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还看今朝 > 正文
  沙正阳被宁月婵埋怨的话给弄得一怔,细细品味,这话里真的有点儿意味深长。

  折腾,吃不消,这种话这两个女人也敢当着一个大男人说出口?

  注意到焦虹的目光有些躲闪,避开了自己的目光,而白皙的脸颊有些泛红,估计这女人已经意识到了语病,唯有宁月婵这个欢叨的直爽性格还毫无觉察,一本正经的瞪着自己,等待自己解释呢。

  干咳了一声,沙正阳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下颌,这才打着哈哈解释道:“茶饮料其实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把各种茶叶粉碎成一定程度的粉末,这称之为茶粉,而这种茶粉的味道口感和营养成分都还保存着,可以通过与其他配料合成为一种新型饮料,比如茉莉花茶粉碎后加上蜂蜜和辅料,成为茉莉蜂蜜茶,又比如绿茶粉碎后加入冰糖和辅料,成为冰绿茶,……”

  “这种产品会受欢迎么?”宁月婵迟疑的问道:“工艺复杂么?”

  “工艺并不复杂,当然也需要调配尝试以求达到最佳的搭配比例,至于说受不受欢迎,没经过市踌验,谁也不敢打包票。”沙正阳沉吟着道。

  “根据我的判断,现在饮料市掣大块的格局会逐渐形成,一是水饮料,比如矿泉水;二是碳酸饮料,像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和天府可乐;三是奶饮料,各种果奶酸奶;四是果汁饮料;五就是不断涌现出来的新型混合饮料,比如茶饮料,还有一些其他,细分化的趋势十分明显。”

  焦虹和宁月婵都被沙正阳的分析吸引住了,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种种。

  沙正阳丰富广博的知识和敏锐的观察分析判断能力都是她们俩深刻见识过的,只是这家伙脑子里的点子似乎也太多了一点儿,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矿泉水不说了,我们正在推进;碳酸饮料,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两大巨头对峙,加上地方强势品牌天府可乐的美誉度也很高,进入不合适;果奶饮料也有娃哈哈和乐百氏这些先行者了;果汁饮料需要坚实的原料产地;所以我觉得茶饮料这种新型饮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加上新湖县本身就是咱们汉川最重要的茶叶主产区之一,我觉得正好可以来做这个项目。”

  沙正阳的解释怎么听起来都有点儿牵强,焦虹狐疑的问道:“正阳,难道你早就知道曹主任要去新湖?你这个茶饮料计划不是临时想出来的吧?”

  糟糕,沙正阳暗叫,但表面上却半点不露。

  “虹姐,茶饮料构想早就有了,甚至我还专门去过汉大的食品生物研究室,就茶饮料项目研究咨询过,他们那边有一些研究成果,至于说曹主任去新湖,那都是意外之喜了,没有曹主任去新湖,蒙县和新湖也会是日后我们茶饮料项目的逊地之一,当然也有可能是安襄那边。”

  安襄那边也是著名的高山生态绿茶产区,因为山高水雾重,是上佳的高山茶产区。

  听得沙正阳甚至去汉大食品生物实验室去咨询过茶饮料项目,焦虹和宁月婵立即明白这是沙正阳早就在布局的项目了,心中也安稳许多,如果真的是因为曹清泰要去新湖而突发奇想,那就真的值得担心了。

  “正阳,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的目标是东方红未来的远景目标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焦虹很久了,她也曾私下和宁月婵探讨过,但都没有答案。

  除了沙正阳本人,没有人知道东方红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最初他们只以为沙正阳是要把东方红打造成一家一流酒企,而且看沙正阳的每一步布局,也的确是在朝着这个方向走。

  但到东方红和三个村出资组建自然堂水业,开始在矿泉水项目上发力时,焦虹和宁月婵就有些吃不准沙正阳下一步目标是什么了。

  现在沙正阳又陡然提出了茶饮料计划,这明显是奔着一个综合性的食品巨头去的。

  这对于焦虹来说,既感到无比的兴奋和震动,同时又有莫大的压力和紧张。

  东方红酒业在吞并了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之后,产能可以迅速突破年产白酒万吨以上,甚至达到一万二千吨。

  而正在红旗厂区和东泉厂区之间那片土地扩建的产能一旦投产,可以将产能再翻一番,实现二万二千吨的白酒产能。

  这几乎就是一家大型识白酒企业的规模了。

  如果能按照沙正阳的布局,实现红旗大曲、精品东方红、东方红陈酿、东方红国窖系列这四大品系从低到高的产品线覆盖,可以说东方红酒业就已经是国内白酒行业的一艘巨轮了。

  纵然一段时间内还无法和茅台、五粮液、汾酒这些巨型酒企相比,但是要和沱牌、郎酒、西凤、洋河、全興这一类的大型酒企相比,已经不遑多让了。

  东方红酒业的迅猛扩张势头实在太猛了,以至于一直身处其中并为之努力的宁月婵和焦虹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无法置信,但是眼前却是实实在在的产能、营收摆在那里。

  这种蛇吞象式的扩张肯定会有一些后遗症,可算无遗策的沙正阳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按照沙正阳确定的目标,在完成这一轮的扩产之后,便要稳定下来,重点打造新品和推进品牌塑造,不再单纯的追求产能扩张了。

  可东方红酒业这边目标刚确定,矿泉水这边又掀起风雨。

  沙正阳雄心勃勃提出的自然堂水业明年到后年市晨标,直指授汉都和嘉州两大城市,然后就是长江沿线的武汉、南京、合肥以及邻近的成都、西安、昆明几座大城市要实现先期市臣有。

  光是这一个宏大的目标就让人目眩神迷,作为这个计划的参与者,焦虹和宁月婵又忍不住热血沸腾。

  可这边沸腾的热血尚未平复下来,沙正阳又突然抛出这样一个一样规模宏大的茶饮料计划,甚至已经在和汉大接触,显然这又将是一个让人迷醉的大战略。

  焦虹和宁月婵都有一种身处其中既感到兴奋,又有些恐惧的感觉。

  兴奋的是跟随着沙正阳如果真的能打造出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王国,作为这样一个王国巅峰上的人物,自然是风光无限,与有荣焉。

  但是这样一个王国崛起速度如此之快,一又让她们有一种不真实和不稳固的恐惧,一旦王国崩塌,自己又该如何接受那样残酷的现实?

  今天逮着机会,焦虹终于要问清楚这样一个问题。

  哪怕跟着你打江山,最后落得死无全尸,起码你先得给我们讲清楚,我们未来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对不对?

  看见焦虹白皙姣好的脸庞因为兴奋夹杂恐惧变得有些潮红,而宁月婵的目光晶亮,丰润的娇靥熠熠生辉,看着自己似乎更有一种莫名的崇拜,呃,也许是错觉,沙正阳吞了一口唾沫,艰难的道:“虹姐,月婵姐,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看见焦虹和宁月婵讶然不解和莫名其妙的目光,沙正阳才意识到自己思路又走偏了,赶紧道:“我说错了,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综合性的大型食品企业集团,东方红酒业只是其中一员,当然它会是核心,但像自然堂水业,以及未来的茶饮料项目,也都应该是成员之一,属于一个体系内,但是却各自独立发展。”

  宁月婵也被沙正阳的雄心壮志给震住了,下意识的按了按太过激动而起伏不定的饱满胸脯:“正阳,你的意思是未来还不仅止于酒业、矿泉水和茶饮料三个领域?”

  “这只是开始,一切皆有可能,但这需要根据发展的情况来看。”

  沙正阳吞了一口唾沫,恨不能自己代替宁月婵那双手来替对方舒缓一下心情,只可惜只能想想而已。

  “我一直认为未来二三十年都将是中国经济和商业最好的黄金时代,这里边充满了无限机会,只要你能把握好时机,便可以叱咤风云。”

  被沙正阳这一番气势如虹的话给震住了,焦虹和宁月婵一时间都没有吱声,似乎是在细细咀嚼和消化沙正阳的这番宣战檄文。

  这里边内容太多了。

  沙正阳提出要打造一个大型食品企业集团,其中隐藏的野心不言而喻。

  从他流露出来的气势来看,东方红酒业只是他的第一步,自然堂乃至茶饮料项目都会很快继续跟进,问题是这样急促的脚步,这样疯狂的扩张,如何来稳租样一个局面,让它不至于失控?

  沙正阳或许内心里早已经有规划,但是谁来执行?

  现在沙正阳身边的人似乎也就只有这么寥寥几个,焦虹和宁月婵扪心自问,自己都是被沙正阳赶鸭子上架推上这个位置的。

  她们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了面前这个男人在自己身后支撑,局面会变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