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三节:打分
    诺曼他们进来的时候,一号音乐厅最里面的舞台上是没有人的,而当他们坐下不久之后,就听到舞台一侧有一个报幕声响了起来。

    “下面是来自埃斯比约城凋零之花艺术团的成员,柯利福?安德森,达伦?马丁,加布利尔?鲁滨逊,他们带来的作品是一首弦乐合奏,曲名秋日暖阳。”

    这个报幕的嗓门挺大的,嘹亮的声音就是在这边最角落的诺曼他们都听得很清楚。

    在这人报完幕之后,有三个男人从舞台的一侧登台了上来。

    这三人所用的乐器分别是提琴和钢琴,和所有的专业音乐表演者一样,他们的乐器都是自带的。

    提琴还好,就那么大,带着并不麻烦,但是那架钢琴就着实够呛了,四五个人心翼翼地搬了上来,看架势还不便宜。

    乐器到位之后,三人各就各位,相互之间给了几个信号之后开始了他们的演奏。

    一号音乐厅的建筑经过了专门的工匠设计,是专为音乐表演所用,可以把舞台上音乐演奏的声音放到最大、清晰地送到在场的所有观众耳朵中,所以三人的演奏在台下的众人听来很清晰,各种细节都能够细致地捕捉到,不会错过半点精彩和不足。

    “虽然比不上杰贝尔丹纳,但是埃斯比约的音乐氛围也是不错的。”

    听了一会儿之后,坐在诺曼前面的那两位评委窃窃私语起来。

    其中一人发表了刚才的观点之后,继续低声说道:“曲子先不说,就是这三人的演奏水平,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尤其是那位钢琴演奏者,这份功力没有几十年的苦功可是出不来的。”

    另外一人点头表示赞同后,道:“那人看样子也就三十多岁,显然是下不了几十年的功夫,那么就说明了他的天赋很出众,在音乐这条道路上天赋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人才也正是杰贝尔丹纳所需要的。”

    “另外,这首曲子也很不错,不是简单的旋律叠加,而是确切地描绘出了一种意境来,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写出来的。虽然这首曲子本身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不少地方都有笑疵,但是整体而言还是非常不错的,这种温暖闲适的感觉我很喜欢。”

    一开始那人也点头,接过话茬道:“没错,尤其是和他们三人的默契表演结合在一起后,就更是形成了一个整体,我也很喜欢。今天的那些表演看到现在,眼前的这台表演可以说是在我看来最好的了,不出意外我会给他们一个最高分”

    一号音乐厅的声音放大建筑特性只针对舞台部分,底下人的声音不仅不会放大,因为建筑的特性反而还会缩小,所以这两人的窃窃私语并不会影响到其他人欣赏舞台上的表演,仅限于周围很卸围的人可以听到。

    这台表演是最好的?

    诺曼看看前面那两人,再看看台上。

    他承认,这三人的演奏技巧是要比姓花艺术团的绝大部分音乐表演者们都好的,这首用是原创曲的秋日暖阳也比费兹杰勒的原创曲好多了,但是那三人的演奏技巧好得有限,并无法达到令他欣赏的地步,这首原创曲更是不入诺曼的法眼,只觉得也就是能听。

    不得不说,诺曼的耳朵已经被地球上的那些音乐大师们给养刁了。

    德尔维克也不是第一年来担任评委了,对于每年艺术节的这一套流程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他一边听着,一边已经拿起面前的笔来在纸上写着东西。

    这是评委的评分内容,每一个节目都要写,按照1到10分来打分,1分最低,10分最高。除了分数外,评委还要写下一些自己的心得和此次评分的出发点,这点对于德尔维克来说是每年最头疼的一件事了:你让他锻造炼金他在行,闭着眼睛都能干,但是你让他来写乐评那不是为难他了吗?

    就在这时,德尔维克注意到了坐在他旁边的诺曼,灵光一闪。

    “艾伦,你觉得这首曲子怎么样?10分最高的话,你会打几分?”

    他这算是废物利用了,看看诺曼能不能说出点所以然来帮他一把,能帮到自然好,帮不到也不会亏掉什么,还能和诺曼多聊上几句,拉近一下关系,方便他接下来更好地从诺曼这里把理查德森家族的炼金技巧更套出来,怎么想都是赚的。

    诺曼看了眼周围,发现亚伯已经瞌睡起来了。

    亚伯虽然也懂得欣赏音乐,但是两天下来的休息不足让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睡意,哪还能去欣赏音乐?对于现在的亚伯而言,秋日暖阳这种舒缓意境的曲子根本就是催眠曲,已经让他陷入睡眠中了。

    至于德尔维克的那位学徒杰森,这个大个子显然也没有什么音乐细胞,脑袋歪着靠在椅背上,眼睛迷迷糊糊地快要闭上,似乎也要睡着了——这就很符合前面两位音乐家对于铁匠的一贯芋了。

    诺曼本来是想要继续研究魔力池,懒得搭理德尔维克这一茬的,但是见到没人能接锅,他也只能自己接了过来。

    “还行,能听吧,6分差不多。”

    前面那两人的声音低了下去。

    德尔维克继续追问道:“具体说说呢?为什么你会打6分?”手上却没歇着,已经写下了6分。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考试时什么问题都不会、只会作弊的孩子一样,逮到一个能够作弊的人就抄起答案来,也不管那人的答案究竟是对是错了,反正别让他自己动脑筋就行。

    诺曼这两天的时间一直忙着魔力池的事,音乐上和刚到杰贝尔丹纳时差不多,并没有太大长进,你让他评分行,在他的标准体系中打得还是很准的,可你要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那就不行了。

    他只是个音乐的快餐速成者,基搓全没有,如何专业地点评?之前点评费兹杰勒还全是靠着圣殿骑士团的帮忙呢,现在圣殿骑士团没睬他,他立刻就歇菜了,于是只能自己发挥。

    “拉提琴的两个人拉得太慢了,弹钢琴的那个声音弹得也不够大,”

    诺曼随口胡诌着。

    反正德尔维克就是一个铁匠,两人之间就是两个门外汉的闲聊,也不用太认真。

    “曲子做得也有问题,太慢了,听的人想睡觉,不过最扣分的地方还是在那个弹钢琴的长得不好看,从视觉上就影响了欣赏音乐的心情,从而使得整个表演都扣分了,换一个长得好看的人用会好一点,实在不行,你多加点肢体动作弥补一下也行啊,偏偏他就光坐在那里干弹琴”

    诺曼这越说越离谱,好好地一个音乐作品他竟然能扯到外貌上去,这让前面那两位评委忍不住了。

    他们之前听到诺曼说这首曲子只是“还行”,还心下一惊,以为这位铁匠是个深藏不露的音乐高人呢,所以把声音都压低了就是想要听听诺门能有什么样的高论,结果没想到高论没听到,低论歪论听到了一大堆。

    不过他们大概是害怕这两个一个看着比一个壮的粗鲁铁匠会把他们打一顿,所以并没有正面起冲突,而是继续相互之间窃窃私语,但是声音却稍微放高了些,让后边这两个打铁的粗俗乡巴佬能够听到。

    “这首曲子的意境正是需要悠扬舒缓的节奏,一旦快了反而就不对了。”

    “说得没错,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首曲子的意境太过高远,他们是体会不到,更欣赏不了的。”

    “是了,就像我家中的那个仆人,你为他演奏圣咏的叹息他也欣赏不了,反而是那些粗俗的民谣,他听得津津有味,对此我们能怎么说呢?狗始终是要吃屎的。”

    “谁说不是呢?这首秋日暖阳正是这样的曲子,我认为它就算比不上圣咏的叹息这样的传世之作,但无疑是非常优秀的,给个9分我认为是很合理的。”

    德尔维克和诺曼把前边两人的一唱一和听得清清楚楚。

    诺曼不是傻子,立刻就听出来这两人是在嘲讽他们,但也没有因此而做什么做什么呢?把这两人打一顿?拜托,他又不是刚从农村里出来的那个愣头青了,而且跟这样的两个普通人有什么好较劲的?这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难道你还要特意去踩死那只蚂蚁才开心吗?真那样想的人,大概心理也是有点问题的。

    于是诺曼就全当作没有听到,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而也是这时他有些理解陈清河看待人类时的想法了。

    德尔维克也装作没听到。

    杰贝尔丹纳是一座非常奇特的城市。

    在其他的地方,身兼锻造和炼金大师的德尔维克的身份地位绝对是要比这些只会演奏曲目的人要高的,但是在杰贝尔丹纳却是反了过来,这些醉心于音乐、画画、雕刻等传统艺术项目的人才拥有最高的社会地位,德尔维克能够以一位打造匠师的身份混到如今的地位已经很难得了,但是想要和这些人比社会地位却是比不过的,人家要蔑视他,他也只能任人家蔑视。

    四人这边角落里的戏多,舞台上那三人的表演却是不受影响、继续进行,很快就完了。

    一号音乐厅中的大部分人似乎都和诺曼他们前面那两位评委一样的想法,在这三人表演完了之后纷纷鼓起了掌来,掌声甚是响亮,连成了一片,不过台上那三人倒是能沉得坐,并不是很激动,只是礼貌地向下鞠躬致谢,似乎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出现。

    再之后,他们就下台去了,弛的工作人员则是过来收取各位评委们给他们打出的分数。

    因为有诺曼的扯蛋答案可以抄,德尔维克分数打得倒是痛快,一点都不纠结,工作人员一过来就把纸递过去了,比往年可要畅快多了——往年的时候,他哪次不是跟便秘一样憋半天?

    能够这么畅快,德尔维克也就不管诺曼说得有没有道理是不是胡扯了,反正他也就是过来混一混凑个数的,所以干脆就一路听着诺曼的胡扯写了下去,这期间自然又是被前面那两位鄙视了好几下,到后来那两人甚至都不鄙视了,似乎是对于后面这信口开河的铁匠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听后面这铁匠都说些什么?

    “拉琴的姿势不对,4分。”

    “打鼓的时候没有跳起来,3分。”

    “长得太丑,5分。”

    “这曲子怎么能写完整呢?写到一半就用断了才对,4分。”

    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有,就是没有一个正经的,给的分数也都低得可怕,就没有一个上了6分的。

    对于这种人,前边那两位评委都懒得再明里暗里地嘲讽了,后边德尔维克也是乐得开心,照着诺曼那些扯蛋到天际的答案抄就是,管他呢。

    就这样,一个个的表演过去后,一个名字让诺曼神情一怔。

    “姓花艺术团”,这个在诺曼听来无比恶俗的名字从报幕者的口中报了出来,而接下来报幕者口中一长串的名字则是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伯里斯?帕克,费兹杰勒?威廉斯,韩弗里?刘易斯德维特?纳尔逊”

    报幕者报了半天,才终于把演出阵容给报完,最后报上了总人数,省的各位评委们去数了。

    “由以上23位带来的交响乐,曲名胜利。”

    23人的演奏!

    这个史无前例的数字犹如一颗深水炸弹投进了音乐厅中,把在场的所有评委炸了一个人仰马翻。

    特别是看到络绎不绝的人从舞台一侧上台,很快就超过了十个人之后,现绸是变成了菜市郴样。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着,讨论着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一起演奏的奇怪曲目,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有一队法师集体从低空飞行掠过一般。

    诺曼则是不言不语地看着舞台上。

    就算没有他在,他们自己还是上了啊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