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关于梅轻怜的目的,楚休早就有一些猜测了。

    而在听到陆先生说了梅轻怜的身世经历后,他也大致能够猜到,梅轻怜所做的这一切,应该就是为了自己昔日的宗门,阴内。

    哪怕梅轻怜其实并不想去当一宗之主,只想当一个圣女,但现在阴内却只有她一人,这个担子梅轻怜也必须要扛起来。

    这个要求在楚休看来并不过分,梅轻怜其实从一开始就对权势没什么兴趣,从她对自己的称呼上就知道了。

    现在阴内就只剩下梅轻怜一人,她正肠该说自己是宗主的。

    但实际上无论是楚休还是陆先生,她都让对方称呼自己为圣女大人,所以梅轻怜从心里其实是想当一个圣女的。

    楚休此时也是看着梅轻怜,沉声道:“圣女大人,你在江湖上呆了这么多年,人心险恶这种东西见得多了,你应该知道,承诺这种东西,是靠不住的,无论正邪,都是如此。”

    梅轻怜轻轻挑了挑眉毛,这时候楚休不是应该说自己靠得住才对嘛,他竟然还反着说。

    “你的意思是,别人的承诺靠不住,你楚休的承诺也靠不住?你不是经常说自己言而有信嘛。”

    楚休随意摆了摆手道:“言而有信也是要看诚的,利益面前,任何承诺都靠不住。

    我跟圣女大人站在一起有利益,那我自然靠得住,反之若是没有利益,我又何必去坑害圣女大人你呢?

    在隐魔一脉当中,阴内虽然已经名存实亡,但人脉关系却是依旧还在,我害圣女大人你,自己也必将在隐魔一脉当中没有立足之地。

    而且经历过格山正魔大战,隐魔一脉的人应该都知道了,我是圣女大人和陆先生一路扶持起来的,我若是去害圣女大人你,那就是恩将仇报,不仁不义。

    哪怕是魔道一脉,对外人可以狠辣,可以不讲道义,但对自己人,相信没有人愿意跟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在一起共事的。

    利益在前,我只会跟圣女大人你站在一起,而不会去疡坑害你。

    所以圣女大人其实可以不用疡相信我,你只需要疡相信利益,这便足够了。”

    听到楚休说了这么多,梅轻怜不由得轻哼了一声道:“楚休,你这诡辩的功夫倒是不比你那实力要差。”

    虽然梅轻怜嘴上说楚休是诡辩,但她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认同了楚休的看法。

    坑害她对楚休没有好处,除非楚休是那种习惯干损人不利己事情的白痴,要不然他没有理由来坑自己。

    楚休淡淡道:“这可不是诡辩,而是事实,圣女大人,关思羽那边,你准备暂时怎么办?”

    楚休依锨得,原版剧情中,关中刑堂貌似发生了一侈变,这巨变会不会跟梅轻怜有关系?

    楚休仔细回忆着剧情,想要找找看,这侈变中关思羽究竟死没死,自己会不会又因为蝴蝶效应而影响到剧情。

    不过想着想着,楚休的面色就骤然一变,变得十分难看。

    因为他,竟然想不起来关于那剧情的任何细节了,要知道,当初在决定加入关中刑堂时,楚休还特意记下来了关于关中刑堂的几件大事,结果到现在,楚休却是完全记不得了。

    这种事情放在普通人身上很正常,事情那么多,谁能事无巨细的全部记得?

    但放在楚休身上,这种事情却是堪称诡异,极端的诡异!

    要知道楚休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不说是过目不忘也不差了,起码他在自己那强大精神力的加持下,记忆力是寻常人的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

    他本身就在关中刑堂内,关于关中刑堂的那段记忆,自己是绝对不会遗忘的才对。

    然而事实却是,自己的确是忘了,忘的干干净净,怎么都想不起来。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楚休方才还试着去回忆了一下其他所熟知的剧情,结果他却骇然的发现,大部分的剧情竟然都变得十分的模糊了,他记得某段时间,某个地方会发生大事,但却记不得那事情的具体细节,特别是跟人有关的。

    以楚休的记忆力,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特别是关乎于原版的剧情,这些可都是楚休的底牌,楚休安身立命的所在,他别的都可以忘记,唯独这些,却是不能忘记!

    但结果他现在却偏偏忘了,楚休敢肯定,自己绝对是出现问题了。

    而且楚休仔细梳理了一遍,除了关于原版剧情的一些记忆,就连他重生前的记忆有些也都模糊记不得了,但他这一世的记忆却是很清晰的留在脑海中,这十分的不合理。

    现在楚休的思想是以‘前世’楚休的思想为主的,而不是‘这一世’,所以就算是要模糊,他模糊的也应该是这一世的记忆才对,为何前世那么重要的记忆,都会模糊?

    梅轻怜那边刚想说话,便看到楚休陷入到这种呆滞,甚至可以说是失魂落魄一般的状态,她不由得问道:“楚休,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如此入迷?”

    楚休被梅轻怜的话惊醒,他对梅轻怜沉声道:“圣女大人,麻烦你用姹女大法查看一下我的精神跟元神,看看有没有异常。”

    在江湖上楚休很少跟同样精修元神秘法的人交手,所以他被元神秘法重创或者是暗中算计的层面很小,不过还要等梅轻怜探查一番后才能下决定。

    阴内的姹女大法不算是元神秘法,但在元神上威能却是要比专修这一道的武者都恐怖。

    梅轻怜诧异道:“你在胁天内被人用元神秘法给暗算了?”

    梅轻怜知道楚休在元神精神力上的造诣,绝对要远超大部分的武道宗师,甚至跟她也相差不多。

    如果有人不声不响的在楚休的元神上留下了暗伤,这人的修为又该多恐怖?

    楚休曳道:“我也不确定,所以才想让圣女大人你探查确定一下。”

    说着,楚休主动放开心神,主动让梅轻怜用姹女大法来探查。

    梅轻怜点点头,一股股韵律绽放而出,渗入楚休的脑海当中。

    半晌之后,梅轻怜曳道:“你杏的元神强健的很,根本就没有半分损伤,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把隐患埋藏在了你的元神最深处,不过以我的实力都没有探查出来,那这个人的实力绝对不是武道宗师,而是专修精神力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才能够办到。”

    楚休皱了皱眉头,若是这样的话,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他可以肯定,自己现在这种状态绝对有些不对,但却找不到不对在哪里。

    其实原版剧情的记忆模糊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并没有那么糟糕。

    楚休这几年所影响的东西太多了,这也导致大部分跟人有关的事情都在楚休的影响下发生了蝴蝶效应。

    原版剧情中关中刑堂遭逢了一侈变,而现在那巨变还会不会产生,谁也说不准。

    只不过这件事情就好像阴云一般,笼罩在楚休的心头,一时半刻还无法散去。

    强大的存在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未知。

    梅轻怜随意的摆了摆手道:“行了,别想这些幽没的了,你是不是在胁天内压力太大了,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你这边闭关也结束了,魏书涯老前辈让你去一趟,有件好事要交给你。”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好事?什么好事?”

    “别问那么多,去了你就知道了。”

    说着,梅轻怜便要拉着楚休离开。

    楚休诧异道:“你也一起去?关思羽那边你如何解释?”

    梅轻怜随手一挥道:“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关思羽那边我自有办法。”

    听到梅轻怜这么说,楚休便也没有多问,直接隐匿气息,跟着梅轻怜一路离开关西之地,来到关西之地跟西楚交界处的那片地域。

    夜深时分,梅轻怜将楚休带到一座大宅中,一缕气息绽放而出,大门立刻被打开,陆先生从其中走了出来。

    看到楚休和梅轻怜,陆先生点点头道:“魏前辈已经等了你们很长时间了,进来吧。”

    这座大宅名义上只是一个寻常商贾的宅院,里面的主人和下人都是些普通人,但他们看到楚休等人走过来,却仿佛是在看空气一般,没有丝毫的惊讶,直接将他们全都忽略。

    陆先生打开了一道暗门,带着楚休和梅轻怜走入地下,这座大宅的地下竟然还内有乾坤,其面积甚至比地上还要大。

    此时地下的一座大堂当中,魏书涯正眯着眼睛捧着一杯茶,好似随时都要睡着了一般。

    那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换成谁都不会把他当作是一位真火炼神境的巅峰强者的。

    而他的身边则是褚无忌。

    褚无忌也没有正襟危坐,他翘着二郎腿,手上把玩着一只灵动的白眉鹦鹉,看到梅轻怜进来,那白眉鹦鹉立刻就用尖利的嗓音大喊着:“美女!大美女!”

    褚无忌也是笑呵呵道:“是小怜啊,你我可是有许多年没见了,为兄甚是想念啊。”

    梅轻怜挑了挑柳眉道:“褚无忌,你要是在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掐死你的鸟儿?”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