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五节:搜集材料
    诺曼料想的没错,突然的天象异动让城堡中巡逻的士兵都增多了,不过凭借着灵巧的步法和魔法之助,他还是顺利地回到了房间中,没有惊动任何人。 .

    一回到房间之后,诺曼发现纪若兮已经从睡梦中醒来,人在窗口,听到开门的声音后向这边看来。

    赤身**的诺曼太出乎她的意料了,这让纪若兮的神情一怔。

    事实上这并不是纪若兮第一次看到诺曼的**了,早在卡德纳斯的时候她就见过诺曼的**了。

    诺曼还记得,那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懂,在高文的劝说下深更半夜地跑去了洗澡,结果就遇到了纪若兮。

    他记得当时这个小姑娘很大胆,视线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巡梭,不像是看到一个裸男反倒像是看到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满眼的兴奋和好奇。

    纪若兮大胆,诺曼也不逊色,当时也是半点都不害羞,就那么赤身**地站着,和小姑娘大眼瞪雄,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是以纪若兮看够了之后的满足离去而告终。

    而这次和那次相比,有所一样又有所不同。

    一样的是,诺曼还是半点不害羞,就这么大咧咧的赤身**站在那悄无声息地反手关上门,然后眼睛四下一瞄,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坦然的程度和当初在卡德纳斯并无二致。而不同的是,纪若兮有变化了。

    这位当初同样豪放无比的小姑娘不知道是因为看过一次所以对诺曼的**没了兴趣,还是因为知道了害羞为何物,终于没能再像上次那样肆无忌惮地盯着诺曼的**看,而是迅速扭过了头去,速度快到像是触电了一样。

    可刚这么做完,纪若兮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对她来说,这些人类不都是一样的吗?

    就算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别的人类稍有不同,但她也不至于触电一样地迅速移开自己的视线吧?

    更恐怖的是,纪若兮发现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些热了起来,面皮也稍稍有些发烫。

    这是她从来没有有过的体验,让她皱紧了眉头,开始担心起来,担心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是塞纳留斯的眼泪的效果吗?但是不对啊,塞纳留斯的眼泪发作起来也不是这种症状啊。可如果不是塞纳留斯的眼泪,那又会是什么呢?难道说那些人类的法师当初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她下了什么别的魔药?

    纪若兮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诺曼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诺曼关好门之后,并没有马上去找衣服,而是就那么坦荡荡地在室内走动,直立、弯腰,各种动作,任凭自己下面的那条东西晃来晃去,很好地展现出了“吊儿郎当”这个词的意义。

    纪若兮在自我猜疑了一会儿后,渐渐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觉得刚才只是个意外,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诺曼的**了,于是转过头来,想要问问诺曼刚才干什么去了,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刚好看到诺曼一个跨步向前,正好把下面那条东西**裸地呈现在她的视线正中央。

    这让纪若兮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猛地转过了头去,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面色微微有些潮热。

    然后小姑娘继续皱眉,再度猜测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可是想归想,她终究不敢再扭过头去看诺曼了。

    而在她身后的诺曼翻找了以嗅儿后,从包裹里找了一个袖子出来。

    把箱子放到了桌子上,打开,里面是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东西:有七彩斑斓的液体,有色度不一的肉色泥土,还有各种长度的毛发之类的,物品齐全,种类繁多。

    这些都是他用来易容的道具。

    刚才亚德里安的那恐怖的魔法之下,他全身的衣服都没有了,身上的一些易容体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一并消除掉,就算还在,完整程度也不知道能不能敝住,这些都是他需要考虑的,所以他不忙着穿衣服,先把身上这些易容的部位都先处理一下。

    希瓦尔安排给他们的这间客房档次不错,设施齐全,连镜子这种东西都有,但是青铜镜的反光度并不好,照的人模模糊糊的,所以诺曼也没有用,而是自己施法弄了面魔法镜出来这东西的反光度以及清澈程度可比青铜镜强多了。

    他的这种易容可容不得半点马虎,一点一滴都要仔细看清楚,所以他之前给自己做易容的时候也都是用魔法镜的。而也是把魔法镜施展出来后,他想起了兰斯洛特对他说过的话:据说在地球金沙在线娱乐官网上,有一种玻璃镜,清晰程度和魔法镜不相上下,稳定程度比魔法镜还要高,不会像魔法镜这样偶尔会因为魔力的震荡而呈现出水波一样的振动幅度。

    王国中已经有玻璃的用了,亚贝大教堂帜穹顶就是采用了玻璃的构造,当初也是因为那玻璃构造所形成的光影效果诺曼才能够成功伪装成父神使者的。但是在玻璃镜上,王国却是没有成熟的用,到现在诺曼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玻璃镜的实际用呢。

    也许自己该问问兰斯洛特玻璃镜怎么做,做一面出来也省的自己总是用魔法镜了,毕竟这虽然是个楔术,法术波动小,但终究还是有法术波动的。而且还能顺便换点钱,他们接下来要去到北地之境那么远,路上肯定还有许多要用钱的地方,慢慢卖镜子这种不引人注目的东西总比卖神兵利器要低调些。

    诺曼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对着魔法镜开始仔细观察起自己的形体来。

    他的一些易容体确实受到了亚德里安那个法术的影响,比如说胸前的那两块粘在胸上的肉色泥块,基本上已经被削平了,这肯定是要再处理加工一下的。

    于是诺曼赶紧对着魔法镜处理起来。

    而在诺曼处理的时候,纪若兮终于开口了。

    “你刚才去干什么了?”

    这小姑娘的耳根已经不红了,但是她从听到的声音可以判断出诺曼现在还没有把衣服穿上,所以她仍然没有转过头来,就只是看着窗外这么问道。

    “睡不着,出去散了散心,”

    诺曼一边给自己的胸部加料,一边随口回答道,不过这个说法显然不那么容易把纪若兮忽悠过去。

    “散心会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

    诺曼半真半假地又道:“途中碰到一个古怪的光团,非常古怪,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存在,要不是我及时施展出了防护法术,恐怕已经回不来了。我怀疑那可能是传说帜鬼魂。”

    这也是兰斯洛特教他的在九句假话中加入一句真话,那是最能骗过别人的。

    果然,一听到此,纪若兮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顺着他的话头说了下去:“鬼魂?”

    诺曼也不管纪若兮能不能看到,下意识地点了下头,说道:“嗯,鬼魂,是一个光团的形状,能看到上面有一些人脸轮回着闪过。在你们龙族的记录中,你有听过这种东西的存在吗?”

    纪若兮凝眉思索了一番,才肯定地回答道:“没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的存在。你是怎么碰到那东西的?”

    在诺曼九假一真的四两钵斤**下,纪若兮果然顺着他引导的方向跑偏了,这一茬算是就这么定性、顺利地过去了。

    拜这异常的天象所赐,这一晚上城主府算是折腾了个没完,诺曼总是能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经过,还好,没人进来叨扰他们。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希瓦尔一大早就派人过来请他们过去共进早餐,席间希瓦尔有意无意地不断和纪若兮套近乎,而纪若兮也是早就和诺曼通过气了,始终是不卑不亢地回应着。

    希瓦尔看着很沉稳冷静,但是真做起事来发现这是一个猴急的家伙,刚用完早餐,他又邀请诺曼去参观他的一些藏品。

    诺曼还要去城外张罗搜集材料的事,自然答应不了,就通过皮尔诺把这个信息传递了出来,放在明面上来看,就是皮尔诺要带这位沙利娅女士出去有事,把纪若兮一个人留给了希瓦尔。

    这位大画家有事出去,却要带着别人的妻子,这在任何人看来都不大对劲,但是希瓦尔却并没有因此表露出什么诧异来,这也证实了诺曼的猜想:这位先生果然已经对他想要招揽的对象做过了调查,知道了他和皮尔诺之间的“奸情”。

    希瓦尔的目标本就在于纪若兮这位大工匠,人越少越方便说话,所以也完全没有挽留,答应了两人出城主府去办事的请求≮是诺曼就顺利地离开了城主府,和皮尔诺溜达到了外面,开始搜集起了解药的制作材料来。

    关于哪些材料在哪里有售,这些信息诺曼之前已经调查过了,现在就是奔着地点去购买了,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们并没有自己出面,而是雇佣了本地人代替他们去购买,并且还不是一位,是每一种材料都会就近雇佣一位本地人代替他们出面去购买,就这样折腾了一整天之后,总算是把材料全部都购买齐全了。

    加上他们现在藏在城主府帜那些行李帜材料,塞纳留斯的眼泪这一剂魔药的解药制作材料总算是已经搜集完全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已经可以制作解药了,他们还需要一位魔药师。

    魔药是像炼金术一样,是一门专门的学科,并不是什么人知道了材料就能炼制出相应的魔药来的,否则的话,还要魔药师干什么?

    而且因为魔药学的冷门,相应的魔药师比起法师来甚至都还要稀少,寻找起来是有难度的,需要时间,所以今天肯定是炼制不了的。

    于是两人就回城主府去了,东西都被诺曼藏在了自己的身上经过圣殿骑士团的高人指点,他很好地利用人类视觉上的惯性和死角,一堆材料藏在身上也看不出来。

    在回到了城主府后,诺曼发现用“求贤若渴”这个词来形容希瓦尔是一点都没错,而且这家伙还是非常渴了好几天的那一种和纪若兮待了一天还不够,希瓦尔又邀请他们共进晚餐了。

    对于一位实权侯爵的儿子来说,对一个平民如此热情算是真的不容易了,这要是诺曼真是一个鱼手艺的大工匠的话,碰到这么热情的主人家搞不好还真要感动、打算效忠对方了,可惜他们这一伙人全是假的,自然也就感动不了,只能面上感激心中无奈地去参加这稠宴。

    可是到了现钞后,诺曼发现现赤了一个他们没见过的人。

    那是一位少女,看着刚成年没多久的样子。

    按照直播间中那些人的审美观来说,这绝地是一个大美女,诺曼分配在直播间上的那可怜的两道精神偶尔观察一下所看到的弹幕也证实了这一点。

    “好美啊!!b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真要怀疑这是不是一个修出来的人了!”

    “好好看,比那些电影明星要好看多了。”

    “我之前以为那个圣女算是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上最漂亮的人了,现在才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这才是真正的美女啊!”

    “这头发的颜色太酷太潮了,不过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了,这也证明了时赡完成度全在脸。”

    从他偶尔所观察到的几条弹幕来看,这些水友们甚至认为这位姑娘比艾格尼丝还要美丽。

    不过诺曼是看不出来的。

    他现在审美有所改进,但是在他看来,这女人和艾格尼丝也没多大区别,就是这人的头发挺吸引他的注意力的那竟然是一头淡白金色的头发。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是这样的头发,满湘的。

    而在诺曼他们到来后,希瓦尔也站起身来,为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诸位,这位女士是我的妹妹,仙妮?坎贝尔。”

    “仙妮,这几位是我最近刚认识的朋友,我分别给你介绍一下♀位是雨果?休斯敦先生,雨果先生可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工匠大师,毫不夸张地说,是我见过技艺最高超的大师”

    希瓦尔一路介绍,按照尊老爱幼能人在前的原则,最后才介绍到了诺曼。

    “这位是雨果先生的妻子,沙利娅女士”

    仙妮的眼睛亮了起来。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