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正文
    “不用再骗我了。”

    秦轩这次怎会再动摇,孤竹下给他上的第一课,根本不是什么分析对方的实力。

    而是下定决心!

    如果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动摇,那还怎么打?

    所以这次,秦轩一定要打,哪怕现在打不过,之后让兔姐上,也要打。

    “嗯。”

    一旁,风兮然点了点头。

    白浅玉也少见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风兮然的意思,并不是要限制秦轩,而在于他能否看破,如果他能看破,本命的力量也是他的力量。

    她和兔姐一样,都希望秦轩能够掌控本命之力,而非一度去依赖她们。

    秦轩需要成长,要像个一家之主一样,了解自己的实力,然后,在面对外界的强者时,知道谁可以打,谁不能打。

    不要贸然行事,但也不要,妄自菲薄。

    她们都希望看到一个强势的秦轩,一个能够有自己的主意,只在需要的时候说一句‘帮我’的画妖师。

    就像之前,面对菩萨女,面对佛城凶兽,秦轩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需‘兔姐’两个字,白浅玉便已经感受到了他的意志。

    要么打死对方,不然就对方打死!

    “各位,按照你们的想法来战斗。”

    秦轩不会傻乎乎的用仙灵附体,这亲自上去。

    这要是被孤竹下给一剑砍了,哪怕孤竹下不会伤秦轩,可身为画妖师的他‘死亡’了,那特训还有什么意义?

    哪怕这是演习,秦轩也要证明给自家眷属、本命,以及这个看不起他的瞎老头看,他秦轩如果认真起来,一点也不傻!

    “判断不错。”

    孤竹下第一次赞赏道:“知道对手不简单后,立刻拿出王牌应对,减少伤亡。”

    “同时将自己的位置摆正,”孤竹下:“任何职业都一样,只有保护好自己,留自命,才能东山再起。”

    说实话,秦轩的突然转变,以及这一系列的判断,挺让孤竹下吃惊的:‘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悟性不错,特别是这性格。。。’

    秦轩宛如一张白纸,他没有沾染太多的颜色,什么都不懂。

    可随着环境,随着一次次的经历,他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同时,发生越来越大的转变。

    这转变是好是坏,方向就把控在秦夕瑶、白浅玉和风兮然三人的手里。

    三大本命各自为政,秦夕瑶要的是废人轩,风兮然要的是强势轩,白浅玉中立,不干涉秦轩的想法,一切让他自己走。

    可偏偏,白浅玉总是忍不转去保护秦轩,这才导致三四个月来,秦轩至今没有大的进步,每天都以为时间充沛,山海金沙在线娱乐官网一片安定,可以在家过自己的小日子。

    殊不知,天下即将大乱,如果他再不提升自己,将来如何保护自己人?

    “你很强,但我不知道你有多强,这次的测试,我也想知道自己跟你这样的人物,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秦轩想要丈量同孤竹下的距离,但只凭他,做不到:“如你所说,这里有6个祖师和1位祖师爷,你是老祖师,我现在很想知道,老祖师面对六个祖师级的围攻,是否还能如你现在这般,面不改色。”

    “呵。。。”

    孤竹下嘴角微翘,秦轩的挑衅和威胁,他感受到了。

    你嚣张,我也嚣张,谁怕谁啊。

    “真的是很久没跟强者对战了。”

    孤竹下杵着剑杖起身,只是他嘴上说的认真,态度上,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那么目中无人,不把山哄的这些个仙灵奶奶们放在眼里。

    “太狂妄了!!”

    “就算是祖师爷,你也不过两百万年修为,”白雏婵搬出了年纪论:“我等帝国残留,哪怕不曾上过战场,也比你多活了两倍,你怎敢如此嚣张?”

    “嗤嗤。”

    孤竹下的鼻子嗅了两下,随后听他戏谑的说道:“这个味道,我道是谁呢,呵,原来是青丘山的狐狸精啊!”

    “你!”

    狐狸精没错,但孤竹下这明显是在骂人。

    “欺人太甚!”

    白雏婵非常生气,但她看不穿孤竹下的剑术,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只能将这恨意,憋屈的忍下去。

    “还有一只刺猬,一只老鼠,一只兔子跟。。。”

    孤竹下笑道:“一条蛇和一条鱼。”

    此话一出,可把仙灵奶奶们气了个半死,就连脾气极好的兔仙白可心都觉得孤竹下不为人子了。

    “若无山海百族,人类何以求存,孤竹下,你莫不是忘了这个道理?”

    于是,本不愿意插手的柯妤雎,坐不住了。

    她与孤竹下有些渊源,知他底细,可也正是因此,柯妤雎才知道孤竹下的厉害。

    当年锋芒毕露时,便纵横天下,如今洗睛华,藏剑入杖,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柯妤雎都不敢想象。

    可孤竹下的这一番话,太过侮辱山哄,哪怕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要激怒山海仙灵们,柯妤雎也必须站出来:“对我,你是不是也要说句‘一只鸟’?”

    “这声音,还有这气息。”孤竹下脸色一变,立刻收起了之前的不羁,恭敬的说道:“这可真是,不知故人在此,孤瞎子,失礼了。”

    对方的气息,孤竹下之前没感受到,他说了六种动物,却唯独漏了稀缺。

    因为孤竹下没感知出隐藏气息的柯妤雎的来历,只知道此人很强,与他曾经遇到过的祖师爷们,区别不大。

    “你可不失礼,你是忘本了。”

    如今柯妤雎开口,孤竹下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立刻解释道:“不敢不敢,前辈于我有助道之恩,孤瞎子怎敢忘恩负义。”

    “开玩笑,都是开玩笑的。”

    孤竹下:“孤瞎子在这里,给诸位前辈赔不是了。”

    “哼!”

    “假惺惺的。”

    “有点本事,了不起啊!”

    “人类俱是忘恩负义的,当年没的我们山哄让步,哪有天下山海官?”

    听着仙灵奶奶们的话,秦轩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聊家常了,不过看到孤竹下这幅心翼翼的涅,秦轩觉得,看人吃瘪真开心。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