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法神直播间 > 正文
  “欢迎各位来到丽莎的二十岁生日晚宴。 .在二十年前的今天,我的妻子为我从天堂带来了一位天使,她就是丽莎。我还记得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看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心里涌动起奇异的感觉”

  路易斯?金侯爵在众人瞩目下做了一番演讲,最后扬手致意。

  “接下来,有请我们今晚的主角,我的女儿,丽莎?金!”

  然后一位年轻的女士从旋转楼梯顶端出现,慢慢踱步而下,面带优雅的微笑。

  她的晚礼服是一套蓝色主色调的服装,而在传统的晚礼服中,蓝色可是几乎不会被采用的一种颜色,更不要说作为主色调了,这大胆的举动无比吸睛。

  同时,一团特异的舞光术在丽莎头顶漂浮,随着她的步伐移动,专门给她打光。再加上今天是她的生日宴会,几种元素交织影响下,丽莎甫一出场,就成为了全场当之无愧的唯一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有些相互之间还会小声地就她议论一番。

  比如说比利和诺曼,就在议论着。

  “她今天可真美,就是这件衣服太大胆了,比你做的衣服还要大胆。”

  说是议论,其实基本上都是比利在说话。

  “艾伦,你对她的这件晚礼服有什么意见吗?我很想听听你的评价。”

  诺曼随口道:“没有。”

  刚才应酬了半天,说得他嘴皮子都干了,连灌了三杯酒都解不了渴,现在实在不怎么想说话了。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从楼梯上缓缓踱下的丽莎身上,诺曼的目光却是四处乱瞟,关注着哪里有果汁这酒实在是不解渴,越喝越渴,还是去喝些果汁吧。

  只不过现在大家都站着不动,迎接着主人公的入场,他也不好一个人突兀地去一旁拿果汁,就只好也跟他们一起站着,心里祈祷着这女人赶紧走下来,别再走这么慢了。

  楼梯再长终有时,丽莎最终还是入了场,来到金侯爵身边,然后她先发言,之后金侯爵再发言,就宣布舞会正式开始了。

  终于能去喝果汁了。

  诺曼这么想着,脚下却还是没有动他和其他人一起,在等着今天的主人公挑妖的舞伴、跳第一支舞呢。

  为了今天的舞会,诺曼可是着实恶补了一番贵族晚宴的各种规矩,因此对此规矩也是知晓的。

  果汁,果汁,果汁

  诺曼想着果汁,却感觉周围的气氛逐渐不对了。

  他再回神,定睛一看,赫然发现丽莎正向着他走来,几步之后,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艾伦?”

  丽莎伸出手,优雅地微笑,发出邀请。

  按照常规,像这种生日宴会,女主人公都是会挑妖们的父亲跳第一支舞的,而一旦她们疡了某位男孩子跳这第一支舞,则代表着她们对于这位男性很感兴趣。

  “我可怜的路易斯老伙计,你被你的女儿抛弃了。”

  布兰德里看着这一幕,善意地调侃了一番。

  路易斯苦笑了一下,叹道:“是啊,我的婿莎长大了。”他说着,还向诺曼多看了几眼,“是我们比利先生的那位裁缝朋友,哦,他还是一位黑袍法师。”

  除了这两位大人物之外,其他人也都在看着这边,窃窃私语着,这里一时又再度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当然可以。”

  诺曼虽然在心中骂了一万句妈卖批,但还是笑着接受了邀请,让丽莎搭上了自己的手,两人就向着舞池走去,准备开领第一支舞。

  诺曼和丽莎步入舞池之后,优雅地行礼,随着乐队的音乐响起,开始了第一支舞,其他人等于是也纷纷进入了舞池,舞会正式开始了。

  我的果汁啊!

  诺曼心中哀嚎着,但是此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配合着丽莎在舞池中漫舞为了今天的舞会,他之前可是特意练过的。

  “没想到你不仅法术知识渊博,舞技也是如此精湛,”

  丽莎把头放在诺曼胸前,和他轻声交谈着,“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去墓穴呢?也许我们还可以在法术上再进行一番交流。”

  诺曼就知道会是这样。

  刚才圣殿骑士团已经告诉他了丽莎的详细资料,因此他知道了丽莎也是骷髅会的一员。

  她会找上自己跳这第一支舞,显然也和其他那些不断凑上来的骷髅会成员一样,都是为了表达想要和自己进行法术交流的意愿。

  “过两天我就会去墓穴了,到时候欢迎你来和我进行法术知识上的交流。”

  “你这件晚礼服很特别,是找哪位裁缝制作的?”

  两人跳着聊着,诺曼一路有礼地应付,总算是撑到了结束,赶紧跑去了旁边拿了一杯果汁大口的好吧,注意影响,注意仪态。

  在圣殿骑士团的提醒下,他汹却又迅捷地把这杯果汁喝完了,正想着再拿一块蛋糕垫垫肚子,没料到马上又是一位女士冒了出来。

  “能和你跳一支舞吗?”

  这次是朱恩,刚才过来搭话的那位女士。

  诺曼强迫自己笑起来,“当然可以。”

  于是诺曼参加的第一场大型舞会,就在这种不断被邀请的状态下渡过了,从头到尾就没有停歇过,一曲一曲地连着上,这个走了那个来,个个都是美女,而且还都不是单纯的花瓶,都是那种自身又有实力、又有外貌的内外兼修类型,看得旁人大为羡慕。

  这些秀们平时可都是舞会的焦点们,都是被争抢着邀请跳舞的类型啊,现在却是抢着邀请一位男士跳舞,这岂能不让其他的男士们羡慕?

  他们却不知,诺曼心里已经不知骂了多少句妈卖批。

  这些贵族秀对于在场的那些男士们来说是美丽的,但是对于诺曼来说,却是丑的各有特色,陪她们跳舞实在没有性致,更别提享受了,只售磨。

  而或许是因为比利和诺曼从入场到后面都一直很亲密的关系,比利伯爵这个平时只能到处去搭讪贵族秀的社交隐形人今晚也成了胜利者。

  那些一时抢不到和诺曼跳舞机会的没有放过这个诺曼的好友,也都纷纷邀请比利跳舞,看看能不能从这里多了解些诺曼的情报。

  这让比利伯爵今晚美得冒泡,精神愈加焕发,更为坚信诺曼是他的幸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