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法神直播间 > 正文
  “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以太迷宫还有半个多钟就要塌陷,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在沉默了许久后,哈迪再度开口,却不再是对着诺曼,而是对着艾格尼丝说的了,“还是使用高等异界传送吧。”

  艾格尼丝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好一会儿,才道:“我们没有四星白袍法师,所以只有联合施法才能施放出高等异界传送来,但就算施放出来了,威力也是会打折扣。”

  “你应该知道,以我们现在的法师配置联合施法出来的高等异界传送,很可能只够一个人通过。”

  哈迪点头,道:“我知道,但是我们不能全部陷落在这里,你必须出去。”

  艾格尼丝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怎么能抛下你们,抛下这些父神的子女们?我的身份不容许我这么做。”

  哈迪则是道:“可是教会的未来更加重要,只有你出去了,教会才能够继续屹立,也才能够继续抗击龙族,教化人民,否则一旦王权旁落,以教会现在的形势,很可能将会遭到千百年未曾遇到过的大灾难,这对于王国的无数人民更是巨大的灾难。”

  “正因为你的身份,你才要这么做。你身负重大使命,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我相信这里的所有人都愿意为了你牺牲……”

  我第一个就不愿意为了这个女人牺牲!

  诺曼心中大喊着。

  可能是因为知道这里的所有人只能活一个的缘故,哈迪也没有避讳诺曼,就让他在一旁听着——大概在哈迪的心中,诺曼和他一样都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是虽然不愿意为艾格尼丝牺牲,诺曼却不敢喊出口,不然的话他怕是不死也要被马上禁锢起来了。

  唉,被父神降临过还是不如圣女啊,诺曼倒是也有心现迟来个父神降临,但是逻辑上却又说不通:父神好不容易终于降临了,却不是大发神威来救他们反而是和圣女抢逃命机会的,说得过去吗?

  那不然就是等他们那什么高等异界传送的法术施展完了之后,自己瞅准机会抢在圣女前面进去……

  这边厢诺曼阴恻恻地使劲想着保命的法子,那边厢艾格尼丝的动作也不慢。

  作为父神教的圣女,艾格尼丝并不是寻常女子,也不会像个寻常女人一样婆婆妈妈,所以她一旦分析完了局势、辨认清楚哪边更重要之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你来安排吧。”

  而后哈迪就把法师们召集了起来,挑选出了十一个教会内部综合实力靠前的法师之后,就抓紧时间准备起了高等异界传送的施法来。

  高等异界传送是个级的法术,只有四星白袍法师才能够独立施放,他们这里面没有四星白袍法师,就只能采用以一星白袍的哈迪为主,包括艾格尼丝在内的其他十二名法师为辅的联合施法方式。还好现在的教会法师质量数量都还够,否则的话要是找那些非教会的法师,一时半会还真无法和他们排练好。

  场地也已经安排好,马车都被赶到了一旁,留出了一大块空地来,哈迪就坐在空地的最中央,其他十二个法师围着他坐了一圈,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本,各自翻到了他们记载该条法术的那一页,然后由哈迪带头,开始吟唱起咒语来。

  可能是由于诺曼精神力超常的缘故,随着他们的吟唱,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周围空间中的异常。

  这有点像是他平常自己念咒时的那种魔力流动的感觉,不过两者的级别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说诺曼的魔力流动是小便的话,那么现在空间中的魔力流动就是瓦登河了。

  空间中魔力的波动越来越厉害,法师们的咒语也到了最后关头,高等异界传送这个法术终于出现了雏形。

  艾格尼丝的身上泛起了幽幽的蓝光。

  这情景让诺曼看的一愣,随后苦笑起来:他之前听到艾格尼丝说“通过”,还以为这个法术是会像门一样的形态,还想着最后拼一下、看能不能抢在圣女前头通过呢,没想到这个法术是精确到人的。

  但是诺曼心里却还没放弃,他牢牢地盯着艾格尼丝,心头产生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如果他在这个法术快要完成的时候冲过去,死命抱住艾格尼丝,能不能和她一起离开这儿?……

  不过诺曼的这个想法马上又再落空。

  艾格尼丝身上那幽幽的蓝光刚刚泛起,就突然晃动起来,就像是蜡烛被狂风吹一样,一下子就灭掉了。

  联合施法状态下,法师们的施法意志都是相互关联着,一有状况所有人就都一起感应到了,所以法师们的咒语声也戛然而止。

  “空间锁……”

  哈迪从嘴里憋出了这个名词来,眼神苦涩……

  “以太迷宫配合空间锁,我不懂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使节团进入以太迷宫前所在的那片地域向东的一片沙丘上,一个五短身材的男人正在对身边的人抱怨着,双眼还眺望着使节团原本所在的地方。

  这个男人看着三十多岁,明明个子很矮一点威严都没有、却偏偏打扮得很绅士,这么大热的天也不嫌热,一层层地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有你在,我带着我的那票伙计们就能把他们给端了,不然让斯坦利用别的法术把他们直接毁灭也好,非得弄得这么麻烦吗?”

  在五短身材男人旁边的是个不到三十的青年,一头棕发很配他那幅懒洋洋的表情。

  “悄悄地解决掉一切,不好吗?如果让你带着你的那票人,你觉得我们可以摸到这里还没人知道吗?现在是他们戒备心最低的时候,如果不能在这里动手,接下来拖得越久,越难得手。”

  “而且你知道的,我和斯坦利都不能露面,你竟然还想让斯坦利和他们正面对抗,我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干掉你。”

  这话一出,两人之间的气氛一凝,随后这棕发青年一笑,化解了这凝重。

  “开个玩笑,别紧张。记住,这件事只是你干的,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从来没有来过巴内斯。”

  五短身材点头,耸肩,道:“好吧,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我们达勒姆自由军藏着一个四星白袍法师,嗯,没错,就是这样,你觉得有人会信吗?”

  青年道:“信不信无所谓,没有证据就行。”

  五短身材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总算结束了。有的时候不得不佩服你,让我头疼了这么久的事,你一出面立刻就搞定了,不愧是‘狡狐’。”

  青年也不听他废话了,转身向着他们身后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凉棚走去,凉棚旁站着几位战士,凉棚里坐着一个五六十岁身穿亚麻布朴素衣服的老者。

  “走吧,请我喝杯酒。这里的事已经解决,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

  “妈妈我不想死啊!”

  “呜呜呜我要回家……”

  “我想我妻子,我和她结婚才两个月。”……

  以太迷宫中,哀鸿遍野,绝望的情绪弥漫其间。

  心理素质不足的后勤人员们抑制不住地呜咽啜泣着,骑士们扔掉了手中的剑,把家人的纪念品拿在手里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抚摸着,法师们纷纷脱下为了避热而穿上的白色袍服、换上了他们各自的法师袍,佩戴上法师徽章,准备体面地死去。

  以太迷宫配合空间锁,这把最后一条路也给堵死了。

  没有人能活着出去,再过半钟不到的时间,这里就会塌陷,所有人都将被空间撕裂,就此死去。

  艾格尼丝认为所有人都有权利知道这件事,他们有权利明明白白地去面对自己的死亡,所以哈迪把这个消息传达了下去,传递给了所有人,这也才造成了现在以太迷宫中这末日般哀伤的景象。

  或哀伤、或崩溃、或沉默、或不舍,情绪或有不同,但是心思都一样,他们都在等待死亡的到来。

  唯有一个人,依然没有放弃求生的**。

  就算所有尝试都失败,就算哈迪宣布了没有生路,就算所有人都在等死,就算连圣殿骑士团都毫无办法,但是诺曼依然不会等死。

  他还在努力地思考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