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一卷 第三十九节 针锋相对
    “这怎么一回事?”朱伟忠脸色阴沉的靠在会议室里的椅子上,“陈鹤,机关总支怎么会给我们支部两个入党名额?不是说一个么?”

    “朱主任,之前下的计划的确是一个,后来我去争取了一下,机关总支就多给了一个名额。”陈鹤没想到这事儿竟然招来朱伟忠这么大怒火,觉得有些不可理解。

    “我考虑到政府办这边沙正阳和韩轩的条件都很符合,这一次一并解决正好合适,所以就去和机关总支那边说了一声。”

    “说了一声?你怎么不先和我说一声?”朱伟忠压抑宗心的火气,注视着自己这个副手,“我还是不是办公室主任,还是不是支部书记?”

    陈鹤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收敛起笑容。

    “朱主任,您肯定是办公室主任,也肯定是支部书记,可你不是说你事情太多,支部一般性的事务都让我来处理么?我不觉得这多要了一个入党名额就是个多大的事情,这又不是享受待遇,我也是觉得沙正阳的考察期早就过了,而韩轩虽然是去年党的生日时候交的入党申请书,但表现也不错,让他们两个一起上,这没啥问题吧?”

    陈鹤也是办公室里的老手,虽然平时不太喜欢玩这一套,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懂不会。

    这段时间他和沙正阳接触要多一些,觉得沙正阳这个人本质还是他挺好的,只是前期给曹清泰当秘书的时候太过于沉迷于恋爱中,有些不在状态。

    失恋后似乎就醒悟了不少,只可惜曹清泰又调走了,真的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加上这个对他不待见的朱伟忠,就霉运当头了。

    陈鹤当然知道朱伟忠压根儿就没有沙正阳的入党名额,而是为韩轩准备的,但是沙正阳考察在前,而且也没犯什么错误,而韩轩也是刚卡到这个考察时间满一年,要说搁一搁也说得过去,情理上沙正阳该首先考虑。

    自己现在觉得两个同志都不错,去争取了一个名额,一并考虑,这事儿说到哪里都是他占理,他朱伟忠要在这事儿上挑刺找事儿,陈鹤也不惧。

    朱伟忠被陈鹤的话给噎得一时间不好做声,他能说自己根本没考虑沙正阳?

    人家是在大学时候就开始考察的,回来之后没赶上去年县里吸收入党的时间罢了,这又考察满了一年,一般说来只要不犯错误,都该考虑吸收入党了。

    至于说韩轩合适,这陈鹤去争取了一个名额回来,一并解决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自己发这么大脾气,好像就鱼儿无法宣之于众了,否则就太有针对性了。

    好歹沙正阳也还是前县长的秘书,而常务副县长赵嵩和曹清泰的关系也还不错,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才对。

    坐在会议桌旁的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之后,都低下了头,手帜钢笔有意无意的在笔记本上涂画着。

    本来就是一个再见不过的支部会,之前陈鹤也和他们都通过气了,就是举一下手,通过沙正阳和韩轩为预备党员的程序而已,怎么却又弄得这两位鱼儿针尖对麦芒了?

    陈鹤是县府办支部副书记、县府办副主任,实际上也就是常务副主任的意思。

    朱伟忠是县政府党组成员、县府办主任,朱伟忠当然是一把手,但一把手能有多大的权威也得要看你自身的威信和人格魅力,以及在处理什么事情上。

    像这件事情朱伟忠大发雷霆就让一干政府办支部的党员们都鱼儿不以为然了。

    朱伟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自己还是大意了,这事儿如果在之前自己先和其他几个人通通气,肯定就能按照自己的意图走,沙正阳休想被吸收入党。

    但是陈鹤这个家伙居然给自己来了一招瞒天过海,之前一声不吭,事到临头自己才知道居然又要了一个名额来,一下子就把自己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相当被动了。

    这个时候不可能把这个名额退回去,自己再要纠缠这事儿,也显得自己心胸太过狭小,一个入党名额而已,哪怕是自己对沙正阳再不满意,也不至于非要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不休了。

    但就这么忍气吞声的让陈鹤得逞,朱伟忠又咽不下这口气。

    目光盯着陈鹤,朱伟忠也知道这个副手一直对自己的态度是不冷不热,当然这家伙也鱼儿本事,赵嵩据说很欣赏他,但朱伟忠并不在意。

    “吸收一个同志入党,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支部更应该认真对待,不能随随便便走个形式。”朱伟忠阴柔的目光从陈鹤脸上收回,然后回到其他人脸上逡巡了一圈,这才慢吞吞的拿捏着语言。

    “虽然机关总支给了我们两个入党名额,我们县府办也的确有两个同志是蹿考察期,噢,不对,现在只有一个同志了,沙正阳下周星期三之前就要到南渡乡报到,不属于我们县府办的同志了,所以给了我们两个名额,并不意味着给了多少名额,我们就要按照这个名额来吸收,这还是要看申请入党的同志表现如何,是否符合了作为一名党员的条件,这一点要请大家认真考虑。”

    “沙正阳同志要下周三才到南渡乡报到,在此之前他仍然是我们县府办的干部,这一点我想没有什么异议。”陈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道:“朱主任说是否吸收一名同志入党,主要还是考察这名同志的条件是否符合党员标准,我觉得说得很对,但是否符合党员标准我们还是应当要从客观理性的角度来看待。”

    “年轻同志你要用一名老党员的政治觉悟和表现去要求,肯定有许多不足和缺点,但是我们不能就此否定他们,想当年我们入党的时候,不也一样有许多不足和缺点么?我们更应当看到他们的优点和上进心,把他们吸收进党组织,严格要求,将会更有利于他们的成长,这是我个人的看法。”陈鹤的话针锋相对。

    被陈鹤不软不硬的话给顶回来,朱伟忠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

    **********

    定时发布没有定起,抱歉,晚了点儿,兄弟们给票啊!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