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法神直播间 > 正文
  诺曼的演奏不仅让周围这些听众听得如痴如醉,他自己也是颇有所感。

  他在自己和自己的二重奏中,在这种追逐中清晰感受到了特里斯坦所说的音乐的那种“本质的美”,直到整首曲子演奏完毕,他把嗅琴从肩头上放下来,心中还存留着那种玄妙的感悟。

  他隐隐觉得,自己在音乐上的功林有所加深了,不是技法上的那种,而是对于音乐的本质理解的那种。

  然后诺曼看向周围,突然发现周围的人突然多了不少。

  他演奏之初,周围的人还没能够把圈子给填满,但是现在看去,他周围的这个人圈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了,再看不到一点缝隙。

  诺曼粗扫了一眼,发现团队里的所有人几乎都过来了这里的所有人不单指那些贵族艺术家,还指那些骑士们、仆人们,此刻他们也都和那些贵族艺术家们一起围在周围,不分彼此。

  到底是艺术团的人,不光骑士头领德维特是个舞蹈爱好者,这些骑士也都是音乐爱好者,甚至就连这些仆人,都能感受到这音乐的美妙。

  当然,这也和卡农的曲子简单有很大关系。

  诺曼看着周围那些人,过了两三个呼吸,才有人有反应,鼓起掌来,然后是两个,三个,四个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为他的表演鼓掌,最后所有人的掌声连成一片,经久不息。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只是看着最中央的那位乐师,贵族们没空去计较他们的那些仆人胆大妄为地凑了上来和他们一起欣赏音乐,骑士们不介意自己光洁的盔甲被这些仆人身上不那么干净的衣服蹭脏了,仆人们也没有几个想到要趁此机会不动声色地退下的。

  “真是美妙的曲子,我敢说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棒的音乐了!”

  “再来一首吧,这位先生!”

  “哦,父神在上啊,我一想到以后我将再也听不到这样的曲子就害怕的肝都在颤!”

  “德维特,这是你到目前为止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了,你把一位贵客带到了我们面前!”

  “这样的曲子,就是在杰贝尔丹纳我也没有听到过!”

  “如果这首曲子出现在杰贝尔丹纳的艺术节上,我相信绝对会令所有人都震惊的!”

  周围的人们在回过神来之后,大声地叫嚷起来,毫不吝啬他们的赞美之词。

  不过他们的称赞全部都是停留在曲子本身,并没有多少人对于诺曼的演奏技巧发出赞叹的诺曼的演奏技巧其实还算是不错的,可是和这无比优秀的曲子一比,就逊色不少了。

  诺曼一看周围群情激动,势头很好,觉得是时候了,清了下嗓子后大声说道:“各位,各位,请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一句!”

  艺术团的这些人和诺曼之间,现在颇鱼粉丝和偶像的身份感觉了,诺曼的话此刻在他们这里分量很重,所以即时诺曼没有用上法术辅助,也很轻易地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然后诺曼继续说道:“各位,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位音乐家”

  他也真是脸皮厚,老实不客气地就把音乐家的称号往自己脑袋上面扣了。

  诺曼把之前对费兹杰勒说过的话再向周围的人都重复了一遍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来:“各位,我很想把这首曲子表演出来,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了,并无法做到,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愿意帮助我一起来完成这首曲子吗?”

  周围人群中有人低呼起来,担心着种种事项。

  “我的父神,二十多人的曲子!”

  “这么多人,难道不会乱吗?”

  “人这么多怎么合作啊?”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激动得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

  “当然,能帮助到你是我们的荣幸!”

  “现在就开始吗?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一下那会是一首什么样的曲子了!”

  “我先报个名,我会好几种乐器!”

  看来这个办法成效很好嘛。

  看到周围人的反应,诺曼放下了心来。

  周围人的激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在艺术团团长的约束下,很快统一冷静了下来,然后这个团长问诺曼:“我们很愿意帮助你,不止他们,包括我本人也愿意帮助你,我也很想看到这样的乐曲出现,但是我很想请教你一个问题,那就是,二十多个人该如何合作才能不出乱子?”

  这个团长现在就在诺曼面前,四十多岁。

  能担任这些贵族们的艺术团团长,这人显然必定是个贵族,可是看这人满面愁苦皮肤蜡黄的模样,实在不像是个养尊磁的贵族,反倒像是个老农夫。

  在费兹杰勒刚才的介绍中,这人叫伯里斯?帕克,最擅长雕刻方面的技艺♀大概也是他为什么会这么一副模样的原因之一,很可能他经常亲自到处奔波去挑严适的雕刻材料。

  “艾伦大师,你是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容易合作,所以这就是最多的乐团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的缘故∪其是我们帜很多人,像是我,虽然掌握两门乐器,但是水平却绝对算不上高超,彼此之间也没有互相配合练习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配合好,那就更加困难了。”

  诺曼说了一个单词出来。

  “指挥。”

  周围的人都是一怔。

  “指挥?”

  诺曼点头,“指挥。”

  在特里斯坦告诉他想要做出背景音乐需要足够多的人的时候,他也想到过配合上的问题,“指挥”就是特里斯坦告诉他的。

  不过在刚才的聊天中,诺曼从费兹杰勒那里了解到他似乎并不知道“指挥”是什么,再从伯里斯的问话来看,显然他也不知道。那就是说,很可能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指挥的概念,于是诺曼就向他们解释起来。

  “指挥是多人乐队中最重要的一分子,他就像是军队帜将军一样,是整个乐队的大脑,由他来控制整个乐队的节奏。指挥会告诉乐队成员们什么时候你该开始你的部分了,什么时候他该开始他的部分了,现在需要的情绪该是什么样的,等等等等。”

  “有指挥在,别说二十多人了,就算是四十多人,一样能够进行完美的合作演出。”

  现巢间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人看着中央的诺曼,脑海中回荡着诺曼的话语。

  在一支乐队中安排一个人什么都不干,就只是指挥他人演奏

  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一个新概念。

  这很可能是音乐界划时代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