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三百四十节:乘龙(上)
    巨大的双翼,细长的脖子,小山般大小的躯体,粗壮的尾巴

    一只龙正飞翔在天空。 .

    是陈清河!

    曾经见过陈清河真身的诺曼一眼就认出来了眼前的这条龙是谁。

    斯坦利没有给他错误的解药配方,那解药制作方法是真的b药起作用了!

    虽然诺曼也不知道为什么解药到现在才起作用。

    “吼”

    陈清河不知道是不是憋了太久,飞在天空中伸长了脖子叫个不停,声音连绵不绝,响彻整个杜阿拉,一时间把狂风雷鸣声都掩盖了下去。

    对于诺曼来说,这道身影或许非常亲切,叫声听着都悦耳,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一种截然相反的感官体验。

    漆黑的天空下,电闪雷鸣,雷蛇四走,一只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的庞然大物飞翔在天空中,长相狰狞恐怖。

    它的全身覆盖着厚重的鳞片,脖子上长满了犄角,一路延伸到头顶,口内的牙齿尖锐,像蛇一样的眼睛闪烁着渗人心魄的寒芒,蝙蝠一样的巨大双翼缓缓扇着,从下方看去,雷电仿佛在它的身边环绕。

    这一切可实在让人亲近不起来。

    和它的骇人外表相比,它的叫声更为恐怖。

    在陈清河的长吟之下,杜阿拉的绝大多数人类心胆俱裂,浑身颤抖,趴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有些倒霉的,旁边刚好有狂风卷起树木向他们砸来,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动都动不了,最终只能任由树木把他们砸的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这是来自于基因深处的等级压制。

    “阻止他们!”

    诺曼对着陈清河狂吼起来,手向阿道夫他们三人的方向狂舞个不停。

    “别让他们完成这个禁咒!”

    陈清河也不知道是自己叫够了,还是因为诺曼的原因,终于闭上了嘴不叫了。

    它的那一双看着冰冷冷毫无感情的双眼向着那三位白袍法师的方向瞧去,眼睑眯成了一条缝,看着令人心底发毛,然后双翼一挥,整只龙向着那三人的方向一下冲了过去,如利箭一般。

    这三个疑似海族的法师不愧是能够合力施展禁咒的存在,陈清河刚才的龙吟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没有半点干扰作用,现在看到陈清河向着他们冲了过来,他们的脸上也都没有半点慌乱,依旧在有条不紊地念咒。

    而就在陈清河快要飞到他们面前时,诺曼见到陈清河快如利箭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

    这一幕诺曼太熟悉了,很显然,陈清河也遇到了那无形的屏障。

    这猛地撞了一下对于陈清河来说也很突然,这撞击的力道之大,更是庞然,诺曼光是看着陈清河在空中不受控制乱晃的身体、仿佛都能附那片空间在震动一般。

    不过还好,陈清河修炼葬日心经的时间比起诺曼来可要长的多,身体也要强壮得多,只是乱晃了两下后就稳住了身子,平稳地漂岗空中。

    然后诺曼看到,陈清河缩了一下脖子,紧紧闭上了嘴巴,随后双翼大张,猛地向前一探脖子,嘴巴也张到了最大,一股近乎于纯白色的火焰从它的嘴里喷了出来!

    这道火焰并不长,最多也就六七米,却极为耀眼,可以说是杜阿拉此刻附近的空间中最闪耀的存在了。而在陈清河嘴里喷射出来的这道纯白火焰的作用下,诺曼隐隐觉得它前面的那片空间看着鱼问题。

    那片空间隐隐扭曲,瞧着像是被烧化了一样,而接下来陈清河的举动让诺曼知道他的感觉没有错。

    陈清河忽地闭嘴,把那道纯白色的火焰吞回了肚子里,同时双翼一挥,整个龙向前飞了过去,再没有任何阻碍。

    那道无形的屏障确实被它的这纯白色火焰给烧化了!

    这招厉害,连禁咒的起势阶段都能给破了,实在凶猛。

    诺曼心中大赞,一双眼睛一栈眨地牢牢盯紧了陈清河的身影,不敢有片刻放松。

    现在能不能阻止阿道夫他们把眼下的这个禁咒施展出来,就全看陈清河的了。

    见到陈清河破了无形屏障继续飞了过来,那三位白袍法师的脸上还是没有变色,只不过不知不觉间在空中挪动了一下位置:原来他们三个是平行漂浮的,现在一个人上浮,两个人下沉,在空中隐隐呈现出了一个立体的“品”字型站位。

    而“品”字的最上面那一位,正是最靠近陈清河的一位。

    那是除阿道夫外的另外两位白袍法誓一位,看着四十多岁,面色木然,皮肤干枯,一双眼睛耷拉着,仿佛永远也睁不开来一样。

    此刻这位法师除了像另外两位一样继续念咒外,双手还缓缓伸出,在面前慢慢摆动起来,比划出一个又一个的手势。

    随着这位法师的手势,陈清河的飞行势态突然又是一顿。

    他的前方又出现无形的屏障了。

    有了刚才的经验,陈清河现在应对起这种状况来就驾轻就熟了,深吸一口气后,又是一道纯白色的火焰喷出,花了两秒钟的时间顺利地把面前的屏障给烧化了,双翼一展,往前飞去,可是它的双翼这一下挥出还没收棕,它的身形又停了下来。

    前面又出现无形的屏障了!

    陈清河再喷火过去烧,然后再出现,再喷火

    就这么反复了三四次后,陈清河和那三位白袍法师的距离没有拉近多少,他从嘴里面喷出来的白色火焰倒是弱了许多即使是远远作为旁观者的诺曼都能看得出来,陈清河最后一次喷出来的火焰和第一次从颜色上来说已经相差极大了,黯淡许多。

    这火焰显然也是陈清河的一个杀招,威力虽大却不能多用,就用了这么两下感觉就快不行了。

    诺曼都能看出来这点,作为当事龙的陈清河自然比他更要清楚的多,于是在最后一次喷火之后,他双翼一展,身子一晃,正要向前方飞去,却是突如其来地忽然来了一个大拐弯,向着右侧飞了出去,冲着诺曼的方向飞来。

    陈清河和那三位法十间的道路屏障重重,但是他通往诺曼这边的道路却是畅通无阻,双翼挥了两下就飞到了诺曼身前,喊了一声“退后!”,然后嘴一张,那已经颇为黯淡的白色火焰重又出现,在空中炙烧起来。

    其实不需要陈清河的提醒,诺曼已经看出来他想要干什么了,所以在陈清河的那一声“退后”出来之后,他早已经闪到了最后边,紧紧贴着另一边的屏障。

    白色火焰在空中炙烧了两秒钟后,突地火势一涨,又伸长了几分。

    这是烧化了。

    白色火焰喷了进来后,诺曼瞬间附周围的温度都骤然上升,自己这经过葬日心经改变的躯体都有了强烈的干燥灼烧感,这才对于这白色火焰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不过还好,在烧化了空间屏障之后,陈清河立马把白色火焰吞进了肚子里,随后飞到了诺曼面前,一个急转身,把背部露给了他。

    “上来!”

    诺曼也不磨叽,直接向前一个直冲飞到了陈清河背上,站在两个犄角的缝隙间,伸出手来牢牢抓住了面前的一个犄角。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陈清河双翼一挥,整个龙向斜下方飞去。

    而一边飞,陈清河的声音还一边在诺曼的耳畔响起。

    “怎么会有海族在这里?]说海族有一门脱胎自赶海心经的秘法,可以让几位法师的力量呈几何倍数的增加,他们现在应该就在施展这种秘法,所以这三个刚迈入白袍的法师就能施展禁咒,还能有余力来阻止我。”

    诺曼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他就说呢,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三个白袍法师的施法状态附隐隐的熟悉感,原来这是脱胎自赶海心经的秘法!

    而对于阿道夫为什么突然出手为难自己,甚至还摆出一个不死不休的场面来,诺曼此刻心中也隐隐有了猜测了:既然对方会脱胎自赶海心经的秘法,相信他们对于赶海心经也有一定的了解。在之前摆脱人类群体定身术的时候,自己的精神曾经和对方有过交锋,也许这三个海族法师就是从当时看出端倪来了。

    赶海心经可是海族的至宝,对方会为此出手,甚至发动禁咒,实在再正郴过了。

    一想到这,诺曼不由心中泛苦。

    他好想对阿道夫说,你们要赶海心经你们就开口要啊们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们要呢们要是开口了我绝对乖乖给你们,大家完全不用搞成现在这幅模样啊!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就算他现在对着阿道夫大喊,说自己愿意把赶海心经送给对方,阿道夫怕也是不会信的,会认为这是他的缓兵之计。

    况且对方的禁咒已经发动到这种程度了,顺理成章下去只等禁咒一成,大概率能干掉他、拿到赶海心经,这可是万无一失的好办法,比接受他不明真相的投降要稳妥的多了,所以阿道夫有什么理由停下这个禁咒?

    换做诺曼在阿道夫的角度上,也是不会停下的。

    而陈清河的话语还在继续。

    “老实说,面对禁咒我实在没有办法,这也是常识只有禁咒才能对抗禁咒。所以说,真想对付他们的话,只有你才行了。”

    听到陈清河的话,诺曼不但心中泛苦,脸上还浮上了苦笑。

    “我现在施展不出禁咒!”

    陈清河在这种关头都要来救他,这让诺曼感觉自己和陈清河之间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所以他和陈清河诺曼也没有什么好瞒的,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陈清河一下子沉默了。

    突然施展不出禁咒?这里面一听就很多事,不过这种紧张的关头可不是问东问西的时候,所以陈清河也没有再多问,直接说道:“那我们就只能走了!”

    说这么会儿话的功夫,陈清河已经飞近了地面,几乎是贴到了城主府最高处的屋顶,然后他左爪伸出,就见到下面有两道身影飞了上来,准确地被他抓在了爪子里,牢牢地禁锢住。

    正是纪若兮和皮尔诺。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