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法神直播间 > 正文
  载货马车的舒适性很差,他们现在又在荒郊野岭行路,路都没有修整过,于是就更加颠簸了,随着行进的路程一颠一颠的。 .

  但那是对其他的载货马车而言,诺曼所在的这辆马车却是出奇的稳,并不如何颠簸,马夫都觉得有些奇怪,想半天想不明白,最后也只好归结于是他的马车上塞了两个大活人的缘故,尤其是其帜一个还那么壮,对于马车的平稳大概是起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作用。

  这也是寇里为什么会喜欢往诺曼他们车上钻的原因之一了。

  但若是有人能够钻进马车车底躺着、反身往上看上一会儿的话,就会发现马车车底板上有一圈古怪的图案,时不时地会钢出淡淡的光芒,然后又隐没下去,像是在呼吸一样。

  那是陈清河随手写下的一个魔法阵,也是他们这辆马车为什么会如此稳妥的原因,对于一位**师来说,改善生活品质就是这么轻松。

  而在车厢中,诺曼一边制作着他的乐器,嘴上一边对寇里说着那个童话故事,已经说到尾声了。

  “皇帝鱼发抖,因为他知道百姓说的是真的,不过他心里却这样想:不行,我一定要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因此他摆出一个骄傲的姿态走在前面,他的内臣们托着并不存在的后裙跟在他的身后,但是所幽百姓都在说,他实在没穿什么衣服呀!”

  在听完这个故事后,寇里咯咯地笑着道:“皇帝和那些大臣们好笨啊,真的以为有衣服,还没有一个孝子聪明。”

  诺曼也跟着笑笑,道:“是啊。”没打算多说什么,倒是坐在他对面的陈清河睁开了眼睛,叹道:“你这个故事很有意思,虽说只是一个小的童话故事,里面包含着的意味却非常深刻,用睿智来形容也一点都不为过。”

  诺曼所说的这个皇帝的新衣的故事,对于行孩寇里来说或许只是一个有趣的笑话,但是对于大文人陈清河来说,从中看到的东西可是深刻得多了。也是因为他能看到那些东西,所以才深深地为说出这个故事的诺曼附佩服。

  两人在最近的相处过程中,已经逐渐从一开始的交易关系,慢慢向着相互欣赏的朋友关系过渡了。

  寇里在听完这个故事之后,意犹未尽,又要缠着诺曼再讲一个故事,但是话还没有出口马车却是逐渐慢了下来,最后完全停下。

  按照惯例,这很可能是要扎营休息了。

  外面的声音逐渐嘈杂起来,人生喧哗,寇里过去推开车门一看,果然前边的马车都已经停了下来,人们都纷纷下了车,检查货物、挖坑生火,无一不足,再一看外边的日头高度,应该是吃午饭的时刻了。

  “吃饭了!”

  寇里比听故事还要开心,一下子蹿出了车门去找他家里人了,孝子的不加掩饰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韭。

  诺曼和陈清河暂时没有下车,他们可是交了钱的,算是商队的客人,不用下车帮忙干活,等着吃饭就行了。

  诺曼继续做着他的乐器。

  葬日心经他大概确实入门了,主要体现在对于自己身体的精细化控制和灵敏、速度等方面,所以做起乐器来也很是轻松,得心应手。

  等到他把手帜这把琴身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外面传来喊他们吃饭的声音,两人这才下车。

  野外露天餐厅在马车右侧一块平地上,三个火堆架了三口大锅,其中两锅里面骨碌碌地煮着蘑菇汤,香味远远地飘荡过来,还有一锅是肉汤,锅兄量也少很多,香味却浓郁得多。

  这里闻很多人,大家都是苦哈哈,荒郊野外的也没什么好讲究的,或坐或站,一手端着盛蘑菇汤的盘子一手抓着一块黑面包有滋有味地吃着,很多人的目光却是不时地向那口盛着肉汤的锅子瞟去,眼中满是馋意。但他们也就是看看了,鼻子不住地耸动,用浓郁的肉汤香气下面包。

  那些肉汤是为商队里的几位大老爷准备的,可不是他们这些平民能吃的,就算是给钱也不行。

  诺曼跟陈清河走到这边,各自拿着盘子走过去,看锅的厨师给他们两人盛上慢慢的一盘蘑菇汤,再一人给一块黑面包,就是他们的午餐了。

  作为“吟游诗人”,两人自然也是没有资格享用肉汤的,不过对于吃肉吃惯了的两人来说倒也无所谓,喝喝这野生的蘑菇汤还别有一番风味。

  看着陈清河在他面前拿着一盘蘑菇汤就着黑面包吃的津津有味,诺曼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事实上,换作之前的他从来不会想到一条龙的胃口竟然这么小。

  在他的想象中,龙这种生物,每餐都要吃一只猪才对的吧?但事实是陈清河的胃口一直都不大,和常人没多大区别。

  “我们龙族的化人术并不是简单的变形术,而是一种真真正正变成人类形态的法术,在人类形态下,我们的消耗和人类并没有多大差距,所以我吃这么少没什么可奇怪的。当然,如果我变成本体形态的话,那么每天吃的就要多得多了。”

  这是陈清河的说法。

  一伙人在这边吃着说着,周围的人一直在闲聊,时不时也有礁的伙计和诺曼他们聊上两句。

  “塔克城还有两天就要到了吧?”

  “这趟回去我的妻子应该已经生了,真不知道迎接我的会是一个男孩还是女孩。”

  “今天的蘑菇汤放的盐太多了!该死的扎克,你不知道盐有多贵吗!”

  诺曼也在和他身边的商队伙计笑着聊着,刚刚经过生死之战的他很享受这种闲适的慵懒感觉,当然,如果能把这粗糙的黑面包换成柔软的白面包、再加上一些绿色的蔬菜那就更好了。

  众人吃着聊着,没一会儿,一位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和两位壮年男子走了过来。

  随着他们的靠近,周围众人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放低了下去,火堆旁一直伺候着锅子的厨师扎克赶紧给他们盛起肉汤、准备起精细的白面包来。

  火堆旁的不远葱一块最平整的地面,上面摆着几张简易的木凳、一张桌子,没人坐。

  厨师扎克准备好了食物后,把那些有着厚厚肉片的浓郁肉汤和白面包端到了桌子上,又再盛了几盘蘑菇汤过去,那三人也径直走到桌子边坐下,开始享用他们的午餐。

  这就是商队的大老爷了,一位真正的法师大爷和两位骑士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