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汉川
    赵一善一直有一颗壮志雄心,几度尝试都未果,这都没有能让他丧失信心,而这一次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先前他已经了解到了东方红集团截止到今年九月的销售收入,让他瞠目结舌。

    如此庞大充沛的现金流无疑是对向众志建设这种几乎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垫资建设的企业的最大底气。

    很多项目不是拿不下,也不是甲方赖账不付款,而是确实是行业规矩要延迟支付,你愿意干就干,不干有人干。

    无数实力不足的建筑企业都是在这种情形下肥的拖瘦,瘦的拖死,这也成就了那些行业巨头,它们大多都是背靠雄厚大树的国字头或者手头国企。

    而前世中民营建筑企业中的佼佼者基本上都是来自浙苏二省,因为这两省民间资本最为雄厚,才能支撑得起这种模式,比如广厦和太平洋建设。

    这个时候赵一善自然还没有想到过走出汉川走向全国甚至全球,此时的他更多的是醉心于如果能得到东方红集团的资本支持,便可以大展手脚,在汉都市内打出名声来了。

    其实县建筑公司的时候赵一善就想过要创二级,但净资产一条就把他打入尘埃,但现在有东方红集团的支持,那么这就不在话下了。

    宁月婵和焦虹他们都不是很看好建筑这一块,但沙正阳乾纲独断,拍板了这一决定,好在投入并不大,所以一干管理层虽然有些看法,还是接受了。

    他们甚至认为为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一门亏本生意,如果不是有东方红集团,恐怕县建筑公司很难准时收到工程款。

    但现在又冒出来东方红大厦,这对于众志建设来说,几乎就是左边口袋交到右边口袋,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一下子就让宁月婵、焦虹她们的心态平衡了不少。

    特别是沙正阳又提出来市交警支队的车管所和检测中心项目,这很显然是沙正阳准备向市政府那边提出来的一个“交换条件”,你要让东方红出大血,总得要给东方红找点儿补吧?

    众志建设是东方红集团子公司,把这个两三千万的工程交给众志建设,也算不无小补了。

    沙正阳的胃口很大,既然吴国胜和林春鸣都答应要在一些条件上支持东方红,那么狮子大张口就是免不了的了。

    土地是最值价的东西,这个时候不趁机咬一嘴,以后你想要按照市驰来汉都市区拿地,你就得准备大出血了。

    相较于土地,银行贷款反而不太重要,现在东方红表现出来的现金流,足以让农工中建四大行任何一家听到东方红集团要贷款,都得要趋之若鹜。

    聚餐设在了银台楼饭店。

    很难得的这样一次聚会,虽然沙正阳本人并不喜欢到这种所谓高档次的酒店进餐,但作为对大家这一年的操劳的尊重,沙正阳还是定在了银台楼。

    除了王澍是燕京人外,其他所有人都是汉川人。

    汉川的菜系风格分成了两大块,汉东和汉南地区口味接近,分别以汉都、嘉州为中心,主要沿袭了川菜风味,但汉都又结合了秦陇菜系的一些做法,而汉西地区则以中原菜系为主,但又结合了川菜的一些风格。

    所以银台楼菜肴也主要是以汉东川菜风味为主,沙正阳老爹沙安仁就是这里的头号大厨。

    “王澍,能不能吃辣的?我们这边时以川菜为主,这口味一般人可受不了啊。”沙正阳看见王澍在麻婆豆腐和水煮肉片的威力下已经开始鼻翼冒汗,忍不爪着道:“听说你女朋友是湘南人,怎么还没练出来?”

    王澍是燕京土著,门头沟那边的,但找的对象却是湘南妹纸,沙正阳见过一次,猩的个头和白净的剪,和王澍倒是挺般配。

    “正阳,我就怕和她出去吃饭,那无辣不香啊,我简直喊受不了,但久而久之,也还是能吃点儿了。”王澍本身有点儿高冷性格,但是他也知道打成一片的必要性,所以也在主动的融入。

    “是啊,都说巴蜀人不怕辣,湘南人辣不怕,黔南人怕不辣,我们汉东这边基本上是和巴蜀一脉,口味偏辣,但是恐怕也和川湘黔那边不能比。”

    毛国荣接上话,他是搞销售到处跑,巴蜀、湘南和黔南都呆过,见识过这几地菜肴的风味。

    “毛哥见多识广,那说说八大菜系,哪样最可口?”唐庭广其实年龄比毛国荣还大一岁,但是他性格豪爽不失圆滑,虽然才加入东方红集团不久,但很快就和一干人打得火热。

    无论是高柏山还是毛国荣,甚至连董国阳和胡文虎这两个和行政管理这一块接触不多的都对他芋颇好。

    “这可不好说,要看个人口味了,我倒是很喜欢嘉州火锅,湘菜也很入味,还有就是粤菜了,海鲜,嗨,说起来就流口水。

    毛国荣回想起当年在全興酒坊当销售的日子,再看看现在,感慨万千。

    虽然仍然要东奔西跑,但基本上都是飞机来飞机去,而且手底下一大帮人,一些新锐也开始培养起来露头了,他现在更多的是安排调配,只是在遇到关键节点时候才亲自出马了。

    “老赵你老家不是我们汉都这边的吧?听你口音倒像是汉西那边的。”毛国荣也随口问道。

    “我是宛州人,老婆是这边的,所以就过来了。”赵一善应道:“我们那边以豫菜口味为主,但我在汉都这边呆了几十年,反而习惯这边口味了,前两年回老家去,尝了尝炸核桃腰和蜜汁灌藕,还是那味道,哪天大家去宛州,我做东,请大家尝尝。”

    宛州是汉西第一大地区,人口过千万,比梳汉都市的人口还多一百多万,那里比邻豫、鄂两省,受豫、鄂两拾响较大,和汉东汉南这边的口音、风俗都不太一样,更接近于豫是边。

    汉川省呈一个不规则的斜三角形,汉西北的武阳、秦都到汉西的宛州,路程超过六百公里,到汉南的嘉州也超过六百公里,即便是日后汉宛高速建成通车,从汉都到宛州也需要五个斜,比起西安到宛州或者郑州到宛州都要远不少。

    所有有人说宛州是汉川从西部瘦伸到中原地区的一只脚,一下子就把西部和中部紧密联系起来了,也使得汉川这个瘦的西部瘦身份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了。

    “豫菜现在都有些没落了,想当年豫菜也曾经和鲁菜比肩过,兴盛一时,也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人能做地道的豫菜?”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爸,你怎么来了?”沙正阳站起身来,但也没有太吃惊,自己老爹本身就是这里的头号大厨,听见自己单位一群人在这里聚餐,出来打个招呼也很正常。

    “怎么样,我做的菜还行吧?你们单位这些同事觉得如何?”沙安仁笑着站在沙正阳身旁。

    “爸,你的手艺当然没的说,大家都赞不绝口!”沙正阳也乐呵呵的称赞了自己老爹一句,然后才给大家介绍:“这是我爸,银台第一大厨!川菜一绝,豫菜也有拿手的!”

    一干人都吃惊的站了起来,忙着打招呼。

    其实焦虹、宁月婵、董国阳、胡文虎、高柏山等几个原来老东方红的人都知道沙正阳的老爹是银台楼的头号大厨,只是从未见过,而像毛国荣、王澍、赵一善他们几人却是不清楚。

    不过唐庭广却是认识沙安仁的,只是并不熟悉而已。

    沙安仁性格也很豪爽,知道在座的都是沙正阳在东方红集团里的同事,主动拿过白酒杯,干了三杯,敬了众人。

    “我家正阳人年轻,不懂事,做事有时候不知道分寸,还要请在座的诸位平素在工作中多帮助多支持他,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只管批评,”沙安仁说得很客气,态度也很诚恳。

    一干人都觉得好笑,就这样还不懂事儿?真要懂事儿,那不真的要成了妖孽了。

    看看这银台县里,有谁能在这个年龄做到他这一步?

    一干人也都是纷纷还礼,眼见得沙安仁就要走不了,沙正阳见势不对,忙着要替自己老爹挡枪,但却被沙安仁一把拨拉开,对于每个人来敬酒也是来者不拒,一人一杯,看得沙正阳也是目瞪口呆。

    虽然知道自己老爹酒量不差,毕竟自己也就是遗传到自己老爹的,但老爹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这么猛,也不知道身体吃得消不?

    这**杯一下去,还不得三四两就下肚了?

    不过看自己老爹那架势,这点儿酒根本不在话下啊。

    沙安仁也注意到了场上还有两个女同志,而且从这两个女同志坐的位置来看,还有点儿像是正阳的左右二膀的感觉,这也就罢了,问题是这两个女人未免也太漂亮了一点儿,总让人有点儿不踏实。

    心里嘀咕着,沙安仁却没有怠慢,人家来敬酒,他也一样热情相待。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