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超维术士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虚空霎时,就像化为了一个摆钟,在来回椅。这种“椅”其实只是一种感觉,但托比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体,在这种怪异的空间变化中,时而被拉长,时而被压缩,几乎无法保存完整体型。

    “这是什么状况?”托比在竭力维持平衡的时候,意识里却是一片疑惑。

    在心之屋的一百多次经历中,它可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

    眼看着彼岸就在不远处,怎么突然出现了这种意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托比心中着急的时候,极怨之念却很兴奋,还在继续的释放自己的负面情绪,去催动虚空发生更大的变化。

    这种恐怖而未知的变故,持续了不知多久。在托比感觉自己的意识体,要被撕扯成碎片时,虚空的椅终于慢慢趋于平缓。

    在托比有感劫后余生的时候,它正前方的空间,突然出现了变化。

    一开始像是空间出现了重叠,但慢慢的这种重叠开始变弯,直至扭曲☆后,无数扭曲的空间缝隙,形成了一个小漩涡。

    这个小漩涡乍一出现,就开始疯狂的暴涨,短瞬之间,就涨到了和之前最大的漩涡相似的地步。

    托比看着眼前的漩涡,表情带着警惕。之前那个最大漩涡中,钻出来一只蛇鸟,托比的经验尚且还能发挥作用。可如今这个漩涡能比拟之前的大小,但从里面钻出来任何一只魔物,恐怕都不是托比能简单佣的。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漩涡敲就在终点的正前方,这意味着,托比就算绕开它,也无法甩开。如果里面真的还有魔物,它必然要去正面迎战。

    现实中的应劫,终究还是比心之屋有更多的波澜。

    正因此,托比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不过,这种不安很快就被托比强压了下去。虽然眼前的这个漩涡,在心之屋内并没有出现过,但是同样的,它现在所拥有的实力,也是在心之屋内不能比拟的。

    它从一众魔物那里,获取到了完整的狮鹫实力,杀死蛇鸟后,它还隐隐对这片思维空间都有了操纵权。在各种有利的条件下,托比有信心能铲掉任何拦路的障碍!

    托比的这种信心,来源于实岭底气。但是,这种信心维持的时间却很短,因为漩涡出现后没多久,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开始慢慢泄露了出来

    彼时,外界也因此出现了一阵骚动。

    在托比杀死蛇鸟之后,极怨之念已经没辙,它绝望的表现,便是外界翻涌的黑雾频率慢慢降低。

    再加上托比掌握了一部分思维空间的操控权,这同样反映在了外界——黑雾仿佛被贤了一般,开始变的清淡起来。

    这两种情况的出现,让格蕾娅原本被灰暗遮掩的内心,瞬间洒进了一道阳光。

    “黑雾开始变得沉寂,并且越来越淡,这是不是意味着”格蕾娅充满期冀的看向远处:“托比已经成功了?”

    安格尔也无法回答格蕾娅的问题,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托比就算没有成功,它距离成姑也不远了。因为,远处的那片黑雾,其实并不仅仅是黑雾那么简单,它是一种集合了嫉妒与怨怒在内的负面情绪,也是嫉妒之蛇鸟的本源。

    一旦极怨之念获胜,那片黑雾会变得更浓,并且范围更加的大。但现在来看,黑雾不仅没有扩散,而且开始变得清淡起来,这说明了托比此时已经占据上风。

    “还没有结束,但用是最终之战了。”安格尔眼里闪烁着幽光,“而且,托比现在没有落下风。”

    格蕾娅舒了一口气,祷告般的低语:“命运长河,终究还是在托比的身侧奔流。”

    “你这种说辞,是准备研究预言术了?”安格尔好奇的看向格蕾娅,除开预言系的人,其他巫师嘴上很少挂着“命运长河”这种名词。

    或许是因为托比状况大优,格蕾娅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她笑着对安格尔道:“我很久很久前,曾经有研究过预言术,当时疡的流派就是命运长河,只不过我对预言术大概没有什么天赋,偶尔用用「好运二鸦」,其他的就不行了。”

    格蕾娅疡的流派是“命运长河”,但「好运二鸦」却是“问之钟”流派的,这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情况,因为预言术中,相对好学的其实就是「好运二鸦」,它和侦测类戏法很相似,都是基于知识底蕴,对当前环境、背景以及已知的信息条件进行采集分析后,最后得出一个相对较优化的答案。跟预言术的本质,还是有一些区别。

    “那你不妨用用好运二鸦,看看托比最终能不能成功?”安格尔建议道。

    格蕾娅沉默了片刻,曳:“我不”「敢」字还没有说出来,意外就在这时,陡然出现。

    只见远处的黑雾突然又开始翻涌起来,而且,翻涌的范围在扩大。如果单纯只是翻涌,格蕾娅可以解释成“最终之战,托比不可能一直碾压,总归有来有往”,但黑雾并不单单是在翻涌,它之前变淡的颜色,也开始重回浓郁。并且,这还没有完

    托比在开始应劫后,它身周的黑雾就开始不停的往外面释放着气浪,这些气浪中蕴含了极怨之念的各种负面情绪。可是,就在刚才,从黑雾处荡漾开的气浪,带来了一股之前从未感知到的感觉。

    除了基础的嫉妒、怨怒外,多了一种更加深沉的情绪,这种情绪他们一时无法分辨具体为何,但它就像隐藏在嫉妒之海中的海底洋流,深沉却不容忽视,带着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厚重与惊怖。

    格蕾娅轻松的表情瞬间一沉,眉头紧紧蹙起:“现在是什么状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也是托比现在的疑惑。

    它对现在的状况,也感觉到了不解。漩涡中释放出了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虽然气息无法与力量层级挂钩,但可以暂时将气息比作威压,这种气息带来的威压甚至超过了绪人——安格尔身上的威压。

    这意味着,这种气息的力量层级,极有可能比一级正式巫师还要更强大2就是说,漩涡背后的魔物,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之前的蛇鸟!

    托比不解,为何极怨之念能召唤出这种强大的魔物。但它更加不解的是,这股魔物散发出来的情绪波动,托比在极怨之念身上根本没有感知到。

    这是一种更加深层,更加幽怨的情绪。

    在托比恍惚的时候,它面前的漩涡开始出现晃动,似乎内里的魔物已经蠢蠢欲动,即将从漩涡中出来。

    站在终点的极怨之念,此时也开始兴奋起来。用近乎手舞足蹈的激动之色,反复表达着它的嫉恨:

    “对!出来吧!出来吧!杀死它,杀死这只该死的恶臭海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