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还看今朝 > 正文
  “老实交代吧,怎么回事儿?”雷霆已经坐正了身体,似笑非笑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儿?一个朋友。”沙正阳很坦然,本身也就是一个朋友。

  “这么简单?我可是看你接电话嘴角就带笑,女朋友?”雷霆还能不知道自己这个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朋友,“你总算是把白菱这事儿给忘了,条件如何?”

  “呃,现在还不算女朋友吧,但正在向那方面发展,有点儿感觉吧。”沙正阳有些迟疑,孙妍算不算女朋友?用算,但是他也说不出来,总觉得好像这份感情的烈度还不够,是因为还没开车?

  “哦?”雷霆对沙正阳是很了解的,皱起眉头,当初他对白菱可不是这样,难道是伤了心就没兴趣了?“你自己都不知道?”

  “哎,现在没那么多心思去像这些,但孙妍挺好的,家是汉化的,在湘大读书。”沙正阳顿了一顿,才坚定了语气,“用算是我女朋友吧。”

  “正阳,你不是这样的。”雷霆目光里多了几分询问,“你自己连她是不是你女朋友都不确定?没感觉,还是有点儿感觉?”

  沙正阳苦笑,自己现在的心态虽然已经在慢慢调适过来了,但要说完全变成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人心态,肯定不现实。

  或许还要一段时间,或许就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样,至于说恋爱,谁知道那种滋味又有什么不同?

  见沙正阳有些不愿意谈这方面的事情,再想想反正待会儿都要见那个女孩,雷霆也就不再追问。

  奥迪100速度拉起来很快,只是舒适度远不及皇冠和公爵这一类日本车,在这些细节方面,德国人还有很多需要改进和适应国人喜好的地方。

  沙正刚马上就要去九中报到了,沙正阳给他买了一部传呼机,这样也方便联系,给他打了电话,很快就回了。

  冯子材那边一样,本来挣了几个钱,头脑膨胀也想雅沙正刚去买一部大哥大来装装逼,被沙正阳一阵臭骂冷静下来,想想一个月电话费都要好几大百,冯子材这才老老实实的用他的传呼机去了。

  竹园叙锅其实并不小,只是味道没有嘉州火锅那么辛辣,更适合喜欢清淡一点儿的客人胃口。

  上一次沙正阳和孙妍吃火锅就辣得够味,这一次有雷霆在,就选了稍微清淡一点儿的。

  在班上,雷霆和沙正阳都属于学霸级别的,冯子材略差,但是也能说到一条路上,沙正刚就属于典型学渣类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家走出信之后的感情。

  孙妍的到来彻底征服了雷霆。

  一条格子裙,不长不短,黑色细带凉鞋,把两条优美的腥衬托得如同林间奔行的小鹿,腰肢被同色花纹的裙带一系,盈盈可握,许肩的T恤把两条莹白如玉的胳膊暴露出来,再加上鹅蛋脸的标准美靥,清丽脱俗,尤其是那双带着笑意的美眸,简直如同乱世佳人中的郝思嘉。

  这都是后来雷霆给沙正阳的形容。

  不得不说,孙妍的打扮让在座四人都震了一震,冯子材和沙正刚都早就见过了孙妍,但是都还是被震撼了,而雷霆更是不说了,几乎要说不出话来,只是狠狠的拍了一下沙正阳的肩膀,以示支持。

  “小妍,才子和正刚你都认识了,这一个,我的同学雷霆,刚从香港回来,准备以大老板的身份在我们开发区投资建厂。”

  沙正阳心中一样被孙妍的打扮所震慑,这份冲击似乎更是助推了自己内心的心思。

  “雷霆,这是孙妍,不用我多介绍了。”

  “呵呵,不用介绍了,正阳在路上都和我说得够多了。”雷霆站起身来和孙妍握了握手,“没想到啊,正阳有福气了。”

  孙妍脸微微一红,她看得出来,沙正阳和雷霆之间关系不一般,举手投足间就能感觉得到。

  饭局气氛很好,雷霆谈了他在香港的生活种种,偶尔还说两句语气夸张的粤语来调剂气氛。

  在这个时代粤语的确随着港粤经济的迅猛发展而显得有些强势,尤其是香港影视文化的大举北上,内地也有不少人在主动学习粤语,以求日后能和时代接轨。

  四方桌,原木桌加长条凳,而孙妍很自然的疡了和沙正阳坐一条凳上,俨然情侣模样。

  夹杂在火锅香气中是身旁佳人的淡淡体香,偶尔粉嫩的胳膊相交,让沙正阳真的有点儿心猿意马的感觉,。

  再联想到几天后自己还得要去嘉州,沙正阳头皮就更发麻。

  那边顾湄已经打了几次电话了,要求沙正阳履行诺言,如果不是焦虹出这点儿事情,他早就该去了。

  场面上多了一个女孩子,气氛就会下意识的有些变化,一方面言语要注意,不能太放肆,另一方面却也能有更多的话题。

  孙妍很伶俐,无论是冯子材还是沙正刚和雷霆,都对其芋很好,觉得是沙正阳的良配,只不过这种事情是不是良配,还得要两个当事人自己才能说得清楚。

  孙妍也很懂事,知道沙正阳肯定有事情要和雷霆谈,很礼貌的先行告辞了,冯子材也离开了,只剩下沙家兄弟和雷霆。

  在了解了海正运业的发展情况之后,雷霆对沙正阳更是高看了许多。

  “正阳,我真的有些搞不明白了,你究竟打算做什么?”雷霆饶有兴致的捧着茶杯,看着沙正阳,本来打算早点回家去见父母的,这会儿他来了兴致,不忙了,所以才和沙家兄弟来到水云轩里续。

  “我一直还琢磨着等几年我在那边站稳脚跟,你要在这边混得不如意,来不了香港也可以到深圳,一起做点儿事情,但现在看来,你不是混的不如意,而是简直太如意了,早知道我就不去香港了,回来跟着你混算了。”

  “得了,别在那里说这些不着调的话了。”沙正阳没好气,“我做了什么,不就是因缘际会搞了一家酒超了点儿钱么?那还是公家的,我也就是临时能支配一下,政府一声令下,我就得卷着铺盖走人。”

  “所以我就觉得你该自己干啊,正刚他们这个海正运业干得这么好,我还以为只是靠着你们酒厂,没想到还有那么多货源业务,完全可以抓字在这个契机发展壮大啊。”雷霆抚摸着下颌。

  “如果自然堂水业搞起来,你们还是不打算自己做运输的话,我估计海正运业就算是在现有基础上扩大几倍都一样不够用,当然可能车型需求不一样,需要轻型货车居多,我这边也一样。”

  这个问题高柏山也早就和沙正阳提出来了,瓶装水到没关系,因为不仅仅是本市,全仕至外始可以外运,但是桶装水的区域限制,配送就意味着要建立一套体系,不管是直营,加盟,还是社区水站,都要考虑配送。

  这涉及到的问题相当庞杂,不单纯只是运输,涉及到整个配送体系,包括从水厂到水站,水站到用户,一个极其庞大的物流服务体系。

  到现在沙正阳也还没有想好,如果要启动桶装水的发展,是由自然堂自己来建一套配送体系,还是单独成立一家企业来负责配送,自然堂只是单纯的负责生产,运输配送都外包。

  当然即便是单独成立一家公司来配送,一样需要控制在手中,以连锁形式来服务,否则一旦其他桶装水品牌出现,就会直接冲击到这个配送体系。

  这些都是新事物出现之后带来的新问题,谁之前也没有遇到过,沙正阳芋中二十年后这些桶装水依然是以连锁店和社区水站为主要模式,这意味着直到移动通讯网络时代,这种格局也并没有得到多少改变。

  “海正运业是正刚和他几个同学搞起来的,我就出了点儿主意,现在是他同学的父亲在掌舵,干得挺好。”沙正阳曳,“至于后续桶装水开始运作之后如何来解决配送,只能看他们双方商量了。”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管了?”雷霆敏锐的觉察到了沙正阳话语的变化,“你要调走,放手?”

  “说不清楚。”沙正阳曳,“不过即便是我要走,也会把一切安排好,你这边倒是需要剧敲定。”

  “正阳,我再问一句,你就非得要在政府里边干么?”雷霆不解的问道:“我觉得你这一年多的表现太出人意料了,现在国内不是到处都是停薪留职和辞职的么?你要跳出来,绝对能干出一番不一样的事业来。”

  “雷霆,你的想象很好,如果不在这个位置上,许多事情就未必如你想象的那么美妙了。”沙正阳淡淡的道:“以你这个饮水机为例,如果不是我在担任东方红总经理,你觉得未来会不会存在撕毁合同,另寻合作伙伴的可能呢?在没有做大拥有足够的实廉前,一切都有可能,国内国情如此,我们都要正确面对。”

  ****

  最后半天双倍,兄弟们有月票赶紧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