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超维术士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安格尔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乔恩经常带着他去格鲁镇外的森林里转悠。 猎文网

    那个时候,安格尔对乔恩的身份还不清楚,只知道乔恩对植物很了解,他对每一种植物都了如指掌,常常给安格尔科普各种知识。当时,森林里有很多不知名的植物,那时候安格尔跟在乔恩身后,听着乔恩给每一朵花、每一株草取名字。

    有一天,乔恩带着安格尔到了一个草坪。

    草坪上长满了白色的绒花,等到安格尔凑近后,才现那是一种他前所未见的植物。根株挺拔,绿意丰满,但顶部却挂着彷如蛛丝般的白色长绒毛。这些长绒毛汇聚成球,远远看去,就像是兔子的尾巴,又圆又蓬松。

    “这是蒲公英,它们从出生开始就是为了等风来,当风应邀而来时,这些绒毛会随着风去遥远的地方旅行。”乔恩对着年幼的安格尔如是说道。

    这是约莫十年前的事。

    其他的细节他已经忘记,但他没有忘记的是,当时谢的他对着一朵蒲公英吹了口气,细细的绒毛乘着那口气,飘向远方。

    接着,一阵风吹来,吹的森林里的树木曳,吹的年幼的安格尔丝飘乱,吹的乔恩的衣摆烈烈椅。

    风来了。

    蒲公英在这阵风的吹拂下,就像是等待已久的老友,欢腾的随风起舞。

    漫天都是跟着风去远方旅行的白色绒毛。

    当时安格尔惊呆了,他第一次看到了蒲公英播种的情景,就像是初次看到星空时那般震撼。

    “这就是大自然与天地的合作。”乔恩道。

    那日,蒲公英漫天起舞的景象,安格尔从来没有忘记过。

    所以,当安格尔看到眼前那密密麻麻随着风飘起的绿色丝绒时,不自觉的回想起斜候的看到蒲公英时的情况。

    安格尔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他躺在柔软的草坪上,看着随风起舞的漫天绿色丝绒,闻着清新的植物香气,心情莫名的平静。

    绿色丝绒,就像是当初的蒲公英种子一般,在一阵清凉舒缓的风吹过后,随之起舞,大片大片的绿色丝绒就这么在空中荡漾。

    安格尔除了斜候的蒲公英外,记不得任何事情,笑呵呵的看着风吹绿丝。

    就在这悠闲的时刻,半空中突然出现一朵巨大的绿色花苞。

    安格尔好奇的看着花苞,咂摸着它是什么。

    下一秒,草坪上所有的绿色丝绒,还有天空中飘飞的绿色丝绒,全都化为了小的光点,被绿色花苞给吸收。

    当安格尔躺在光秃秃的地面,看着光秃秃的天空,他莫名觉得全身一松。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绿色花苞,慢慢开始绽放。

    看着花苞绽放的情景,安格尔突然感觉记忆里闪过几道画面,画面中也有绿色花苞,花苞也在绽放,但在花苞中站着一个人,安格尔仔细的看着那画面,想要看清楚花苞中的人影就在这时,花苞中的人突然抬起头,带着怪笑看着安格尔。

    那是一个半张脸被寄生虫钻来钻去的丑陋的人!

    安格尔被这张恶心的脸,吓得背脊全是汗。

    就在安格尔回忆的画面结束时,天空中的花苞也渐渐的绽放。突然,安格尔现花苞正中间出现一个人影,和他记忆画面里的情景蓦然重叠。

    安格尔见状,吓得后退。

    花苞里的人慢慢抬头头

    “不要!”

    “不要!”安格尔猛地坐了起来。

    不停的长喘气,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时,窗外的一阵阳光射了进来,安格尔被那刺眼的阳光晃着了眼,微微抬起手挡佐光。

    直到这时,安格尔才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大床上。

    咦,刚才的是梦?

    对啊,是梦。所以,寄生娘不会出现的,是吗?

    安格尔自问,却不知道答案。因为他也不清楚寄生娘是否真的已经死去。

    “这里是哪?”安格尔晃晃脑袋,挥去脑猴有些混沌的思绪,用手稍微撑了一下床,才现床铺柔软暖和,还有阵阵的香木味。

    他自己的床完全是硬邦邦的,哪有这么软和。安格尔这才惊觉,自己好像蹿一个陌生的地方!

    安格尔猛地低头看了看,现自己的上衣已经褪去,光裸着身子。下半身则着了一条白色软长裤,看起来有点大,并不是安格尔的。

    安格尔看着华丽的床铺,华丽的房间,还有大拖地的窗帘,明明是陌生的地方,他却觉得莫名的熟悉。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在天空塔的擂台上吗?对了我吩咐托比杀死寄生娘然后生了什么?混乱的粉丝要杀我,戴维冲上台救我,接着,我就昏过去了

    安格尔回忆着昏迷前的事,心中的疑惑更甚。

    他记得是戴维救了他,但这房间的布置分明不是戴维的风格。

    “叩叩叩——”空荡荡的房间传来敲门声。

    安格尔没有回应,他还没搞清楚现状,可不敢随便乱叫人进来。

    敲门声持续了好一会儿,就在安格尔以为来人离去时,大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全身罩在袍子,带着诡异面具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咦?帕特少爷你醒了?我还以为你还在休息,所以才推开门想把换洗的衣服给你。”

    安格尔这个时候才现,来人竟然是古德管家!

    “古德管家,你我怎么会在这儿?这里是幻魔岛?”安格尔看着这里的摆饰,想起先前的那种熟悉感,不正是和桑德斯宅坨格一样嘛!

    “帕特少爷,前天中午大人把你带过来的,好像是因为你受了伤,大人还为你治疗伤势呢。”古德的手中迸换洗的衣物,走到床边将衣物放在柜子上,“这些衣服是大人年轻时穿过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不是戴维,是导师救了我?难道他记错了?安格尔有点迷惑。

    安格尔看向柜子上的衣物,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桑德斯的风格,黑色的绅士服,白色内衬还有个酒红色的领结。

    “古德管家,呃,我的巫师袍呢?”安格尔有些不好意思穿桑德斯的衣服。

    古德顿了顿,带着笑意道:“你的巫师袍有些破损,被大人给随手丢了。”

    随手丢了。

    丢了。

    丢。

    安格尔欲哭无泪,好歹也是一件有净化术的低等级炼金道具嘛,随手丢了是什么意思

    “餐点已经准备好了,少爷想要用餐的话,可以直接去餐厅。”古德见安格尔的表情,笑了笑转移话题道。

    餐点?安格尔的肚子空空荡荡的,的确感觉很饿。不过他一想起上回在这里吃过的食物,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古德将衣物放好后,就退了出去,再离开前顺道说了一句:“大人在书房,少爷用餐过后,可以去书房找大人。”

    古德又说了些前天的事便离开后,安格尔在柔软的大床上磨叽了好半天,才下床去洗漱。

    等到确定身上没有异味以及油腻,才面露羞赧的穿上那古德准备的黑色绅士装。

    他这几个月来,已经习惯了偷懒的套头床单,乍一穿这种繁琐的衣服,莫名的还有些不自在。

    站在镜子前,安格尔再次回复到曾经在帕特庄园时的贵族少爷模样,不过比起在帕特庄园时刻意装出来的严肃,如今安格尔着绅士装,多了几分真正的雅贵气息。

    镜子里的少年,就算半长不短的金有些凌乱,也无损他英俊的面容,反而更显得青春的朝气。

    戴上酒红色领结,安格尔正了正衣冠,满意的摆了个帅气姿势。

    安格尔穿好衣服后,才现在桌子上放着他的随身物品§空塔的信息卡、骨卡、自己配制的伤药,还有天外之眼。

    安格尔拿起链子,天外之眼镶嵌在内里,并无任何异样。

    “按照古德管家所说,桑德斯给我治疗伤势,衣服肯定也是他脱的那么,桑德斯已经看到这个天外之眼了?”安格尔心中有些忐忑,天外之眼的来历非凡,而且是异界之物,导师会不会已经现什么了?

    安格尔一开始有些担心,但回过头一想,他从登上云鲸之后,就一直带着天外之眼,以桑德斯的能力早该知道他带着的天外之眼,既然他把这东西留在这里,用不在意吧?

    安格尔也不想自己吓自己,等会见到桑德斯时就知道了。以桑德斯的性格,如果现天外之眼有异,用会直接问。他不说,就代表他不在意。

    等收好个人物品后,安格尔突然现他的炼金武器呢?

    机括腕弩不见了?还有他的压箱底作品,登顶天空塔的秘密手段:手枪,也不见了?

    安格尔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都还在回忆着炼金武器的下落,难道是在路上遗失了?

    想不通,安格尔索性不想了。遗失了就算了吧,人活着就好,大不了重新炼制。

    安格尔想到这,突然想到古德管家说,他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糟糕{前天下午还有三场比赛啊!

    他没去比赛,岂不是要扣12分?他在死亡三阶也才赢了4场比赛,赢一除累3分,也只有12分啊V在又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本来还说眷登顶,现在不仅积分没了,还浪费了两天时间。安格尔长叹一口气,算了,炼金道具没了可以重炼,积分没了重新打就是了,只要人没事就好了。

    安格尔吃过饭,便朝着桑德斯的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