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电影金沙在线娱乐官网大红包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咦,我这是在哪里?”

    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李晓吃力的睁开了眼眸。  网

    只见自己所处的是陌生的环境,陈旧简陋的茅草屋,他此刻正躺在坚硬的有些膈人的床铺上,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药味。

    “我这是在哪儿?”李晓有些迷糊的喃喃自语。

    昏迷前最后的芋,便是自己躲避过帝释天的追击,但是因为真气的过度消耗,他体力不支的昏倒了,再醒来时,周围已经是变成另外一副景象了。

    就在这时,一个玲珑美丽,鬓角旁扎着两根小辫子的女子走进了李晓的眼帘,惊讶地欣喜道:“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爹,太好了,那位公子苏醒过来了。”还未等李晓询问,女子又从茅草屋外唤来了他爹,一个胡子拉碴,但是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尤其是他的左手臂,竟然要比右手臂粗上一圈,骨节粗大,肌肉虬结凝实,露在表面的三角籍上,还铭刻着一个麒麟的纹身,手臂上下隐隐泛出一股赤红之芒,散出亘古莽荒的气息。

    中年男子来到李晓所躺着的床榻之前,露出一丝柔和善意的笑容道:“兄弟,你醒了啊。”

    在见到这位中年男子时,李晓悄然攥紧的拳头终于也舒展了开来,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到底是谁,但至少不会是帝释天,这也让他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

    “我这是在哪儿?”李晓环顾这陌生的环境,疑惑问道。

    “这里是凤溪村,我们是在村口的河滩上现你的,你已经整整昏迷两天的时间了放心吧,这里很安全。”中年男子似乎是瞧出了什么,出言解释道。

    一旁的年轻女子,张明媚的眼眸,巧笑倩兮。

    “凤溪村?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李晓闻言不禁微微蹙眉,他之前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地名。

    但无论怎么说,还要感谢这对父女俩,要不是他们出手相救的话,自己说不定被那头饥饿的野狼叼去了也尤为可知。

    “多谢前辈搭救,还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李晓双抓住了床沿的边角,微微用力,正要支撑起身子坐起来的时候,左手处忽然是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倒吸一口凉气,身子往旁边栽去。

    年轻女子急忙上前搀扶住了他。

    “我的手?”

    李晓急忙循着痛感传来的位置,惊疑的看去,只见自己的左手上遍布着密麻的细凶洞,因为帝释天的邪血劫缘故,此时他的手臂就宛如是一根干枯皱巴的树枝,变得麻木,毫无光泽,失去了生机。

    “你的手看起来伤势很严重啊。”将李晓那干枯的手臂看在眼中,中年男子的脸上流露一丝凝重之色。

    “爹,你不是拥有一身精湛的医术嘛?连村里的刘老妪病入膏肓的顽疾都能治好,这位大哥的伤你也一定能够医好的。”年轻女子着父亲的手臂,使劲地椅。

    “这根本不同,刘老妪的伤寒虽然十分严重,但是尚未侵蚀肺腑,只要施以针灸和汤药,再精心的调理,自然能保生命无虞,而这位兄弟的手臂已经干枯,经络也已经失去了活性,恐怕”越是往后,于岳的话语低沉了下来:“这位兄弟伤势之奇异,也是我于岳生平之仅见。”

    这话落在李晓的耳中,不由得是苦涩一笑,但是当他听到对方的名字时,不由得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于岳,莫非就是麒麟臂的那个于岳,如此一来,这个女子便是于楚楚了?

    可是在原著之中,这凤溪村不是因为风云和雄霸的争斗,而被殃及了嘛,为什么还能够平安无事。

    微微的思忖过后,李晓终于是恍然了。

    因为剧情的改动,风云并未联合起来对抗雄霸,所以这世外桃源的凤溪村,也是侥幸的躲过了江湖的纷争,步惊云没有断臂,他也并未和于楚楚相恋,自然而然的,于岳也便没有赠予麒麟臂,所以此时他的双臂是完好的。

    蝴蝶扑扇翅膀所卷起的风暴,早就是让剧情偏离了它原本的轨道。

    “吼!”

    就在这时,系统空间之中,那一柄静静躺着的火麟剑,剑身忽然是轻轻的一颤,其中封存的一丝火麒麟之力,忽然是出一丝低沉的咆哮。

    与此同时,于岳左臂的麒麟臂似乎也产生了共鸣,手臂上的炽烈红芒更盛,不断的明灭闪烁,犹如是被淬炼的滚烫铁器般,吞吐着焦灼的热气。

    “啊。”

    于岳捂着滚烫的手臂,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爹,你怎么了?”于楚楚又惊又慌,不知道如何是好。

    “难道这是命中注定嘛。”于岳强压下手臂上的痛楚,望着不远处左手快要失去生机的李晓,若有所思。

    三十年前,于岳原本是以铸剑为生,本来生活的快乐安定,可是在某个铸剑的夜晚,却忽然出现一头凶猛异常的火麒麟,攻击街道上的百姓,疯狂的肆虐。

    于岳想要为民除害,提起刚淬炼好的铁剑,与那火麒麟展开殊死的搏斗,虽然成功的将火麒麟给驱赶走了,但是它那犹如千斤热油的血,却是喷洒到他的左臂上。

    虽然手臂灼伤,但是因为麒麟血的作用,一个月后,灼伤的硬皮竟然全部脱落,而且更露出一条全新的手臂,拥有着惊人的威力,这便是他麒麟臂的由来。

    但是力量的强大往往伴随着破坏的可能,在拥有麒麟臂之后,于岳的性格也变得狂躁起来,会抑制不住暴戾的心性,无缘无故的杀人。

    足足有上百条人命丧于他手,铸成大错之后,他漂泊江湖,隐姓埋名,为了能弥补他犯下的杀戮之罪,助人解困,更不详研医术来医治他人的泊,最后定居于这凤溪村,和女儿于楚楚两人相依为命 管如此,心中的那份罪恶感,却是让他每天寝食难安,闷闷不乐。

    而此时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手臂深受重伤,自己的左臂竟然神奇的受到了感应,这让他相信是命中注定。

    “楚楚,将我的行医用具都拿来,我要将这麒麟臂赠予这位兄弟!”于岳从地上爬起来,沉吟片刻后,无比认真地道。

    就在天门兵临无双城下,江湖中所有人都以为会有一唱世大战之时,帝释天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率领天门徒众,撤回了极北寒地。

    而作为无双城至高的存在,李晓却是下落不明,引得江湖中人众说纷纭。

    天下会。

    “恭喜帮主,贺喜帮主,据前方探子来报,那李晓和帝释天两人拼斗之下,竟然是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如此一来,帮主更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啦。”大殿之中,文丑丑遗手中扇子,脸上勾起恭维的笑容,大声地奉承道。

    “哈哈,什么百晓生,什么帝释天尊,现在谁能与我争锋?”

    雄霸一身华贵的金色袍子,端坐在黄金座椅之上,威严而又霸气,此时更纵声地大笑了起来,五指大开,回旋又握拢,那得意的神态,仿佛整个天下都已经收入囊中。

    天下鼎立三分,形势微妙,无双城,天门,天下会三大实力,互相钳制,形成了一个暂时平稳的局面。但如今另外两大势力的头头斗了个两败俱伤,无疑就是打破了这样的平衡,此消彼长之下,对于他天下会自然是个好消息。

    “帮主,帝释天虽然受了重伤,但根基尚在,不容酗。反倒是那无双城又走了一个断浪,实力受损,不成威胁,图谋依靠,不如我们先联合无双城攻破天门,然后再覆灭那无双城,天下便唾手可得!”

    雄霸门下的大弟子秦霜,拱手建言,虽然在三大弟子中,秦霜是武学天赋最差的,但是相比那聂风和步惊云落魄的处境,却是要好很多。同时因为愚钝易控制的性格,反而是被雄霸所重用,成为当今天下会的第二号人物。

    “哼,那无双城岂配于我堂堂天下会为伍,不成!”雄霸一摆手,直接是否定了秦霜的建议,在他看来,无双城的实力很渺小,就算是联合起来,也是微弱不计的☆重要的是,他和李晓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在内心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一点,反倒是天门的帝释天可以接触一下,联合吞并了那无双城,而且还可以暗中试探这帝释天的实力,即便是帝释天反水,以他现在的功力,也是浑然不惧的。

    一旁的文丑丑连媒和道:“就是就是,帮主深谋远虑,运筹幄。可非你我能够揣度的,秦堂主,你说是也不是?”

    “是弟子愚钝了。”秦霜心中略感苦闷地道。

    “好了,你们先行退下吧。”雄霸打了一个哈,手掌撑住了太阳穴,呈现出一副假寐之态。

    秦霜和文丑丑相视一眼,识趣地告退,离开了大殿。

    打了这两人后,雄霸那假装眯起的眼眸,又陡然一亮,身形一晃,犹如鬼魅般闪身离开了大殿之中。

    天下会的天字号监牢之中,阴暗而又潮湿,常年没有一丝阳光照入其中。

    一个双剑如眉的中年男子,被囚禁在此处,他蓬头垢面,双目低垂,气息微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浑身上下自然地流露出一丝悲悯之意,仿佛是与神俱来。

    黑暗的走道中,雄霸的身形再次如鬼魅般出现,他背负双手,俯瞰着监牢中的中年男子,不由得曳揶揄道:“无名,这些年来你还是一点没变,每天跟个木头一样,枯坐在此处,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世间很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意义,但是却值得坚持。”沉默半晌之后,无名嘴唇熠动,缓缓地开口道,语气之中听不出一丝波澜,双目还是低垂紧闭着。

    见那无名一副不为所动的声色,雄霸冷哼一声,语重心长地道:“无名,老夫要求不多,只需你那万剑归宗,可是你却死不开窍,再这样下去,你人都要渐渐的衰亡,何不将万剑归宗乖乖献上,成全老夫呢?”

    在六年前,因为无双城和天下会的冲突到了避无可避的程度,无名现身,欲要阻止雄霸,但是最后他的英雄剑不仅被震断,而且自身也被实力大涨的雄霸所击败,被囚禁于这天牢之中。

    而雄霸之所以没有立即杀死无名,也是觊觎他身上的万剑归宗剑法,虽然雄霸的三分归元气已经是练至大成,但是剑法一直是他的薄弱项,后来江湖中又冒出来一个帝释天,更是激起他对于强大剑法的渴望,但是这无名宁可被囚禁在这里,也不吐露万剑归宗的只字片语!

    “如若你真的心怀侠义,这剑法的交流切磋又有何不可。但是你已经修炼了那种邪恶的功法,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如果再获得这套剑法的话,到时恐怕天下苍生都要为此遭殃,我无名绝对不做这种为虎作伥之事!”无名面容坚毅地道。

    雄霸伪善的笑意,彻底的褪去,转而是彻底的杯:“无名,你看看我手上的是什么!”

    这时,雄霸单手一扬,从背后抽出一把武器,闪烁出凌厉而又邪异的气息,仿佛能够将苍穹都给刺破。

    当无名睁开眼眸,看到那把武器时,神色不由得是一震:“你怎么会拥有此等神兵?!”

    “哈哈,无名,我有这把神兵在手,如虎添翼,更将无敌,到时你一日不肯说出剑法,那我便杀一人,直到你肯开口为止,你不是一向口口生生自称侠义正道嘛,那我就要让你为你的愚昧决定而后悔!”雄霸冷声地道,口气中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你这是又何必呢?!”将雄霸的神色收入眼中,无名不禁曳一叹。

    “哈哈,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天下的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雄霸仰天大笑,那蔑视一切的狂妄之语,久久的在四周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