的杏吧?”

    牧蝉儿一听这话,嗔怒道:“校,你再乱说话,心我封了你的嘴吧!”

    不过这个时候,她不只是因为恼怒,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脸颊之上迅速地染上了一抹红霞,让她看上去显得更加迷人了几分。

    校吐了吐舌头,赶忙闭上了嘴!不过还没消停一下,她又是问道:“不过秀,为什么每次一提到他,你情绪就会变得这么激动呢?”

    牧蝉儿将脸一板,严肃道:“看来,我是太久没处罚你了。你给我记住了,我对他,只有欣赏!不存在其他任何的感情且,我现在也不想和他扯上太大的关系,也不想再见到他!毕竟你也会知道,我已经拉你下水了,不可能再把其他人也给连累了!”

    言语间,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伤感,似乎想起了相当不愉快的事情一般!

    “那如果,你在这里又遇到他了呢?”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