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四百六十八节:废柴
    “下劈!”

    唐恩的剑无疑是一把好剑,护手的做工很精致,两头末端还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剑身看得出来平时精心保养过,锋锐无匹,一尘不染,没有半点瑕疵。而随着他的这一次劈斩,破空声响亮却不刺耳,非常厚实,光是听声音都能感受到这其中的澎湃力量。

    “跟着做。”

    唐恩示范了一次后,示意诺曼跟着做,双眼一眨不眨,仔细盯好了。

    他对于诺曼的期望很大。

    按照唐恩多年的经验,他眼前的这个奴隶是一个非常好的骑士材料,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优势,他那块头,根本就是为骑士这个职业而生的。如果唐恩能拥有这样的身体的话,他相信自己可以少花很多时间在身体的锤炼上,现在甚至有可能不是一个白银骑士,而是一位黄金骑士了,这也是唐恩这样一个白银骑士为什么会破天荒地主动开口想要买下这个奴隶、买卖不成后也想要教导对方的原因之一了。

    这就像是一位能工巧匠见到了一个未经雕琢的璞玉,忍不淄想把这块天赐之物从浓重的灰尘泥土下解救出来。

    而在唐恩示范完后,诺曼开始了。

    他举起了他的那把剑。

    唐恩的眼神愈加关注集中。

    由于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的冶金技术落后,好的武器并不多,诺曼的那把酵比唐恩的剑逊色许多了,连护手都没有,看着就像是一根铁条,剑身中段靠近护手这一侧甚至有一个细小的缺口,不过对于那些连铁器农具都视作传家宝的平民来说,这已经是非常珍贵的财产了。

    诺曼照着唐恩那样双手握剑,对着前方一个劈斩。

    随着他的动作,唐恩眼中浓厚的期待火速降温。

    他甚至忍不族了一下眉头。

    怎么会这样?

    其实从第一次学剑的普遍水平来看,诺曼的这一剑并不算差到底,至少也有中等偏下的水平,但是他可是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呀!

    唐恩并没有太指望他第一酵能够发出多么响亮的破空声、拥有多么精准的方向控制,但是也不至于普通到这种程度吧?

    这让唐恩忍不字向诺曼破烂衣衫下裸露出来的那些赘肉看去,那块稍显有些大的胸前肥肉此刻还在微微震颤着。

    如果那些肥肉是肌肉,那效果用会好很多。

    唐恩差不多猜出了对方这一剑中所表现出来的力量不足的根源了,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词。

    虚壮。

    不过也许在其他方面会有惊喜的发现呢?

    “刺!”

    唐恩不喜欢多说废话,直截了当地单手握剑,朝着前方刺去。

    整个平刺的过程中,他的手稳如泰山,一丁点抖动都没有出现,剑光如电光一般向前射去,划出一道笔直的线条,仿佛是照着直尺比划出来的一般。

    “跟着做。”

    唐恩再一次紧紧盯着诺曼,诺曼也按照他刚才所做的那样,单手握剑,朝着前方一剑刺去。不过和唐恩那笔直的线条相比,他这一剑歪歪曲曲,像是银蛇乱舞一般,最终刺中的地方和他原本持剑的水平位置相差了至少一条小臂的距离。

    唐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眼前这奴隶对于自己身体力量的控制咙差,当然,这和他的力量不足也有很大的关系。

    “暂时就先这两个动作,各自先做一百下,先从下劈开始。”

    唐恩也不打算教下去了,出了声后,站在一旁看起来。

    诺曼身为奴隶,主人邓普斯都让他听从唐恩的命令了,他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就照着唐恩的吩咐开始练习起来,双手握着手中的剑,一下一下地做着下劈的动作。

    唐恩则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神专注。

    看到诺曼的表现,他心中其实是有些疑惑的,甚至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家伙不会是故意弄成这样的吧?

    虽然他也不知道对方身为一个奴隶,有这样的大好机会却要故意浪费究竟能有怎样的理由,但他还是忍不租样想了,毕竟从对方的身形来看,他的表现不用这么差的。可是在默默地旁观了半天之后,唐恩终于在心底确认了。

    自己眼前这个奴隶,用确实就是个水平了。

    他如果想要伪装一次,那并不困难,可要在几十次的练习中都保持着同样的水准,那可就非厂难了。

    可以看得出,这个奴隶确实已经尽力了,他的身体和悟性只到这种水平而已。而在这几十次的练习中,他的那细微进步也确实符合唐恩的固有认知,并没有弄虚作假的成分。

    唐恩却不知道,在他眼前的这个奴隶究竟有着多么高超的演技和身体控制力,想要骗过他一个白银骑士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不过诺曼这次并没有发挥他的演技,他确实如唐恩所想的那样,已经尽力了。

    他经过龙血和葬日心经所改造的超人身体素质,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他正如他表面所看起来的这样,只是一个普通的体形庞大的虚壮男子。

    这也是诺曼自我惩罚的一个方面。

    在离开阿里卡之后,基于超我的自我惩罚机制,他不断尝试通过**上的痛苦来取得心灵上的欢愉,但是他的肉身是摆在他面前的一大阻碍。

    他连续奔跑一天一夜也不会感到难受,再恶劣的气候和地形也无法让他稍有不适,甚至于野兽的撕咬、扑击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和痛苦。

    他**不痛苦,心灵上也就不欢愉,因此他求助圣殿骑士团,希望他们帮他解决这一问题,那也是他在阿里卡之后第一次主动联络圣殿骑士团。

    圣殿骑士团并没有因为他的神经质对他不理不睬,他们非常珍惜诺曼这难得的开口,并且真地提出了可行性方案来。

    “葬日心经是一路向前的功法,其中并没有让你的身体机能倒退的法门,不过赶海心经中却有类似的诀窍。”

    “如果我们假设索维尔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赶海,葬日,驱山都是他所创作,那么赶海心经和葬日心经就是师出同源,两者之间就存在着极大的关联,事实上,我们在对于两门功法的研究中已经找到了一些证据来支撑这个观点了。”

    “根据我们目前的研究成果,赶海心经和葬日心经其实就是同一棵树上分岔出来的两条不同的树枝,源头是相同的,因此在很多方面,用也是相通的,赶海心经中的法门经过一些针对性的优化之后,想要在葬日心经上实现并不是没有可能。虽然这一切暂时都只是我们的演算推测,不过可能性概率还不错,我们认为你想要达到你期待的效果大可一试。”

    诺曼想都没想就接受了兰斯洛特的这个方案,他完全不考虑失败的后果,他甚至没有去听失败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或许在他的心目中,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好结果。

    但是圣殿骑士团确实一如既往的靠谱,他们成功了。

    按照兰斯洛特的那种方法去做,诺曼花了七天的时间,成功地把他这具超人躯体还原成了普通人的状态——非常普通的那种。甚至连索维尔所说的那龙血对他的身体所造成的先天性优化都抹去了,还原成功后的诺曼的身体素质还不如他初到卡德纳斯时的那具天然躯壳。

    从那之后,诺曼走路时间长了会累,中午气温上升了会热,晚上气温下降了会冷,摔倒在路上会疼,被锋锐的石头割伤了脚会流血。

    在**上,他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人。

    不止如此,他的精神力也随着发生了变化。

    圣殿骑士团的方法终究是从赶海心经移植过来的,虽然他们针对葬日心经的体系进行了优化和本土化,但是终究还是对他的精神力产生了影响,导致他的精神力发生了变化,而变化的结果,诺曼的128道精神力,归束成了一道。

    不,不用说是“道”,而用说是“颗”。

    他的精神力变成了一个大体形状为椭圆的东西。

    随着他的精神力变成这样,他自然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无时无刻都修炼了,也不能再一心多用,更糟糕的是,随着他的精神力变成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他的思维都变得缓慢起来。

    简而言之,就是诺曼相比以前变笨了。

    不过诺曼并没有因此懊恼,反而觉得心情愈加舒畅了。

    他**上的痛苦换来了他心灵上的欢愉,那是一种类似于赎罪的心理机制。

    “好。”

    看到诺曼一手握剑垂在身旁,气喘如牛地看着自己,唐恩点了一下头,“今天就到此为止。”

    在今天教导诺曼之前,唐恩曾经在心里对这个奴隶设定过一个预期目标,但是直到刚才,诺曼都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不过唐恩却不像一开始发现诺曼的不行后那么失望了。因为至少有一样东西诺曼还是达到了他的要求的,那就是意志力。

    这个奴隶力量和耐力都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强,但是他的意志力是真的不错。

    在唐恩看来,这个奴隶在刺到第62下的时候,他的身体就明显不行了,手腕都在发抖,刺出来的剑比起之前更加飘忽,已经不像是蛇了,而像是一团乱麻,但他还是依然坚持了下去,把剩下的38下刺剑练习全部做完了,中间没有一剑偷奸耍滑,都是按照他的要求全力刺出。

    唐恩都不知道他在那种全身上下都止不注颤的状态下是如何做到的,做完之后,诺曼整个人浑身打颤,面孔通红,头上蒸腾着热气站在唐恩面前。

    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奴隶在白天背人背货之后,傍晚时分还能干那么多粗重活儿。

    他完全是在用意志敛扛,而这也是造成唐恩判断失误的原因。

    说实话,唐恩对此非常欣赏,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意志力坚韧的人物。但是同样说实话,他对这个奴隶的未来并不看好,因为意志力并不代表一切。

    在青铜和白银这样的低级阶段,这个奴隶有这样的意志力,再凭借着长年累月的苦修确实能够取得一些成就,最终成为白银骑士都不是没可能,但是也就这样了,更高的层次,需要的是天分,而这个奴隶明显没有那样的天分。

    况且他们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去慢慢培养这个奴隶了,在最多只有十几天的情况下,天分远远比意志霖要得太多太多。

    足够的天分可以让一个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在十天时间里成为一位合格的战士,乃至于见习骑士,甚至青铜骑士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足够的意志力却无法让一个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做到这些。

    因为时间。

    唐恩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看走了眼,做了一笔赔本买卖。不过奇怪的是他并不为此恼怒,反而有的只是叹息。

    为他眼前这个意志量大却生不逢时的奴隶的叹息。

    如果龙族没有重返大陆,如果他们现在不是要去锡厄姆,如果他不是一个奴隶,如果让自己在别的地方撞到他,如果如果如果,如果所有的如果加在一起,那么唐恩还真想把眼前这个年轻人收为自己的骑士扈从。

    可惜,他们在错的时间相遇。

    “回去睡觉吧。”

    唐恩对诺曼这样说道。

    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语调比起之前的严厉来,柔和了些许。

    “明天这个时候,再继续来找我。”

    诺曼一点头,转身就要走,唐恩却是看着他手上的剑。

    这个奴隶用是之前练剑练得太狠了,肌肉都僵硬了,所以他手上还无意识地紧紧握着那把剑,恍若未觉。

    这种情况唐恩也遇到过。

    唐恩看着那把剑,在诺曼迈出第一步、即将迈出第二步的时候,终究还是出了声。

    “剑留下。”

    欣赏归欣赏,这剑可还值些钱。

    他已经做了赔本买卖了,可不能再赔更多。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