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超维术士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安格尔在格鲁镇外的一个山岭里落了下来,没过多久,便见到红发张扬的修伊斯,出现在了山道之上。

    “多谢大人的提醒。”安格尔低下头,恭敬道。

    “炼金异兆向来宏伟,你下次炼金最好还是去海上。否则,一个能出现异兆的炼金术士,很容易招人惦记。你也不想帕特庄园被人盯上吧?”修伊斯的声音清冷低哑。

    安格尔颔首应是,他其实也知道炼金异兆可能会引人注意,但他以为顶多修伊斯和尤丽卡会发现,这两人发现也就罢了,安格尔也无所谓。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旧土大陆居然出现了其他巫师组织的引导者。

    若是被这些引导者盯上了,旧土大陆本就不大,很容易让他们闻着味寻到格鲁镇来。到时候,帕特庄园的异样,说不定就会被他们发现。

    所以,对于修伊斯的提醒,安格尔也的确是很感激。

    “修伊斯大人,旧土大陆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引导者了。上一回出现引导者,还是因为对方也是来自旧土大陆,只是顺路探亲罢了。为什么突然又有引导者出现在这里?”安格尔好奇的问道。

    修伊斯语气中也带了些疑惑:“不知道,或许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过,也与我们无关。”

    修伊斯说罢,转头沿着山道往下走。

    修伊斯没有飞回去,而是用走的,显然是有话要和安格尔说。安格尔想了想,跟了上去。

    “刚才我感觉到的炼金异兆,有一种隐匿的波动。你炼制了一个隐匿类型的作品?”修伊斯一边走,一边看似随意的问道。

    “嗯。”安格尔点头,疡性的回道:“为了遮掩使用梦海螺的波动,所以炼制了一个墟意。”

    修伊斯喉咙一噎,想起上回他也是因为梦海螺的神秘波动,被吸引了过来。所以说,安格尔炼制的这个道具,主要是为了防范他这一类人的?

    不过比起被人针对的郁闷,修伊斯其实更惊讶的是,安格尔居然只是为了这么谢件事,就跑去炼制一个中阶作品,甚至在他口中不过是个墟意?

    修伊斯本来已经高估了安格尔的天赋,但现在才发现,其实自己还是低估了。安格尔不仅仅是修行天赋超群,连炼金天赋也让人惊叹。

    修伊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修行速度如此快,就连炼金都比别人学了百年的人还要精通?”

    修伊斯问出来后,才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唐突,不过既然问都问了,修伊斯也不想收回了,他也想知道安格尔会如何回答他。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运气。”

    这一个词的概括,显然不能让修伊斯满意,不过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淡淡道了一句:“运气?呵,你该不会被某个预言系的巫师,恒定了幸运术了吧?”

    修伊斯只是戏谑调侃,但安格尔听到“幸运术”时,脑猴仿佛永灵光一闪而逝,不过一时没有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安格尔想要深思时,修伊斯又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安格尔的注意力被修伊斯的话语吸引了过去,疑惑道:“什么交易?”

    “你帮我炼制药剂,我答应你一个要求。”修伊斯淡淡道。

    “大人是想让我炼制恢复精神力伤势的药剂?”安格尔立刻明白修伊斯的打算,他其实在当初炼制汐蛛解毒剂的时候,就觉得尤丽卡肯定会要求他帮忙炼制药剂,不过之后尤丽卡就像忘记这茬了般,一直没提过。倒是没想到,过了好几天后,反倒是修伊斯先提出了这个要求。

    “是的。”

    安格尔苦笑道:“恕我不能答应大人的要求。”

    “为什么,你认为我的人情抵不过你一次炼金?”修伊斯眯着眼,有危险的光芒闪烁其中。

    “并非如此,如果大人找我炼制的方向是金石学,我一定会慎重的考虑。但如果是药剂学,那就没办法了,我会炼制的药剂就只有两三种,解毒剂就在其一。”

    “可是,你之前明明”修伊斯皱着眉道。

    “大人难道忘了,我在炼制解毒剂前,还需要翻阅米多拉大人的炼金手札。我之所以能成功炼制解毒剂,也是因为有米多拉大人的提点,但我学到东西有限,我也不会炼制精神力恢复的药剂。”安格尔说的这番话却是义正言辞。

    修伊斯就算不用鉴真术法,都能听得出安格尔并没有说谎。

    看来,安格尔对炼制药剂,可能还真不熟悉?不过,安格尔有米多拉的指点,说不定学习一下,也可以炼制精神力恢复的药剂,再加上他还有炼金手札

    不过修伊斯也知道,安格尔如今全心全意沉浸在乔恩的恢复上,肯定没有时间去学习炼制药剂。

    在修伊斯心中叹息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格鲁镇外的主干道附近,这里有一个难民营地,不过如今难民并不太多。

    “你们还要往前走吗?我劝你们别走了,如今格鲁镇谁也进不去,啐,估计已经变成了鬼镇。”路边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大爷,见到安格尔与修伊斯前往的方向,忍不住劝说道。

    “鬼镇我倒是不信,前几天我还看到一队骑士从格鲁镇里穿出来。”从主干道中走来一个年轻酗,手里提着个插了羽箭的飞鸟:“说不定像是话本里写的那般,有神明将格鲁镇施法隐蔽了,从此不参与外界的战乱,成为了一片和平的净土。”

    “神明?如果有神明,我会在这个年纪还背井离乡吗?我才不信,说不定就是个邪恶的巫婆,将格鲁镇上的爵爷变成了吸血鬼”老大爷脑洞大开,说了一半,见年轻酗不听,叹息了一声:“算了算了,不说了。”

    “你就别瞎想了,今晚我给你烤鸽子肉吃。”

    年轻酗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鸽子腿猛地一撕,鲜血喷涌而出,同时一个精致细腻的芯管,从鸽子的脚上落了下来。

    “我怎么瞅着,这只鸽子像是信鸽?”老大爷疑惑的捡起地上的芯管,“你从哪里猎到的?”

    “就格鲁镇外呗,这只鸽子飞不进去,就在镇外打转,我就这么射了一箭!我保证,就只有一箭!”

    在年轻酗吹嘘自己的弓术时,安格尔却是走了过来。

    之前那个老大爷猜的倒是没错,这只鸽子的确是信鸽。而那个芯管里,估计装的就是书信。

    这种用信鸽来传递消息的方法,其实在很多凡人国家都是主流。

    既然这个年轻人说这只信鸽是在格鲁镇外打转,估计就是想要飞到格鲁镇的信鸽,不过因为安格尔设置了幻境,无辐入其中罢了。

    不知道这个信鸽是要传给谁的,既然他发现了,也不介意帮着传递一下。

    当安格尔拿着芯管回来的时候,修伊斯淡淡道:“对于这些凡人,你还讲等价交换?”

    安格尔在得到这个芯管的时候,是用了一枚银币与难民作为交换。

    “我觉得有规则,总比没有规则好。”安格尔静静回了一句。

    修伊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两人结伴继续往镇里走,安格尔在路上也打开了芯管,从里面抽出了一卷浆纸信封。

    封面落款,收信人:安格尔.帕特。

    安格尔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有人用信鸽传讯,估计是给镇里的居民,或者说给乔治治安官的,没想到居然落款是他自己?

    谁会寄给自己?

    安格尔翻了一面,看到寄信人的位置写着:亚伦.蒙恩。

    亚伦便是之前和香农公主一起来到海月城驻守在将军,在海月城一站告捷后,香农转攻其他行省,亚伦则留在了海月城。

    之前,安格尔在海月城外搞了个“死刑犯的明梦培训班”,亚伦也有出力。

    “亚伦送来的信?”安格尔疑惑的打了开来,说实话他与亚伦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交情,所以他很好奇,亚伦送来的这封信有什么用意?

    信上只有几排字,安格尔很快就看完了。

    看完以后,他的表情鱼古怪,他完全没想到亚伦送来这封信的原因,是因为当初那个逃跑的孝,主动回来了,还说要找安格尔。

    之前他帮着香农去对付操纵食心鬼的超凡者的时候,发现对方是一个叫做唤鬼的人,身份是鼠蚁地下会的流浪学徒。

    安格尔将唤鬼杀死以后,发现了一个孝。

    根据唤鬼所说,这个孝是他准备培养的接班人。

    当初安格尔想着,自己的引导者任务还差一个天赋者,而这孝虽然跟着唤鬼,但唤鬼还没有教授任何东西给他,也没加入鼠蚁地下会,就想着拉他凑数。

    不过因为安格尔当初要去香农王室,就将这孝暂时交由亚伦看管。结果,等安格尔回来时,这孝已经逃了,不仅逃跑,还放出了一堆的“白脚海蜘蛛”,让数个看守他的卫兵中毒,若非安格尔救治,他们必死无疑。

    当初安格尔想着,他逃就逃吧,反正对这孝他也无所谓,甚至因为他的恶毒行为生出反感。

    不过没想到,这孝跑了小半年以后,居然还主动回来找到了亚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