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至高主宰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别看这些族老现在逼迫秦翰表态,看上去非常急切想投靠云家。   实际上,这是他们的保命之道。

    如果不投靠云家,秦家马上就要遭遇灭顶之灾。

    所以,他们必须逼迫秦翰,让秦翰表态投靠云家。

    但是,他们心里同样有秀盘。

    如果云家最后统治青罗国,甚至把阴阳学宫打败,那么他们大可以说,秦翰当初投靠云家是勉强的,是在大家逼迫之下的无奈之举。实际上投靠云家的要功劳,还是他们这些族老。

    如果云家最后被镇压,他们则可以把这一切推给秦翰,让秦翰去顶缸,把这一切全部推给秦翰。

    反正他们可以做墙头草,左右逢源,游刃有余。

    秦山想到这里,阴阴笑道:“家主啊,老夫年轻的时候,的确是有些念想』过现如今一把老骨头了,早就没有了这股子冲劲。这个家主的位置,还是非你莫属。云家恐怕也只认你这个家主。”

    其他几个族老也是纷纷开口:“对对,家主,这个时候,你就别想着推卸责任了。家主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疡撂挑子,放哪都说不过去吧?”

    “就是啊。当初你作为家主,以公谋私,把两个儿子都培养成才,把家族的资源都偏重于你的儿子女儿。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家主的耕,也没有说什么吧?你当初享受了家主的耕,现在要你承担家主责任的时候,你说你不干了?这天底下,不能什么好事都算在你头上吧?”

    秦翰闻言,肺都快气炸了。

    面色阴沉,冷冷道:“你们一个个,也算是家族的老人了。说话便是这般颠倒是非吗?我偏重?我儿子秦易,从小到大,便是家族旁系的血脉,享受的待遇都比他高多了。我女儿秦贞,十二三岁就离开家族,去了云秀宗。这么多年,她何曾占用过家族一分一毫的资源?也就是秦翔,这些年来,享用了不少家族资源。但是,这些年来,我为家族做牛做马,难道还不够供养我一个儿子吗?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各自的血脉子孙,享用了多少家族资源?你们又为家族做了多少贡献?”

    秦翰显然不打算做软柿子,他知道今日之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所以,他是寸步不让。

    他已经打定主意,今日如果无法抗争,至少也不会去顶这口黑锅。要他秦翰效忠云家,背这口黑锅,他宁死不从。

    秦家任何人都可以投靠云家,他秦翰绝对不可以!

    因为,他的两个儿子,如今都在阴阳学宫。投靠云家,就是等于背叛阴阳学宫!

    虽然平素秦翰为家族兢兢业业,但关键时刻,他不可能站到儿子的对立面,为家族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

    秦翰将家主令牌往桌前一推,双手抱胸:“诸位,你们也别装模作样了。今日的局势,我秦翰早就看的明明白白。无非,你们就是想让我当替罪羊。投靠云家万一事后被学宫追究,到时候你们可以轻轻松松把我推出去顶缸,对吧?只可惜,这个如意算盘,你们打错了。”

    “第一,我秦翰绝对不会投靠云家;第二,我秦翰对家族问心无愧,家族却要逼迫我站到儿子的对立面,我秦翰堂堂男儿,岂能被你们逼迫?第三,你们谁想投靠云家,谁想当叛贼,谁去做主便是。这口黑锅,我宁死不背!”

    秦翰的说完,站起身来。

    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望着史家那人。

    “史琅,说起来,你我是姻亲,你是我的大舅子。但是,一直以来,你的目地,无非就是操控我,操控秦家,从而让秦家做你史家的牵线傀儡。你操纵我儿子秦翔,让得他们兄弟反目≠控我秦家,加重你史家投靠云家的砝码。可是到头来,你们史家得到了什么?”

    “史昆,是你儿子吧?史晋,是你侄子吧?他们下场如何?背叛学宫,被学宫就地正法。你不寻思着去学宫给你儿子侄子收尸,还有心情在到我秦家来搞风搞雨?史琅,我只问你,你一辈子算计来算计去?连儿子的性命都被住,你说说看,你到底图个什么?你投靠云家,跪舔云家?他们能让你儿子复活吗?”

    秦翰显然是打算撕破脸皮了,对这史家之人,也是毫不客气。

    他很清楚,越是撕破脸皮,场面越是不可收拾,今天被剥夺掉家主位置的可能性就越大。

    秦翰打定主意,哪怕是死,也绝不妥协。

    那史琅显然没想到,一向对他低眉顺眼的秦翰,竟然如此大胆,不但口出不逊,还在他丧子之痛的伤口上撒盐。

    “混账X翰,你这是找死!”史琅怒气勃,霍然站了起来,挥拳便要朝秦翰轰去。

    他身畔的两名陌生人,大概是云家之人,一把将史琅住。

    其中一个独眼老者,阴森森笑道:“史琅兄弟,不要焦躁。”

    史琅气呼呼道:“柘,这家伙在我伤口撒盐,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啊。”

    “大局为重。”那柘显然不打算跟史琅多说废话,语气淡淡,却带着一种莫名的威严。

    史琅嘴角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敢说什么,气呼呼地一屁股坐下去。

    那柘目光淡漠,射向秦翰:“秦家主,老夫云琛。”

    秦翰心中一抽,云琛?这可是云家九老当中,排名前三的存在啊。这老头,出了名的手黑心狠。

    虽然秦翰从未跟这老头打过交道,但对这老儿的恶名却早有耳闻,心中略微有些忐忑。

    不过,这种本能的不安很快就被他压制下去,轻哼一声,脑袋一撇:“我秦某人跟叛贼没什么好说的。”

    “大胆!”

    云琛身畔,两个云家的高手纷纷呵斥。

    云杌摆手,那两人随即坐了下去。

    “老夫没兴趣跟你说废话。你秦翰自以为有两个儿子在阴阳学宫,所以觉得有底气跟我云家叫板,是吧?”

    秦翰冷哼一声,却并不否认。他秦翰有两个儿子,都进入了阴阳学宫,这是他秦翰毕生最大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