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还看今朝 > 正文
  “你说沙正阳他本人对下乡镇不反感?”方面阔嘴的男子坐在沙发上,举手投足间一股威严的气势扑面而来。

  “姨父,可能也不是不反感吧,用是有些思想准备吧。”哪怕对方是自己亲姨父,姨妈也坐在一旁,汪靳还是有些不自在,提着嗓子解释道:“朱主任对他恶感很深,现在县长走了,所以”

  “这我知道,朱伟忠很不待见他,要不怎么会把他和本届大学毕业生一起列入下乡镇的对象?”方面男子目光如炬,扫过汪靳的脸,淡淡的道:“他还知道请你来帮忙,就是为了去西水?”

  “他说既然下乡镇的事情已经决定了,谁也无法改变,那么想要去一个生活方便一点儿的地方,他姑在西水,所以”

  在方面男子目光下,汪靳下意识觉得自己嘴都有些发干。

  “哼,就这么简单?”闻一震面色不虞,“靳,你还真以为你这个同学这么简单?”

  汪靳张口结舌,不知道自己姨父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反正都是下乡镇,下哪个乡镇不一样?

  南渡和西口,看起来好像南渡还好一些呢。

  “老闻,别在那里卖关子,靳还年轻,哪里懂那么多,有啥话好好和靳说。”坐在一旁的鲁琴没好气的怼了自己丈夫一句。

  “不就是让你帮忙说一句去西水么?去西水和去南渡有啥区别?再说了,沙正阳和靳也是多年同学,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西水还远点儿呢。”

  瞪了一眼自己妻子,闻一震也知道自己妻子很看重这个侄子,所以也就不再绕圈子,沉声道:“你们懂啥?沙正阳这是有高人替他支招呢,西水和南渡当然不一样!”

  “咋不一样?”鲁琴也有些好奇。

  “今年中央要在全党范围内开战‘忆传统,做贡献,做新时期合格党员’活动,曙和市里定了咱们银台作为活动示F县,市委黄书记联系咱们银台县,县里定了西水作为重点示范乡镇,贺书记也直接联系西水。”

  闻一震瞥了一眼妻子和汪靳,表情严肃。

  “这个活动肯定会有大量的工作做法和经验总结,需要不少文字资料,沙正阳不是汉川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么?虽然在工作态度上很一般,但是文字功夫还是不错的。”

  鲁琴和汪靳都恍然大悟似的,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明白了闻一震话语里隐藏的意思。

  “按照靳这么说,这杏用是有些醒悟了,我本来说这个活动让老石在组织部里边确定一个人专门负责这项活动,就由你来,也算是一个锻炼机会,”

  话说到这里,鲁琴和汪靳都反应过来,汪靳更是张大嘴巴:“姨父,你是说正阳想去西水,也是冲着这个活动去的?”

  “哼,你以为你这个同学就没有点儿政治敏锐性?”闻一震话语里没多少感**彩,手指在茶几上慢慢的敲打着。

  “就算是他真不是冲这个去的,桑前卫很能用人,沙正阳一去说不定就要被他用起来,赶上这个机会,再出几篇好文章,没准儿就能咸鱼翻身呢,到时候还能有你的戏?”

  一听得可能会影响到自己侄儿的发展前途,鲁琴立即就变了态度:“老闻,那不行,绝对不能让沙正阳去西水b种机会,能不能让靳去西水?”

  “靳去西水倒没有必要,这项活动本来也就是组织部门牵头,靳在组织部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多跑一跑,你也是学历史的,写点儿这方面的东西不在话下吧?如果不会,多找你们部里边老同志学一学,”闻一震胸有成竹。

  汪靳没想到这里边还有这么多弯弯绕。

  虽然他内心觉得沙正阳似乎没有这么深远的考虑,但这种事情他毕竟没有自己姨父那么经历得多。

  如果沙正阳到西水真的会对自己有影响,尤其是可能咸鱼翻身,和自己形成竞争关系,那他当然不愿意。

  “靳,你不要以为我好像有点儿刻薄了,我告诉你,现在上边很重视大学生的使用,你们这一届大学生分到县里就那么些人,而重点大学毕业的也就你和沙正阳,还有谁?”

  闻一震知道对方不在自己这个位置,自然看不到那么远,所以也就耐心解释。

  “哦,县委办的王仲华,宣传部的焦阳,纪委的陆烜,本来沙正阳是最占优的,可惜他不走运。王仲华给贾国英当秘书,现在前景最好,焦阳也很得重用,都快成宣传部的一支笔了。”

  “你如果不努力出头,真正等几年要提副科了,没准儿你们这一批里就是那么一两个名额,那就是能者上,庸者让,你愿意成为失败者么?”

  闻一震话语平实中肯。

  “如果没有意外,桑前卫春节后肯定要提拔起来,贺书记很欣赏桑前卫,弄不好就要让桑前卫接班担R县委办主任,如果沙正阳真如靳你说的醒悟了,能说会写,再会来事儿,那就可能是你的最大竞争对手了,我也不可能帮你一辈子,几年后我还在不在这个位置上谁也说不清楚。”

  汪靳明白闻一震的意思了。

  位置有限,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那么能提前把竞争对手排除出去,当然最好不过了。

  “谢谢姨父,我明白了。”汪靳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当时来姨父家的时候就有些纠结,内心深处他也不希望沙正阳有翻身的机会。

  尤其是二人都是一起分来的,沙正阳毕业的汉川大学比自己的汉川师范大学牌子更硬,日后肯定会在一些时候有竞争。

  只是沙正阳拜托自己,好歹也算是同学一场,关系也还不错,自己不来一趟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而且他也不认为从南渡改为西口又有多大不同,做个顺水人情而已,所以他才来了。

  现在经姨父一分析,他才意识到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真要被沙正阳重新抓会,没准儿还真的会让他咸鱼翻身呢。

  所以当闻一震这么一分析揣测,汪靳立即就改变了心态,再也无复有半点愧疚和不安了。

  *******

  俺只要推荐票,来3000张吧O瑞很努力b释一下,因为前期存稿都是用沙晓鸥的名字,后来嫌主角名字不够伟光正高大上,所以改成沙正阳,没改到的,兄弟们谅解,顺带帮忙捉虫,老瑞会马上修改,理解万岁。至于官文中有些避讳词语,老瑞也尽量想办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