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法神直播间 > 正文
  任何人对于自己的名字都是非常敏改,诺曼也不例外。 .

  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尤其还特意加上了“圣者”的称谓之后,他自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如果是他周围这些跟着他一起逃跑的家伙这么喊的话,诺曼可能并不会太在意,因为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高兴、惊慌等情况下喊出自己的名字来进谢告了,但是喊出这个名字的人是仙妮,这就不一样了。

  对于仙妮爱上自己这件事,诺曼知道这是迪厄特纳斯神血所致,但是仙妮对于自己爱上一位同性如此坦然,多少还是让诺曼心中有些疑虑的。他曾经也稍稍怀疑过仙妮是否看出了什么端倪来,看出自己是一个男人,所以才这么坦然,但是他仔细回忆之下发现自己在和仙妮的接触中并没有露出过任何破绽,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下去。但他曾经怀疑过这件事,这就是一个钉子,现在听到仙妮如此突兀地喊起来,就让他不免做贼心虚,下意识地回头看去。

  结果他还真看到了仙妮直勾勾地看着这里,目光越过重重人潮,牢牢地锁定在了他身上。

  仙妮这句确实是对着他喊的,他曾经有过的怀疑竟然没有错,这位贵族秀早就发现了他是男儿身,甚至连他的身份都猜出来了!

  自己究竟在哪里露馅了?诺曼这一瞬间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

  至于仙妮之前为什么一直不揭穿他的身份,诺曼倒是颇能理解:在轮回时光帜时候,他亲眼见到过在迪厄特纳斯神血的影响下,蕾佳娜对于亚德里安有多么痴迷和奋不顾身,亚德里安想做的事她总是毫不犹豫地尽力配合,完全不问缘由。

  在相同神血的影响下,仙妮会这么配合他也只是把她那位祖先的行为重复了一遍而已。

  可是她现在怎么就不配合了呢!

  你哥哥死了就死了,叫我干什么不是说爱我吗?那你就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来配合我啊,为什么你这位兄长一要死了你就把我卖出来了!

  说好的爱啊?!

  去他么的真爱!神血也不靠谱啊!

  这些心思都是诺曼在仙妮突然喊出那一声之后在心中闪过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因为赶海心经的原因他的思维方式和常人不同,所以也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过这么多东西。

  也是因此,他才会在心中喊出那一句“丢累楼谋”。

  这句话和刚才阿道夫所喊的那句话一样,同样都是粤语,意思是问候对方的母亲并表示想要和对方的母亲发生超越一般友谊的亲密行为,表达了诺曼现在心中对于这不靠谱的神血的强烈愤怒。

  关键时刻掉链子,他真怀疑亚德里安是不是也是在关键时刻被这神血给坑了所以才会死的!

  纪若兮也是动作一顿,向诺曼看了过来。

  她也没有想到,诺曼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被认出来了。

  接下来怎么办?

  她用眼神表达出了自己的疑问,而诺曼在心中痛骂了一句后,一瞬间就有了定计。

  虽然看样子自己确实被认出来了,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认了。

  他的脸皮厚度和心理素质远超仙妮的想象。

  诺曼像是没有听到仙妮的那声呼喊一样,迅速地转过头去,脚步微微一动,把自己隐藏进更深的人群中,然后继续和刚才一样随着周围的人群向外面挤去。甚至他的嘴巴还和刚才一样,时不时地喊出两声惊恐的叫声来,看着和周围那些仓皇逃命的贵族们没有两样。

  诺曼为行动做出了回答,纪若兮自然也是照做,跟着他一起混在贵族们的人群中。

  但是仙妮的这一声,并不是只有诺曼听到了,现场的很多人甚至都因为这突兀的叫声内容而动作一滞,迅速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呢。

  圣者出现了?

  但是他们的观察没有结果,现躇能看到只有他们各自的敌人、逃跑的贵族们,还有堵住了正门的大量士兵们,并没有什么圣者。

  这么一滞很短暂,战况重新激烈起来,阿道夫这边的士兵们继续不断地倒下、单方面地被屠杀,塞德里克那边的骑士们继续不断地突进,向着阿道夫越来越接近,一切都和刚才没有两样。

  塞德里克的队伍太过精锐,双方的实力对比悬殊,尤其是从帕特里克来的两位黄金骑士更是实力出众,在后方法师的支援下更加如虎添翼,宛若杀神降世,已经一左一右地杀出两条血路已经杀到了阿道夫面前。

  他们现在和阿道夫中间,只剩下克拉伦斯这最后一道人墙了。

  克拉伦斯面色凝重,面对这两位和他同级别的黄金骑士却也没有任何胆怯,眼神反而坚决无比,从喉咙憋出一声愤怒的闷吼,手一扬,剑已起。

  这位骑士虽然叛变了、品德有问题,但是着实是一位英勇的战士,在这种情况下战斗意志不减反增,着实难得。

  而且克拉伦斯的意图还不小从他手中剑的起势方向和剑身的角度来看,他的攻击竟然把这两位黄金骑士都包裹在了里面就是说,他竟然想要以一敌二,而且还是在对方和他级别、并且还有法师同伴在他们身后支援的情况下。

  这不单是英勇,简直都英勇过头了。

  不过克拉伦斯的意图最终还是没能达成。

  他的剑在半空中停住了。

  战场上可从来没有仁慈,克拉伦斯的剑一停,对方的剑势必会把他的头颅斩下。但是古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双方商量好了一样,一左一右向着克拉伦斯夹攻而来的这两位黄金骑士也停止不动了!

  而若是把目光从这三人的身上挪开,放眼整个大厅,就会看到,不止是这三人这样。

  在这片大厅内的所有人全部都定住不动了!

  阿道夫身前左侧不远处的那位士兵被他对面的那位骑士一蕉落了右臂,痛苦的表情凝结在了脸上,像是石膏像一样,只有眼珠子能够转动,而他的断臂在他的身侧落下,摔在了地上,鲜血疯狂地从他的断臂喷涌而下。

  在这位士兵的右手边三步处,有一团半人高的火焰正熊熊燃烧着,火光旺盛,热度灼人。一位士兵正踩在火焰上,身子微侧,一脚已经抬起,看样子正要从火焰上跑开,但是他却是不动了,就敝着这个姿势站在了那里,任由火焰把他整个人给吞噬了,脸上表情痛苦万分,扭曲狰狞,但就是不走开。

  正门口包抄帕特里克精锐部队后路的那些士兵们不再涌入支援了,就全那么站在那里,像是一座座石雕堵在门口。

  还有那些正拥堵在侧门附近慌忙逃命的众贵族们也都不动了,如果说这里本来是一条缓缓流动的河流的话,那么现在这条河流就是变成石板,彻底凝固了。

  整个大厅,由之前的极动,一下子变成了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