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点道为止 > 正文
  “早就用对风家动手了。”

  在会议上,刘观第一个表示了赞同。

  刘观也是整个实验室的投资人之一,这些日子经常混在实验室之中,获得了不少好处,他是肉眼可见的看见实验室人才越来越多,多得让他触目惊心。

  不过他虽然得到了诸多活死人境界的指点,可也没有能够到达第七感活死人的境界。

  这是因为他积蓄并不是很够。

  活死人的境界也没有那么容易,哪怕是现在苏劫的研究到达了细致入微的程度,也不可能随便帮助人就到达这种境界。

  “刘观,你的进步最近很大。”苏劫看着刘观,精气饱满,内在神勇而壮,就知道他修炼一门道家气功开始稳固元神,精力内藏,凝固成团,不会散乱,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代表着刘观的功夫真正开始登堂入室。

  刘观原本的战斗力非常之强,跟着黑水大师学习,懂得搏杀之术,不过那种强大是外在的强,也就是靠本身的体魄,而不是靠内在的真元真气精神敛成一团的那种强。

  当然,外在的强大也不可忽视,当年柳龙没有晋升活死人的境界,可他非常之强,如果在擂台上进行搏杀,哪怕是太极宗师杨术境界是活死人,也不会是柳龙的对手。

  不过外在的体魄强大,那是一时的强,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会下滑得飞快。不过内在的强大,虽然也会因为岁月流逝而下滑,可下滑得就相对缓慢了很多。

  刘观能够把外在的强大变成内在强大,说明也参悟到了内家功夫的真谛,离精神上的提升也就不远了。

  “都是这个实验室氛围好。”刘观道:“不过我觉得在对风家动手之前,要先解决掉和武家的纠纷。”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唐云签道:“不然武家到时候从中作梗,也怕有很大的麻烦。”

  “我最近倒是赚了不少钱。”林汤的气质也截然不同了,“武曲按照承诺,每天都到实验室之中来教我一些东西,我却和他在金融市场上进行交锋博弈,非常过瘾,按照我个人的想法,其实是想和武家继续打下去,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武家被两头猛虎摇,其实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被动,我两边赚钱,还能够薅不少的羊毛下来。”

  苏劫静静的听着,点头:“武家的根基雄厚,想要一下击溃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过暂时可以偃旗息鼓,释放善意,所谓是先礼后兵,如果他们要一意孤行,我倒是很乐意和他们再度交锋。不过,要围剿风家,我倒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自从风家侵入合道集团失败之后,就开始进行转移,把大量的资产卖的卖,转让的转让,全部套现,投入了海外,等于是进行大挪移,在国内他们只保持了一些投资业务。”林汤站到了屏幕前面,播放自己写的资料:“所以要对风家进行打击,还是要率先从国外动手,这点上我们倒是占据了优势。当然,风家的财产虽然在国外,可他们的人在国内,公司彻底转型,这些日子也投资了不少赚钱的项目,搅乱风雨。我已经想好了一些列的打击计划。第一步是舆论攻击,风家的两个人风宇轩,风谦藏都做了不少荒唐事,可以把一些老的事情挖掘出来,把他们搞臭,第一步完成了,接下来就好办了。”

  林汤很有条理,显现出来了金融天才的范儿,他把一条条具体的计划罗列出来,让众人都觉得无懈可击。

  张晋川和唐云签都点头,看来林汤是长进了很多。

  在林汤说完之后,张晋川也起来道:“其实风家把资产通过各种手段转移到海外,这件事情本身就有很大问题,风家前二十年是行大运,鬼神庇佑,所以各种违法的手段都没有人去查,现在走下坡路了,只要有人煽风点火,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我这里也有一些准备,最重要是查到他们违反的证据,抓?会,一击致命。让风家全部的人都进牢房。”

  “看来还是行得正,立得稳。”柳龙叹道:“人在走运的时候,做什么都行,但在下坡路的时候,以前的孽债都是要偿还的。还好我们没有作孽,反而是在积攒功德。”

  “没错,看来当初苏劫一心一意搞科研是对的。”刘观道:“我爸这些日子也在反省,商海沉浮,有的时候要活下去,就要用一些奸诈手段,这非仁者所为,在将来也肯定要还的。如果是搞科研,教育这些有益于社会进步的事业,那是社会将来要还给你东西。”

  “能够看到这点,可见你父亲也开悟了,起码心灵上的修为将来会有很大进步。”苏劫点头道:“不过风家的反扑也要预料到,如果我没有猜错,风家恐怕现在就开始搅乱风雨了。我们和武家在争斗,以风家的耳目,肯定能够获得信息,现在都已经和武家开始联系了。”

  就在苏劫召集众人在这里开会的时候,同样在B市,武家的偏院,一处宅子之中,迎来了一个拜访的人。

  这个人,赫然就是现在的风家当家人,风寿成。

  风寿成整个人精神气质很普通,似乎是遭到了事业上的打击,显得颓废了起来。可如果是真正的眼光高明之辈就可以看得出来,此人是在韬光养晦,通过自身的低调来化解暂时的厄运,等待时间,再次一飞冲天。

  风寿成是跟着一个人进来的,这个人也是个中年人,神色严谨,气度从容,虽然进入了武家,也丝毫没有因为武家的气象而逊色,看来是个和武家一样的家族出生。

  “武晋先生,我带了一个人来见你。”

  到了内院之中,这个中年人对院子里面站着的武晋道。

  武晋是武曲的哥哥,在武家之中掌握很多能量,虽然修为不如武曲,可看起来也极有一种领袖风范的大气。

  武家人才济济,高手如云,这武曲不是活死人的境界,但自身的精气神也极为磅礴,如大雪江山,铺天盖地,雪满乾坤,寒气逼人。

  “是风家的人?”武晋看了风寿成一眼,语气很淡:“风家这些年行大运,可遇到了克星,终于开始走下坡路,现在看到了机会,是不是想要利用我武家对付你的那个克星?”

  武晋一开口就说得很直接,也没有什么客套话。

  风寿成知道风家虽然在商业圈算是一匹黑马,可和武家这等大家族来说,根本上不了什么台面,别说他们风家,就算刘石夏商两家加起来,也不入武家法眼,士农工商,商业圈简直就是最末尾的下流。

  虽然武家的武曲也在做金融,也是属于商业的圈子,但武家骨子里面还是看不起商人,而起武曲在内心深处做金融也是认为是一种修炼手段,而起是纵横家的手段,操纵金沙在线娱乐官网局势。

  风寿成知道风家在武家面前什么都不算,无论是财富,地位,实力,人才都不值一提,但他并没有任何怯场,表现出来风度从容,慢条斯理的道:“武晋先生,苏劫此子不但是我们风家的克星,也是你们武家的克星,此人的命理之中带着一个劫,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出事,俗称的扫帚星,丧门星就是此人。但如果能够降服此劫为自己所用,武家起码会上升一个套,我今天是来送礼的,你又何必如此不客气,高高在上呢?”

  “果然有些本事。”武晋看了看风寿成,“你的不卑不亢不是装出来的,也非强作镇定,而是内心深葱很大的底牌,靠着这个底牌支撑,你认为你们风家其实并不逊色于我们武家,于是在气势上就不落下风,阴符经说禽之制在气。你的自身之底气相当之足,这就让我甚是好奇了,坐。”

  武晋一挥手,观察风寿成的气势,在语言上就缓和了很多。

  “武家没有让我失望,果然有堂堂大家风范。周先生,多谢你为我引荐。”风寿成对这个引路人道。

  “好说好说。”这个引路人姓周,是和武家齐名的周家,不知道怎么的风家搭上了这条线,才能够和武家接触得到。

  三人坐下,武晋道:“风寿成,你有什么来意,直接说就好了,不要浪费时间。”

  “好,爽快,武家就是这么注重效率。”风寿成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武家这次面临了一场危机,根源就是在苏劫此子,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提丰,该隐都在对你们武家的金融集团进行攻击,还有一些国际沽空炒家,也在如鬣狗在旁边徘徊,只要你们武家一下露出来颓势,就会一拥而上,彻底瓜分。当然,哪怕是你们武家放弃金融体系,也会过得很舒服,但接下来的发展,怕就很难达成你们武家之目的了。”

  “说下去。”武晋并没有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