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异界大冒险 > 正文
  夜半时分的魔王寝宫,月光轻柔的抚慰着窗上轻纱,夜风吹拂,轻纱曳,在房间的墙壁和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光暗交织的阴影。

  我坐在柔软的沙发里,看面前光影腐,明天就要出发,可我没有一丝睡意。

  因为我在想一个人,很想很想,她的音容笑貌占据了我所幽思维,让我无法再想其他。

  我知道这样不对,如此诡异的情景从未在我的身上发生过,让我鱼恼火。

  于是我想将她从我的脑海中赶走,但她却像生了根似的,怎么赶也赶不走,所以直到现在我也无法上chuang睡觉。

  我放弃了,不再白费力气,就算是神也有无封决的事,现在我就碰到了。

  我无力的将头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任她的身影在我的脑猴跳舞。

  渐渐的,她的舞蹈让我想起了从前

  她是谁?

  她从哪来?

  她到这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始终盘踞在我的心里,一遍又一遍,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我,要心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类,她会让我策划了数年的计划功亏一篑。

  杀了她!

  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没想到,弗斯蒂娜竟然失败负伤而回。

  负伤!

  多么可笑的字眼,如此不可能的事竟然会发生在弗斯蒂娜的身上。

  什么时候我堂堂一魔界大将竟然连一个小的人类都打不过了?

  所以,我很不高兴。

  我派了迪亚去监视她,我要看看她到底能玩什么花样。

  却没想到在迪亚传回来有价值的消息前,弗斯蒂娜那边又有了异变。

  她中了那个人类的暗算,实力水平在大幅度的下降,要不了多少时间,她就会彻底退化为魔界的低等生物。

  我手下的一员大将就这么被废了。

  不过,倒让我知道了那个人类的实力水平,以她所拥幽力量来看,弗斯蒂娜败的不冤枉。

  但是,这样一来,杀与不杀就成了难以决断的事。

  她虽是人类,但她没有宗教信仰,在这样一个全人类都信仰光明的时代,竟然会有人没有这个信仰,这很让人奇怪,却让我看到了机会,也许可以把她拉入我的阵营。

  只要她做了我的手下,我魔界就再无任何顾忌,神人魔三界将会沮我的掌握之中。

  那么,暂时就留她一条小命。

  沃尔特城是她的领地,那里一穷二白,虽然资源丰富,却是盗贼横行,并且由于当年那辰争,那块土地已被完全放弃,要想让那里恢复生机并不容易。

  从某一角度来看,那里和我魔界现状还蛮相似的。

  突然的,我不再满足于只听属下传回来的关于她的报告,正好那时她要找一个管家,我一时兴起,跑去了人界。

  第一次见面,她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的芋,只是一个普通的身无三两肉的平面的五官黑发黑眼的人类女孩。

  如此平凡的外表,很容易让人对她失去戒心,可一旦放松警惕,倒霉的事就会从天而降。

  这不是吓唬,而是事实。

  山里的那些强盗们当初就是这样认为的,以为这样一个小的城主不值得惧怕,结果最后全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很厉害的心理战,在不知不觉中瓦解敌人的意志,让敌人从内心失去战斗的勇气。

  果然就像她对她的士兵们所说的那样,她喜欢震慑多过于镇压。

  以最小的代价获阮大的利益,这是她的宗旨。

  听上去像是只有商人才会说的话,原来用在这里也很合适,真是贪心的人类。

  不过算了,相比于计较她的贪心,我更在意那两个同样查不到来历的财政总管和女仆。

  那两个既不是活人,也不是亡灵,不知道是什么物种,而偏偏那个人类与他们格外的亲近,这让我心底里隐隐的不安。

  说不上来这种不安是什么,只是一种直觉,似乎在他们三人之间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而这个秘密也许会让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走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当有了这层认知后,这个不安在心里逐渐扩大,直到把她弄来魔界。

  与她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她并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而她之所以没有揭穿只是一直在等着我什么时候自揭身份而已。

  有种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让我一阵气闷。

  特意把她的房间安排在我隔壁,她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不但非常适应,还把我魔宫的墙壁给画满了肖像。

  不得不说,她的画画得很好。

  下面的人给我提意见,留着这么一个人类在宫里,不杀不放,时间长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我就把她踢了出去,让她去粮仓之地的那亚给我开张药方。

  结果她才到血族地盘的第二天就让那群家伙们口水横流,要把她拆吃入腹,原因是她的几滴血让一个低级血族进化了。

  追逐战很精彩,而我也看到了她身上从未展露过的其他秘密。

  看到她让最擅长追踪的血族吸血大蝙蝠失去方向感,如无头苍蝇般的四处乱飞之后,对于她后面背上长出的翅膀,其实我已经不是太惊讶了。

  生气只是因为自己再次看走眼,另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长出翅膀而已。

  同样吃惊的还有血族的大亲王,我最忠实的战友,迪温克斯。

  他也很想咬她一口,但我怕他被她的力量反噬,还是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当他离开的时候,看得出,其实,他还是很想咬一口试试的。

  血族大亲王亲自出马,那些追兵们只能放弃这即将到嘴的美食,乖乖的撤回自己的地盘。

  过了血族地界就是妖族的地盘,那些五花八门的妖植就是腻都难以对付,何况她一个人类。

  于是我派了迪亚去做她的壁,为了不让他们投机壬,特别交待他不能用空间传送直达目的地,只允许他们在遇到紧急状况时用于避险。

  很好,迪亚完全遵照了我的吩咐,没有直接传送,而是利用了每次遇险的机会进行长距离的跳跃。

  这个迪亚~~~~

  不过,在那亚,她倒是很认真的把所幽地方都跑遍了。

  我开始满心期待她的报告。

  但是,期待是一回事,事实是另一回事。

  那厚厚一撂的报告拿在手上,看得出她写得很用心,措词也尽量平实简洁,但还是有很多词汇让人看得一头雾水,为此,在报告的最后一页,她还附了一张名词解释表。

  我把报告交给下面的人讨论,有疑虑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是故意找麻烦那就是不可原谅的。

  她就生气了。

  然后,我大殿的地面就完蛋了。

  再然后,再没人对那份报告提出任何异议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发脾气,她生气的样子很有意思,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但全身肌肉紧绷,黑色的瞳仁变得异常的清明,似乎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团火在燃烧。

  真是个大胆的人类,还敢对我出手,我只需一根手指就能让她彻底消失。

  可惜,现在不能,在她的建议看到效果前,她这条命得留着,所以我将她带回了房间。

  就知道她不会老实,还想着造反,把我的房间也给弄得乱七八糟,最后不得不给了她一堆魔法材料,允诺教她瞬移她才罢休。

  但奇怪就在这里,她只是看了一下有关瞬移的理论资料,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是一种压抑的激动,似乎很痛苦。

  难以理解,就那么几张纸而已,怎么会这样。

  不过,倒让我知道了她对空间魔法的执着,似乎她有个什么很重要的秘密与空间魔法息息相关,这让我倍感好奇,决定亲自教她瞬移。

  她的精神力实在太差,真不知道她以前的那些魔法是怎么施展出来的,还发生了一次传送事故,掉进了魔都外的黑森林里。

  虽然过程惨不忍睹,但结果还是好的,而且好的出人意料。

  回到人界后一切如常,她的那个财政总管我依然是不喜欢,但她却对他无比的信任,他说什么话她都听,而我说的话,她还要打个折扣听。

  这很让人郁闷。

  当我的老对手也来到了这里之后,我知道万年前的大战即将再次爆发,而这次终结战事的关键人物可能就只有她了。

  事实证明,我与他的确是水火不容,她也知道,所以利用一切机会不让我和他面对面。

  这样也好,我宁可与她满金沙在线娱乐官网乱转,也不愿去面对那张讨人厌的自以为是的脸。

  她很喜欢与人牵手,尤其是在人多的集市里,她用这个动作来确保我们这几个人不被人流冲散。

  她的手小的,软软的,可手指纤细,指甲粉红莹润。

  当她轻轻的把手放在我的手掌中时,温热的柔软触感直达心里,感觉很舒服。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计较于是否要三的性命,相比于这个,我更喜欢看她嚣张的周旋于人类的各个势列间,做她想做的事。

  我知道因为她的信仰的关系,某些势力并不喜欢她,即使她很能干很重要。

  但她可一点也不惧怕那些势力,相反还倒是耍得他们团团转,让他们明知吃了亏也无处申冤。

  能看到自己的老对手吃这样的鳖,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她的长相与其他人有一些差别,同时由于身材过于纤瘦,一直以来,“美女”这个词都与她无缘。

  却没料到,因为一池要的宴会,让她展现了她的美丽,完全是另一种气质的美丽。

  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反正就是与人类女子完全相反的一种气质,但却与她浑然天成,仿佛像她这样的人就该是这样的气质。

  在人群里,她依然安静,但她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都时刻吸引着别人的眼球,因为谁都没有想到这位闻名的“魔女城主”也会有如此的一面。

  她其实很漂亮。

  只是无人识货,所以她的美,长久以来就像是一颗埋在沙子里的侠珍珠,谁得到那颗珍珠,谁将永远拥有那份美丽。

  妖族的族长香奈尔曾说,当她颔首微笑的时候,是这世上最美的笑容,纵使是神界的生命女神也比不了。

  我不知道她说这番话的依据是从哪来的,但我知道我不喜欢她的微笑。

  尤其是她笑着与人道别的时候,我总是有种错觉,也许某天,她这样道别转身走远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很不幸,我的错觉变成了事实,她真的走了,留下了她的基业和她的魔宠球球,只带着莫与星星这两个我始终查不到来历的手下离开了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不再回来。

  我不满生气暴怒,魔宫在我的怒火中被拆了一半。

  老对头跑来找我,说是他知道她可能在哪。

  我瞪了他一眼,真是废话,除了神界,我搜遍了魔界和人界,连她一根头发都没有找到,他能知道?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神通广大了?

  他没生气也没和我吵架,只是很平静的说,父神一定知道她的下落。

  这话提醒了我,决战那天,父神的确出现过。

  于是我和他前往父神所在的空间,他也承认了,但却不让我们去找她,因为那是她的金沙在线娱乐官网,与我们无关。

  我当然不肯罢休,她能有今天都是我的功劳,好不容易成熟的果实还没进到我的口袋里就先跑掉了,让我怎么肯。

  父神坚决不允许,而我们也不退步。

  最后,父神妥协了,但条件是我们必须得封印力量和记忆,全凭一种叫做缘分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来寻找她。

  缘分这东西是否存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就算我封印了力量和记忆我也能比我的对头更快一步的找到她。

  虽然她身体里的墨莲已经完全失效,但她的身体里却有我的一滴血,血缘会引导我来到她的身边。

  墨莲是能保护她在魔界行走而不受到伤害,但是魔界面积太大,我担心单凭一颗墨莲并不能百分百的保护她的安全,所以趁她昏迷的时候,在她的身体里留下了我的一滴血液。

  这样就算她来不及在墨莲失效前赶回魔宫也不用怕。

  当然,我没告诉她。

  因为,适当的危机感会让她更努力的工作。

  所以,即使她不知道我的真实姓名也没有关系,只要她开始怀疑,想起她在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的过往,想起我,那滴血就能发挥作用,冲开父神的封印,让我恢复一切

  我突然睁开眼,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湖里刚刚收完墨莲子的盛开着的墨莲。

  “哼,蝎西,看你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