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卷 第五十二节:不会开的门
    科林口中的黑袍法师蓝伯特宗第二区,诺曼2钟敲响没多久就赶到了这一区,依照科林形容的地点找了一番后,顺利找到了这位黑袍法师的家。

    那是一栋三层的小楼,通体用整齐的石块堆成,门脸却很平常,就简简单单地一扇门,要是没人指点的话完全不知道这就是黑袍法师的座佩姬说法师都是会被册封为贵族的,所以诺曼之前一直都是按照巴顿老爷那样的小城堡去找,从来没有注意过这样不起眼的民宅,所以难怪就一直没找到了,确是没有想到黑袍法师会住得这么低调不起眼。

    第二区的行人比起其他区来明显要上不少,街上人流很稀,这条街上现在更是只有街尾的地方有零星两三个人。

    诺曼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摸了摸头发,确定一切都和高文嘱咐的一样后,走到门前轻轻敲起了门来。

    他谨记着高文的嘱咐,生怕敲太多下会引起这位法师的反感,所以只是敲了两下就字了,然后站在门前静静地等待着。

    良久,没有反应。

    没听到?

    诺曼又上去敲门,这次特意多敲了几下,然后站在门口等,可是半天过后还是没人来开门。

    这时诺曼听到有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别敲了,那是魔法门户,你再敲下去,里面的人也不会听到的。”

    诺曼转头一看,见到一个胖子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双眼笑嘻嘻,看着很和善,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

    胖子穿着黑白两色的衣服,样式很好,看着就不便宜。而在胖子的左手边还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家伙,穿着灰色的衣服,一看就是仆人。

    “你好,”

    这胖子率先向诺曼打了一声招呼,“我是哥达?布朗。”

    诺曼也说了自己的名字,“诺曼。”接着问他:“你刚才说魔法门户?那是什么东西?”

    胖子哥达解释道:“这扇门是施加了法术的魔法门户,只有被这扇魔法门户的主人允许的客人才能进入,而且你就算敲得再大声,里面也是不会有人听到的。一些喜欢安静地研究法术的法师们很喜欢用这样的门,所以销量也一直都不错”

    原来这扇门上竟然施加了法术b也让诺曼更加确定了宗这里的确实就是黑袍法师蓝伯特,他没有找错地方。

    “你也是来找蓝伯特法师的吧?”

    这个满脸带笑的胖子哥达很礁,明明刚刚见到诺曼却像是熟识的朋友一起聊起来,“看你的样子用不是贵族吧?诺曼摇了曳)确实,卡德纳斯这么多黑袍法师,大概也只有蓝伯特法师才有可能收我们这些平民当学生了”

    现在是上午2钟刚过没多久,还算清晨,可即使是清晨,夏天的太阳也很毒,胖子哥达在这大太阳下站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额头上汗一滴一滴地渗了出来,挂在脸上。他擦了一把之后,实在受不了了。

    “我们不要站在这里了,去那边阴影下面聊吧。”

    大概是胖人天生怕热,诺曼却没觉得有多热,不过也点了点头,和哥达去了对面——那里的房子刚好把阳光挡住了,洒下一片阴影,看着就很清凉。而且就在蓝伯特家对面,可以看到蓝伯特家的门,这样要是蓝伯特突然开门出来也不虞会错过。

    诺曼到这里直接就一屁股坐下了,那个胖子哥达倒是讲究,先让他的仆人在地上摊了一块布才坐下。

    “你原来是在哪位先生那里学习的?”

    “富兰克林。”

    “富兰克林先生?我知道,那可是第三区一位挺不错的先生,听说古语上的能力不比很多黑袍法师差,不过很可惜,他只是一位法师学徒”

    “法师学徒?”

    “就是他们自称的‘灰袍法师’,其实就是法师学徒,而黑袍法师才是真正的法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我来给你讲讲吧”

    哥达知道的东西还挺多的,比富兰克林的那些学生们知道得都多,在哥达的讲解下,诺曼也才终于对“法师”这种职业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能够施放出法术的人才是真正的法师,法师里面也有分级,按照能吝低,从低到高分为黑袍法师,红袍法师,蓝袍法师,白袍法师。而在黑袍法师下面还有一个默认的分类,那就是法师学徒,指的是对于法师的各门学问都有所了解却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施展出法术来的人,介于普通人和法十间,富兰克林就是这样的人。

    两人聊着聊着,这一个上午就过去了,哥达去用午餐先走了,诺曼则是继续在这儿等开门。到了下午的时候哥达又来了,也跟诺曼一样在这里等起来,而干等实在无聊,于是两人又闲聊了一个下午,到7钟敲响才各自散去。

    如此这般,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诺曼和哥达这对闲得蛋疼的哥俩每天就跟工作一样就是坐在蓝伯特家的对面干等开门,可是那门从来就没开过。

    “在卡德纳斯的这些黑袍法市,蓝伯特先生也算是一个异类了。他对于酒会、交际这些完全不在乎,只对法术有兴趣,十几天不出门是常事。有位黑袍法师说过一个笑话,说是如果可以的话,他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楼里不出来”

    “当他的学生也比在其他黑袍法师那里当学生要辛苦,经常跟着他做法术实验一做就是几天十几天不能出来。虽然里面吃的喝的都有,也能洗澡,什么都不愁,但总是关在房子里不出来,人都会憋坏的,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

    这种人是圣殿骑士团最怕的家伙。

    圣殿骑士团不怕强大的家伙,不怕狡猾的家伙,不怕睿智的家伙,可就怕这种不露面的家伙r为对方只要不露面,不给诺曼接触的机会,那他们就搜集不到对方的相关数据,没有数据就没办法分析,更加没有办法制定对策,只能等诺曼一样睁着眼干等。

    但是干等也不是个办法,毕竟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白白干等了三天却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距离入学考试的时间已经不足半个月了,而且最绝望的是,这种等待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毕竟听哥达所说,这个蓝伯特可是能十几天不出门的,有可能到了入学考试那天他才会出来。

    可是除了蓝伯特,也没有别的去处了。

    据胖子哥达所说,他已经拜访过卡德纳斯的好几位黑袍法师了,可是因为他的平民身份,那几位黑袍法师不愿意收他当学生,甚至都不想听他说话,最后他只能来蓝伯特这里碰运气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即使白等了三天,哥达还继续愿意等下去。

    因为对于他们这样的平民来说,这里是最后的希望了。

    所以虽然干等不是个办法,但是他们只能继续干等——当然了,圣殿骑士团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他们已经做好了不能参加入学考试的准备,甚至开始做第二套发展路线预案了。

    而在第四天晚上,正当诺曼和哥达又闲聊了一天、临到傍晚就准备各自分手回去睡觉的时候,那扇他们以为永远都不会开的门终于开了。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