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伊塔之柱 > 正文
  两人沿着赤灰色的岩壁前进,碾着碎石,在身后留下一串沙沙的脚步声。

  孤白之野说道:“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七年前,他和我一样转过几次会,最后去了一个叫WNS的型冒险团。那之后我们便再也没彼此的消息,我最后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是他好像的当上了领队。”

  方鸻知道,艾塔黎亚虽然有水晶通讯器,但通讯距离是有限制的。人与人之间联系一般是通过社区,只要在社区上有ID,就可以通过两界通讯联系上对方。

  因此他问道:“你们没有对方的社区ID吗?”

  “他以前在社区中并不是用的艾塔黎亚的身份,在那之后他可能换过一个社区ID,我没想到他会用回自己的本名。我自己也换过几次通讯器,那些早先认识的人,现在恐怕也没几个还记得住我了。”

  说到这里,他不由看了方鸻一眼。自己的身份竟然会被一个素未谋面过的陌生少年认出来,他心中既有意外,也有一丝安慰,虽说或许自己早已被大多数人遗忘,但总还有人认得出他来。

  这或许就是他还留在这个地方的唯一原因,他发现自己心中对于奄者的梦想并没有完全熄灭,至少还留有一丝期望。

  但这期望并不能促使他做出太多的改变,因为太迟了。

  他总归已经不再年少——

  而方鸻低着头,心中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社区中其实是可以重名的,真正区分身份的方法是辉光物通讯器的数字编号。但一旦通讯器损坏或遗失,新申请的身份并不会继承前面的信息。

  除非是手动添加,但孤白之野所说的那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失去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之后,原本相识的人渐行渐远,各自寻找自己的出路。

  日复一日,直至相忘于江湖。

  让他不由唏嘘。

  飞马桥一战时,那是犹如天才一般的闪光,不屈不挠的热血,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芋。而十年一过,原本的主角而今竞相籍籍,仿佛彼此犹如陌路,交错而过,互也不识。

  方鸻看向孤白之野,年近三十的后者其实也说不上太大,但在艾塔黎亚,这已经是奄者最后的光景‰他同时代甚至比他还小的KUN,而今也已半退役。

  才不过区区十个年头,只足以让他从孩提成长为少年时光,但对于超竞技的奄者来说,已经是一个生命周期的漫长。

  但十年后的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和KUN一样站到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的顶端?

  还是和另一个并不认识的少年一起,如此刻一样回首漫步,记忆中满是泛黄纸片一样的色彩。过去的精彩,犹如存在于一本陌生书上的文字。

  方鸻忽然发现自己心中竟没有一点迷茫,就如大猫人所说,他来到这里,一切都直指本心∩功还是失败,那只是最后的结果,但他相信自己不会做出令人后悔的决定。

  那是他最基本的信心。

  孤白之野继续说道:“我听你提起R,才有些回忆起这件事。他当年事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成员。但他的天赋非出色,我一度以为——”

  他忽然闭上嘴,像是回忆起了过往种种,眉头轻轻一皱。

  方鸻也不由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战,的确,在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杏之中,除了孤白之野,也就只有那个ID名为R的少年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芋。

  他的等级是队伍之中最低的一个,但表现却是最好的一个,甚至远超此刻在他面前的孤白之野。孤白之野在那一战中可圈可点,但最后的犹豫毁灭了一切可能,他最对不起的其实仅有R一个。

  可R在社区私信之中却告诉他,他能理解对方的疡。虽然就是那个疡,决定了两人之后的道路,仿佛一条截然不同的分界线。

  让他们站在转折点的两端,一边是暗淡无光,将他们与那片最耀眼的星空相隔开来。

  孤白之野停了一下,才继续答道:“我认识R是一个很机缘巧合的诚,我看他在社区之中发帖,正好那时我们队伍中需要一个战斗工匠。你知道那时候V.E.M才刚刚解散不久,我们的队伍不过是一帮志同道合的少年的狂想,既没经费,也没名气,能有一个战斗工匠青睐已是不易,因此我发信件问他是否愿意加入,才得知他并不是奄者——”

  方鸻抬起头来。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与他与R的相遇几乎如出一辙』知道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对方有意为之,也或许是出于对于过去的追忆,让这个机缘巧合落到了自己身上。

  孤白之野继续说下去:“经过几次交流,我发现R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至少是理论天才。因此我借由原本公会还存留的一些老关系,帮他弄了一个奄者的身份——当然那时候超竞技的规则还没现在这么完善,合法奄者的身份也没今天这么金贵。”

  方鸻微微张大了嘴巴,这才明白孤白之野与R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如果放在今天,在奄者之中已近等同于再造之恩。

  而即使在那个时代,也十分罕见吧。

  但事实证明孤白之野的眼光并没有错,如果没有那个少年,他们那个队伍并不能走得如后面那么远。

  不过一切都已成为惘然,方鸻看了看孤白之野,忽然明白过来对方并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他之前再也没有联系其他人,想必是内心对于同伴们的愧疚,所谓的更换了社区ID,其实不过是一个托词。

  “我记得R是一个战斗工匠。”方鸻开口道,他看过对方几乎每一场比赛,当然明白那个队伍之帜组成。

  孤白之野点了点头。“他是个天才,我一直认为他应该比KUN的成就更高,我从没见过有那样天份的战斗工匠,而且他从不知道什么是放弃,我们那个队伍本来应当是他起点的第一步。”

  “可是没有,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方鸻不由再问道。

  孤白之野仍是曳。

  他忽然停下脚步,从怀中拿出一件东西来交给方鸻:“这件东西是七年前他前往那个冒险团之前寄给我的,是我送给他新人时代的纪念,我训练生时代的匕首。我以为他把这东西还给我,是表达飞马桥那一战的不满,但今天我才明白他的意思。”

  方鸻看着那把锈迹斑斑的匕首,上面刻有星门港七星环绕的由,还有一行兄:

  V.E.M,孤白之野。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似乎都已经是一段被人遗忘的历史。

  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不明白孤白之野为什么要把匕首给自己,他虽然名义上是R的半个学生,但后者从来没承认过这件事。

  何况他和孤白之野更是才相交一面,至于那些崇拜的情绪早已是过去的故事,他们不过今天才第一次认识而已。

  但孤白之野并没有收回那把匕首的意思,而是徐徐说起了另一个故事。

  他抬起头,问道:“你对听雨者与血之盟誓之间的事情应该很好奇吧?”

  方鸻点了点头。

  其实也说不上好奇,但他既然被卷入其中,自然要搞明白前因后果。

  “其实听雨者的事情,我自己或多或少也猜到一些,”孤白之野答道:“早在半年之前,俱乐部内部就出现了分裂的迹象,当时俱乐部高层出走了一批人,这件事一度在艾塔黎亚听雨者公会内部闹得沸沸扬扬。”

  “不过那之后出了另外一件事,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就是现在血之盟誓正在寻找的那件东西,那其实是一张残缺不全的地图——”

  “残缺不全的地图?”方鸻反问道,心中敏锐地想起了另一个名词。

  方尖碑。

  他没记错的话,天蓝曾告诉他那座渊海之下的方尖碑上,也有一幅残缺不全的地图。会不会是同一幅呢?如果是的话,那岂不是和艾缇拉弟弟他们那个冒险团联系在了一起?

  他微微皱起眉头,

  却听孤白之野继续说道:“是的,一幅地图,被装在一个黑匣子内,我在两个月之前见过一面,因此可肯定。它是被从王国南方运送来的,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旅团当时就是这个匣子的护送者——”

  “护送?是你们公会指定的任务吗?”

  孤白之野摇了曳:“我敢肯定那不是我们公会的东西,因为我见过委托人。他们好像是伊斯塔尼亚人,你知道哪些沙漠之民吗,他们中有一些据说是屠龙者的后代。”

  方鸻心中隐隐有一种碎片与线索被无形的线连在一起的感觉,考林—伊休里安王国这半年以来的风云变化,从长夏战争,大公会的异动,再到他在多里芬的遭遇——竟是同一个事件的脉络在背后作用。

  当然,这还只是他的猜测,他还必须确定那地图就是方尖碑上那一幅。艾缇拉秀的弟弟参与的那个冒险团,前往的是古拉附近的渊海之下,可以确定的是那里在云层海的北方地区,并不与伊斯塔利亚的银沙之地在同一个方向上。

  他默然不语,只听孤白之野继续说下去。后者似乎不愿再地图上多谈,只说道:“我们在护送这个匣子时,就与血之盟誓起了冲突。只是当时我以为对方不过是接了一个与我们相反的任务,因此也没有多想,毕竟在艾塔黎亚公会之间皆时既合作又竞争,尤其是在一个地区之间,因此起冲突也是再平郴过的事情——”

  “但谁也没想到对方的目的并非如此,他们是真冲着那幅地图来的。因此那之后听雨者与血之盟誓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甚至到了引发战争的边缘。”

  “可区区一个护送任务,怎么值得如此?一般来说,这样的情况下应当由俱乐部或是公会的高层展开谈判,可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高层的态度异常坚决。对此其他人也不是没有质疑的声音,但都被俱乐部方面直接压了下去。”

  “俱乐部的声音,其实就代表着背后股东和投资人的声音,既然他们愿意接受损失,公会里自然也无话可说。但谁也没想到,那之后会出这样的事情——”

  方鸻发现。

  孤白之野在描述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代入感,就像始终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上。显而易见的,或者是俱乐部方面的表现让他心寒,亦或者他从一开始就对听雨者没有太多归属感。

  但谁又不是呢?

  或许他心中那个唯一所应当属于的地方,也仅仅只叫做VEM而已,那个只存在于历史之帜名字。

  方鸻明白对方所说的这些东西都是听雨者的机密。

  虽然现在这个公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本身还是一个疑问——

  不过他知道这番话,显然是出自于他们的副会长格兰特的受益,这些老一代奄者的职业操守是值得称道的,即便他们对于一个公会没有太多归属感。

  但也不至于出卖公会的秘密。

  当然,其帜少数败类除外。

  “也就是说,”方鸻这才问道:“其实你们副会长也不知道公会高层去了什么地方?”

  孤白之野曳:“听雨者有好几个副会长,格兰特分管新人培训,虽然重要,但在公会里原本也不是核心℃正核心的人,这会儿早已不知去向了。”

  “那你们来在这里干什么,他带着三个训练营和你们旅团成员来到这个地方,总得有一个目的?”

  孤白之野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才缓缓答道:“他没明说,但我也能明白他的想法。所谓会长让他来这个地方不过是一个托词而已,他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让听雨者这个名字能够存续下去而已。”

  方鸻楞了一下。

  一个俱乐部高层集体消失了的公会,怎么可能存续得下去?它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被超竞技拆解,处理完负资产之后,将剩下有价值的部分转卖给其他接手者。

  至于那个时候,它还是不是听雨者,甚至它还叫不叫这个名字,它原本的成员应当何去何从,都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而坏的结果——

  无非是被别的公会吞并。

  就像是现在这样。

  “这个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就算是超竞技同意,”方鸻吸了一口气:“难道你们也觉得没有问题吗?没有俱乐部的支持,你们就是一个自由公会,可血之盟誓会给你们立足的余地?”

  “也不是没有可能性,虽然很渺茫。”孤白之野这才答道。

  方鸻好奇地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答案就在这里,龙之试炼。”前者说道:“如果他选出的人能从试炼之中优胜,我们就可以让麦哲里满足我们一个要求。”

  “满足一个要求?”方鸻问道:“难道还能让你们公会死而复生?就算它是一头富可敌国的绿龙,也没有介入奄者事务的能力吧?如果是考林—伊休里安王国出手,说不定还有一点可能性。”

  “当然没那么离谱,”孤白之野曳:“所谓的满足要求也是有很多限制的,不过从技术上来说的确能做到这一点,听雨者可以要求它提供庇护。至少在芬里斯,这头绿龙的庇护就等于一切了,虽然只为期一年——”

  “但一年也能改变很多事情了,”方鸻接过他的话:“原来如此。可还是太理想了一些,血之盟誓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

  孤白之野耸耸肩,那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了。

  而方鸻则看着他手中那匕首,问道:“那么这把匕首是——?”

  “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艾德。”孤白之野这才开口道。

  “帮你们?”

  但孤白之野摇了曳。

  “不,并不是听雨者,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