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电影金沙在线娱乐官网大红包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码字不易,17年的最后一个月,无论如何请大家支持下正版订阅,跪求了!

    巫后是为女娲族的后裔,虽然说她并非是蛇妖,但是,在女娲族的身上却是兼具人、神、蛇的特性,所以说,如果巫后在饮下雄黄酒的时候,也是会显化出来人首蛇神的真身来,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

    这就好比说老虎和猫,虽然它们都有猫科动物的特性,但是却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善于搏杀猎物,凶猛彪悍,是为万兽之王,但是猫却是非常温顺,是为卖萌的好手,同为猫科动物,两者也是截然相反,但是因为生物同源同根的特性,它们两者间始终存在着相同点的,比如说在外形上面就非常的相似。

    而此时的拜月,也正是想要拿这一点来掣肘巫后,诬陷她为蛇妖。

    “巫后正是那吞食了南诏千年国运的大妖,留着她的话后患无穷,还望巫王摒弃个人的私情,能够为南诏的子民和社稷着想,大义灭亲,杀死这千年蛇妖,以正人族的昌盛和兴旺,巫王,在大是大非面前,你可千万不能糊涂啊!”拜月声色俱厉地逼迫道,话语之中透着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而伴随着拜月的话语一出,现场的拜月教徒们仿佛也顿时受到了怂恿和感染,在这个时刻,他们也是异口同声地大喊着大义灭亲,群情激昂而又狂热,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感觉来。

    “为了南诏的江山社稷,杀死巫后。”

    “南诏之所以会受到这样的灾祸,原来就是因为这个蛇妖,难怪会爆发千年一遇的灾害来。”

    “想不到这巫后竟然是千年的妖怪,这千年来她不知道害死了多少的生灵,才修炼到了这等地步,现在还妄图要夺我南诏国运,简直是罪不可恕,必须要处死。”

    “没错,拜月是天上月神的代言人,我们用要遵从他的启示,神灵是不会欺骗我们的。”

    众人的呐喊如同是山呼海啸一般,让巫王的心头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巫王看着高台下面被蛊惑的南诏子民和上万拜月教徒,再凝望着身边的妻子巫后,不由得是神色踌躇起来,眉头紧锁,整个人的思绪也是陷入到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作为南诏的君主,那他自然是有义务来匡扶国事,安抚他的子民,而作为一个深爱着妻子的丈夫,他又怎么能够忍心将巫后向火坑里面推呢,一时之间,巫王也是陷入到了痛苦的抉择之中,这感觉,就仿佛是有着千钧的负担重压在了心头的样子。

    巫后眉目低垂,嘴角掀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身为女娲族的后裔,身上明明流淌着神族的血液,可是被人诬陷成蛇妖也无法辩驳,这仿佛是他们女娲族后裔的悲剧,也是一种巨大的讽刺。

    在此之前,巫后也是曾经不止一次的设想过会有这样的局面,而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的心底却是宁静的如同是一汪湖水,此时的她早就已经是将生死给置之度外了,如果说以她的死,能够换回南诏的太平的话,那么她也会大义凛然的赴死,有的只是对于巫王和灵儿的不舍之情,可以说,这才是她心中所真正挂念的存在。

    此时,高台之下的人们声浪一阵高过一阵,而在这些人之中更不乏一些南诏的士兵,他们在受到拜月的蛊惑之后,也是失去了理智,他们提着手中长刀,在喊杀声中,向着高台之上冲了过来。

    在猛烈的冲击之下,那些保护巫王安全的亲卫队也是纷纷溃散,不少人都是倒在了血泊之中,眼看着现场的局势也已经是要到了失控的局面了。

    李晓在见此情形的时候,眉头不由得是微微一皱,看来在拜月弟子眼中,这拜月还真的是拥有着很大的威望,仅仅是只言片语,居然就能够怂恿着这些人来杀巫后。

    这个时候,他转过头来与石长老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是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要知道,其实拜月一直是处心积虑地掌控整个南诏,只南诏皇宫中有巫后这样一尊神灵在,也是让拜月为之忌惮,所以他也是迟迟不敢动手。

    可是现在的拜月却是等来了这千载难逢的时机,此时,他深藏在那和善面容下面的野心也是暴露无遗了,巫后一日不除的话,他就一日不得安宁,而他要掌控南诏的野心也就无法实现,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就在李晓和石长老两人暗自运气,准备要出手救巫后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的人群之中,忽然是传来一声轻喝。

    “谁敢伤亨儿的性命,”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人群中之中忽然是闪身出来了一道人影,只见此人脚尖轻踏,纵身跃到了高台之上,挡在了巫后的身前。

    只见酒剑仙手中的酒仙剑轻轻的挥动,耀眼的剑光在尖锐的破风之音中向着前方斩了出去,而为首的几名拜月教弟子,甚至是还没看得清楚剑斩来的轨迹,就已经是身首异处了,旋即,酒剑仙又接连抖动手中剑刃,寒芒闪过,在空气之中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仿佛要将所有靠近的人都给搅成粉碎。

    而这个时候,那些冲上高台,欲要对巫后动手的拜月弟子,在面对酒剑仙那无比凌厉的攻势之下,也都是停下了脚步,一个个的脸上都是露出了惊骇之色来,如同是被突然浇了盆凉水,而他们脑中的狂热也是被骤然冲淡了一些,他们虽然都是被拜月的言语蛊惑,冲昏了头脑,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正的不惧怕死亡,酒剑仙凭借着自身的剑术,直接是将这些拜月教的弟子都是给当仇慑住了,让他们不敢越过雷池半步。

    当巫王看到有人影忽然跃上了高台之后,不由得是脸色一变,可是当巫王发现了来人似乎对于巫后并没有恶意之后,才是神色稍霁。

    巫后的神色微微一怔,虽然说,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已经是许久未见了,但是哪怕单单是看到对方的背影和轮廓,巫后还是一眼就瞧出来了,此人正是酒剑仙,对于这一点,她的心中更是不会有一丝怀疑。

    “一兮”巫后看着酒剑仙的背影,往昔的一幕幕也都是钢在了脑海中,不由得喃喃低语道。

    “青儿,我在这里为你殿后,你快走!”酒剑仙转过头来,深情地望了一眼林青儿,却是来不及过多的感慨,连忙说道。

    “一兮莫非此人便是传说中的酒剑仙。”李晓不禁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人。

    一身有些破烂的道袍上打着多个补丁,脚上踩着一双芒鞋,胡子拉渣的沧桑模样,不过,他现在样子看起来虽然有些寒酸,但是眉宇之间之间隐约可见一丝英气,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离着老远就能够闻到一股酒气了。

    此时,巫后也是向酒剑仙投去了一丝感激的神色,但是她却并没有疡离开,反而是凛然无畏地曳说道:“拜月的目标是我,如果我逃走的话,势必会牵连到南诏的千千万万子民的,所以我自然是不能够走的。”

    “青儿,这些人全部都被拜月所蛊惑,丧失了理智,甚至还要加害你的性命,你却还如此的维护他们,你这又是何苦呢。”酒剑仙闻言不由得是为之一愣,然后微微一叹地说道。

    巫后脸上挂着一道视死如归的淡然笑意,说道:“一兮,你用了解我,我做的决定是不会轻易更改的,所以你不用再劝我了。”

    巫后如是的说着,整个人的神色中也是散发出一种母仪天下的风范来。

    将巫后的话语收入了耳中,李晓的心中也是不由得微微一动,熟知仙剑奇侠传剧情的李晓,自然是知道这巫后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女娲族的后人,女娲族特有的神灵血脉加身,可以说她是拥有着伟岸的神力。

    李晓的心中丝毫为不会怀疑,如果说巫后真要遁走的话,恐怕三个拜月都是拦不住的,但是到了巫后的这个境界,她已经是不单单为自己着想了,她真正心系的是南诏的黎民百姓,她也是深知如果她今天逃遁而走的话,可能会连累到南诏的子民,所以在这个时候,她是想要舍生儒,来保全南诏的江山和社稷,可以说,这才是她心中真正的想法。

    “哎,为什么这些南诏子民却是无法理解你的心意,反而是被居心叵测之人所利用。”

    酒剑仙在听了巫后的话语之后,也是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不由得微微一叹,只是虽然如此,他也是执着长剑挡在了巫后的身前,不容许任何拜月弟子的靠近,更不会袖手旁观,让巫后遭受到任何的危险。

    一旁的巫王,看到了这一幕,巫王自然也是感觉到了酒剑仙与巫后的关系不菲,只是巫王也并非是心地狭隘之辈,他非但是没有嫉恨酒剑仙,反而是庆幸巫后能够得到他的保护。

    只是,如此一来场上的局势也顿时僵滞了起来,一方面,那些穷凶极恶的拜月弟子,在面对酒剑仙的护卫中久攻不下,反而是损兵又折将,另一方面,在面对在场上万的拜月弟子的包围之下,酒剑仙也很难突破重围,所以说,一时之间也是僵持不下的样子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未曾说话的李晓,却忽然是跨出一步,缓缓地开口说道:“今日之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事关江山社稷,自然是并非新的,但是如果仅凭借拜月教主的只言片语,恐怕也是难以断定和服众,所以,我建议将巫后先幽闭待审,等到真相真正大白之下,再请巫王做出定夺,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呢?”

    “没错,在真相真正水落石出之前,谁也不能够擅断巫后的生死。”石长老也是出言附和说道,而其余的不少大臣也都是发出声援。

    祭坛之上的拜月,虽然阴沉着脸,心有不甘,但是在面对这样僵持不下的形势之下,却也是只能够妥协了。

    “我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拜月冷哼一声之后,便拂动长袖转身离去了。

    而在拜月离去了时候,那些拜月弟子们才是如潮水一包退出了祭坛,但是仍然留有一部分人留下,执行拜月的命令,将巫后给暂时羁押了起来。

    李晓也是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今日之势,拜月一方明显占据上风,双拳难敌四手,如果真的与拜月正面交锋的话,那么极有可能是落于一个不利的局面,而这缓兵之计,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总算是争取了一些时间。

    是夜,酒剑仙悄悄潜入了巫后被关押之地,想要劝说巫后离开南诏,但巫后早就已经视死如归,所以在面对酒剑仙的劝说时候,自然是出言拒绝了,但是在临别之际,巫后请求酒剑仙带灵儿离开南诏,因为巫后想独自面对这场危机,不想让幼小的灵儿卷入到这场危机之中,况且灵儿也是女娲一族的血脉,必须让她延续下去。对于巫后的这一番托付,酒剑仙也是应允了下来,他又连夜进入了南诏皇宫,带着灵儿回到了中原之地。

    得知了灵儿已经前往中原,李晓也是放心了些。

    在回到了方士府之后,李晓便抛却了一切的事务,开始闭目养神,努力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因为他隐隐有一种预感,南诏即将迎来一橙风血雨的较量,虽然,今日的缓兵之计暂时起到了一些作用,也拖延了一些时间,但是,李晓非常清楚,拜月既然是为此事谋划已久的话,那么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接下来,恐怕也是免不了一场大战,所以越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越是要稳啄神,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如此一来的话,才有足够的实镰接即将到来的危机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