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二卷 第一百零五节 捆绑
    “主任,我考虑过,我们开发区的建设未来土建工程量很大,无论我们怎么要别人垫资建设,但最终我们也还是要支付给别人,与其让市里或别的企业赚这笔可以说是唾手可得的钱,不如支持我们本地企业了。”

    沙正阳耐心的解释着自己的意图:“县建筑公司本身运营状况还可以,只要资金到位,完全可以加大力度对我们开发区进行建设,这也可以促成我们的招商引资速度加快,另外以赵一善的能耐,也完全可以走出去。”

    “我或者东方红无意参与县建筑公司的具体业务,我们就是单纯的财务投资,支持县里企业壮大,作为县里的标杆企业,我个人觉得东方红也应当常起这个标杆的责任和义务。”

    沙正阳无意把摊子铺得太大,东方红酒业的主业也不可能掺和到建筑行业中去。

    但作为财务投资,支持这样一家企业重新站起来,甚至开启一个辉煌时代,沙正阳觉得可以一试。

    至于说蝴蝶效应会不会让原本美好的结果反而变糟糕了,沙正阳觉得那倒不至于。

    赵一善的本事已经被历史所证明,沙正阳相信有这样一个契机,或许能帮助赵一善早日摆脱困境,提前壮大,比前世做得更好更强呢?

    也许另外一个太平洋建设就是这样被这么无意间一煽乎就出现了呢?

    要知道前世中汉川授就有这个说法,称众志建设集团,也就是众志建筑公司的后期实力扩大的名称,其实就类似于像太平洋建设的缩小版。

    当然众志建设集团主要业务还是集中在汉川、甘、陕、川、鄂、豫、嘉州等以汉川为中心以及周邻几个市中,规模也远不及太平洋建设那么大。

    现在有东方红酒业的资金支持,未来的众志建设现在就可以提前发力了。

    “说得好}阳,你这个观点非常好,作为县里的标杆企业,你也是县里的干部,应该要有责任心!”桑前卫忍不邹叹,“有些人鼠目寸光,囿于一隅,只顾着自己家里那点儿坛坛罐罐,抱残守缺,不思进取,你能这样想,很好!”

    沙正阳知道桑前卫不喜欢表扬人,尤其是这样的语气表扬人,那更是罕见,能让对方这样嘉誉自己,可能是桑前卫感触很大才会如此。

    有些不好意思,沙正阳挠了挠头:“主任,您这么夸奖我,我就鱼儿承受不起了,东方红也不是我个人的,它是集体股份制企业,我只是作为管理者代行管理责任罢了,我也认为县建筑公司在东方红的支持下可以渡过难关,未来前景更光明。”

    “正阳,你也不用太谦虚了,是孬是好,我心里有数。”桑前卫满眼都是欣赏的目光,“把你调到经开区来,是我最明智的疡。”

    沙正阳只能嘿嘿嘿傻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这事儿我要立即向贺书记和贾县长汇报,你先和我说说你的大致想法。”桑前卫道。

    沙正阳也就介绍了自己的想法,他提出了可以通过对这种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进行改制来激发活力。

    比如允许职工持股,同时东方红以现金收购其股份成为大股东,另外加上国有股,形成三方。

    当然企业的管理仍然以公司原有管理层为主,东方红不干预,只是在必要时候提供财务支持,帮助其开拓业务,类似于一种关联方。

    桑前卫听得很认真,尤其是职工持股这一建议还是让他有些皱眉。

    不过沙正阳也耐心解释了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使得职工和企业变成利益共同体,休戚相关才能促进职工在未来与企业共存亡,激发职工的主观能动性。

    沙正阳起码花了半个斜来说服桑前卫,尤其是针对当下中型国有企业改革中,高层的态度,也介绍了一些殊诸如齐鲁那边的一些做法,才算是说动了桑前卫。

    沙正阳也顺带提起了卢雅的表现,桑前卫不置可否。

    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上一两天表现或者沙正阳一句话就能有多大效果的,但起码提了之后桑前卫会以一种不一样的角度来考察和了解,这就是卢雅的机会。

    沙正阳能做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剩下就看卢雅自己在未来工作帜表现了。

    *******

    听完桑前卫的介绍,贺仲业和贾国英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说实话,贺仲业对沙正阳的观感一直是不太好的,当然,他也承认沙正阳在搞企业上的确很有一套,这从今年东方红酒业蒸蒸日上的势头就能看得出来。

    但焦虹在和县里就县酒厂和县罐头厂的资产价值认定上寸土必争也让贺仲业很不满意,谁都知道这没有沙正阳的坚持,焦虹不可能这么强势硬气。

    县里最终只获得了百分之十不到的股份,据说这还是东方红方面做出了很大让步的情形下。

    也就是说在东方红酒业里,县里是不折不扣的小股东,远不及红旗村和东方村,也不及南渡镇。

    这让贺仲业和贾国英都很是心有不甘。

    这样一个如日中天的企业,县里居然无法置喙,虽说这也是有一家集体企业,但始终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当然不舒服也只能是在心里,市里对这家发展势头极佳的企业十分看重,无论是黄书记还是林市长都很看好。

    从县里的角度来说,这样一家企业也的确能给县里带来很大的实质性收益,比如税收,拉动GDP增速,还有解决了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两大包袱带来的就业。

    不过今天桑前卫的话让贺仲业和贾国英对沙正阳的芋有了一些改观,能够主动为县里分忧解难,这说明沙正阳这个同志的觉悟是到位了的,站的位置也是正确的,没有囿于东方红酒业这个企业中。

    在他们看来,县建筑公司现在的状况其实已经很糟糕了,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县里几家银行都拒绝向其发放贷款,这几乎就是把这家企业逼上绝路。

    没有流动资金,这家建筑企业如何去承包业务运转下去?这上百的工人工资谁来发?弄不好又得要让县财政买单,这太危险了。

    现在沙正阳提出东方红愿意以注资入股的方式为其提供流动资金,支持其发展,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而且有东方红的支持,可以想象得到县建筑公司立马就可以恢复正常运转,特别是还能解决现在开发区这么大体量的基础设施建设任务。

    “前卫,你说沙正阳提出来可以对县建筑公司进行改制,让职工持股?”贾国英沉吟了一阵之后才问及这个问题。

    这几个月里,贾国英显得很低调,对东方红酒业并购县酒厂、县罐头厂的事宜他也全然给了赵嵩,没有多过问。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关心这件事情了。

    东方红酒业已经崛起成为银台的标杆企业,远远的把线缆厂、金属容器厂等原来县里的支柱企业甩在了脑后,而这只用了一年时间,谁也无法忽视这家企业,其帜灵魂人物就是沙正阳。

    沙正阳提出的企业改制,尤其是提到了职工持股这一建议让贾国英有些吃不准,他不敢确定这是否算是一个跨越红线的举措。

    在当前改革开放大潮滚滚而来的时候,改制似乎也成为了流行动作,但是改制更多的还是转变机制,或者改变企业的权属,但如果让职工直接持股,这意味着什么?他不确定。

    所以他采取了交给赵嵩自己远离的方式来脱身,避免一旦这种改制是背离公有制经济原则而受到太大的攻讦。

    但通过这几个月的观察和评估,贾国英意识到通过员工持股会的方式来解决职工持股问题在市里边并没有受到责难和批评。

    最起码市里边认可了这一举措,而且认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任何突破创新都允许进行尝试,这才又让贾国英心思活泛起来了。

    “嗯,他觉得这是激励企业职工主观能动性和创造力的一种最佳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使得企业职工与企业牢牢的捆绑在一起,让他们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并为之奋斗,我觉得有一定道理。”桑前卫还是比较谨慎。

    “县建筑公司的情况不是很好,但东方红酒业注资入股就能改善其流动资金不足的情况,还需要用职工持股的方式来改制么?”贺仲业也皱起眉头问道。

    “正阳的意思是,东方红酒业只是财务投资,不会介入县建筑公司的具体业务管理,如果不能充分激发企业管理层和广大职工的积极性,使之成为命运的统一体,这种注资的效果可能只是短暂的。”桑前卫解释道。

    “前卫,你的意见呢?”贺仲业思考了一阵,这才问道。

    这是在要桑前卫表态,甚至是作保了,一旦表明态度,自己就和沙正阳捆绑在一起了。

    桑前卫咬了咬牙,平静的点点头:“我赞同正阳的意见,改革本来就是探索和尝试,只要有利于企业发展,我们国有资产得到保证,我觉得可以进行尝试。”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