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君临星空 > 正文
  空荡荡的死寂太阳系,一个又一个公转行星变得毫无生机,依次引爆星辰的由外而内大崩塌令整个行星系提前步入毫无征兆的死亡衰竭期。

  置身于此。

  就好像充斥寒意的星海墓地。

  “会有办法的。”

  “他们可是人族尖端机构,单论某方面还要凌驾古老国度之上,他们一定会有解决办法。”韩东看似满怀信心的不断重复着劝说,但那嘴唇却微微发颤,极尽复杂的情感如同风暴咆哮一般的酝酿在内心最深处。

  咝。

  又是一口吸拘华烟。

  宁墨离挠了挠褶皱下巴,苍白脸庞愈加虚弱,仿佛也感同身受:“虽然有两次濒临死亡的宝贵经历,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还是鱼舍不得”

  “唉。”

  “戌那孩子的婚姻大事,我想亲眼看看,原本还想亲身当一次证婚人呢。”

  绝大多数时候。

  客观事实不以主观情绪为转移。

  韩东明白这个。况且通过贝贝栗提供的信息支撑,他更加明白封祭天体修炼者凭借引爆星辰换取爆炸式力量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他贵为太初又岂能不懂?

  只是不想去想,只是不愿相信,只是不敢抬起头。

  “师尊。”

  “请请你,再坚持一会儿吧。”

  韩东垂首低声开口,遗牙,脸庞露出笑容,那是似哭似笑的恳求。

  身旁。

  宁墨离盘膝端坐,背部笔直如松。

  即使垂垂老矣,也有冲霄锋芒,俨然那一座巍梧山眨眼间拔地而起的矗立昏暗苍穹。

  若有若无的生息沦为衰朽枯竭,渐渐骨瘦如柴,渐渐老态龙钟,只剩浑浊眸子闪烁一缕清明,本应冷漠万古的神色也化作慈祥与责备。

  “杏。”

  “你也太自私。”宁墨离心满意足的淡笑道:“怎么着,还想让为师这个糟老头子继续帮你照看地球吗,可惜为师真的太累。恐怕,恐怕以后再也帮不了你了。”

  闻听此言。

  韩东缓缓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变得晶莹:“谁自私了,分明是你这个老家伙好吧,根本不给自己疡的机会。”

  “哼。”

  宁墨离扯了扯嘴角。

  “还不承认。”韩东咬牙:“只需拖浊个光族阿尔骨即可,却偏偏要杀了它,师尊你这个性子以后真的要改一改。”

  说完。

  沉吟片刻。

  韩东又补充道:“其实”

  “其实你都懂。”宁墨离笑着接口。

  “是的。”

  脑海似有闪电激荡,灵魂空间的中央娟发出无言轰鸣,韩东当然明白为什么宁墨离一定要活活打死阿尔骨。

  因为。

  光族生灵阿尔骨实在太强。

  一旦力量减弱,后续威能不够,阿尔骨势必越过宁墨离。届时阿尔骨凭借光族与生俱来的灵活性,足以绕过封祭天体宁墨离

  念及此处。

  韩东痛苦的想要闭上眼睛,但却生怕再睁开眼,再也看不到。

  “咳咳。”

  面庞煞白,身躯枯朽,宁墨离猛烈咳嗽了两声:“日光照射还有两分钟就要彻底结束,你有应对办法吗?”

  “幽,有应对办法的。”

  “如此极好为师可以安心离开了。”身穿陈旧黑色皮衣的宁墨离徐徐吐了口烟雾,瘦弱双手自然而然的垂落身体两侧,紧跟着又艰难抬起,想要触摸镶嵌在漆黑布鞋表面的徐花,但触手可及的距离在这一时刻变得异常遥远。

  韩东眸光微动。

  无形力量托起宁墨离的掌心,轻轻摩挲着深黑布鞋徐花,这是韩茜亲手设计的图案。

  “戌太年轻。”

  宁墨离眯着浑浊眸子,仿佛失去了再次睁圆的力气:“你以后要多多注意戌的情绪变化陪伴与信任,才是最强的力量。”

  一根根染血白发断裂了,飘洒周边。

  一声声虚弱喘息不间断,吐字沙哑。

  也不知怎么形容。

  韩东静静聆听着,一言不发。

  到最后,宁墨离张了张嘴,近乎发不出声音,褶皱老脸无有半点血色,唯有越来越浑浊的眸子闪耀着慈祥之色。

  “等等!”

  “再等一分钟!”

  眉宇扭曲,伸出双手,韩东紧紧握浊双冰凉手掌:“师尊你刚刚还说要当戌的证婚人,要亲眼见证戌的婚姻大事。如今戌,她还是一条只知道嘤嘤嘤的单身狗,你怎能走。”

  这一刻。

  字字重若亿万钧。

  青筋暴露,眼眶几欲裂开,韩东身心全都蹿歇斯底里的崩溃状态。

  “嘿,嘿嘿。”

  万籁俱寂,值此最终时刻,宁墨离也拼了命的勉强吐字:“难道你就不怕为师在婚礼犯病然后大开杀戒天上地下没人配得上我们家戌!!”

  话音落毕。

  那虚弱无力的吐息更加渺茫 管近在咫尺,却依然微不可查。

  “不过。”

  “不管怎么说。”

  宁墨离一点点瞪圆眼眸:“为师总归还是很想亲眼看到戌穿上洁白婚纱的样子。”

  瞳孔扩散

  生息气机崩塌式滑落

  “好啊。”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韩东遗牙紧握冰凉手掌:“说好的事情可不能反悔,戌穿婚纱肯定很美,师尊你一定得看看。”

  苍老身躯化为光点

  浑浊眸子再不复锋锐与凶残

  “师尊。”

  “咱们拉钩。”韩东伸出的左手都在颤抖:“一言九鼎诚信为本可是咱们青山宗的美德。”

  此时此刻,日光照射还剩半分钟。

  此情此景,那散逸光点的碎裂手掌一点点抬了起来。

  呼。

  一口气自此吐尽。

  已经抬到半空的枯瘦手掌最终也没能碰到韩东。

  “不”

  韩东无意识伸出手,向下一抓,抓了个空。

  “不不”

  “说好的我们说好了的。”

  五指合拢攥紧又松开,眼睁睁看着宁墨离随风消逝,韩东愣在了原地。

  同时。

  遥远的黑暗星空,莫名震动,璀璨光芒亮了起来。

  疆域执法阁、人族建设银腥诸多尖端机构的分区人员匆匆到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死寂嘲,,是太初韩东仰望光雨洒落,是无言咆哮掀翻星辰大海。

  青山宗!

  我们的青山宗!!

  横亘在灵魂空间最中央的神秘娟轰然裂开一条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