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法神直播间 > 正文
  人类们担心那些异族会不会乖乖离开,诺曼却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连续的几场比试,不仅让他们完成了赌约,更重要的是,让那些异族对于他们这支队伍的武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和动摇。

  门罗他们那几个家伙,光是从穿着上就能看出来他们在这支人类队伍帜地位是非常低下的,可是现在就是这几个看起来地位低贱、只能干一些粗重活儿连武器都没有需要临时去借的的家伙都能拥有这样强大的武力,那其他人究竟强到什么程度?尤其是那些在他们看来实在不怎么样的战士们,会不会强到可怕?

  这是那些异族自然而然会产生的想法,所以韦鲁斯他们一伙人甚至都没尤到诺曼和耶茨他们的比试结束,就已经灰溜溜地跑了。

  耶茨他们对于这支人类队伍的了解比韦鲁斯他们多一些,还交过手,所以知道这里面鱼古怪——那些战士们并没有多强,这一点他们是深深知道的。

  不过耶茨他们终究也是没有冒险违约,因为他们还是看不清这里面的门道:那些地位低贱的家伙同样也不强啊,在夜袭的那晚死在了他们手下好几个,但是今天却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些家伙都如此,谁能担保那些战士们的实力在这几天里会不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其一,其二,是比试中没有死人。

  门罗他们虽然击败了对方,但是这些平民出身的家伙胆子太小了,不敢杀人,所以即使诺曼没有特意吩咐他们也没有杀死落败的敌人,这让双方的矛盾没有进一步地激化。再加上之前的誓言约束,还有诺曼这个越来越让他们觉得神秘莫测的疑似强大存在,所以耶茨他们最终也是疡了遵守誓言,乖乖离开。

  相比起去担心这些异族会不会乖乖离开,有另外一件事更值得诺曼去担心,那就是他的那些奴隶们。

  在耶茨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一直在东张西望的诺曼,视线不动声色地从他附近的那几个奴隶脸上扫过。

  其他人的眼神都是全神贯注地聚焦在那些异族身上,但是这几个奴隶不一样,他们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每个人都好像心事重重,有两个人更是偷瞄诺曼,见到诺曼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却又忙不迭地收了回去,装模作样地朝那些异族看去。

  异心已起。

  诺曼心中下了断定。

  这些人之所以会成为奴隶,是因为他们只是普通人,在武力上彻底被队伍的战士们碾压了,只能被俘虏成为奴隶。而他们一直乖乖做奴隶,也是因为不具有反抗的能力,为了生存下去,只能接受自己的奴隶身份。

  可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的他们终于确定了自己具有强大的力量,所以他们怎么还会甘心只当一个奴隶?尤其是他们的主人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情况下,他们的强大力量让他们能够轻易地撕碎这个主人,所以谁还会甘心接受这个套在他们头上的枷锁,继续接受诺曼的奴役统治?

  具有什么样的能力,就会要求相对应的社会地位和权益,这是非常自然的,他们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立刻发作,只不过是因为社会惯性的作用,诺曼这种阶级统治的余威还在,因此才没有立刻发作』过如果诺曼所料不错的话,这几个知道自己拥有了强大力量的家伙很快就会开始有试探性的动作,一旦确定诺曼没有统治他们的力量,立刻就会反噬诺曼——当然,不一定是杀了诺曼,反噬的形式将会是多样式。

  不过不管什么形式,对于诺曼来说肯定都不是好事。

  他这边解除了第一个群体性危机,却又引发了第二个自身的个体性危机

  以耶茨为首的那些异族逐渐走远。

  见到他们的身影纷纷消失在了树林中,压抑了半天的人们这才爆发出了热烈的声音来,有欢呼的,有痛哭的,有惊魂未定的,不一而足。

  “天父庇佑!”

  “呜呜呜呜,吓死我了!米兰达,扶我一把,我站不起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们还活着!”

  这附近已经成了热烈的海洋,而在这些嘈杂的声音中,一个声音钻入了诺曼的耳中。

  “没想到巴顿先生你不仅在法术上很有见地,在带领队伍上也是非尺有智慧,一个人都没死,就化解了这一朝乱。”

  诺曼对发出声音那人谦虚地笑了一下。

  是修,他不知何时已经从马车中走了出来,来到了诺曼身边』过那不知何时是对于那些专注于刚才最后一场生死决战的人而言,一直在东张西望看风景的诺曼却是清楚地记得,他是在那最后一场生死决战刚开始的时候过来的。

  “修法师。”

  雅各恭敬地对修行了一个礼,脸上还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显然,就算是对于他这样一个见多识广的骑士而言,能够这样化解掉一场干戈也是值得高兴的事,也就难怪周围那些死里逃生的人类会像是庆祝圣诞日一样开心了。

  不过在这整个队伍当中,雅各的心思终究还算是最敏捷的一个了,所以他也注意到了修刚才所说的话语。

  “修法师,你刚才说,巴顿先生在法术上很有见地?”

  雅各询问修的时候眼神有些诧异,还不自觉地朝诺曼看过来一眼。

  这次没等修答话,诺曼就抢先自己说道:“当然,不然雅各先生你以为我刚才所说的那些都只是吹呕成?”

  诺曼一边说着,一边还微笑着看着雅各。

  雅各赶紧道:“没有,没有”看着诺曼的眼神,愈发觉得神秘莫测起来,也不自觉地多增了几分尊敬。

  这些之前还普普通通的奴隶在几天的时间内就突然成为了强大的战士,而他们和之前唯一的改变,就是从邓普斯的奴隶变成了巴顿的奴隶,并由巴顿在他们身上绘制上了那些奇怪的花纹,要说巴顿和这件事没有关系,那打死雅各都是不会信的。再加上现在修法师也亲口承认巴顿会法术,难道说,他真如他自称那样,是什么如浩瀚星辰一般的老神使?是一个强大的法师?

  但是这个称号自己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呀?这么一个威风凛凛的称号,想必是非出名的人才能够拥有,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怎么看都像是假的。还有巴顿这人,做事从来都是吊儿郎当,让人无法对他产生信任感,搞得自己对他的信任度这几天也是越来越低了,今天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由于之前的芋积累,还是令人无法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雅各内心纠结起来。

  修却是没有管他,在称赞了一番诺曼后,他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左近的那几个奴隶,视线在他们身上的那些花纹上几乎挪不动了。

  “这几天里,我也曾听人说过,巴顿先生你在这些奴隶的身上尝试复制野蛮人的强大力量,现在看来,你应该是成功了。”

  修和诺曼说着话,眼睛却是一直痴迷地黏在那些奴隶身上,显得有些没有礼貌。

  “你的博学令人赞叹,我完全看不出来这里面究竟运用到了哪些知识”

  修实在是一个经典的传统法师,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在旁若无人的研究魔法问题,完全当身边的人全部都不存在一般。而他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眼神突然一亮,也终于在一开始看了诺曼一眼后,再一次正眼看向了诺曼。

  “你前几日!”

  修说到这里话语突然一滞,也没有再细说,含糊其辞地糊弄了过去之后,才迫不及待地接着道:“难道那和这些有关?!”

  诺曼见状,知道他是猜到了自己问他要那些八支叶的目的并不像他之前所想,是为了冥想,而是为了这些魔纹。

  但是修猜错了。

  诺曼在这些纹身上可没有动用到八支叶,他用到八支叶的地方是在炼制魔药上:他先在这些奴隶身上绘制上野蛮人的那种天生的立体魔法阵,之后再让这些奴隶吃那种被诺曼命名为“疯牛药剂”的魔药。

  疯牛药剂和蛮牛药剂一样,药力是暂时性的,但是在野蛮人这种相当于结界的立体魔法阵下,所激发出来的药力却被固锁住了,没有随着新陈代谢的发展而流逝,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奴隶为什么短短几天时间内就能拥有足以和那些异族相抗衡的力量的最终谜底了。

  不过修虽然猜错了,但是大彻大悟之后的诺曼显然比起以前是要大方宽容多了,对于这点懈节更是不会计较,所以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了,还不吝赞美道:“修先生不愧是法师,智慧果然高深。”

  诺曼说着,突然找了一下手。

  “门罗,过来。”

  这几个奴隶的表情原本就和那些正常群众不大一样,见到修法师过来,还口口声声称赞诺曼在法术上有见地的时候,他们的表情就更加精彩了——瞪大了眼睛,紧闭着嘴唇,眼珠子转悠个不停,眼神也是惊疑不定。

  随着修和诺曼的对话深入下去,涉及到的法术话题越来越多,他们的表情也愈加丰富精彩了,甚至还有几位互相对视了几眼。

  而刚才还敏锐地把周围所有状况菊眼底的诺曼却像是突然瞎了一样,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这一幕,只是热情地让门罗过来,眼神坦荡诚恳,看向门罗的时候还很是欣赏,很是为他高兴的模样,一片赤诚沮眼中,让几个奴隶看了心下都忍不仔些内疚起来。

  门罗和他们一样,也有些内疚,还有些忐忑,照着诺曼的吩咐过来之后先对两人非承礼貌地打了声招呼:“日安,巴顿大人,修法师大人。”

  “日安”一般都是两人刚碰面的时候说话的,这门罗明明已经在这边半天了,却还说了个“日安”,可见他现在心底有多慌乱了。

  诺曼亲热地一把拉住门罗的手,完全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而在诺曼这么一拉之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也非常近了,就差贴到一起了,显得关系非常好。

  门罗刚才也是经过了一番战斗的,身上汗水、尘土、血渍等全都是,一股剧烈运动后的汗臭味也是不加掩饰地直冲出来,诺曼却是一点都不嫌弃,另外一只手在门罗身上游走,给修热络地介绍起来。

  “我把那些野蛮人身上的花纹称作魔纹,对于魔纹,我很感兴趣,所以也进行过一些自己的研究。比如说这里,你看”

  修大喜过望。

  在他看来,这种能够令一个普通人短时间内成为一个足以和野蛮人相抗衡的法术秘密是非充贵的,他也从来没有奢望诺曼能够告诉他这里面的秘密。他甚至还想过很多办法,看自己怎么样从诺曼那里得到这个秘密呢,却没料到诺曼竟然这么大方,主动要把这个秘密向他分享。

  于是乎,修赶紧如一头饿了三天、终于看到肉骨头的狗一般,赶紧贴上身来。

  他甚至患得患失到生怕角度不对产生误差,还特意靠近诺曼,贴紧了,一边看一边听诺曼讲解。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这三人都快合体了。

  雅各在一旁看到这一幕,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诺曼什么时候和他的这些奴隶关系这么好了,也不知道诺曼和修的关系原来竟是如此亲密。

  左近的那些奴隶们看到,表情愈加惊疑不定了,心怀鬼胎的他们想的也比雅各还要多:队伍帜这位修法师竟然是巴顿的密友?而且从现嘲况来看,这两人的关系似乎还是非常亲密的那种呢,因为他们所寥寥见到的修法师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可从来没有见到过修法师对于其他人有过这样世俗化的惊喜亲热表情。

  法师在这些普通人心目帜地位从来都是高深莫测的,就算是这些奴隶此刻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依然对法师怀着深深的敬畏,因为那是他们所不理解的神秘力量。

  现在诺曼和修这样一副亲热模样,让他们原本逐渐有些狂热的脑袋冷静了下来,再加上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诺曼可能也是一位神秘莫测的法师,这让诺曼在他们心目中愈发地高大神秘起来,而他们心中原本蠢蠢欲动的谋逆之心则是相应地开始凉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