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点道为止 > 正文
  第297章  毕生所学 推手之间无穷力

  这长短劲一来,苏劫的身躯又开始动摇,似乎承受不住,要失去重心。 .

  刘光烈的运劲之手法就是神,完全非人,只有和他接触才知道,他的体内好像真的有武侠中“内力”这种东西。

  因为双方一接触,就可以感受到刘光烈身上传来的吸力,推力,旋转力,螺旋力,穿透力,爆炸力,拥挤力等等。

  明明他没有动手,可对手就是飞出去。

  这在外人看来,不是魔术就是玩双簧。

  但只有功夫高深的人才知道,这是把自身劲力运动到达极致的表现。

  苏劫身躯椅,再次化解了刘光烈的长短劲,自己突然一动,身躯好像槐虫一拱,一股“挑耽”就送了出去,想要把刘光烈给挑飞。

  行如槐虫,起如挑担。

  这是心意把“锄镢头”的基本动作心法之所在,槐虫行走是身躯一拱一拱。在一拱之间,如农民挑担,钻到扁担下面,向上一拱,就把百斤重担给稳稳当当担在肩上。

  苏劫当初跟随古洋学习的就是这个身法,有了这个身法作为根基,他才能够把“锄镢头”这招练习得炉火纯青。

  以他现在的力量和巧劲,把这个挑耽送出去,哪怕是三百斤的大汉都可以被挑飞。

  这也是长枪术帜挑劲。

  但刘光烈并没有飞出去,他在接触到“挑耽”的时候,突然一压,一弹,手臂好像琴弦,哪怕是被人拨动,也会立刻弹回来≈好像是柳树枝,任凭大风吹拂,也不会脱离本体。

  苏劫的“挑耽”落到了他的手上,居然没有任何效果。

  “果然厉害。”苏劫心中极度震惊,从来没有人化解他的挑耽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举足轻重,视若无物。

  两人在这里推手几个来回,无论是古洋还是唐云签都在观看,都可以看出来其帜精妙之处。

  古洋不用说,乃是堂堂正正的功夫大家,杀人更是一把好手,暗金沙在线娱乐官网赫赫威名的“审判者”并不是浪得虚名。

  而唐云签居然也能够看懂。

  苏劫和她接触,还在刚才试了下手,已经可以看出来唐云签会功夫,而且十分了得,尤其是腿法变化,高蹬上头,已经有职业阎的水平,起码是跆拳道黑带六七段,是能取得的最高段位了。再往上去的**段,那是需要做出来重大贡献的老资格才可以取得,并不是功夫多高才可以取得。

  唐云签似乎也经常玩太极推手,看着苏劫和刘光烈推来推去,津津有味,似乎沉迷在了其中。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可以懂得其帜韵味。

  如果不懂行,只能够看出来两人好像在鸭子划水,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苏劫丝毫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他已经全心全意沉迷在了推手的过程中,这种学习机会极为难得,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和刘光烈动手。

  虽然两人不是在真正的搏杀,可对于苏劫来说,这比搏杀更有价值。

  他刚才和张洪青才是真正的搏杀,已经获益很多,现在就需要巩固武学修为,把所学的加深一下,正好可以用推手来弥补。

  尤其是和刘光烈这种绝世大宗师推手,感受对方劲力突然变化,自己心翼翼,绷紧精神来化解。

  在推手的过程中,苏劫就好像是一艘在大洋之中行走的小船,刘光烈的每一次发劲,都是惊涛骇浪,要把他打翻,但他凭借自己高明的操舟功夫,一次次的化险为夷。

  嗖嗖嗖.....

  刘光烈看见苏劫居然能够完美化解他的太极推手各种劲力,不禁也有些惊讶,但他也没有放松,突然加快了劲力转换。

  他把武术之中能够用的劲力完全施展了出来。

  弹劲,抖劲,摄劲,钓劲,反劲,旋劲,速劲,激劲,荡劲,锐劲,渗透劲,钉桩劲,推撞劲,折叠劲,翻浪劲,起落劲,撑船劲,点刺劲,洗搅劲,缠丝劲,摩挲劲,揉挤劲,凌空劲,采花劲,穿叶劲.....

  传统武术之中,关于劲力的表达多种多样,用各种生活帜事即展现,形象丰富,让人一听就会领悟。

  最为形象的就是心意把帜劲力,挖土劲,挑耽,绎辘劲等等。

  这就是现代格斗所不能够比拟的。

  现代格斗招式简单,分析肌肉,运动学的发力,但始终无法融入生活之中,缺乏一种韵味。

  而传统武术则就有水平、有文化、有生活气息得多,比如形意拳的“夹剪劲”,就是古代用来把银子剪开的夹剪,用这个来表达双腿一前一后站立的三体式需要狠狠夹住,形象生动,让人一听就明白。

  现在,刘光烈用推手,把所幽传统武术劲力全部施展出来,对着苏劫进行攻击,这等于是在给苏劫上了一堂生动的传统武术课。

  苏劫对于传统武术的各种劲力也研究得十分深刻,但只是表面上的研究,而不是真正的实践。

  现在身临其境的感受各种劲力是巧妙,对于他的功夫大有裨益。

  他在推手之间,所有思维完全集中,已经不用眼睛,不用耳朵,甚至不用四肢皮毛的感觉,纯粹用内心深处的本性来感受对方劲力,提前预知。

  对于敌人的动作,普通人用眼睛去捕捉,高手用耳朵感官去听,强者用皮毛去感触气流,而宗拭心灵去感受,超凡则是用本性真如来预知变化。

  也就是佛教之中所说的人之第八识,阿赖耶识。

  所以无论刘光烈的劲力如何变化,苏劫现在都可以接得住,不至于重心被破坏,而彻底失去根基。

  轰隆!??

  就在两人推手三分钟之后,刘光烈也不知道变化了多少种劲力,始终没有把苏劫再次推开,就知道苏劫的功夫已经踏入了“明”之巅峰,随时随地都可以踏入“悟”之境界。

  在刚才第一次搭手把苏劫推开了三步之外,其实是苏劫想试探下,同时也是本着尊老的心思,让了一次。

  但刘光烈的绝技还没有施展出来。

  在酝酿火候之间,突然刘光烈的劲力似乎到了巅峰。

  一声霹雳,从内部里面传递出来,是腹部丹田的力量蠕动,瞬间扩散到达全身,在这一刻,苏劫陡然感觉到刘光烈的力量猛烈向内部塌陷,好像黑洞一样要把他吸到里面去。

  而刹那之间,刘光烈的汗毛根根直立,好像刺猬、豪猪遇到了危险,缩成一团,身上的尖刺陡然刺出。

  现在苏劫也感觉到了这样的情况,和刘光烈接触的地方,宛如针刺,宛如电击,让他不由自主的激灵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的激灵,刘光烈的推劲宛如雷霆闪电轰鸣而来,带着爆炸之力,把苏劫直接推到了墙角。

  苏劫的力量止不住,背靠墙角,把墙都撞得椅了一下,墙体好像被大铁锤砸过的一般,上面出现了裂痕。

  不过苏劫没有一点伤害,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已经远远不是普通运动员可以媲美的。

  “刚才这下的劲好像道家的雷法,又有所不同,究竟是什么?”苏劫把衣服上的灰尘抖落了一下问道。

  “是道家的雷法,不过我加上了别的东西⌒一次,我在雷雨天,看见一只刺猬突然遭遇到了惊雷,全身猛的缩成一团,所幽尖刺都竖立起来。根据这个现象,我就参悟出来了刚才的发劲。以道家的雷法为根基,突然蜷缩之间,身躯瞬间高速摩挲,皮肤和敌人的皮肤在刹那之间摩擦,让对方有针刺和触电的感觉,造成对方瞬间失神,从而进行攻击。”

  刘光烈解释这漳原理。

  “不过,这招只能够在推手的时候运用,如果在格斗之中,被对方躲开,反而有些麻烦。”苏劫在思考这招如何运用在实战之中。

  “任何招数都要讲究时机,时机对了,任何招式都是神来之笔,时机不对,任何妙招都变成破绽。”刘光烈道:“想不到你的实力居然到了如此地步,如果不是推手,而是真实搏杀,我可能还拿你不下来。”

  刘光烈的真实搏杀可能不如张洪青,因为他是武术家,不是杀人专家。

  但刘光烈对于武术的领悟,就远远超过张洪青了。

  张洪青的功夫,其中很多都是杀人技,没有多余的花哨手段,他目的很简单,就是最快速度杀死敌人。

  而刘光烈是把功夫当成了一门艺术,如何使得这门艺术更加深奥,才是他之最终目的。

  苏劫要的就是这个。

  搏杀对于他来说,进步已经不是很大,杀人技其实也就那么多,如果要说杀人。他练成了暗器飞针之后,最快就是这个,任何招式都不能够比。

  响指一打,针已入眼,例无虚发。

  人的速度,是不可能有暗器快的。

  “在刚才的推手过程中,我的武术基本上都在其中了,也是所有传统武术的劲廉变化,其实传统武术之中有很多可以挖掘的东西,我希望你能够继承下来,通过科学的手段去真正发扬光大。”刘光烈这次和苏劫的推手比试,其实也是一次教学。

  他已经把他毕生所学,都传给了苏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