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六节:爆
    很多人只是被曲子所呈现出来的完美感官体验所震撼到,被这首乐曲气吞山河的磅礴气势和恢宏意境所激荡,却没多少人注意到诺曼自己在加入到乐曲的构成中发出那空灵的咏叹调的同时还在保持着高度激昂的状态在指挥着乐团的表演。

    这一切只有在诺曼对面的乐团成员们可以见到,体会到。

    一方面,诺曼像一只咆哮的狮子般激昂地指挥,双手不断挥舞着,身体抖动个不停,头发甩来甩去,激情无限,这是动的一面,另一方面,他那空灵的咏叹调无比稳定,气酬大,光听声音的话绝对会以为是一位技艺高超的乐者站在静室中一动不动调动全身力气专心致志地演唱着,这是静的一面,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稳定的声音来。

    但是现在,这剧烈的动和这极致的静在同一具躯体上展现出来。

    这种违反人类常规感知的现象看着别提有多别扭了,姓花艺术团的成员们即使在排练的时候已经看过很多次了,现在看到后心中仍会忍不住地觉得别扭,并且不由自主地从心底闪过一个念头——这家伙还是人吗?

    要是换作正常人的话,就算他音乐水平再高也做不出来这种操作,也只有修炼过赶海心经的诺曼能够做到了。

    这些暂且不说,乐曲还在继续着。

    随着诺曼的咏叹调产生变化,从单纯的咏叹转为不断发出一些无意义的音节之后,乐曲的气势越来越磅礴,逐渐紧逼,在诺曼一声声仿若战吼的催促声中慢慢来到顶端。

    有些评委屁股都已经离开了座位,他们的身体仿佛正在被这音乐往上拉动一般,伸长了脖子一点点地站起来,随着曲子的情绪往上冲越来越高。

    这下该当结束了吧?

    有些评委心中残存的一丝理智这样想到。

    不管是从乐曲结构、情绪变化还是乐器的构成上来看,这都将是真高潮了。

    但是诺曼再一次地没有让他们如愿。

    当整首乐曲的情绪终于达到了顶点,汇集成一个点之后,整首乐曲的力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然后诺曼猛地一个大颤,双手豁地往前一挥。

    所有乐器瞬间熄火,包括诺曼的咏唱声。

    现郴剩下他的首席嗅琴还在演奏,而和开头不同的是,现在配合着首席嗅琴的伙伴从钢琴变成了定音鼓。

    紧张的气氛稍微松弛,那些几乎都快要站起来的评委们心中的情绪一下子松掉,纷纷一屁股重新坐了下来,只听到“通通通”好一阵屁股落座的闷响。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

    在诺曼的指挥下,接下来的短时间内段落变化得非常快,像是把开头那种漫长的段落变化一下子浓缩放到了这里来一样,一个个乐部分批逐次地很快就一一重新加入了进来,继续往前冲!

    这就像是一名登山者正在登山一样,他已经快要接近山顶了,最后最艰难的一段旅途就在面前,但是他的精力已经被之前漫长的征程消耗得快要耗尽,再强行攀登下去只怕是会失败,于是他先暂时做了最后一次的休整,恢复了足够的精廉后,立刻向着这最后的一段征程发起了挑战!

    如果说之前的征程是弱小的灵魂在强大的暴风雨中苦苦挣扎倔强前行的话,那么到了这最后的一段旅程的时候,就是这个弱小灵魂的征服之旅。

    经过前边强大的暴风雨的洗礼,现在这枚弱小的灵魂已经变得坚韧无比、格外强大。

    他现在不再是那个弱畜强的灵魂,而是天地间的志强者,以摧枯拉朽之势在这最后的征程上前行,势如破竹,无可阻挡!

    之前漫长的铺垫在这一刻得到了痛快无比的宣泄,感受着那种畅快和震撼,感受着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气势磅礴的宏伟激昂,现场的评委们彻底爆了。

    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那个评委解开了自己的衣领和袖管的纽扣,他的神情之中充满了疯狂和畅快,他完全忘却了自己评委的身份,彻底沉醉在了这首乐曲之中。

    作为一名音乐家,他此刻只想对面前的这支史无前例的乐团顶礼膜拜。

    除了他之外,其他的那些评委们也都好不到哪里去,只要是真正对音乐有所研究的现在都已经是神情恍惚,全部都站了起来,个个都像是癫狂了一般,音乐水平越高的疯得越是厉害,只有那些对于音乐无所研究的门外汉才能保持自己的理智。

    比如说德尔维克。

    这位打造匠师虽然也是听得热血沸腾,感受到了这音乐的美妙,但对于周围那些人的癫狂表现他却有些不知所措和诧异,还有他的学徒和亚伯,也都还算清醒。

    在现斥种如神秘宗教仪式一般的诡异狂热氛围中,这首胜利终于来到了整个篇章的最高潮,情绪在一波又一波螺旋上升式的快速推进中一下冲破了临界点,如最绚烂的烟花一般爆裂开来。

    砰!

    这种感觉就像是进行床第之间的运动来到了最后一刻那般,猛地射了出来,那种感觉别提有多舒爽了,是天地之间最美妙的感受。

    在这一瞬间,除了这种美妙的感觉外,你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而接下来,随着情绪的爆裂开来,随着诺曼的激情指挥,一切散去,所有乐器熄火,只剩下首席嗅琴还在继续,如开头一般,甚至连谱子都大体没变,伴奏的也还是如开头一般是钢琴,一切就像是一种轮回一般,重新回到了最开始,但是众人从中体会到的情绪已经截然不同了。

    一开始是准备前行的紧张倔强,现在却是登到山顶之后俯瞰大地众生的云淡风轻,两种境界天差地别。

    这一点也体现在了诺曼的身上。

    这位指挥刚才那疯子一般剧烈抖动的身体此刻平稳了下来,嘴角含笑,像是一位圣者一般微微颤动着自己的双手,若罗汉拈花。

    在这种充满了哲学意味的轮回式处理方式中,乐器声渐去,直至彻底隐没,最后诺曼收起了存音术,示意乐团成员们起立,他自己也转过身来,带领着乐团成员们一起向着台下的众位评委们一起鞠了一个躬,就此谢幕。

    那最后的渐去式处理方式给了台下的这些评委们大量的缓冲时间,如若不然的话,他们此刻大概还沉浸在那激昂疯狂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更不会看到台上的表演已经结束。

    但就算是有了那最后一段缓冲时间,他们中的大部分也都还有些恍惚,没能完全从这乐曲中回过神来,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鼓掌。

    “啪啪啪”

    有掌声从左侧二楼传来。

    是那位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此刻他的帽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衣衫也很是凌乱,看得出来,他刚才也够疯狂的。只是他沉浸得深刻,回来得也快速,比台下的这些评委们都要更快地回过神来,率先大声地鼓起掌来,毫不吝啬地用掌声来表达自己对于这首曲子、对于台上这些乐团成员的推崇和喜爱。

    像是被这男子的掌声惊醒,评委们纷纷都回过神来,也马上都鼓起掌来。

    他们刚才就都已经站了起来,现在干脆也不坐下了,就这么站在那里用力地鼓着掌,也不说停,就是一直拍,似乎非这样不足以显示出他们对于这齿奏的认同来。

    掌声如雷声一般,轰隆蚂彻在音乐厅中经久不息,怎么都不散下去,很多人的手掌都拍红了可还在拍呢。

    诺曼领着乐团的成员们又对下面鞠了好几个躬,但是却没能把他们的掌声给熄灭,反倒是愈加轰动了。

    在诺曼身后的那些成员们此刻脸上都是兴奋激动的神色,几乎所有人都是面色涨红,涨成了猪肝色,有几个都要站不稳了,是旁边人搀着才没有倒下去。

    这可是杰贝尔丹纳b可是一号音乐厅啊(下坐着的也都是音乐界大名鼎鼎的音乐家们,他们可以说代表了北奥古斯都联合王国地的音乐家们的最高成就,现在他们正在不断地给为鼓掌,根本停不下来,这是何等的荣耀?

    而且这可是比赛现场,他们可是评委,是不需要为参赛者鼓掌的4使有听说过有评委会为表演者鼓掌、给予鼓励,那也只是个别性的,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呢。

    这些评委现在像是在参加一臭乐会一样对他们这群表演者们热情地鼓掌,这只有他们真正是太喜欢他们的表演了才会这样做。

    他们这群参赛者,用自己的演出彻底征服了这群评委,导致现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状况。

    他们现在得不得到杰贝尔丹纳的居留权已经无所谓了,光是这件事已经足够他们载入史册,这是比杰贝尔丹纳的居留权更加重要的。而且从这些评委们的反应来看,他们怎么可能得不到杰贝尔丹纳的居留权?

    即使再喜欢一齿奏,掌声也无法永远地持续下去,首先手掌拍得太痛了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所以在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之后,现场的掌声终于还是逐渐地平息了下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现惩安静了。

    “完美,真是太完美了!”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优美震撼的乐曲,这刷新了我对于音乐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的认识。”

    “我原本还有些不想来,觉得这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但是我现在无比庆幸我来到了现场。如果真错过了这样一齿出的话,我想明天城外的湖面上就会多出一具尸体来的。”

    “我真不知道奥布里会后悔成什么样,这个自大的家伙拒绝了市政署的邀请,他错过了一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噢,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他们解决了历史性的难题b么多人的演奏不仅没有出乱子,反而给人以前所未有的震撼体验,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合理有序的深厚音色层次能带来如此悦耳的享受!”

    “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我以坐在这里为荣,我们将会因此被记载进去历史当中!”

    第一排最中间的那位老者是刚才最疯狂的家伙,很有些为老不尊的意味。现在他粗略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向台上的诺曼搭话了。

    “年轻人,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们的演出d然从技法上来说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从整体效果来看你们的演出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的演出!我爱你们!我太爱你们了!”

    老者很有艺术家的风范,一把年纪了依然激情飞扬。

    他狠狠地表达了一番自己对于姓花艺术团的喜爱之后,又说道:“而且你们创造了历史!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们你们的秘诀是什么吗?我猜那用和你有关,虽然你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做。”

    诺曼答道:“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在乐团中担任的角色是指挥,我和我的团员们规定了一系列的手势含义,我用这种方法来指挥他们给出我所需要的音乐效果来,所以我们乐团虽然看着人多,但其实只有我一个人在演出”

    随着诺曼的一番话娓娓道来,现场的评委们眼睛都亮了起来。

    把人当作乐器来演奏,原来还能有这样的方式吗?真是天才的构想!并且他们也已经用他们的行动表明了这种方法是确实可行、效果极佳的,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视听感受。

    而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这个姓花艺术团的这种创新,音乐界的领域一下子被拓宽了,打开了新的局面,音乐界新的繁荣即将来临,那也许会是音乐界的黄金时代

    这些评委们有太多的话想要和这个乐团交流了,所以他们就一直追问个不停,以至于后面的参赛者半天都没能参赛。于是后面的等待区逐渐嘈杂杂乱起来,人人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都过去半天了还没有轮到新的团队上台表演?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