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法神直播间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四百八十五节:每一位大侠背后都有一个男人
    “你说,他是不是打算在这里就这么一直茁去了?”

    马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盯着远处那个帐篷看了半天之后,低声对身旁的人如此说道,眼角带着轻蔑的笑意。

    在他身旁的人是门罗,不过门罗并没有像他那样闲适地坐在地上,而是站着,一会儿挥挥手、一会儿踢踢脚,像是患了多动症一样。

    “谁知道呢?”

    门罗漫不经心地随便回了一句,继续专注自己此刻的动作,只不过他似乎有所顾忌,动作幅度不敢太大。

    马休听出了门罗言语中的敷衍之意,抬头看了他一眼,见到他在那里动个不停,不禁问道:“没有活儿可以干你是不是非常难受?我看你这两天就没闲下来过。”吐槽完之后,马休还顺势躺了下来,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仰望着头顶碧蓝的天空,舒服地长叹一声,“唉,还是现在舒服啊。虽然吃的比以前糟糕了些,不过总算是能勉强吃饱了,天天还不用干活,天堂也就这样了吧?”

    他这见识,确实也就一农民了,这就跟两个农民打赌国王干活是用金锄头还是银锄头一样。

    门罗没有睬他,只是继续发作自己的多动症。

    他的动作幅度虽然不大,但是力道却是十足,这么轩度的动作都能带起一些风声来,可见力道有多大了,而门罗这两天也确实感觉到了自己力气有明显的增长,这更加深了他对于那本翻转孤独的九个击剑方式的信心——在他看来,他这两天的改变显然都是练习那本大骑士留下来的神功宝典所造成的。

    自己只是有限度地练习了两天,就能够产生如此明显的变化,若是长久地练习下去那还得了?

    难怪那位大骑士爱因斯坦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甚至就连龙王都要在他面前俯首称臣了。

    门罗在这边隐蔽却又兴致勃勃地练习着,躺在他旁边的马休那张嘴却是闲不住,抬头看了一会儿天空,突然又开口道:“门罗,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这两天的力气变大了?”

    马休声音不大,却像是一道惊雷一般劈中了门罗,让他的动作顿时停滞了下来。

    门罗保持着那个姿势静止不动,沉默了两个呼吸之后才开口道:“哦?”

    他有些摸不清楚马休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马休从自己的日常行为上发现了自己的异状?自己的秘密被马休发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马休有没有告诉别人呢,比如说巴顿,甚至是雅各骑士?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身上有翻转孤独的九个击剑方式这样的宝物,他们是不是会来抢夺?或者更简单一点,巴顿是不是会命令自己把东西交给他呢?如果一切都是如自己所想那样的话,那么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做呢?宝物虽然神奇,威力无穷,但是自己才练习了两天,发挥不了多少威力,估计还不是雅各骑士的对手啊

    门罗的脑子里已经开起了戌场,不过他倒也算是沉得坐,眼神闪烁了一阵后,尽量平静地说道:“没有发现,不还是那样吗?只是以前每天需要干那么多活儿,一天下来累得动也不想动了,现在不用干活,有更多的精力,所以你感觉力气变大了吧。”

    他语调虽然还算平静,但是身体已经做贼心虚地不敢动了,生怕自己的动作再多暴露出一些什么来。

    门罗甚至不敢低下头去看马休的眼睛,所以他也不知道,马休并没有在看他。

    马休两只手叠在脑后,把脑袋抬高了些,正斜斜地看向诺曼帐篷所在的地方。

    “是吗”

    门罗的脑子里开了戌场,马休脑猴的想法也一点不少。

    为什么自己这两天力气会突然大了起来呢?难道说是巴顿误打误撞还真成功了?巴顿成功地把他们改造成了野蛮人?可为什么门罗却没有感觉呢,他也被巴顿纹身了呀?还是说巴顿只是在自己身上成功了?毕竟每个奴隶身上的通用语纹身都是不一样的,也许门罗的那个纹身没用,自己身上的那些纹身却是有用的呢?如果这是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自己是否能够也像雅各和鲁斯恩那样成为一位骑士呢?而自己这一身突然增加的力气又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地消失呢?就像它们突然的来一样

    不过和门罗一样,马休也没有把他的这些想法对门罗说,只是紧紧地锁在脑子里,然后继续遥遥地凝望着远处的那个帐篷。

    在马休所凝望的那个帐篷里,正有两个人安坐着。

    阿翠弥汐坐在一旁,手上捧着一本书正在安静地观看着,在她的身后,诺曼正坐在她身躯造成的视线盲区里低头忙活着。

    绕过阿翠弥汐,可以见到诺曼正在忙活什么。

    他正在一本空白的书籍上画画。

    画中是一个非常抽象的人,面容完全虚化不加处理,更多在四肢和躯干上着墨。而那画中人的手上还抓着一根长条状的东西,像是棍子,也是这根棍子着墨最多,最细致,上面环绕着的各种指引的箭头也是最多。

    诺曼似乎很已经很熟练了,落笔的动作很快,没多一会儿就已经把这页上该画的东西全部画完了,翻到下一页,拿笔蘸了蘸墨水后继续画起来,但是这一次他刚刚把人画出个大致轮廓来,坐在他前面的阿翠弥汐突然开口了。

    “有人。”

    诺曼闻言,随手将一页纸放在了他之前画的那一页上,然后把那本薄薄的书合上,放到了一边的杂物堆底下。

    也是借着这瞬间的惊鸿一瞥,可以见到这本书的封面上写着“击打狗的棍棒使用方式”,下面的署名是大骑士亚历山大拿破仑波拿巴。

    随着诺曼把那本书收好,没一会儿,就有脚步声在帐篷前响起,由远及近,最后在闭合的门帘前站定,一个声音从外边传来。

    “巴顿先生,我能进来吗?”

    是雅各,队伍里也只有这位青铜骑士才会如此绅士了,甚至连那位真正的贵族邓普斯男爵先生都要比他粗鲁得多。

    “请进。”

    随着诺曼的应允,外面那人走了进来,确实是雅各。

    “日安,巴顿先生。”

    雅各进来之后先对诺曼打了声招呼,然后才找了个地方原地坐了下来——在这种荒郊野外,也就只有修才会讲究到非要有椅子才能坐了⊥算是邓普斯,有的时候实在没条件也是一屁股就坐在地上的,更别说雅各这位骑士了。

    “日安,雅各先生。”

    诺曼也对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就闭嘴不言了,安静地看着雅各。

    他从雅各的面容上看到了一些情绪,这位骑士先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正在纠结着。

    诺曼已经猜到他这次来是为什么了。

    “巴顿先生,我想我们必须得启程了。”

    雅各犹豫了一番后,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话语内容正如诺曼所预料那般。

    诺曼并不意外,也不生气,只是平静地说道:“但是我不认为现在是启程的最佳时机。”

    雅各曳,“但是邓普斯先生已经等不及了,鲁斯恩也等不下去了,他们都要求立即启程。”雅各顿了一下后,又说道:“他们担心那晚的那些异族还会再来,我们一直呆在这里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靶子,他们担心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诺曼听出来了,恐怕不止是邓普斯和鲁斯恩等不及,这位雅各先生显然也等不及了,他们都想快点去到希厄姆,那里对于他们来说才是安全的地方。

    诺曼在心中盘算了一下:这个队伍中能说得上话的人,现在有四个半,分别是邓普斯,修,雅各和鲁斯恩,最后的那半个就是他自己了。现在有三个人站在了统一战线上,就算修看在自己教他拼音的面子上,肯支持自己,也不够对方的话语权大,所以立刻启程,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雅各并不是来同他商量,而只是来通知他的。

    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后,诺曼没有试图再费唇舌,直接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

    雅各似乎稍稍有些惊讶,不过他当然不会愚蠢到临时反悔、和自己的决议过不去,只是站起身来,“那我就去准备了。”

    诺曼看着他站起身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间又冒出一句:“我想要再去看一下唐恩大人。”

    雅各动作一滞,沉默了两个呼吸后点头,道:“好的。”然后他转身就走,可是在临出帐篷前,他又汀了,转过身来,对诺曼真诚地说道:“巴顿先生,我相信唐恩大人,所以我也相信你,希望你能记租一点。”

    诺曼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雅各这才终于转身离开了,诺曼却是又继续盯着门帘看了一会儿。

    看来这位雅各骑士并没有因为自己这两天一系列的荒唐行为而对自己彻底失望,他还是对自己心存幻想的,所以才会突如其来地示好一番

    没过多久,诺曼也从帐篷里出来了,身后跟着阿翠弥汐。

    经过两天的平静,营地里终于热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忙活着,忙着把那些帐篷拆下来装箱、装车,那蝎隶和平民都忙地歇都没的歇。

    诺曼喊了几个自己的奴隶过来收拾他的帐篷,自己则是带着阿翠弥汐绕过了营地中那些忙碌的人,向着一个偏僻的角落走去。

    那已经是营地外了,和热闹的营地不同,这里很安静,地面有一个明显的吗。

    这下面埋着的就是那晚死去的人了,唐恩也在里面。

    诺曼曾经提议过把那些尸体全部都烧了,但是却被所有人毫无异议地集体反对了:这些人虽然不至于全部都是父神教的信徒,但是他们从小到大都是在父神教的宣传下成长起来的。在父神教的教义中,人死了之后是要上天堂或者下地狱的,不管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躯体都是必要的东西,若是没有躯体,地狱下不去,天堂更上不了,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后果。所以火刑在父神教中才会是一个非常极端残酷的刑法,因为它会摧毁犯罪者的躯体,让他们接受比死亡更可怕的后果。

    在这种思想的熏陶下,这些人自然是不会同意诺曼把这些尸体都给烧了的。而诺曼也没有办法,只能妥协了。

    不过现在看来,没有采瑞葬的方式来处理这些尸体,确实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经比对,这里被人动过,更准确地说是进行过挖掘。”

    兰斯洛特很了解诺曼的想法,所以不用诺曼说,他已经把他们得出的结论说了出来。

    果然

    诺曼眯了一下眼睛。

    那些异族果然来这里挖过尸体,那么他们也用知道了唐恩已经死了的事实了。

    在他们驻扎的这几天里,那些异族始终再没有发动过袭击,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在那天晚上也有死伤,另一方面更多的用是因为唐恩的存在。

    他们并不知道那天晚上最后关头那是唐恩燃烧生命的爆发,还以为唐恩就是那么强呢,有这样的一个强者在,再加上一位法师,自然是震慑住了他们。可是现在他们很可能已经知道唐恩死了,队伍中缺少了这么一个威慑性武器,估计他们很快就会再一次地发动袭击。

    最糟糕的是,队伍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启程了。

    若是留在原地,有经过几天的努力加固的防御措施,再加上修、加上诺曼布下的那些暗手,还是有非常大的胜利可能的,可是前进就不同了。

    诺曼不知道希厄姆附近的这些异族势力是怎么分布的,不知道他们若是前进的话,是否会进入另一股新势力的眼中,更不知道那些袭击过他们的异族是否会继续跟着他们伺机行动。

    若是那些异族还跟在后面伺机行动,前进的路上又出现了新的敌人,他们还失去了经过几天努力得到的地形优势这要是打起来,结果还真是不太好说了。

    不过人生本就是如此,身处其中的人们并无法知道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么。

    诺曼站起身来,背着双手,悠然地向营地走回去,表情洒脱。

    反正他不急,扛压力的又不是他。

    接下来就看那些“大侠”的表演了。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